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三章 归途

    众所周知,安检是将人、物分开的:包裹、行李要过机器,里面的东西是可以被看到的,但人不一样,人过去,就是被工作人员用“圣火令”在前心、后背扫一下,看看身上是否有金属物品,如果有,就看看是否是管制物品——活物是检查不出来的。(除非,是很不老实的在里面乱动,一般的小猫之类的,或许会,但含沙却绝不在此之列!)通过了安检进站,等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便开始检票。

    “咱们人多,不着急,最后上也一样,都排队了……”风尘吆喝大家伙儿排队,也不跟前面拥挤的人流去挤,就在空旷处等着:

    挤:这毫无意义!

    高铁不会因为你“挤”到了前面,就提前开动,也不会因为你提前了,就多出来一个座位。一票一位,这是既定的。那及的上等一等,排在最后,不争不抢,安步当车来的痛快?庞大的队伍就像是挤牙膏一样,不断的通过检票口。

    自动的检票口吞吐,熙熙攘攘之中,忽而靠中间的一个口子罢工,簇起了人流。就听嘈佑中,有工作人员呵斥,让人后退的声音,也有喊“机器故障”的……

    “抢什么?”风尘一行人都是无语的——他们自然知道这不是因为机器坏了,而是有人争抢,同时两个人进了检票口,机器检测到之后,暂停了工作。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个人退出去,撤离黄线,机器才会重新正常运作。可拥挤的人流,却让人只能进,不能退,一直由工作人员疏导了一分钟左右,将后面的人分到两边的检票口,里面的人退出来,这才让检票口的工作恢复了正常。等人走的差不多了,风尘一行人才跟上去,由检票口进站。走在最后,全程无拥堵,慢慢悠悠的就上了站台,然后找到车厢、上车——回程的车票一共分成了三节车厢,不过也都挨着。于是队伍就分成了三份。俞钱儿跟着风尘,一直看风尘上车,用力的挥挥手:“回到京城后,可别忘了我。经常联系!”

    风尘也挥挥手,说道:“一定。”

    俞钱儿道:“你要不联系我,我就把你工作室贱卖了。”她喊的很大声,风尘却已经进了车厢,将背包放到了行李架上,风尘便透过窗户,和俞钱儿“再见”,然后用手机示意一下,表示一定会联系。

    大概是过了不到三十秒,高铁就开动了,将俞钱儿甩到了后面……

    加速,出站。

    风尘起身来,把有同事的三个车厢走了一下,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同事们在三个车厢零星散布,不过多是二人一组、三人一组的,风尘却是独一人,旁边的位置上坐下来一个很年轻的,穿着一件嫩黄色的棉质上衣,浅咖啡色百褶裙的女子,生的也漂亮。自身上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弥散开……香味透过了口罩,直进了鼻子,风尘都能分辨出其中人工香精的大致成分。他看女子一眼,便不在意,随意取出了一本线装书来看,是一本阐述命理、相术的书,由四老汉手抄、手订,书写用的是钢笔,一手硬挺的字迹,看着比不得文学大豪,但也自有风骨。

    女子则是端着手机,塞着耳机,在玩儿吃鸡。一路上几乎都在玩儿,间或的会软声和队友聊天。

    看着书,身边还有一个不丑且年轻的女子,这在高铁上已算是一种不错的境遇了。

    夜色在窗外簌簌而下,可以看到外面城市闪烁的霓虹。

    俯首观书,四老汉的学识,几尽在其中。这是一个“内秀”的人,虽然怯于在大众之前表现自我,但那六十余年的智慧、经验,以及对命理、相术、占卜、风水的研究,却是绝对的不同凡响。什么太乙、奇门、六壬,天象、易理,古老的紫微斗数、梅花易数之类的,也都有着不凡的造诣。风尘每去看这些笔记,心中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他离开了那个村子,四老汉却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都给了他,以作为送别——这里面包含了四老汉的一些希冀,倒是希望着风尘,能更进一步,走的更远、更长……多远?多长?那是无尽的远、无尽的长,这些便是风尘在道路上的助力!

