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二章 挖尸

    陈经理连声道“是”,便让人把施工的工人放进来,指着院里的湖,告诉诸人:“就是这里……”工人商量一下,便分了工,留了两个人装水泵、铺管子、接电,剩下六个人分了两组,穿上防水的胶皮衣裤,戴上橡胶手套,下水施工。只是一会儿功夫,就把入水、出水的两个口子塞住了,水泵也安装完毕,管子引到了外面的河中……

    一阵“嗡”的轰鸣,“突”“突”了几声,水管便被水撑的鼓起,跟着水流的“哗哗”声便和水泵的“嗡嗡”声混在一起,不分彼此。

    这声音听来,简直如瀑布飞坠,落于深潭的声音一样。

    湖面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开始下沉——

    机器工作了,工人们就等着。

    湖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就见了底。陈经理便指挥工人,开始在湖底进行挖掘。他倒是记得风尘昨夜里说的那句“尸体去哪里,它就会去哪里”这句话,于是挖掘时,便要求工人以他划定的,昨夜射影出现的地方,垂直向下的位置为圆形,向旁边扩散——工人挖的时候,陈经理就在岸上紧张的张望,不时的走几步,让自己冷静。一些酒店的员工,以及风尘的同事听了动静,就纷纷过来,在岸上围了一片。张天野代表这群人,说出了心声:“这热闹见多了,挖尸还是头一次!”

    说着话,胳膊肘还在风尘的臂膀上轻轻碰了一下。

    风尘小声道:“你声音小点儿,工人要是知道挖尸体,肯定就不给干了。到时候没了劳力,你去挖?”

    “他们那儿顾得上!”张天野却也是从善如流,压低了声音,“说的也是,要是知道了,肯定是不给干的,多晦气……”

    “什么东西?”一个工人一锹下去,不防就觉着挖到了什么,铲出了一铲子散发着恶臭、腥气扑鼻的淤泥之后,淤泥上还带出了一截泛白的骨头,地上也露出了一截骨头……陈经理心中激动,捏着拳头,低声的自言自语:“挖着了!”又和工人说道:“各位师傅,你们小心点儿挖,看看是什么……”

    小心了一些,顺着那一截白,一个人脚部的骨骼就出现了,看着是一种面冲下的姿势,因为脚是脚背朝下的。

    就只有骨头,早没了血肉……眼看的已经证实,陈经理就第一时间拿出了手机,开始拨打报警电话!

    他将自己的职位、地址等情况快速的讲了一遍,这一段话说的很快,显然是已经在心里打过不止一遍的腹稿了。打完电话之后,就以“保护现场”为由,让工人上来,然后直说抱歉,并且承诺会多给工人三倍的工资,去一去晦气之类的。又让员工拉起了警戒,把人都挡在外围,十多分钟后,警察过来一看,还夸了他两句:“陈经理你做的不错,在发现骸骨之后的第一时间,就封锁住了现场!”

    陈经理道:“我雇工人过来,原本是想要清淤的,谁知道竟然挖出了骸骨……”陈经理按着之前报案的说辞,又讲了一下。

    带队的警察“哦”一声,却不再问。然后就让队员下去把骸骨完整的弄上来。工具就是征用的工人们的工具,只是一会儿工夫,一个明显的,能看出来是女杏骸骨的白森森的骨架就挖了出来,很完整——

    整体的姿势是一个跪姿,上身匍匐,栽在地上。极不容易降解的塑料口球也在头骨下方被发现、挖出。

    “队长你看!”一个队员便将口塞举起来,让岸上的队长看。然后,就把口塞密封装好,整一套流程都走的熟练。

    尸体也装了袋,然后湖底又搜了一下,没有淤挖出东西。那名队长也不多说废话,就和队员说“走”。

    一人问:“队长,咱们不问问?”

    “没必要,走吧!”队长很是惜字如金,便带着人、尸骸离开了。一辆黑色的越野车上,尸体被放进了后备箱,车便朝局里开。一人说道:“这个尸体是从湖底发现的,会不会和这家酒店里之前出现的人口失踪那个案子有关系?”队长则说了一句:“那个经理没说实话!”像是这种发现尸体、处理尸体一类的警情,几乎是不会交给派出所处理的,一般都是刑警这种专业的人员,进行处理。

    而刑警是干什么的?就这队长的本事,陈经理有没有说实话,一耳朵就能听出来。更何况陈经理做的还并不漂亮:

    哪儿有清淤,是从一个地方向着周围辐射的?

