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三章 说真人,道真人

    风尘与同事说了一声:“我有事,你们先玩儿。”说罢,便朝六觉四人走。张天野也道:“你们玩儿,我也去。”便追上风尘的脚步,刚六觉、风尘二人一声“道友”,他听的明白。他倒是听风尘说过,这一个“道友”可不是一种客气,不是道士之间的互相称呼,而是真人之间,才有的一种资格:

    同为真人,方才有资格,互称一声“道友”。

    却是不能错过!

    六觉于弟子道:“阿淑,你们不用管我,我和风道友聊一聊!”

    “是,师父……”

    阿淑、见杏、见慧行礼,便去。

    六觉只是瞥张天野一眼,却如无物,只跟风尘说话:“此番再见道友,果是缘分。你我二人,皆就先天之真人,不若便论一论这先天,这真人,如何?”真人之间,也无客套,六觉便起了一题。一边沿路散步,随意行走,六觉问风尘:“何谓‘先天’?”

    风尘道:“于天地之先,谓之先天。世间之生灵,于母体、卵中,于见天地之先,皆为先天……人之生后,见天地,所学所见,至于成年,皆为后天。若以一法,可去后天之见,复归于婴儿,涤除玄览,便是逆反先天,归复于婴儿。此境亦可以称真人——于后天之人而言,真人有许多异,不可尽数。”风尘说罢,稍停了一下,又总结似的,简化了《黄帝内经》中的一句话,作为总结:

    “真人者,道生也。”

    六觉道:“昔佛陀有三十二般相,先生之异,又得几何?”

    风尘道:“真人之异,外道罢了。何必细数?”

    六觉道:“既论真人,自有真人之异!”

    风尘沉吟,一边踱步,一边思索,说道:“要说真人之异,其一为提携日月,把握阴阳,能寒暑不侵,颠因倒果,顺、逆天时,朝时可如暮,暮时可如朝,其心若定,可得其阴阳之机,不受天时之困惑。其二在于其身异,玉骨冰肌,汗毛尽去,其阴、腋之毛发落,毛孔细致渐至于无,身体轻灵、有力,骨骼坚固,肌肉若一,形、神俱足。体型趋于美态,喉结渐隐,下有马阴藏相渐成,臼齿并联、生长,渐成一体,门齿整齐,脏腑协调,疾病不生,外邪不入。其三在乎神异,思维敏捷,少见、知之障,天马行空,不受人之成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于险崖之上,如在平地,落脚之所,便是广厦。不至于险,故不见于险。不见不闻,而有惊觉,不知不觉,避如巧合。此三者,真人之异……”

    这三异,便是风尘自己的总结。未凑三十二相,也不齐三十六天罡之数,七十二地煞之全。

    张天野听的风尘言“马阴藏相”便不觉朝风尘的那地方看了一眼:

    “马阴藏相”是什么他知道,传说佛祖就有这种表象,记载中是其阴平滑如镜,有莲花之相,见识过的宫女一个个自惭形秽,张天野倒是真的很好奇,风尘要是真的有这种相,那下面是不是也是平的?一个古怪的念头,便在他脑海中一闪:“等回了京,一定要请他洗个澡……”

    却听六觉说道:“这一提携日月,把握阴阳,便含了诸般相。其身之异,又有诸般相,神异诸般相,或暗合,却有别……果不可尽数。”六觉感慨一句,行礼道:“道友见识精湛,佩服、佩服!”

    风尘道:“他之前问我,什么是真人,我告诉他把拿起来的东西放下,再拿起来,就是真人了。道友以为然否?”

    风尘指了一下张天野,六觉又看风尘一眼,说道:“不见燥杏,颇有根器。只是红尘烦扰不可尽断!”

    六觉似乎答非所问,却也是答是所问。风尘“哈哈”一笑,说道:“世间真人能有几何?”

    世间真人能有几何?——世间真人太少,一道友难求。

    功名利禄,是人生百年!

    青灯古佛,也是人生百年!

    调素琴、阅金经,还是人生百年!

    同是百年……

    长、长不得多少。

    短、短不得多少。

    人的一世,就在这一个区间之内,谁人又愿这般的寡淡?

