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八章 早餐,诚告

    冰冷的金红化作橘黄,渐置于白炽,一股微弱的暖也发酵出来,使得阳光有了温度。细品着天地之阴阳交泰,万籁由寂而生动,阴尽而阳出,却是一种说不出的美好……心头一念生出,因景所感:“夜为阴,昼为阳,阴者寂而阳者动——阴极而止,阳极而燥。阴神离了身体,便会止,阳神离了身体,便会燥,同样不能长存!”又想道:“‘阴神’和‘阳神’的区别,其一是阴神快而阳神慢;其二是阴神易成而阳神难成;其三是阳神可干涉物质,显化真形,却也因神、气交合,致使速度、灵活上差了一筹……但,也正是气,使得其具备了显化的能力,但失去身体,气便也失去了约束,便会燥乱。若有一法,合阴阳之妙,那倒是真的长葆之道了……”想到此,射影便记录了灵感,以备日后的不时之需。风尘展颜,一抹笑容在晨阳中灿烂,和含沙说道:“咱们出去看看,哪儿有卖随便的——今天的早餐就吃随便了,呃——”

    毛茸茸的金色长尾在风尘的脸上扫了一下,含沙威胁的“赫”了一声,对风尘呲牙。

    风尘道:“你太过分了,有本事你再弄一下!”

    然后就又被尾巴扫了一下。

    风尘:……

    含沙黑豆一般的眸子里闪过一些笑意,滴溜溜的看他。风尘便朝着外面走,一边走,一边踢,走踢结合。一双手臂也肩、肘、腕、指的活动。

    穿出了酒店的园林,随意的沿街走、踢、活动,不时便会遇到一些早期跑步、锻炼的中年人和老年人,年轻人却是少有的。风尘一边走、踢,一边寻摸着找一些较为逼窄的小街小巷穿进去,试着看能否找到一些露天的小吃摊——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在穿过了四条小巷,到了一处有些年头,青石铺路的小街巷的巷口,还真的遇到了一个路边摊。路边套由一对夫妻经营,卖的是豆腐脑、油条。

    妻子负责给人捞豆腐脑、配稍子(调料),丈夫负责炸油条,一擀一拉,一放一收,手法纯熟,显是老于此道。摆开的十来个桌子沿着街道成一条长龙,食客坐了大约有一半,风尘便过去,说道:“两碗豆腐脑,要咸的,加一些辣椒油。另外油条给我多来点儿,先弄二十根吧!”

    “豆腐脑三块一碗,油条一块五两根。”妻子的个头不高,只有一米五左右,却一脸的朝气,说话的语速也快,但却让人感觉很舒服。吆喝了丈夫一声,便先给风尘捞了两碗豆腐脑。

    问清楚风尘要坐哪个桌子,便跟着放过去,和风尘说:“油条要等一下才好。”

    风尘“嗯”一声,便递给了含沙一碗,一手拿了一个勺子,左手喂含沙,右手自己吃。过不一会儿,妻子就端了油条过来。二十根油条是用带细眼的盆装过来的,看着很是“巍峨”,就在一群人的侧目中,风尘眼前的油条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下降,短短一会儿功夫,就只剩下空盆子了。风尘却觉着还不太够,又要了十根油条,含沙已经不吃了,就在桌子上垫了一块纸巾坐着,看风尘吃。

    这一人一鼬,引得阵阵惊叹。索杏是没一个认识风尘的,吃罢了早餐,风尘便又带着含沙,安步当车,随意的游逛。

    直在这颇有古意的巷子之间逛了几个来回,这才心满意足,原路回到了酒店。然后便也不出去了,在自己的院子里摆了一张摇椅,拿了一本书,满是闲趣的慢慢翻阅。他读的很仔细,一句一句的咂摸,过了不知多久,便感觉有人来了,说了一声“进来”,抬眼一看,却正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刑警队长。

    刑警队长走过来,伸出自己的右手:“风先生,我是杨天庆,之前我们见过。”他开门见山,目光锐利:“我们谈一谈!”

    风尘伸出手,和杨天庆握在一起。杨天庆握住风尘的手之后突然发力,一双手就如同铁钳一般,要把风尘的手捏出一个形状来——杨天庆的手上很有力,手掌绵柔,一用力却变得如同铁砂一般粗糙。与之相反的则是风尘的手,滑嫩的不似一双男人的手,也纤细的不似一双男人的手,但偏偏这双手,却让杨天庆心中暗惊!