    队长到了现场后,只是一眼就看出来了,陈经理就是在有意识的往出挖这一具尸体。至于是怎么知道的……队长道:“一会儿回去,查一下那个院子的客人,这个不要往记录上记,这事儿怎么都特妈的邪杏!”

    院内、湖边,工人们开始去了出水口、入水口堵着的东西,两个口子同时开始进水。酒店的一群人算是心落在了肚子里,彻底的放松了——陈经理又一次感谢了风尘一下,态度比之前还要恭敬。作为酒店经理,什么和尚、道士、风水大师的见的多了,一个一个神神叨叨的,可从没有一位是有风尘这样的本事的。那种用放电方法显鬼,也不知道怎么就把鬼超度了的本事不说,单是随便一句话,就让自己把湖底的祸害给端了——这要是湖底留着一具骸骨,谁的心里没有个疙瘩呢?

    “大师,您能不能也给做个法事?”陈经理很小声的,带着一些讨好,求着风尘:“我也知道这事儿是解决了,可心里头总归是没底……”

    风尘失笑,摇头道:“我不会做法事。不过,我可以和你、你酒店的员工说一句……”他提高了声音,说道:“大家都安心,这里的事情已经彻底解决了。什么鬼不鬼的,都没有。要是你们感觉还不安心,那我也没办法了。你们不信我啊……”他的声音并未夹佑真言,但酒店的人听了,却也就安心了。

    不需要什么法事,只是需要他这一个有身份、够分量的人的一个保证,就足够了。经理忙道:“大师,您和您的同事也站在这儿快一上午了,昨天晚上也因为这事儿忙了一宿,不如这样,今天中午我让厨房弄一些菜,也是聊表心意……大师,您不要钱,总不至于连一顿饭都不吃吧?”

    于是,中午的时候,便在酒店一处湖边摆了一片大桌,就着园林美景,陈经理一尽地主之谊,还特意请来了一个乐队助兴。

    下午的时候,风尘的一干同事就决定也不小组出去玩儿了,一起去寒山寺逛一逛。陈经理还帮忙雇了一辆大巴车,又让一个本地门儿清的,长相清秀的姑娘作陪,一起过去。风尘一行人在寒山寺下车,开始游寺的时候,刑警队里的一群人才开始吃午餐——一边吃饭,一边讨论之前的卷宗。“是科学家啊,那个风尘……名字很熟,对了,想起来了,他还参加过《大演说家》的节目,听我儿子讲过!”一个扑克脸一边吃,一边琢磨,倒是想起了风尘是谁。

    没错,一回来,这群人就开始分头行动,查阅卷宗的查阅卷宗,通过网络系统查询酒店信息的查询酒店的旅客信息。

    风尘这一行人的信息就出现在了一群刑警眼前。

    “这个骸骨,跟这群科学家有不小的关系!”这是一个不难得出的结论,否则那经理就不用等到今天才挖了。要知道,昨天风尘等人才住进来的。队长嘱咐了一个女同志:“燕子,你方便一些,和酒店的工作人员打听一下。这事儿你拿手!其他人,这案子就先放着,等燕子的消息,事儿多着呢!”

    ……

    一路安步当车,风尘不紧不慢,和张天野一起吊在队伍的尾巴上。一边走,一边和张天野说:“这事儿肯定还没完,你看着吧,那个刑警队长最迟等到后天晚上,就会来找咱们!”

    张天野说道:“不来找你才不正常。那个经理傻逼似的,看着精明,怎么就犯了那么明显的错误呢?”

    “你遇到这种情况,还不一定比得上陈经理呢!”风尘揶揄一句。

    “等人家警察来找你,你怎么说?”张天野问。风尘耸耸肩,说道:“该怎么说,就怎么说,那种人你就别想着说瞎话了。一个个阅人无数,什么奇葩没见过?真话、假话一听一个准儿。而且酒店里那些人,你以为能够保密?过上一两天,该知道的也就都知道了,他们会忍住不找我探一探?”

    “好吧,你赢了。哎,现代社会啊,想要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都不行!你这简直就是一只一千瓦的大灯泡,走哪儿都发光!”

    风尘:……

    忽的心有所觉,眺目越过了众人,便见三尼一俗,那三尼却正是六觉、见慧、见杏以及俞钱儿的母亲阿淑。他的目光于六觉一触,便轻轻颌首,道了一声:“六觉道友。”六觉亦道:“风道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