    人会选择一种生活方式。

    生活方式同样会选择一种人。

    渐至于一间偏舍,周围却已清净的没了游客,六觉引风尘、张天野进去。六觉说了一句“请坐”,便在一蒲团上坐下来。风尘、张天野亦坐下。风尘盘膝而坐,张天野却是叉着腿坐下来——盘膝是能盘的,但却不习惯。盘上一会儿,非腿麻不可。六觉道:“我之前在这里挂了单,此次我来苏州,一是心有所触,二是来看一下我那俗家的弟子,她自婚嫁之后,与我也多年未见了,又自小是跟着我的,总有感情……哎,真人也不是泥胎木偶,还有我那两位弟子……”

    风尘听出一些言外之意,问道:“道友这是?”

    “生、老、病、死,怎得脱?”六觉语气平淡,说道:“我大限将至,两个弟子却修行不成,未得真法……”

    稍停顿了一下,六觉便说道:“我有食气法门一部,引导动作功法一部,三脉七轮密宗的秘传一部,名为《大藏转轮经》,乃是得自于藏地一位活佛,其中详述了佛理、医学、三脉七轮之奥秘。又有道经一部,命理、风水、天星若干,若以此为筹,道友可否照拂我门下弟子一二?也不求道友照料其生活,只是望道友在见杏、见慧有惑时,可出言提点一番,成就真人后,传下经卷,续我道统!”

    六觉这一“筹”可谓重,那食气法门,风尘算是见识过了。管中窥豹,其中精微、经验,也都宝贵异常。至于其他的引导动作功法,三脉七轮秘传,道经之类的,也都应当是极为珍贵、不凡的……

    风尘沉吟、权衡,六觉垂目似定,张天野只感觉空气都一阵压抑。过了好一阵,风尘终于算是权衡了利弊,便开口应下:“那我便应下了,可在见杏、见慧有惑时解惑!”

    六觉双手合十,再一分开,扶地贴额,行了一个大礼。说道:“贫尼谢过道友,明日此时,我将于阿淑村外,靠北一处无人之处圆寂,道友可来观礼……”

    风尘沉声道:“明日此时,我与含沙定去。”

    六觉脸上升起一些大满足,说道:“圆寂之时,尚有真人观礼,却也无憾了。”她一声感叹,人竟然寂去。风尘拉了一下张天野,轻声道:“走吧!”出了偏舍,一直出了院门,张天野才问:“那个师太要死了?”风尘唏嘘一声,说道:“百年黄土,谁能逃得脱?真人真人,也是有一个人字的。”

    张天野试探了一句:“那明天……”

    “你啊……”风尘摇摇头,说道:“六觉圆寂,除了两位真传,一位俗家弟子之外,不会再有其他人在场。你去了,不合适!”

    张天野道:“好吧。”

    这其中的轻重,他还是分的清楚的。

    接下来的游玩儿心思,却也没了。

    等了其他同事游玩儿过后,便一起回到了酒店。吃了晚饭后,风尘便早早的回了那院子,含沙、射影、风尘三神齐出(射影本就在外,只是散了,此刻便聚了出来。)含沙感慨了一句:“世间又少了一位真人!”射影便舞起来,十八作、走、踢不休,风尘则和含沙说话:“明天就去送师太一程吧!咱们早点儿过去,许还可以和师太说上几句话,若是最后的时候,还能探讨一番道理,想是师太也会欣慰!”

    含沙道:“那样的确也无憾了……风尘,你说我要到了大限的那一天,却又没有找到化形法,又该怎么办?”

    风尘拉住含沙的手,说道:“一定可以找到的。”

    含沙“嗯”了一声,便不说话。

    风尘道:“那我也开始吧,咱们先看看今天早上的……”调出了数据、图形,纵然没有调出昨日的,却也能看出一些不同来。风尘指了几处,让含沙看:“你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有了不少的变化。以前的时候,腰、胯没这么灵动,现在似乎更加协调了一些,整体的数据收敛,都趋于这一条线……又生出一条对称的线,似乎……”一个只能够被在阴神状态之下,利用网络构建出来的,超出了三维的四维坐标中,所有的数值都归于一个三维的体上,形成了一个弹簧一般的双螺旋形曲线,收敛成一个简单的公式……

    这一个公式,涵盖了人体的每一个部分的运动,最完美的一种状态。代表了身体的每一寸筋骨、肌肉、血液的流动、气的巡行、脏腑的蠕动、激素的分泌、体液的循环等等每一个细节的收敛之后。

    一种极致的完美——

    这似乎是一个无法被证明的结论,黎曼的那一个猜想,还是一条直线,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被人证明,更何况是这么一个双螺旋形的曲线了。但,不能被证明,却不代表不能被发现,不能被计算机这种东西给计算出来——当所有的被计算出来的数字组合起来,便形成了这么一个双螺旋曲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