    他用力捏风尘的手,但无论怎么加力,也都有一种无力感。风尘的手总是给他一种绵柔中透着力量的感觉——

    像是一层橡胶裹着一块钢,根本就捏不动。

    杨天庆心中想到自己搜集来的,关于风尘的资料。这一个看着并不粗壮,甚至于有几分清秀的男人,竟然在漫展上,将龙腾拳击俱乐部的拳力测试仪打出了一千四百二十五公斤的数值,且还在之后,和泰森亲切的进行了拳击交流,并且还以极快的速度取得了胜利……这一个消息对于杨天庆而言,并不难以获得;又有《勇夺冠军》那种非人的速度,作为科班出身,他自然知道,那速度意味着什么……

    这,就是一个超人,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是智商。看来资料上的话,是一点都不曾掺假的!

    尤其这还是一位科学家,很厉害的那种……

    就在这时,风尘开口了,说道:“你来是要问那个被害的女子的事情?”虽是问,但却极为肯定,风尘道:“我知道的,可以和你说。凶手是她的男友,名字叫孙伟,这个你们只要一查就能查到。”顿了一下,风尘道:“女子有一些SM的癖好,因为怕人发现,所以经常去酒店开钟点房。她的男朋友孙伟以为她和经理有一腿,那一天偷偷跟踪过来,在女子自己捆住自己之后,就冲进了屋子里,激情之下,用塑料袋捂死了女子!”

    杨天庆点头,说道:“那一天死者公司的经理的确是在后于女子大概七分钟到的酒店,都是这里,同一家。”

    “8号晚上,我跟同事游湖,晚上回来的时候就听同事的孩子怕咋咋的一声哭,我们就赶紧过去。你应该听过,孩子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

    “孩子看见了,所以吓哭了……”

    “是,我去的时候,我也看见了。一个只是穿着三点式内衣的女人,就在湖水上面浮着,披头散发的,身上还绑着绳子。只是这些一般人是看不见的,我安慰了孩子,然后……”风尘毫不隐瞒,讲了那晚发生的细节,杨天庆很很认真的听,一边听,一边沉思,一直听风尘讲完了一遍后,也将事情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情况和他知道的一致,不过由风尘这个当事人说来,却更加的仔细了许多。杨天庆想完,才叹一声:“这也算是天理昭昭了……”风尘也是一叹,说道:“算是吧,其实当时让鬼显形,也有一部分因素,是为了验证我的猜想是否正确……”

    “是验证你对鬼是什么的一种猜测?”杨天庆的反应很快,“因为你能够看到,所以对于有没有鬼,并不疑惑。你疑惑的,是鬼,究竟是什么……”

    风尘点头,说道:“是的。”

    杨天庆说道:“另外一个原因是你需要一些证人——这没什么是比一群亲眼目睹的同事,以及酒店的相关人员更合适的了。”

    风尘道:“是。毕竟……正是青春年华,却……见着了,总不能当成没看见。可若是不让人见了,你们便不会来问我,不是吗?”

    杨天庆也唏嘘一声,说道:“是啊,大好的年纪,只是比我的女儿大了一岁。可惜就这么没了。也确实如你说的,你如果不让那么多人看见,即便是捞出了尸体,也和你无关,我们也不会在这上面花费太多的力气——线索实在是太少了,我们也没有法子。我们手里的事情太多,要处理的太多,事有轻重缓急!”杨天庆的话不是虚言——民警的事情或者少一些,可以坐办公室喝茶,但刑事警,却总是人不够用的。事情多,人少,也就只能将资源放在急需处理的事务上,这是一种无奈!

    风尘道:“似乎给你们出了一个难题!”

    杨天庆道:“还是一个大难题。嫌疑犯我们要用什么理由抓?”他说完,却笑了,伸手拍了一下风尘的肩膀,说道:“开玩笑……理由还不好找。”

    风尘:“……”沃去,还有这种骚操作……

    “行,打搅你了。我还要忙,就先走了!”问明白了事情原委,杨天庆就告辞,正好和张天野照了面,张天野走进来,问风尘:“果然来找你了?”风尘说道:“已经没我什么事儿了,你这起的够晚的。”

    张天野嬉笑道:“这不能怪我,昨天晚上看了一场比赛,所以就晚了。”张天野走到风尘的摇椅上一躺,“97的半决赛,一直看到三点多……那操作,简直骚的不得了,我发现他们越来越龌龊了。你是没见那谁的八神,一穿三,把人打的怀疑人生了都。我要是有那技术,也去比赛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