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五次实验

    诗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这不是“暖风”,却是烫热的洗澡水,这里不是“杭州”也不是“汴州”,却是一处令人心安之地——心安、心静、心惬、心适、心宁,便于这一桶烫热的水中,风尘便很自然的由身而心,自然而然的“静”了,在于那“似有似无”之间,无一切之刻意、成法,因身舒泰,故心得之静!

    三尺的灵台,便如朝来——

    于恍惚之中而见,三尺无岸,其色则晦。原是刺目、耀眼之大光明,却如同蒙上了一层半透明的黑色罩子,一切的光、色,竟是如同日全食时候一般,明明应是晴空白日,却显得无比晦暗,竟然要比傍晚的色彩还暗了数分。那晦光中,不见一丝、一毫的杂思杂念,但却又如迷幻一般,似有无穷念。

    这一切光明、晦色,皆以三尺为界。三尺之外,为外,可照见四面八方之形象;三尺之内,为内,前后左右于上同俯视。

    其外无量,其内亦无量。

    似只是一恍惚……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便纳于一瞬,那一瞬偏又似千年、万年一般漫长、永久。风尘的眼睫轻颤,掀开眼帘,一双眸平静、安详,其中的光、彩也似随那静中的晦色一同敛去,但细一看,却又能看到那一种不凡。风尘道:“这静功,也随着更近一步了!还是这么大的一步……”风尘的声音中,有一种轻盈欲飞之感,似如棉絮,只要一缕清风起,便能乘风去。

    轻轻的动了一下肩膀,伸手接了含沙,风尘便从水中起来。一粒粒的水珠晶莹,反出光泽。

    白皙、细嫩之中,略透出了一些红晕的肌肤上,水竟不能附着,只是聚集成一滴一滴的水滴,一起身,竟然就自行滑落了。风尘一抬腿,轻轻用肌肉弹抖一下,便踩在外面的拖鞋上,然后又迈出了另外一条腿。

    他的身上已没了一粒水珠,就只有头发还是湿哒哒的。给含沙垫了浴巾,风尘简单的穿了一条短裤,一件背心,便开始伺候着给含沙吹毛发,将一身柔和的金色皮毛吹的蓬松、柔软而顺滑,最后才处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含沙惬意的发出声音,风尘吹干自己的头发,便收拾了一下工具,放掉了浴桶里面的水。这才上了床,和含沙说道:“今日却是既有‘物伤其类’之同感,又有静功更进之喜。说是意外,却也不意外,我阴神经过淬炼,已近乎极致,若不习静,自然杂念纷呈,我静功精湛,自能更进一步……也不知等我这一双阴神相合那一日,究竟会是如何的光景!”

    含沙半眯着眼,只任由风尘抚摸、梳理它的毛发,却也不出神来和他说话。风尘自语一阵,便不再说了。

    夜又深了一些,房间内的灯也关了。

    双人的木床旁的帘子放下来,便躺下来。含沙就挨着他,钻进他的臂窝里,蜷了一个极为舒服、温暖的姿势。风尘说笑了一句:“晚上可不许入我梦来勾引我……”却是被含沙在腋下的软肉处咬了一些,风尘“嘿”的一笑,便睡去。翌日的清晨,天还未亮时,风尘便已醒来,今天要有五个实验的可行杏方案要试验一下,便只能早起,乘着四周寂寥、没人的时候,否则制造出了动静,却被人看见了,会很麻烦!

    穿衣、洗漱,简单的扎起自己的头发。风尘便与含沙一起出了院子。院子里安静的没有任何的声音,天是黑蓝色的,一点一点的星,在无声无息的闪烁、眨眼。

    天地同寂,万籁无声。

    如水一般的冰凉中,所有的一切都仿佛被冻结,在蛰伏。这样的安静会一直持续,持续到阴阳变化,日升天明那一刻。“雄鸡一唱天下白”——似乎突然一下子,就万物复苏,开始变得喧嚣!风尘不等那一刻,现在的安静,对他而言却是“恰好”,安静、无人,足够他将自己的五个实验方案一一试验,提取数据、成果了。

    “先是第一个试验!”风尘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一些兴奋,口中念诵真言作了一曲音乐,让自己平静。而后,试验便开始了——

    轻伸出右手,于手上,一共十七个点按照一定的规则、强弱凝于手上,寄神于上。十七个点,正好布置于十七个穴位之上,随心意于相关经脉之中,运行而过,其手上竟亮起来,如屏幕一般,手心中竟然播放了一首《一人之下》的片头曲!嘴角勾起一丝笑容,风尘轻声道:“第一个实验证明成功!”

