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三章 漫展落幕,日出

    一行人边游边聊,从不知火舞到民工漫,再到一些出色的cos,留影、合照,虽多是萍水相逢,但却也聊的甚欢。一个上午、一个下午,一晃的就过去了,翌日则是漫展的最后一天,人气少了很多,但cos们却没少——今天会评出最佳cos、最搞笑cos等等:虽然只是一个名号儿,毫无实质,但对来玩儿的cos们而言,却是一种极大的精神奖励!

    上午的时候,最霸气的东方不败、最御姐范儿的火野玲还有纲手以及昨日的不知火舞这四个角色统统入围!

    下午,风车就以东方不败、不知火舞两个角色斩获了人气奖和最佳cos……

    主持这一次评奖的,却有一个“熟人”——那个主持“勇夺冠军”的女主持人,男搭档则是换了一个,二人不时依据数据,将被评选出来的人物扮演者邀请上台,进行采访。背景的大屏幕则是播放着cos角色,cos者则是以寻常的姿态上台,形成了一种不小的反差。只有少数人依然是cos装扮,想来是怕自己的爱好被熟人察觉。等到风尘一上台,女主持人自然就认出来了,讶道:“哎呀,风尘先生,我们又见面了……没想到您cos的角色都这么的……嗯,这么的美。”

    风尘言简意赅,态度却很和善:“过奖。”

    “我太好奇了,您是怎么把角色cos的这么的,形神兼备的?看到您cos的东方不败,我就感觉真的像是面对东方不败一样,那种天下无敌,那种一统江湖的霸气,简直让人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自然吧……”风尘想了想,讲道:“只要不扭捏、不紧张、不刻意,都是可以cos的很好的。”

    “好吧,那……”一番互动,女主持人便让礼仪小姐上台,将主办方准备的礼物送给风尘——不是很贵重,却用了心。

    那是一个厚厚的相册,里面有风尘cos照,有东方不败、火野玲、纲手、宝儿姐,也有昨天才cos的不知火舞。每一张都是经过精心挑选、处理的,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做到这一步,风尘也着实佩服主办方了——这图片处理绝对是开挂的吧?这么多的cos,这么多的照片,不仅仅要处理、打印,还要装订,还不能耽搁了颁奖,啧啧……拿着相册下了台,一群同事便抢了相册扎堆去看,风尘不理他们,继续看台上颁奖。这些cos们的奖励基本上都是相册,这也是最有纪念意义的东西……轮到最搞笑的cos的时候,张天野就上了台,等到主持人给他颁奖的时候,张天野问了一句:“你们别给我相册了,换一样行不行?”实在是相册里面的照片实在是难以入目——搞笑是挺搞笑的,就是不知道自己老娘看了会怎么样!要是影响了吃饭的胃口……

    总之,这种东西怎么可以留下照片供人观瞻?妥妥的都是黑历史,以后更会成为人生中的一大污点。

    张天野死皮赖脸的让主持人给换一个,只要不是相册就行……这也无不可,于是就换了一个巴掌大小的手办“炮儿姐”,这厮乐滋滋的下台……

    这一场颁奖、评选就是大众评选,基本上二十个人里面就有一个人中奖的,热闹了足足一个下午之后才是结束。

    风尘以及同事们回了酒店之后,便早早的吃了晚饭,开始休息:大概是早上五点钟左右就要出发,去苏州。之所以这么早走,其一就是想要避开上海的早高峰,去了苏州以后,交通压力也不会如上海这么大,再一个早点儿过去,上午就能开始玩儿……至于风尘,他的作息却是很“稳定”,依然是如往日一般先洗了个热水澡,再出神来,与含沙研究探讨、琢磨十八作,研究格斗,一起翻阅电磁学的应用,相互印证学习,提出一些想法来……

    只是,今晚的格斗已经从法国踢打术变成了巴西柔术!

