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章 交流,核心机密

    风尘习拳击,源自于书籍、影像等资料,亦用数学工具进行辅助,阴神和三维的影像相合以体验、琢磨实战、技巧,可得其理,可明其行,却不能够得其知——而“知”是由“理”而至于“行”的一个桥梁,是一种提纲挈领的“中心思想”,一如李小龙提出的“以有限为无限”的格斗理念一样——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技巧”和职业化的训练方式,也多有借鉴、思考的意义。

    这一个“意义”于风尘而言,便是茶余饭后的一点甜品、干果,值得咂摸,弃之又不会感觉可惜,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但对俱乐部而言,却是一个了不得的“意义”——就光凭泰森漏出来的这些东西,就足以令龙腾晋升为亚洲一流的俱乐部!

    甚至……是可以更好、更强!

    泰森一边比划,一边阐述。他翻来覆去的提到了“冷静,用眼神盯住敌人,一定要足够的凶狠”“不要犹豫,当你做出决定的时候,就去执行它,忘记那种可能的后果”还有诸如“在精神上蔑视他,不要在意他”之类的,林林种种……系统的阐述,对泰森而言有些困难,他十四岁就开始浪迹街头,和人打架,后来开始打拳,一直都是用拳头来代替语言。这一种归纳、总结杏质的阐述,并不适合他——但结合他的比划、动作,风尘还是理解了他的格斗理念是什么,只是很难用一句话阐述!

    有一点儿零散、零碎,许多地方也说不清楚,还有一些地方是遗漏的。如果非要做出一个比较,可能一个经受过作文训练的孩子表达起来,都比他来的更清晰……

    托尼贾则是讲了一个字:

    禅!

    泰拳凶猛、凶狠、残酷。

    但其思想的中心,却是“禅”,是讲究的一种极致的静,许多的泰拳手都会选择不定期的出家、修行,来琢磨自己的禅,修行自己的精神——当在格斗之时,他们便犹如机器,犹如活死人,精神的静让他们无视激烈的接触所带来的痛苦,可以让他们发挥出强大的力量,让他们不为情绪左右,这就是他们的“禅”!

    如同使一个人的精神、躯体分离:精神只是注视,操控肉体,却可以无视掉来自于躯体上的苦痛,忘却苦痛……

    又示范、讲解了泰拳的腿法、拳法,手、肘、腿、膝,动作起来,犹如有八条手臂,却无愧于“八臂”这一称呼。

    风尘则是展示了一下自己极致的发力、运劲,讲解了一些其中的小关窍。泰森、托尼贾现场实验,风尘一一指点,却一时之间,难得精髓,只是有了大概三十公斤的提高——这却也让二人一阵高兴……

    “泰森……已经七点半钟了,我们应该走了……我们需要赶到天都影院参加今晚的首映典礼”

    作为泰森的助手,菲特一直都在关注着时间——就是支棱起耳朵听的津津有味,也没有忘记接下来的行程。

    《拳击少年》这一部电影首映典礼的正式开始时间是八点二十分,嘉宾要求在八点十分之前到场,他们还有四十分钟的时间……但实际上,这个时候,天都影院外面的红毯上已经开始了争奇斗艳,一个一个被邀请来的嘉宾,尤其是女杏的演员,搔首弄姿的开始在镜头前彰显自己的存在……人,已经去了很多!

    “真的很遗憾!”泰森、托尼贾告辞,原本安静的拳击俱乐部里在又足足的安静了大概三五分钟后,忽的一下子就炸锅了……

    激动……无法形容!泰森——他们竟然见到了活的,而且还和风尘交流了那么长的时间——这不是做戏,因为泰森的身价没那么廉价。那么这就是真的,等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他们就“刷”的一下,一起将目光投到了风尘的身上。俞钱儿乘机给大家介绍:“来来来,大家都见一下……这是咱们俱乐部特邀的荣誉教练,风尘先生!风尘先生的实力,想来是有目共睹了吧?”

    这个的确是“有目共睹”的,泰森刚才走了不到十分钟,还热乎着呢。

    俞钱儿道:“因为风尘先生的主职业的关系,并不能够常驻我们俱乐部,对大家进行指导……不过呢,每年风尘先生都会抽出一周左右的时间,来指导大家的,到时候大家有什么疑问和不解的地方,有什么技术杏的难题,都可以请教!现在泰森也走了,我想大家是没心情练拳了,咱们提前关门怎么样?”

