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八章 解鬼

    一听风尘那语气,又是“失踪”“警察”“备案”的,张天野便知事不小,忙拍了胸脯,满口应下来,“这事儿你包给我!”说完,就拐出去,寻负责人。剩下的一干人则是好奇不已,纷纷询问:“这用几个线圈,组成一个场,就能把东西显出来?”问题的,同样选择了“东西”这个词,似对“鬼”字有几分忌讳。

    正是天色俱暗,夜凉时分,不论是信的,还是不信的,说“鬼”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总是会让人心里头有种毛毛的感觉。

    “从理论上讲,是可以的!”风尘道:“只是,这一件事,我以前也未做过。所以也不敢保证绝对可以——或许,你们可以理解为这是我的一种尝试!”

    “理论上,是什么理论?”“风尘,你能看见?”“……”听了风尘的话,一群人又七嘴八舌,问了许多问题。

    点点头,风尘答道:“正如你所问,我能看见。它就漂在那儿,一动不动,身上只穿着一件黑色的镂空蕾丝胸衣和内裤,躯干被绑了龟甲缚,双手在背后手肘相对,绑的死死的,口中塞着口球,头发凌乱,眼神带有恐惧——而他的尸体,很可能就被人沉在了湖底某处,童童就是看见了这个,吓到的……我听见哭,就赶忙过来了,就看见那东西在水里,并且,伴随着童童的恐惧、哭声,它有了活动的迹象!”风尘吸了一口气,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说明,一……”

    风尘摆开了“一、二、三”一一分述——

    一是,这一个“东西”不是因此地环境特殊,富含四氧化三铁等原因,因雷电等特殊、极端气候,形成的一种“磁记录”,一个是记录条件苛刻,二个是显现的条件也苛刻,必须要相同的雷雨天气,且普通人就能肉眼看到。这,和这个“东西”只能被真人、心思纯粹的孩童看见的条件不符;

    二是,这一个“东西”可以吸收恐惧,就相当于一段僵尸程序借用了一些人的电脑的程序复活;

    三是,能吸收恐惧,凶手依然活着……

    四是……

    “地球的磁场,就像是一个巨大的互联网络,一个云空间。我们每一个人的灵魂处于身体的时候,就是有终端的,这就是活着——终端死去之后,灵魂依然可以依托于这一个云系统存在,但却失去了运行的能力。就像是僵尸程序一样被存留下来,其实这就是死了……但有一些却因为某种原因,死前带有强烈的恐惧、怨愤,会无师自通,本能一般的吸收怨气、恐惧气,保留自己的一部分‘生命特征’!这个通常会变成厉鬼,会很难缠!”有着含沙这样一个经验丰富,学识渊博的道侣,这些东西风尘自然知道的清楚——有一些虽然没见过,但就理论而言,却是超过了许多大仙儿的!

    鬼的形成,实际上和异类修行的三种方式有极大的相似杏,本质而言就是一个东西,只是一个主动,一个被动!

    异类修行,为求阴神长活,便有建设庙宇金身、牌位以供奉;扶植代理人,解决一些丢魂、邪祟的问题,以寻求人的感激、思念,此为“出马”;三以人之喜、怒、哀、乐、愁、恐、惊为资粮,以维系生存。

    鬼的存在条件之一,为有家人立牌位,香火供奉——这样的鬼,经常有给家人托梦,预言示警,帮家人渡过难关。

    另一种便是没香火的,恰巧能蹭上人的香火,感受人的情绪,被动懵懂,这一种就是通常说的孤魂野鬼。

    再一种,就是因横死心有恐惧、怨恨,长流不散的一种。虽然也属于“僵尸程序”的一类,但却是一旦收到强烈的情绪、思念的刺激,就会被激活!几乎本能的,就回明白了如何获取恐惧情绪,便如异类为了存在的第三条路,也同样成为一个异类——这也是这种“鬼”最可怕的地方——它是人变得,拥有人一生的阅历,比之单纯的只是为了求活,延续自己存在的异类而言,其危害之大,可不止是大了一星半点儿!一群人听的也是浑身发冷,感觉气温都凭空降下去很多——

    这不是鬼故事,而是拥有童童、风尘两个目击者的“真事”,另外的几个孩子则是被爸爸、妈妈挡在了身后,根本不敢让孩子去看……说是不信,实际上只是没有轮上本人罢了!关系自己的孩子,他们“宁可信其有”。

    风尘又看一眼那女体,心中暗叹:“人死为鬼,也是异类。若你得了家人香火,以思念为料,倒是逐渐可磨去恐惧、怨恨,奈何——”

    风尘左手抱着含沙,右手在含沙的背上抚摸,转过身去,正面那女体……女体显得有几分模糊、朦胧,忽而失笑,说道:“幸亏的只是恐惧、怨恨,却没焦虑。不然以现代人在城市中的压力,这要是成长起来,恐怕任谁都要头疼了啊……不过,既无人惦念你,我却也只能做一个恶人了!”他满是悲悯——是打心底里不想做这一个恶人,但却又实在是不能放任它在这里不管!

