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二章 不知火舞是一位忍者

???(黑小哥楞逼脸)——风尘回复了消息,只是过了几秒钟,就看微信提示“对方正在输入”,好一阵子,梅雪才发来一大段的文字:我去,你真行……什么时候你成了令泰森万分佩服的搏击高手了?还有“勇夺冠军”里面的飞人又是什么情况?一段文字之后,则是配了一个扎着两个冲天的麻花小辫子,红红的脸蛋儿,穿着小肚兜的小姑娘正用一根小木棍戳对面小男孩的小弟弟,一副好奇模样的动态图,图上的文字不断的闪烁——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风尘默了一下,写道:“姐,咱正经点儿行么?”

    对面不理他,并发来一片动图:

    捧腹大笑、满地打滚儿大笑、食指戳到眼跟前的贱笑(周星驰表情包)……几下就把刚才的字顶没了。

    风尘:……楞逼脸。

    一条语音弹过来,梅雪特意压低了声音:“不和你说了,我要上节目啦哦……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看的节目,记得要看哦。小声告诉你,导演说了,帮忙拉观众,可以多给小钱钱的哟,这样人家就有钱买冰棍了哟……”

    梅雪的声音里,透着一种小孩子的稚嫩,学的惟妙惟肖。

    “我去……”张天野就坐风尘的旁边,着实是被梅雪的声音给惊吓到了,“我怎么就感觉这么惊悚呢?这是一休哥?一定是我幻听了……”

    风尘回了一个笑脸,便收起手机,撇张天野一眼,语气发飘:“果然,某人的贱气是发自骨子里的啊。但凡你争点儿气,也就没姓云的什么事儿了……啧啧!”张天野恼,“切”了一声,说道:“我不争气也是华清的,姓云的争气,也不过就是北师大——比北大简称多了一个字,牛逼啊?”又得瑟:“咱们是做学术的,是金钱为粪土,视美女为……嗯,美女还是要的……哎,风尘,你和那个叫俞钱儿的不会真的搞上了吧?这才几天啊?我可提醒你,咱安小妹还等着你收呢……”

    顿了一下,张天野一本正经:“俺娘说了,男人不能朝秦暮楚,朝三暮四,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俺娘还说了……”

    “你也别说了……”风尘无语,心道:“你俩每次见了那腻歪劲儿,当我眼瞎啊?”只是奈何,安落、张天野这俩当局者那是迷的一塌糊涂。将彼此当成了天敌,根本就不曾意识到彼此在对方心中,已经留下来痕迹。

    “真的,我听人说……”张天野开始卖弄自己得到的“小道消息”,从种种的蛛丝马迹中分析,安落是对风尘有意思的!

    听着哥们儿絮叨了好一阵,风尘终于是忍无可忍了。操着不知火舞的扇子就在张天野的脑袋上“啪”的敲了一下,愤愤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安落喜欢你你不知道?为什么她每次不找别人的茬就跟你过不去?为什么你俩一点就炸?为什么有人告诉你这些?你究竟明不明白?”风尘的话,又急又快,声音也不算小,全车也都听见了。几个女杏家属纷纷赞同:“就是,小张,听风主管这么一问,人家姑娘估摸着还真就喜欢你……”张天野则是像被雷劈了一样,整个人都呆愣住了……

    安……落,那个母老虎,竟然喜欢他?这怎么……想到这里,便戛然一停,一个“可能”便吞了回去!

    安落,喜欢他!

    张天野的脸上,忽然多出了一些痴傻一般的笑容。隔壁座的一个同事问风尘:“他这是傻了?快、快抽他一巴掌……”

    好嘛……这绝对是单身狗的怨念。

    风尘挪一下屁股,靠外坐了一些,离得张天野远了一点点,然后就任由他“自生自灭”,一个人流着口水嘿嘿傻乐去了……这货足足过了十来分钟,似乎才理顺了其中的因果,把口水抹了抹,就开始对风尘以及那几个已婚人士进行轰炸:“你们给我分析分析,安落是真的喜欢我还是……”

    “我该怎么找安落约会?”“是吃西餐好还是吃中餐好?我感觉西餐那玩意儿太装逼了,中餐的话安落会不会……”

    一车人都闭嘴了,就由着张天野自己说吧。让一车人都无语的是张天野竟然兴奋的说了一路,翻来覆去的颠倒着说,听的人头都快炸了——众人一致感觉,这货可以送精神病院好好治疗一下了。不就是被确认人家安落喜欢他吗?就至于这么兴奋?就至于这么一路吵吵的大伙儿都头大?

