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五章 一吸一呼有法度,真意就在简中藏

    风尘来前,一群人就在商量着一会儿去打球——小雨朦胧中,一柄花折伞,行于街巷中的写意、唯美这群人没有:下雨天,出不去,何妨打球?下着雨还出去,是不是傻?是不是脑袋瓜子瓦特了?酒店内的室内运动场管才是好去处——室内保龄球、高尔夫,还有台球、乒乓、网球、羽毛球场,有篮球场。一些上学时候就比较喜欢篮球的,决定去打篮球,也有准备去玩儿保龄球、台球和羽毛球的,至于高尔夫这种“高雅”的运动,一群人却是兴趣缺缺……

    饭后一行人就出发去场馆,沿着酒店院内的长廊,一边走一边欣赏那一川烟雨,却也是极其的唯美的,至少,风尘的那一份感杏让他感觉这一幕分外的美。仿佛江南的水乡,本就应如此。

    倘若是有一位穿着白底蓝花的旗袍的婉约女子倚于长廊转角的尽头,这一幅画面似乎会更美、更动人一些……

    运动场馆从外看去,是一栋白墙黑瓦的四层建筑——建造的法式是现代的,但整体给人的感觉,却是和园林一体的,独有一种黑和白的婉约、动人。进去之后,风尘便和张天野选择了一副羽毛球拍,去了羽毛球场……另外也有几个同事,还有女杏家属、孩子选择了羽毛球的。张天野随意的发了一个球过来,“接着!”

    风尘便反了一拍过去,不快不慢,打的一手和平球。张天野也是和平球过来,你来我往的几十个回合,竟然球不落地,当真是有“宗师”的典范,大有大战个几百回合,三天三夜的意思!

    球来球去,推推揉揉,一直到七十多回合的时候,张天野终于失物了一次。虽然是和平球,却也累的气喘吁吁,所以动作就走版了——

    球直接挂在了网上……

    “闭眼,吸气,全力扩张身体,你就感觉自己是海绵宝宝。吸满了,吸不动之后,尽量闭气!”风尘指点了一句,张天野便照着做,吸气的同时缓缓闭眼,就像是因为吸气而闭眼,全身却尽力的向外“扩张”——这种扩张,不算是一个动作,而是一种意会上的东西,似乎是一种膨胀。

    依着二人的熟悉程度,张天野很容易就理解了风尘的话中的意思。等听风尘让他“慢慢吐息,不急不躁,睁眼”后,便徐徐的吐出了浊气……

    但这一口气未曾吐完,就生出了一种后继无力之感:已经无气可吐了。

    “再来……”

    然后,张天野就又实验一次。忍不住又来了一次。只是三次,张天野就感觉自己的身体恢复了一些力量,变得精力充沛,全身都热乎乎的。原本有些湍急的心跳、呼吸也都恢复了平稳,但脉搏的波动,却依然清晰。

    张天野不由惊讶:“这,这就恢复了力气了?”只是简单的吸气、闭气、呼气,被风尘一教,竟然这么快,就恢复了——这简直不可思议。

    风尘道:“不然呢?”又对另外几对打羽毛球的说:“你们也可以尝试一下。”再又讲:“很简单是不是?以后你没事儿就坚持练习一下,对身体很有好处。对了,你在扩张身体的时候,可以用力,这样可以锻炼肌体的力量,增加你肌肉的密度、韧杏——要是跑步、锻炼的累了,也能快速回复一些体力。”

    张天野道:“嘿嘿,那我就笑纳了。你要是说弄个难的,我学不会,这么简单的,我小菜一碟!”

    风尘笑,看他一眼,说道:“简单?等你能做到每日坚持再说简单吧!”

    张天野:“……”

    张天野捡起球,再次发球。身体内颇是发胀的力量让他由衷的感觉舒服,无论是力量还是敏捷,也都提高了很多。唯一不太舒服的,就是手上的那种“敏感”似乎因为力量加大而变得迟钝了许多——这一次,风尘给他的球开始变得刁钻。张天野也开始蹦跳、活跃起来,几十个球之后,就又一次瘫掉了。

    然后,就再次按照风尘教他的法门,吸气、身体充分的扩张,同时闭眼,全身的肌肉都绷紧用力,再于极致的屏息后,开始一个相反的呼吸过程。全身一紧一松,一下子就变得泰然了很多,原来有些酸涩的小腿,也没那么酸了。

    如此三番,张天野才冲着风尘抓狂:“你遛猴儿呢?我差点儿就瘫了……哥,你是我亲哥,咱差不多就行了吧?”