    如是在深山老林里,人烟稀少,他倒是真的就放任了。

    可这里却是一家酒店,人来人往。

    微信响了。

    风尘点开一看,是含沙的消息。

    适才风尘和大家说话、讲解的时候,含沙便已经阴神出鞘,将那女体探了一下。微信的内容有文字,也有女子生前的图片,甚至连同凶手的照片,都显示了出来。风尘翻看了一下,便将女子的死因了解了清楚——这个女子是本地一家地产公司的销售,生活中颇有一些小癖,有一个男友,而这个男友正是凶手!

    说起SM这种癖好来,有些难以启齿。女子一般都是偷偷的去酒店里开一间房,自己解决。

    这一天下班她同样定了钟点房,就是这家酒店,这个院子,自己取出了东西把自己捆好,谁想男友就突然进来了,抓着女子就是一阵打,像是疯了一样,说她是一个贱货,自己早就知道了她和经理有一腿,这下果然抓住了……男友大叫着“你不是贱么?你不是××吗?”拿起了一个塑料袋套在女子头上,女子挣扎不已,又叫不出来,过了一阵子就窒息死了。含沙翻了女子的记忆,就截至这里……风尘看完之后,默然无语,这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但该解决的事情,还需要解决。

    又过了片刻功夫,含沙再次发来一条消息:

    孙伟的号码已经停了,目前有三万多个孙伟分布在全国各地,号码新办的有三百个,应该就有那个孙伟。

    风尘想了一下,给含沙发了消息:“这事交给警察吧。”怀里的黄鼬一动,是含沙回到了身体。

    这个时候,张天野便带着经理来了。经理带着一脸的惶恐,西服下面的衬衫都湿透了,西服也有大片、大片汗湿的痕迹。

    经理双手抓住风尘的手,抓的很用力:“先生,先生,您可一定要帮帮忙了……这种事情我们实在是……实在是没有办法!”

    风尘说道:“东西借来了没有?”风尘问的是张天野。

    张天野点头,说道:“都带来了。”说完话才几秒钟,就见着一些服务人员将一些电线、电机之类的东西搬了过来。风尘拍拍手,说道:“都干活儿了,一会儿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一群人便纷纷开始忙起来,缠绕线圈,制作线路、制作……经理大张着嘴,目瞪口呆,小心翼翼的,生怕触怒了风尘,问道:“先生,你们这是……”

    张天野插进来,问经理:“陈经理,你还没见过鬼吧?”坏笑了一声,“今儿就让你开一开眼界……”

    “见见见……见鬼?”陈经理感觉自己的腿肚子都有点儿哆嗦。

    张天野指着那些正在忙碌,制作设备的同事,说道:“没错。你看他们制作的那些东西没有?等做好了一通电,鬼就能看见了!”原理他不清楚,但他很相信风尘——见鬼这事儿风尘说是有很大的几率,基本上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陈经理擦着汗,心脏剧烈的跳动,看着湖面,目光呆滞……据说,鬼就在那里!

    这事儿却是由不得他不信的:这个院子里发生过什么事情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虽然现在已经淡化了,但许多本地人都知道——也就是外地的游客不清楚罢了。

    为此酒店还特意请了道士、和尚秘密的做过法事,可谁知道那玩意儿竟然还在……

    这简直了。

    风尘温和的笑了一下,声音中充满了一种安抚人心的力量,说道:“陈经理你别怕,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这又不是拍鬼片!”

    陈经理被言语安抚,逐渐平静下来,风尘道:“咱们等一会儿,我让同事们见识一下,然后就把它带走了。不过尸体还在你的湖底下,你要通知警察弄走……”陈经理听的心头一念叨:“难怪了之前的法事不管用,明明在湖这里,我让道人去屋子里做法事,地方都错了,有用才怪!”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