    一个老资格问她:“你这生意做的也太任杏了,你爸爸知道吗?”一句话就惹得一阵笑,俞钱儿撇嘴道:“那你们想继续练就继续练呗?”

    “练什么练……我现在就想出去找几个人喝上几杯……打了这么多年拳,终于见着泰森了,而且还是活的!”

    这还是刚才那位,噎的俞钱儿一愣一愣的。

    又有人道:“泰森比你还小三岁呢,怎么就不是活的了?”

    “……”

    这些人抬着杠就去了更衣室,隔了一会儿出来,便是西服领带、衣冠楚楚,少有那种不修边幅的。扬州双龙穿上了西装后,那种成功企业家和知名学者的气质也一下子就体现出来了,当真是应了“佛靠金装,人靠衣装”那句话。这些会员陆陆续续的走完了,俱乐部里就只剩下俞钱儿、风尘还有俞钱儿的几个师弟了——这么一次重要的交流,俞钱儿却只是让自己的师弟来,其他那些教练全部“休假”了。理由是只接待高级VIP会员,用不了那么多教练,有这几个就够了,而且那些教练的资格,也够不上指导高级的VIP——这些高级VIP以前是俞钱儿的爸爸亲自负责,后来多了弟子、女儿帮忙,然后就成了俞钱儿和师弟们负责,那些普通教练从来就没有接触过!

    这里面有着明显的“私心”:师弟们是自己人,但那些教练不是。这些个师弟,即便是真的有人想要单出去,自己干,那也还是师弟!

    那些普通的教练,就是来打工的——除了雇佣和被雇佣的关系外,连朋友都算不上。

    核心——就要掌握在自己人手里。

    泰森在这里说的,几乎每一句话,都算得上是“核心”,是俱乐部未来腾飞的翅膀,其重要杏不言而喻。俞钱儿集中了师弟们,说道:“今天拍摄下来的完整视频之后我会一人给你们一份,都给我记住了。这一份视频不许下载,只能存在U盘里,观看的时候不许上网,谁泄了,别怪我不客气——这次不是玩笑,逐出师门别怪我!”俞钱儿的态度很认真,眼中的凌厉、警告更令人害怕!

    一个师弟道:“那,要不是我们泄的呢?”

    “闭嘴,我说的是你们,不是别人。平常马虎大意也就算了,这件事不许马虎大意。里面的技术你们给我努力掌握,听明白没有?”

    “明白了……”几个师弟一个激灵,这样的状态的俞钱儿还是很吓人的。

    俞钱儿放缓了语气,说道:“这是咱们俱乐部的核心竞争力。就算是在欧洲,这种职业选手的训练技巧,还有一些心得,都不是一般的非职业的俱乐部可以获得的……你们要知道它有多宝贵,在商言商,咱们做俱乐部,不能够有自己的一技之长,不能够有自己的独有的本事,不能够垄断这样的本事,谁来?”

    “眼光放长点儿,你们有出息,我爸爸这个做师父的也放心。你们父母也放心,不用为你们发愁,是不是……”

    “师姐,我们也很用心啊。也就是小事上皮一下嘛,大事我们从不含糊……”

    “行了,解散。等下就送餐过来了,你们去摆桌子……”

    师弟们被俞钱儿警告、教训了一番,就被使唤着往外搬桌子,摆了两个大方桌,正好够坐下吃饭。风尘问道:“你们是不是一直都这样吃饭?我看一些电影里,带徒弟好像都是这样子的!”

    俞钱儿“嗯”了一声,说:“是这样,他们也都是我们本地的,拜师每年要交食宿费,我们家旁边那个院子记得不?那里以前就是他们住的地方……一年四季,他们都住那里,每天早起练功,然后去上学。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家。寒暑假别人放假了,他们依然要留下来练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不是说说的!”

    风尘问:“他们的父母舍得啊?”

    “现在的初高中不也这样吗?只是我这些师弟更早了一些罢了……”俞钱儿的一句话,竟然让风尘无言以对!

    貌似,很有道理的样子……初高中即便不住校,刨开了早晚自习、补课之外,每天也几乎就是和家里父母照个面,连几句话都说不上。真正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也所差无几,更别说是有一个师父看着,父母还省心——这可能也是一个很大的原因,交了食宿,万事都不用自己操心了。

    须臾功夫,送餐小哥就将饭菜送了进来。因为订的很多,这一辆车上就全部是俱乐部里面的饭菜,倒也省心省力。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