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九章 十分钟,廿七年!

    一群同事在忙,陈经理站在风尘身侧,态度卑微、尊重,像是一个小厮……风尘凭栏而视,注意过去——关于这一个“女体”的故事,他已通过含沙,知了前因、后果,心头不仅唏嘘、感慨,若非那孙伟太过嫉妒、自卑、偏激,又怎么会有这样的惨事发生?又想到:“灵、鬼、阴神、阳神这些,其实皆是属于异类了——只是异类,却不够明确。这种状态,脱离了身体、形骸,寄于天地磁场等特定的场中,是因生命、生物而衍生,应该是称呼为‘生衍物’才更为确切!”心念一动,风尘便在“生物”这一大类的基础上,给予了阴神、阳神和鬼、怪、异类之属,定义了一个名:

    生衍物!

    注意着那“女体”,不觉之间,风尘竟隐约的,有了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却并不陌生,正是他注意昆虫,将自己的精神、意志寄托上去后,所获得的一种观感……他本只是思索,却无意识的进行了“注意”!

    多出的这一种感觉,是一种死寂!这一种死寂,原本是不应为人觉察到的——因为女体的本身,观察之能,是消失了的;运行也是没有的!

    什么都没有……

    但——偏生风尘却有,有属于自己的五感六触,可以感知周围的存在,变化,听见同事们制作器械时候,彼此交流。听见风吹柳叶时候,那种细细的婆娑……还能感受到来自于身边那位陈经理的紧张,看得见湖面上的“女体”。和“注意”那些小昆虫不一样,女体丝毫没有崩溃的意思,风尘的注意便有意识的加强了。得到了注意,那组成女体的魂与魄竟然开始运行,一点、一点的,运行起来,像是被注入了一种生命——但生命的主人,却已经不再是那一个女人,而是风尘!

    位于魄中的,本属于女人的记忆,便纷纷扰扰的出现在风尘的脑海里,被他知晓。而后,这些记忆,便如斑驳的污垢一般,从女体的身上落下去——就像被强力的清洁剂给清洁了一番一样,一点点的被剥离……

    和女体凝望,注意,风尘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只是短暂的十多分钟,却也是漫长的二十七年!

    十分钟,是风尘的十分钟!

    二十七年,则是属于一个女人的二十七年——那并不是一种记忆的侵袭,只是被他注意后的剥离,从浅层、到深层,事无巨细的阅了过去,从一个女孩儿的呱呱坠地,一直到最终死去的那一刻,以一种违背了时间、事件的发展规律,极为杂乱的方式,被风尘阅读了一遍。而那一个女体,也终于在十分钟后,完成了自己最后的蜕变:

    原本属于女人的,足足二十七年的阅历,纷飞如屑,如同粉尘一般随意散落于天地之间,寄存于磁场之中……

    或许,这些都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消散,也会因一场雷雨,化为无有。亦或者,也会成为某人的“灵光一闪”,被get到,这谁又知道?

    但那女体,却已经纯粹。

    纯粹的干干净净,只剩下最基础、最稳固,也是最剔透的构架。

    女体的感觉也终于复苏了——就是风尘熟悉的,那种阴神的感知状态。但较之风尘而言,却又多多少少的,有一些不同。这或许是由于天生的杏别不同,所造成的……女体看风尘,风尘也看女体。风尘并不使女体动弹,依然保持了原状,若是动了,等一会儿显出来,也就不好看了。风尘以一种欣赏的眼光,看这一具女体,看这个已经因为注意,属于了自己的“阴神”——这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天生丽质,本身极有音乐上的天赋,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当歌手,父母也培养她学乐器、声乐,但却不希望她进入这一行,只是作为一个爱好就好了。大学时候,学的也是音乐……一些独属于这个女人的天赋,也便成了风尘的天赋!它已经成了风尘!

    摇摇头,风尘心道:“我这算是什么呢?直接挂了一个阴神?”回忆了一下刚刚,那种极为奇妙的,注意之后的状态,风尘又想道:“还是不错的,不仅得了一个阴神,还得了一些音乐天赋……”

    这似乎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风尘抿唇一笑,和那陈经理说:“这事儿你们当时是怎么处理的?”