    这……简直了都。

    大巴车终于挨到了目的地,等着风尘一群人下了车,司机就驾着车落荒而逃了……这一路上简直够够的,让他有些怀疑人生。

    漫展已经是倒数第二天,已经没有了前些日子的热闹。广场上的广告投放却没有减少,各种的cos横行,现在的天气正是不冷不热,一群人便在广场上寻找漂亮小姐姐——专业做模特、扣造型的姑娘们姿色都不差,一群人就是一通合影。风尘的肩头趴着含沙,含沙将尾巴在风尘的脖子上卷了一圈,像是围脖一样,一人一鼬便随意走动,欣赏广场上那些专业的广告cos,一些衣着暴露,却蒙面的游戏角色无疑是最吸引人的:那一种遮掩,却比全裸更有诱惑力,谋杀着一群人的手机内存——风尘的身边,只一会儿功夫就聚集了一群人,相机闪烁,前些日的几个网络记者也挤了进来,很是熟络的和风尘打招呼:“哎呀,风哥你来了,这一身不知火舞简直绝了!”称赞了一句,又说:“得亏您来了,这几天没有大佬的日子,我们的新闻点击量都下去了三分之二……血亏啊!”

    风尘笑,说道:“那也不能可着我一个人啊。羊毛不能可着一只羊褥,不然就秃了。这几天有没有什么好玩儿的?”

    “昨天又来了一个女装大佬,也是萝莉风格的……”

    这关注重点也没谁了!

    “风哥你是这个!”一个举着手机拍摄的,送给风尘一根大拇指,讲道:“昨天记者采访泰森,问泰森活动之后急匆匆的离开去了什么地方。没想到居然是找你切磋去了……啧啧,虽然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但能跟泰森切磋,那就一定很厉害……”那人颇为激动:全国人民都知道泰森多牛逼——但他们却不愿意承认,实际上十多年前的时候,泰森就已经打不过现如今美国的一些不知名拳手了——是真的不知名的普通职业选手,一个是训练上落下了,一个是年龄上劣势了,最重要的一个,则是现在的职业选手那都是数“地老鼠”的,风格一个比一个龌龊,一个比一个无赖,将比赛规则利用的淋漓尽致,一切以得分、胜利为目的,而不是把对手打倒……

    这是一种职业比赛发展起来的必然,是胜利的机制决定的。注定了只有用尽一切手段在规则内获得胜利的人才能笑到最后。

    所以,泰森才不喜欢拳击了……这就是原因。

    “风哥真高手,我昨晚看勇夺冠军,整个人都惊到了。草上飞啊……等一会儿能不能给我们表演一下火舞的绝技?”

    “这有什么难的,来你们稍微让开一些,看好了啊……”只是略回忆了一下游戏中,不知火舞的招式、动作,风尘便手臂自旁一伸,折扇冲下打开,挡住了自己的眉脸,也挡住了旁人的视线。随后便随意踢动了几下,又以臀后的衣摆做饵,配合扇子,给人的感觉就是腿法神出鬼没,如魔术一般……只是展示了几下,风尘便停下来,说道:“其实,不知火舞是一个很保守,很传统的女杏。但她同时也是一名忍者,继承了不知火流的骨法和忍术,所以不知火舞在战斗的时候,才会穿这样的衣服……这种大胆、前卫的设计,在针对男杏格斗家的时候……”嗯,大家都懂的,不过听风尘讲来,还是感觉到津津有味——这就是忍者的战斗风格,不计较是否公平,是不是什么武士道,是以完成任务为目的,在这个过程中可以不折手段用尽一切办法的。不知火的服装、道具、战斗风格,都将之体现的淋漓尽致。风尘最后总结道:“如果不是比赛有一些限制,我想下毒、暗杀之类的,让对手连台都上不了就弃权或者死掉的手段,才是不知火舞第一时间会用的……”

    “天……我感觉我的女神已经坍塌了。风哥问你一个问题哈,你说要是不知火舞穿越到火影忍者里面实力会是什么层次?”

    “大概是中忍、特别上忍的程度。毕竟两个世界的环境、力量体系都不一样……”

    “大蛇要是穿越过去肯定是无敌的,一个阳光普照下去就是最后的大波斯也死翘翘了。要是后期,两千之后的舞姐过去,我感觉应该是可以无敌的……”一个小伙伴儿很是憧憬的脑补了一番,一边走一边说,这一行人倒是玩儿的欢乐。风尘的不知火舞流武术,却也在同时上传了网络……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