    阴神状态的射影、含沙记录了试验的过程,以及结果。含沙道:“寄神于己身之穴,通过注意运行,依托于经络体系,这一法门是可行的。人身之窍穴,犹天空之繁星,多不胜数,其各种应用,也可多不胜数。刚这一个我看倒是极好的,至少看个动画片啊、电视剧啊什么的,多省劲儿?”

    射影道:“其实,这只是证明一个方向,以及可行杏。”可行,才能谈得上“应用”。然后,风尘开始验证第二个实验:

    “这一个实验,要尝试将人的力量,以一种全新的方式进行转化。根据原理,转化为电和磁应该是最容易的……”

    这和“掌心雷”那一个实验不一样,那只是一种体力切割磁感线,形成的放电。这一次,却是要用人体内部的“力量”来完成——不需要外在的动作,一切都是在内部完成的。风尘将这一个实验定义的很安全,处于一个安全的阈值之内:试验过程中并未产生明显的放电现象,但他的头发却明显的受到了静电的作用,立了起来。这也就说明,这一个验证也是成功了的!

    射影说:“这一招叫人体发电机怎么样?”

    “第三个实验……”

    第三个实验,是验证的“悬浮”:风尘短暂的悬浮起来十厘米的高度,并且维持了三秒钟的时间。

    第四个实验,心灵沟通——利用电磁原理,搭建桥梁,和人直接进行心灵上的对话、交流、信息传输。这一个实验的对象就是含沙,却是失败了。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系统,彼此的身体也好、灵魂也罢,都是独立的——排异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进行到了最后一个实验,播放、读取——即以磁场为媒介,将自身的想法通过磁场进行存储、播放,类似于一个所有人都可以看到的“圆光术”。由于有了第一个实验作为基础,这一个实验成功的比较容易!

    一共五个实验方案,成功了四个——这已经是极大的概率了。风尘更是能够感觉到这百分之八十的成功率,究竟是意味着什么:这,就是所谓的天赋、所谓的智慧!丰富的灵感、敏锐的直觉,常人不能有!

    含沙笑一笑,与射影说道:“五个实验,证明了四个。接下来我们先研究哪一个方面的?”

    射影却胸有成竹:“一上来当然不能拿自己开刀了。咱们先研究外面的,将磁场的记录、播放以及其他的拓展功能都弄出来,掌握、熟悉了经验,然后再研究身体上的。一步一步的来……”

    含沙掩口道:“你这也太小心了。”

    射影道:“是啊,我可是非常惜命的。含沙,你想吃些什么?”顿了一下,说道:“一会儿我们出去吃。”含沙道:“吃的啊,随便一些就好了。”说完,就回到了身体,不再和射影继续聊——射影是风尘,风尘是射影,接下来风尘要练习十八作,若是打扰了射影,却影响了风尘,却是不行的。

    风尘开始十八作,射影也一起开始十八作。射影的阴神之上,正以一种极为和缓的,难以令人觉察的速度蜕变。

    变得比之前纯粹——这一种变化,风尘本人的魂魄也在变化,但因为本身已经无限接近了极致,于是变化的也更加细微,更加的不能觉察。一道飘渺的孤影,于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舞蹈,但那孤影的身上,却有光……暗的近乎于无的光,却蒙蒙的勾勒出了他的影子。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射影、风尘全心沉浸,体味那种黎明之前,于黑暗中,潜藏的生机。犹如春天早寒的时候的种子,虽然看不见,却已经开始萌芽,便是冷的料峭,却依然要破土而出,用自己娇嫩的躯体去迎接寒风,冻得遍体鳞伤,却依然顽强、野蛮的生长——没有什么能够阻挡,那一个奇迹,是生命!

    怒放的生命,是春天的嫩草,是绽放的野花,是飞起的蝴蝶,是奔跑的马牛,是天地间的芸芸众生。

    生机勃发,那一种纯粹就在风尘的体内酝酿,再酝酿。发乎自然的动作每一次都是接近完美的,那一种身体带来的晦涩逐渐少去。天下大白的那一刻,风尘停止了自己的动作,金红色的阳光照在身上,如沐浴了一层神圣。他看朝阳,朝阳也在看他……心中忽的记起一句诗来——

    我看青山多妩媚,青山见我亦如是!

    我见朝阳,朝气勃发,初阳茁壮。

    朝阳见我,也是朝气勃发,生机勃勃。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