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四章 一滴水,一种法,一条路

    风尘早起时天空就泛着阴郁,之后过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就开始兜不住雨滴,一粒一粒的落下来,越落越快。置身于长廊中,看雨滴洒落,在人工湖的湖面上溅起一点、一点的小窝,在假山的石头上留下一点、一点斑驳的湿痕,嗅一下空气中湿润、清冷的尘土味,却是别有一种令人安宁,舒畅的感觉。风尘轻喃一句:“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自觉着这一种清凉,就和自己的心一样……

    就这般静静的、静静的,缓步走在长廊中。听那长廊上惊溅起的雨滴发出一阵延绵成片的声响,看着砖石的地面被雨水浸透,一些细微的泥土被冲刷下去,让砖的颜色变得鲜艳、动人。

    左手将含沙抱着,风尘的右手轻轻的抚摸含沙的皮毛。

    长廊外的雨滴,从檐上汇成一串、一串晶莹的珠子,像是帝王的冕。“这儿还下雨,要是换了咱们那儿,肯定就是下雪了……”檐下的珠帘外其实雨并不算大,只是能湿透人衣服的小雨,落在身上,也没有那种砸落的分量,只是有几分如美人的手一般的滑腻、清凉,风尘伸出手去接了几点水珠——细细的、柔柔的、凉丝丝的。细小的水珠便在他的手中扩大,渐渐的,就变成了一个透明的水泡!

    他的手,水不能侵,于是水便因为水面的张力的原因,变成了一粒办鼓起来的,蚕豆大小的小水泡。

    光线落在上面,和水接触的一部分皮肤,也就变得更加的白……

    这一幕景象倒极有趣。

    心中念头一动,承着水珠的右手便轻轻的一抛,那一粒水珠便一整颗毫无留恋的飞起来,像是一颗小拇指的拇指肚大小,圆丢丢的豌豆一样,打着旋儿,在惯杏的作用下稍变了一下细微的形状——以旋转的轴,向着中心稍微“扁”了一个极小的,很容易让人忽略的弧度。然后到了最高点的时候,便一顿,然后落下。水滴不偏不倚的依着原本弹起的路径,向着风尘的手心落。风尘的嘴角勾起一丝清浅的笑意,右手在水滴、手即将接触的一瞬间便以同样的速度向下沉了一下——

    这一下动作由极致的“静”突然转为“动”,只是水滴在加速,风尘的手却是匀速,在水滴落在手上之后,他的手的速度便由快而慢,朝着斜处左右拂了一下,将水含在手心,动作轻飘的如同太极的云手。

    于是那一滴水就很完整的落在了手里,没有因为落下的冲击力而散开。风尘低头问含沙:“我这一下因势利导如何?”

    含沙用力的伸展了一下自己的两只前爪,然后看他一眼,就平平的在他胸部一趴,舒服的挂着了。那神态就像是一个刚刚睡醒,伸展了懒腰,有赖在床上的女子……风尘笑,说道:“是挺厉害吧。今天这种天气,也出不去,正好也可以多试一试这一出一入!”

    手一转,倒掉了水珠,风尘便注意于地面,依托于地面有形之物质,凝定了几个点,心头浮现出一只简单的,鞋的形状——

    他是要试着将这一只鞋给利用磁场,“播放”出来,这个自然比单独的简单放电要难的多,又是涵盖了念-转-播三关,却要比直接沟通网络,放一段视频、音乐要难——那毕竟只是转换一下格式,使之可以播放罢了。

    但,要将心念中的图形、声音,同步转换为一种磁场可以播放的格式进行播放,这就太难了一些!

    转换的凝点应当如何布置,又要怎么和播放的凝点衔接起来,不同的点之间,要寄的神又需要多少……这些都没有成法,是需要不断的试验、完善,然后有了充分的数据之后,才能够进行计算、优化的。这注定会花费极多的时间,极大的精力,风尘在不断的变换,尝试,射影则是不断的记录:这也就是拥有了射影的好处,单独的一个阴神,是绝对无法同时完成这两件工作的。效率也一定不会有这么高!奈何地上的那一只鞋始终没有投影出来,射影在记录的时候,也会通过一些现有的电子资料,提供一些数据,让风尘尝试。但寄神和凝点和现有的电器、电路毕竟是有区别的。一阵试验,风尘便觉精力不济,就停了下来,大吸了一口气,说道:“就没一次成功的。”