    这些书籍的内容,他也都尽数以阴神沟通网络,上传于互联网上存储,但有时间,他还是喜欢翻阅一下四老汉手写的笔记、书籍。这一种心灵安静、宁静,如同静静的河水在夕阳下流淌的感觉,是看电子版的时候,所没有的。

    时间一如他的心境一般,静静的流淌。四个多小时的时间,他都沉寂其中,慢慢的翻页。一页一页的咂摸,一页一页的看……

    最后的三页记了一些“古法”,一个是驱鬼、还愿的;一个是治疗撞客的;还有一个则是抓、杀狐仙、异类的。

    抓、杀狐仙、异类之法,四老汉特意用红笔做出了标注:

    此法有伤天和,能不用,就莫用。

    这个字迹是老的。

    但用了红批,可见其慎重。风尘长吐出一口浊气,车已经进了京城,速度也放缓下来,准备进站。风尘心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佛祖尚且割肉喂鹰,何况你我?这抓杀一法,四爷爷也说过,干这个的人,就没一个可以周全的。要么脸上长出恶心的脓疮,要么生出一些怪病,总之是没一个善终的……”这其中便有因果——风尘也不曾和含沙避讳,讨论过这一个问题,也有了一个比较靠谱一些的猜测,即:异类(生衍物)的死亡方式,就是变成一种缺乏驱动的程序,存在磁场当中。这一种状态,是不会消失的,除非是地球的磁场因为某种原因消失了,或者一下子紊乱了——抓、杀的方式,却会使得这种程序得到一种怨恨、愤怒的情绪,以此滋生!捕杀之人,便受到了这种影响,和本身的灵魂之间,形成了一种“排异”的反应,用一种俗话说,其实就是“撞客”。

    这是生衍物生出怨恨、愤怒,而非是吸收了怨恨、愤怒——因为被人为的灭杀,就不可能吸收了。但这些情绪,却会作用在消灭他们的人身上。

    事实是否如此,还有待验证——但至少这一个说法是有那么一点点理论作为依据的。风尘收起了书,便不再想这些……

    阴神之散之功,使得射影散开、弥漫,风尘于周遭一切皆藏于心胸。却犹如水过无痕,这些知道,都不曾在心头留下痕迹。

    一路的风光、景色便这般流淌过去,许多的物、许多的景、许多的人,还有许多的车,都如梦幻泡影。

    车停了,风尘一行人依然是“不着急”的那一群——这里已经是终点站,就算是再在车上坐十分钟,都没什么问题。一直等人下的差不多了,不再拥挤的时候,他们才是下车。一下车,就感受到了来自于京城的恶意:空气冷的厉害,哪怕是人流密集的车站,也都是冷的,天空阴沉沉的,看样子似乎要下雪。除了风尘以外,一群同事下了车之后,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真冷!”张天野哆哆嗦嗦的走到风尘跟前,模样就像是一只大马猴。他一边走,一边问风尘:“我什么时候能寒暑不侵?”

    看着风尘那种淡然,他简直羡慕的不行。

    风尘摩挲一下下巴,说道:“这个就要看你本人的天赋了。你要是天资足够,这种境界很快就能有。你要是一个麻瓜……那还是趁早洗洗睡吧!”张天野送给风尘一根中指,然后就一群人集合,进了地下通道。

    空气中的温度登时一暖,暖的大伙儿想哭。然后出了站,就又是一阵让人崩溃的冷气,简直了。

    一群人哪儿还有闲心慢悠悠?问清了等候的大巴车的位置,就立刻冲杀过去。一个个上了车,这才松了一口气。

    大巴车开动的时候是开着暖气的,很热乎。所有人都一起被送到了研究所宿舍,下了车,风尘道:“都完整的回来了,之后我可就不管了啊。一会儿吃饭爱去不去……”风尘说完,就回自己的房间去,将背包放了。在风尘宽松的衣袖里呆了几乎一晚上的含沙也爬了出来,风尘抚摸一下含沙的脊背,问:“憋坏了吧?”

    含沙听罢,便摇摇头,表示并不憋闷。

    风尘道:“那就好,咱们去吃东西吧!”含沙便跳进风尘宽大的兜帽里面,跟着风尘一起去了食堂。食堂的大厨见了风尘,便问一句:“哟,风教授回来了?这可是出去好些日子,小半个月了!”

    “还是老样子,给我多弄点儿。”说着话,三三两两的同事就过来,张天野也进来了,却让大师傅别给风尘做了。“师傅,你就别忙活了。风尘,刚我妈来电话了,让我带你去我家吃饭。我妈和我爸也刚回来,二老也很长时间没见你了……”然后,就在一群同事颇为羡慕的目光中,拉着风尘走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