    对于旁人而言,巴西柔术比之拳击、踢打术来,自然是更难的。其中的关节、力学、杠杆一类的东西,学起来很麻烦——但对于风尘这种,巴西柔术反倒要比什么拳击、踢打术更容易。只是用了往常不到一半的时间,就理解透彻了,再“亲身”的跟着柔术大师柔上几次,便开始和含沙一起,着力于走、踢的结合一事——在阴神状态下,将走、踢结合,纠正起来也更直观、更容易。

    而阴神的“熟悉”亦会成为一种经验,反馈于真实的身体运动,这一点风尘是深有体会的……

    练习之后,二人便安静的通过网络下载、浏览电磁学的一整个系统的东西,哪怕是最熟悉、最普通的,都重新认真的过了一遍……

    时间差不多时,二人便结束了今日夜里的功课。各自的阴神回归身体,风尘又静了两个小时,便开始睡觉。

    凌晨四点钟,风尘便醒来、穿衣。洗漱、如厕,一番整理之后便一一敲门,通知大家起床、收拾,争取早一点,下楼吃些早餐。肚子里有了食,坐车的时候也不容易晕车——就是这样,等到大巴车来了之后,还是多等了十来分钟,一直到五点二十五分才在朦胧的晨光下出发了!

    几个孩子只是刚上车的时候兴奋了一番,他们还没见过整个天空都还暗着,呈现出一种深沉的蓝色,但东边却已经见了灰白——灰白的光线似乎不强烈,但却刺眼的古怪场景。等到了大巴车上了高速,疲惫就再次袭来,一个个困觉了……

    孩子就横陈在爸爸、妈妈的腿上,熟睡。

    “咱们去了苏州以后,就按照小组进行活动。太湖很多好玩儿的地方,咱们一窝蜂的过去,也玩儿不好,三到五人一组,各组新建一个微信群,另外都把我拉进去……按照兴趣自由结组,想品位当地小吃的,就去吃,想看风景的,就去看。但小组就是最小单位了,为了预防危险情况,严禁单人行动!”风尘讲了一下规则,这一个“分组”的建议倒是蛮好的——可以由着兴趣来,不会说你去的地方我感觉没意思,催促快走,喜欢的不能尽兴,不喜欢的又感觉耽误时间。

    于是,队伍便很快的分好了,只有风尘、张天野没加群。

    车窗外的天色由暗而明。

    三到五人的小组纷纷调整了座位,让自己小组坐在一起,也方便讨论去什么地方玩儿,怎么玩儿。有家庭的也很自然的组合成了一个大组,商量着去“寒山寺”见识一下——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这一句诗,简单的十四个字,却令人由衷的想要去看一看,那姑苏城外的寒山寺,究竟是一个什么模样……讨论的生意不大,都刻意的压制了许多,小心着孩子被吵醒。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燕子坞、参合庄……连哪吒三太子故居都出来了,太湖也应该会有燕子坞吧?”

    张天野挨着窗户,看着越来越亮的天色,很是憧憬。嘴里一阵嘀嘀咕咕,听的风尘无语无语的——说的好像你能学会斗转星移似的!心下暗道:“心累,这娃已经没救了……不过,有没有燕子坞、参合庄呢?”

    一抹银亮沿着地平线向两侧散开,那一抹银亮锐利、无声,于瞬息之间将天地剖开成了两半,一半是天,一半是地!天和地、由此而分,那一抹银亮就是无坚不摧的刀锋,有着可以开天辟地的力量和伟岸——然后,天和地被剖开的口子流血了:

    红色,冰冷中却透着一种热,通红的色就沿着那一道伤口散开,扩散,然后朝着上面和下面渲染,整个东边都浴血了。

    又过了一阵,就有一轮红色的圆盘升起……

    开天!

    辟地!

    盘古为防天地合,便以身支撑,天地日远,盘古日长。最后,盘古轰然倒下,身体化为万物,眼成日月——如果忽略掉眼成日月,那这一个神话,和这一抹光彩的变化,是有多么的相似、多么的一致!

    神话源于现实,或许正是那日升、日落的自然变化,让人想到了开天辟地的传说。而开天辟地的可以是盘古,也可以是女娲(最早的开天传说,是女娲,而非盘古。开天、造人、造六畜,制音乐、婚姻、作陶——那一个神话中,她便以一人之力,奠定了一个文明。这个传说是最早的,但现如今最熟悉的,却是盘古开天,女娲造人。)风尘的心中想着这些,却莫名触动……

    日升、日落,昼夜交替,变化自然。

    他说不上那是什么……

    终于天色大白,那种万籁寂静的令人心中寂静,不生杂念、不生波澜的时刻,便远去了。一车的人在不觉之间就大了一些声音,世界也都变得鲜活起来。这一种变化,一人时不觉,但置身于一车人中间,却是那么明显。风尘的心中忽然多出一些奇异的感触来:“道人修行,常于日出时分静坐,采天地的那一缕紫气……莫非,怕不是为了那一抹紫气,而是为了这一份日出时,内心的静怡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