    便出了院子,沿着长廊走,一边走一边说:“本来想着之前那么容易,就成功播放了一首《丹道惊鸿》,这个怎么也不会这么难……”

    谁想到,还真的就这么难。

    “但这一法一旦真的成功,也就太厉害了——不仅仅可以通过这样的播放,凭空显出如同真实一般的像,给人造成视觉欺诈,还可以将这一层图像覆盖自己,那不就是变身术、隐身术、幻术的结合了吗?”含沙忽而出神,和射影说了一句。射影聚起了形体,讶道:“这个我倒是没想到,但你这么一说……”

    将自己的身体覆盖住,然后播放。譬如自己站在一堵白墙根,然后就把白墙播放出来,覆盖了自己的形象……那还真是隐身了。

    而且……风尘一下子想到了一个更厉害的:当自己可以随时读周围的磁场信息,并且和这一法相结合时,那意味着什么?实时读取配合播放,自己就是行走在这个世界上的隐形人,无人可以发现自己的存在。

    风尘心道:“这一点可一定不能让人知道!”像是什么不小心一拳打出了一千四百多公斤,这个并没有什么,个体的力量强一些,也顶多就是个“大力士”。对于国家、社会而言,是不值得去关注的——即便有关注,也是国家的暴力部门,有心查证之后,顶多会和海灯法师一样被招过去,训练一下武警、传授一点儿秘诀。仅此而已!但与之相比,看似无伤大雅的隐身术,才是真的会让国家重视的东西!

    一个会“隐身术”的人,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可以出入几乎所有的秘密单位如入无人之境,国家机密所谓的“机密”就是一个笑话!

    在“国家安全”四个字的大义之下,这种人一定会被想尽一切办法抓捕、消灭。至于说是利用隐身人去取别国机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因为隐身人的隐身能力让这种人几乎不可能被控制,不能控制,还放跑,那就是放虎归山了。什么身上装炸弹之类的——想一想就是极度危险,走极端的手法。这种手法,不是一个“正常”的国家会采用的!风尘吸一口气,说道:“隐身啊,这个不管有多大的实力,也不能让人知道。除非是咱们不想在地球上面混了……”

    射影说:“一个国家,或许会允许蝙蝠侠、超人存在。但绝对不会允许一个嗖一下就隐身了的东西存在。”

    蝙蝠侠、超人厉害是厉害,但能看见……但隐身,却是看不见的。

    看不见的危险最致命!

    含沙笑,掩口道:“所以,我们不告诉别人就好了。看来,为了研究方便,研究所挪出京城,是迫在眉睫了。”

    “这个回头再说吧。等回去了好好和同事们商量一下,看看大家的想法究竟是什么。学校和所里应该没什么意见——搬出去是大势所趋,就看往哪儿搬了。听说一个学院明年就要搬到兰芳去了。咱们研究的又是理论,重要归重要,真要说找一个山清水秀人烟稀少的地方,可以增加灵感,也行啊……”

    射影说了一句。

    含沙说道:“你那些同事,你倒是可以教他们一些东西。有一些东西也不是非要先天真人才可以的。你系统的把入静、凝点的一些功夫、理论整理一下,等他们学了一些手段,自然也就更加信服。一来可以让你有一些志同道合的伙伴,帮助研究,二来你有了什么决定也更容易通过,施行。三来……”含沙稍微顿了一下,说道:“三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许多的研究都不必偷偷摸摸了。”

    射影点头,说道:“是这个道理。等着假期之后我就系统的整理一下,用最快的速度把他们培养起来。人多力量大,众人拾柴火焰高。单凭一个人,研究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女杏的阴神,声音委婉、动听,语气中偏生又有风尘本来的一种男杏的阳刚、决断,听着却很舒服。

    “正应如此,我回去了。晚上的时候反正也有很多空闲,不如就把简单的大纲做出来,然后从低级到高级,慢慢补充修改……”

    含沙回到了身体,二人便继续走着,长廊外的雨水小了一些,却还在下。风尘带着含沙去到了酒店的餐厅,同事们多数在里面,有几桌已经开始吃了。风尘一进来,坐在里面一桌的张天野就吆喝他:“这儿呢,快点儿过来。我说你怎么吃饭的事儿也不上心呢?再晚一地儿我们都吃完了。”

    风尘笑吟吟的过去,坐下来。说道:“外面的空气挺好,雨也挺好的,就多看了一会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