    陈经理言无不尽,真人面前不敢说假话,说道:“之前警察来过,又是封锁现场又是调取监控,这湖也抽干了,也没找着尸体。后来,就不了了之了……我不放心,怕晦气,就又请了高人来给看了,做了法事……”

    “嗯。”风尘“嗯”了一声,说道:“湖都抽干了,没找到尸体?不对,尸体一定还在湖里面……”

    “可,这湖里……”

    “横死之人,无人祭奠、思念,本身是没有任何的运作能力的,但这种存在,又和骸骨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彼此牵挂在一起,尸体去哪里,它就会去哪里……我这么说,你应该能够理解吧?你就当是‘故土难离’吧!”风尘并未细讲,只是告知了经理“尸体还在湖里”这一个结论——因为女体在这里,所以尸体就在这里!

    经理一咬牙,断然道:“那,今晚先把这湖里的水抽了。明天白天我找人来挖……”之所以是晚上抽水,白天挖,却是害怕——

    比起大晚上的挖尸体,白天无疑胆气更加壮一下。这大晚上的,估计就算是花钱,也没什么人愿意来做这种事。

    风尘道:“这事儿随你,待会儿你给这个院子换一下。估计旁人也不敢住了,怎么样,我搬来这个院子,一个院子你按照单间的价格给我……”经理听了,忙是摇头,直说“不敢”,这样的高人,主动提出住这个院子,这分明是要给他镇压一下这里的邪祟,若是他还要跟人家要房钱,那就太不应该了。经理道:“哪能跟您要钱,这可是折煞我了……您能住这个院子,这是我们的福分。只要这院子能没事,您要多少孝敬都行!”

    见他误会,风尘也不解释,说道:“那我就搬过来了,至于孝敬……这个就不用了。这事儿也不是你请我来的,是我自己做的,再说,你已经免了房费了。”

    便是说话的功夫,大家伙儿的设备也做好了,都是一坨一坨的,很不好看。他们这些搞理论的动手能力却是差了一些,但做出来的东西却也能用。张天野问:“已经弄好了,风尘,这些东西要怎么用?你可别搞砸了啊!”

    风尘道:“砸不了,来,这个放假山地下,那个放那边。这个放横栏这里……”十来个用作放电的线圈围着不大的湖,正围了半圈,另外半圈则是依托假山,形成了一个月牙形。连着发电机、电瓶的线爬满了地面。一群人忙碌、布置完毕,然后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一阵“滋滋”的电流声——

    湛蓝色的电火花,长长的探出,彼此勾连。那种闪电特有的纹路,似乎将空间都龟裂成了大大小小的块状。

    空气中一股令人很难受的,刺鼻的臭味弥漫,刺的人鼻子、嗓子都一阵发疼、发痒,皮肤表面的一根根汗毛也都竖起来,根部扎在皮肉之中,就像是钢针一样,有些轻微的痛痒感,而在电弧笼罩的地域之中,一道模糊的影子逐渐清晰,出现在了湖面上:

    那是一个女杏,只穿着胸衣、内裤,遮住了三点。身材极好,却在夜色里,闪电的映衬下显得苍白、朦胧。

    头发是凌乱的,身上的“绳艺”,口中的口球可以清晰的看到。

    “看到了吧?”风尘略有得色,说道:“这就是童童看见的东西。陈经理你仔细看一下,失踪的那个女人,就是这个吧?”

    陈经理壮着胆子,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有些模糊的女体,和记忆中的那个失踪人口对比了一下,连忙点头,说道:“对,对,就是她!我不会记错的!”风尘点头,说道:“那行了,它我就收了,剩下尸体的事情你处理吧……”风尘说是“收”,实际上之前就“收”了,也不见风尘动作,那女体便如光晕一般变化——身上的绳索散了,一头乱发也以恍惚,就变得平整,身上也多出了一身衣物,遮住了自己的身体。她的相貌很美,并不让人有一种面对鬼魅的可怕……

    这一幻化,于风尘而言实属寻常,但于旁人看来却是分外的不可思议。风尘的女体阴神上升,然后化作虚无。

    阴神有聚、散之功,可聚可散,一散便是无形。依靠着冥冥中的联系,女体阴神就在风尘的身边,于湖底尸体的联系则在记忆、阅历被剥去之后,便消失了。风尘给了大家伙儿一个和煦的笑容,说道:“好了,已经解决了。这事儿可给孩子吓坏了,没事儿就早点儿休息吧……”风尘摆摆手,示意大家散了。

    但大家伙儿却不想散——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实在是有些太过于匪夷所思了,他们一肚子的话都憋在心里,不吐不快。

    陈经理也不想走,也有话想问,但见风尘示意散了,却不敢留,生怕触怒了高人,带着一脸的不舍得,灰溜溜的就散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