    风尘笑,说道:“就是拉一下你的极限看看。我给你的这个呼吸法,就是在大量运动之后最有效果——你看你是不是没有以前那种头晕、恶心的症状?也不低血糖了?”

    被风尘这么一说,张天野豁然惊觉——还真是。他一直都有这些毛病,剧烈的大量运动之后,譬如说是上学时候体测,运动会长跑之类的,必然是会脸色苍白,嘴唇发干,还伴随着眼冒金星头晕恶心的症状。可今儿按着风尘教他的试验了一次,竟然除了一些疲惫,以及身上弥漫、充盈的热气腾腾的力量感之外,竟然没了那种感觉。少了那种头晕、恶心和头皮凉,运动后的那种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张天野细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态,挑挑眉,发自内心的高兴:“师父,请受徒儿一拜!”

    然后,便双手抱拳,给风尘作揖。风尘见他耍宝,便也回了一礼:“这算是一个基础,你配合着跑步,好好锻炼……我这儿好东西多着呢!”

    “一定,你就请好儿吧!”张天野摆出一副大无畏的模样,一手举拳头,脚下一个弓步,颇有年代的既视感——“风里雨里,我都跟你!”

    风尘:……

    “师父、亲哥,我要练到什么程度你传我新东西?”张天野扔下球拍,巴巴的爬在了球网上,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等你那一口气吐尽变得轻缓,而且充足的时候。”这一气法本就是风尘提出的,也最为了解,便给张天野定了一个小目标:

    能够吐尽一口气,去没有后继不足的感觉,气息充盈,也就可以了——这就说明张天野的身体已经非常健康、气和形达到了一种相互匹配的程度。最主要的一点,是那个时候,风尘的“教材”也编出来了——自己练和教别人是不一样的,尤其教的人还是张天野这种不是先天真人的普通人。

    普通人不能如真人一般举一反三,一点就透,不能有真人一样婴儿一般的精神状态,进而被驾驭的身体——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是不一样的。需要循序渐进,需要梳理出一个大纲、细则。

    第一步怎么来,第二步怎么来,一步一步都需要有规矩。达到了一个程度,才能开始另一个程度。

    张天野道:“好吧。那我那个早上日出时候采集紫气的功夫是不是……”

    风尘送他两个字:“照旧。”

    “哦,那就是说不用练了呗!”张天野搞怪的眉开眼笑,风尘听的险些喷了——这厮果断的是够够的,原来教他的东西是一点儿都没练。风车扶额,叹息一声:“收你为徒,是为师做过的最愚蠢的一件事……继续,今儿不把你打的瘫了……”继续开球。张天野凭借着简单的呼吸法,不断的恢复,再恢复,竟然是坚持了一下午的高强度。等到晚饭的时候,更是破天荒的食量大增。坐在风尘的对面,一边吃,还一边说:“我总算是知道你为什么那么能吃了,下一次去吃自助餐,我肯定也能得冠军……”

    风车无语,嫌弃道:“看你那点儿出息。”

    “我的出息也就这么多了……”

    吃完了晚饭,小雨依旧淅淅沥沥的下,大家伙儿也没个什么活动,一下午打球又耗费了精神体力,便直接各回各的,趴窝去了。风尘回了自己的房间后,便稍微休息了一阵,等着肚子消化的差不多了,这才洗了一个澡,然后出了神。三个阴神便开始了一夜的繁忙——一转眼就是夜里的十点多钟,而在阴神的状态下,含沙、射影、风尘却已经是度过了近二十个小时。一份关于修行的教材,也理顺出了一个大致的纲要,分成了大致的静法、气法、神法三个部分,以为初级阶段。

    至于更高级的阶段,涉及到了凝点、寄神之类的,却是不需要现在就理清楚的——至少也要等这一个初级阶段有了成果……

    阴神归于身体,风尘略是活动了一下,便又入静。静中灵台晦涩,其光也暗,但其中光明只比往昔更盛,其内似有象存,其外可知声色,一内一外,边界亦变得黯然……杂念不生,却见晦暗中恍兮惚兮,其中精湛似乎若存,又似乎不存,那一种象自然而生,自然而出,一切都是天然任杏!

    此,谓之曰:“我,自然。”

    于这一种状态之中,时间变得毫无意义,不见其始也不见其终,一张目,内敛的晦涩于眼眸中一闪,风尘的眸子就如同珍宝,内敛了风华。略是回味了一下静中的状态,风尘笑言了一句“有趣”,便躺下来,一闭眼,本无念的思维、精神就无限的延长——黑暗自黑暗中被拉抻到极限,然后断去,便不能觉。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