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一章 登墙而上,力之用也

    若是墙高两米,倒是可以一纵而上的——这是风尘的自信。就像是百分之八十的人对着一个一米高的台子,站在一米外,也有绝对的自信,可以“嗖”的一下上去一样,风尘的自信只是比常人高了一米。这一种“认知”几乎就是本能的,不需要任何的后天的“试一试”,只要见了,就能有所判断——但是四米高的毕业墙,若是不用手的话……那他肯定已经不是地球人了。

    风尘朝着墙近了几步,活动了一下手腕、脚腕,道:“谁记时?”“我来……”一人举起手机,点开了里面自带的一个秒表程序……

    他大声喊了一声“预备”,跟着就喊“开始”。

    “预备……开始!”

    “始”音才出,还不曾落,风尘便如矢一般冲出。第一步是一小步,第二步便是一大步,一脚就踩距离墙体大概三十公分左右的地面上,人以一个颇为诡异的姿态,将原本向前的冲力瞬间改变了方向,直直的向上。至于一米五左右的高度的时候,左腿便屈起来,小腿却稍微前伸——在墙上重重的一踩!

    上升了大概又有接近一米的时候,另一只脚也一踩……再一踩!

    风尘的躯干就直直的上升……

    第三脚踩完之后,他的头、肩已经高过了墙体,这让风尘不禁眼睛一亮:貌似不用手,还真的可以上来。

    一条腿贴身上扬,略是弓出了一个一百二十度的大夹角,脚面崩的用力,脚腕竟然微微的隆起了一个圆润的弧度。这一脚的高度,恰好到肩部,脚掌只是一压,就压在了墙顶上,但见的风尘轻“嘿”一声,整身协作、运力,将劲惯于一处,便接着这一条腿“站”了起来,一下子,就站在了墙头。

    风尘回转身来,居高临下,冲张天野勾一勾手指:“来,那个刚才谁说不用手的?我没用手,对吧?”

    下面的同事都有些傻了,一些“三秒上墙”“三秒上房”之类的小视频看的多了,可风尘这么变、态的,却是第一次见:

    四米高的墙,不用手,就这么跑上去了。

    而他加速、起步的距离是多少?

    就两步——

    第一步是加速的小步,第二步就已经到了墙根。

    然后墙上踩了三步,第一步的高度是一米五左右,第二步的高度是两米四左右,第三步是三米一,不到三米二……然后,就是最夸张的,上墙的那一步,一扬腿、踩下,人就上去了。而计时器给出的数值,却是还不到一秒钟。整个上墙的过程,竟然不足一秒钟,是在0.89秒的时间内完成的!

    “这不可能,是我的手机坏了吧?”计时的同事揉了一下眼,风尘的操作虽然超出常规,大却不至于让人一下子呆傻掉。张天野看一下时间,说道:“这尼玛作弊了吧?肯定是作弊了……”

    “这不科学……”一群人脑子里莫名的,就冒出来这么一个念头。

    “这是你们孤陋寡闻吧?武当山有道长能上六米高的墙,我上四米就不可能了?”风尘反驳一句,又列举了一个例子:“我小那会儿就有个同学,体测立定跳远,一下子就来了一个二级跳……二级跳不科学吧?人还就跳出来了——只有一米二的个子,就因为半空中没落地,跳了第二下,然后一下子就跳成了最好成绩。比班里那些一米七的都跳的远……要不NBA著名的小个子见识一下?”

    “……”

    一群人无力吐槽:事实胜于雄辩啊。

    “不比了,我们认输。就算是按照一秒算,三百秒我们也上不去……”这群家伙干脆就认输服软了——三百秒,就是五分钟。但五分钟,他们这群人是绝对上不去的,所以还是认输来的痛快那么一点儿。

    “果然,那个×10就是个巨坑啊……”一人拍拍张天野的肩膀,感觉张天野果然是英明神武、料敌先机的。

    “认输也要毕业,都上来,然后咱们撤了……”

    风尘在墙头蹲下来,说了一句。

    然后,下面的一群人就开始了“叠罗汉”——几个小孩子和女杏先爬了上来,然后是几个手臂上比较有力的男杏,之后,这群人就开始往上挂人——用人做梯子,一个一个的网上拉。等人全上来之后,用时是十二分钟,一个个气喘吁吁的,完全没有风尘独自一人上来的那种风采。

    在台上歇着、喘气的时候,张天野就用胳膊肘捅了一下风尘:“你就给大家科普一下呗,我们怎么就能和你一样上墙?”

    “简而言之,就是力的运用——这里我来说一下一个根据我从《墨经》中得来的概念。即:力量是由形之所奋产生的,这个奋,不是动的意思,而是一种内在的,类似于兴奋的状态。而形之所以奋,则是我们呼吸的氧气在做功……说回到力,力在墨子的概念中,是没有方向的,力拥有了方向,就是劲。这一点,和我们现代力学的概念有些不同,我认为这一种区分更加的细致、合理,所以就要按照这个理论来说。劲,就是力量的脉络,力量如果是水的话,那么劲就是一条奔腾的河流——那么,河流的方向,如何改变?那么,自行车通过捏闸,改变用力的方向,进行制动,又是如何改变的?而上墙的关键,并不在于我在上面踩的那几步,那几步固然是一种技巧,但却很好学……”风尘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说道:“难的地方,就是如何将自己的冲力转化为向上的动力——同样,又如何可以将跳下来的力转化为其他的方向,避免冲击。”

    一人问:“那是如何做到的?”

    “第一个要素,是自身本身的身体素质,要能够承受并且约束那一股力量,要整体形成一种力量的脉络;第二个要素,就是要精通力学,懂得分析受力,对于力量的引导,要如同大禹治水一般,进行水脉的理顺、疏导,因势利导。第三个要素,就是具体到技巧上面了,这就是个人的反应,反应一定要跟得上,本身还要有娴熟的技巧、技艺……”

    风尘讲了其中的道理——这些东西对于大家而言,早已经烂熟了。但那不同于以往的一种受力分析,却让人灵光一闪,或多或少有了那么一点儿想法。

    上了车以后,大家伙儿依然在讨论。

    风尘抱着含沙,坐在前面。含沙似乎假寐,却已经出神。她便大模大样的坐在风尘的腿上,将风尘当成了肉垫,射影则是倚靠着车上的护栏,身上一件紫色的紧身衣,露出了半截白皙、细腻的胳膊,还有半截小腿。脚上是一双圆口的平底鞋,蒙着蓝色的布面。含沙慵懒的指点:“你站好一点,不要这么没有形象。”

    射影无语,说道:“就是咱们俩,旁人也看不见!”

    含沙道:“我看的见……你把手都放下来,乖乖站好。你是阴神好不好,又不怕车突然晃一下跌倒。腿打直了,稍微交叉一点,哎对……这样才好看。手放在小腹上……嗯,嘴角要带着微笑……”

    “……”射影憋出一句:“你现在还坐在我身上,好像也没什么形象吧?”

    含沙虎一下脸,冲她呲牙,“哼哼”一声,刁蛮道:“你不服气?”

    射影道:“我服。”

    含沙曼声道:“这样说还差不多……这样挺好的。就应该将一些无伤大雅的本事,慢慢给大家展现出来,让大家习以为常。跑的快一些,跳的高一些,这都是无妨的,只要别是那种让人一眼看去就很不可思议的就行。”托了武侠的服,又被功夫片洗礼,风尘上墙的墙虽然高了一些,但还真的不算是什么——比起电影里各种飞,简直弱爆了。射影挂着含沙要求的,标准的浅笑,说道:“我也这么想的,想要教一些东西,总要让大家有兴趣,想要跟着一起学才行……”

    “是啊,上赶着不是买卖。”含沙一伸手,拉住了射影的手,将射影拉到自己跟前,揽着射影的腰,说道:“有兴趣,教一教,以后这些人就是你的同道中人。不需要偷摸的研究,正经做,也会快很多。一群人的智慧,是一个人怎么也比不了的!”

    射影说道:“是,一个人或许可以提出一个开创新的理论。但要将这一个理论发扬光大,就必须要有一群人,一个团体。”

    这是“敝帚自珍”永远也做不到的。

    “敝帚自珍”,就无法更进一步——或许可以,但那个可能杏却很渺小。说着话,风尘就心头一动,便由射影提出:“等回去后,咱们去找一找你认识的那些仙儿,和它们谈一谈,怎么样?这些,培训一下,都是合格的研究人员。”含沙听了,却是苦笑,说道:“都是一群疲于奔命的短视之徒,怕是希望不大。”

    射影叹一口气,说道:“疲于奔命啊……”好一阵子,射影才又道:“那,也尽量试试吧。总会有一两个愿意的!”

    含沙道:“你也可以再去华山一趟,试着请一下那位指点你的道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