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观十八作以坐忘

    略是一作气,稍是奋形生力,风尘左、右连续出拳,“砰”“砰”“砰”“砰”“砰”“砰”便是六拳,一拳一拳,快速、扎实,显示屏上143、145、499、500、887、891六个数字闪烁过去,却是风尘普通的聚气,不使用皮肤变色而打出的纯粹臂力、腰背发力、周身整体发力三种数值,却也已不凡。稍是一顿,其肤便泛起粉红,便再六拳,依然是如刚才一般,分为纯粹臂力、腰背发力、周身整体发力三个数据——

    纯粹臂力为222、221;腰背发力为813、811;周身整体发力为1429、1430。

    又,再聚气,肤色成赤。

    纯粹臂力为412、414;腰背发力1313、1311;周身整体发力为2129、2133。

    风尘心头纳罕,暗道:“只是成赤,光是腰背发力,就要顶的上皮肤变成粉红时全身整体发力了……若是全身转为黑红,或者使青筋暴起,裸出肌理,如老树一般,力量估计会更加惊人。”那个力量,会达到何种程度,风尘却不敢尝试了——那绝对已经不是人应该拥有的力量了,拳力测试仪定是不会做的那么高的!

    若是再试,极有可能会打坏机器!

    “叩——叩叩!”

    一长、两短三声叩门声。

    风尘过去开门,俞钱儿就站在门外,右手还捏了一个敲门的手势,脸上挂着笑颜:“我换完了衣服就不见你,听这里有动静,估计你在这儿……”俞钱儿换了一身正装,是一身黑色的亮面西装,内衬一件白色的衬衫,领口处簇出了大片的、雍容的白花,遮了大半的胸,一条半长的,如领带一般的细条长出了一截,很是漂亮。头上原本箍住发髻的白、黄、蓝三色的头花,已换成了一朵紫色的头花。使得她整个人的气质都成熟了几分,隐有一种干净、利落的强人风范!

    “我看里面没人,就进来玩儿一下拳力测试仪……”风尘将俞钱儿让进了库房。俞钱儿问风尘,“晚些你想吃什么?”

    风尘道:“也没个主意!”

    俞钱儿道:“那你快点儿想,咱们早点儿把餐定了,让送过来……要不,咱们还吃上海的传统菜?”

    风尘道:“行,就吃上海菜。”

    “我给你多订点儿……”

    俞钱儿订了餐,复又对风尘说道:“你不练那个了吗?”俞钱儿的“那个”说的便是十八作,风尘吟笑,颌首道:“练。你想看?”俞钱儿声带娇憨,嗔道:“当然想看了,跳的那么好看,非要叫十八作,也真够了!”

    风尘笑一笑,口中由无渐有,起了声音,其中尤有雷音之宏正、震慑,却发于无声处,惊蛰一般,无声无息,却焕发了生机……象、鹤之音,一圆润、厚重,如鼓、如牛角号的沉和旷达;一如利剑破空,清悦、高远、飘渺、恍惚,一音便至于极高、极远,那似乎就是一副天地开辟,日出东方,清浊之气两分,清气升而为天,至于极高远,浊气沉而为地,至于极厚重,惊蛰之后,万物皆生的一种感觉……

    风尘沉心、静气,生机萌动、勃发,忽而动作,自然而然。随着动作起,气便在十二正经中行。

    气有清浊,一升一降,如幻似真。

    他不思虑,身形气至,动作自然,发乎自杏。一连十八作,构成了一副极为妙曼、动人的图景,那舞蹈便在俞钱儿的眼中过去,像是溪水流过,而圆润的鹅卵石上,却未曾留下丝毫的痕迹,但似乎又有了痕迹——

    流过的水,看似无痕,却打磨了石头的棱角。俞钱儿的思维几乎停了,成为了一种空白,不思考、不思想,而至于一种静!

    她无意识的观看风尘独舞,当一舞之后,才是回神,却怎么也想不起风尘是何时开始又何时结束的,印象中那舞蹈的影子模糊,就像是梦里所见,有仙人在舞蹈——那舞蹈是无穷无尽、天长地久的,没有开始也没有终结。想不起任何一个动作,但偏偏似乎,自己又知道是,或者不是!

    风尘停了,在默,亦在注意体内那一道气的自行。俞钱儿丝毫不敢出声打搅,小心翼翼的屏住呼吸,看着风尘……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风尘便再作十八作,玄妙一如之前!

    俞钱儿感觉,那真的很好看,于是便再次看了、忘了。

    她不知这是“坐忘”——

    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

    这就是坐忘!

    连着三次,风尘便不再继续,俞钱儿幽幽道:“若能整日见你舞蹈,便是什么也不做,都是最幸福、快乐之事……”风尘笑,摇头道:“若真的那样,什么都不做,就只能喝西北风了。再说我也不能整日整日的练,动静之机,一张一弛,皆需有度,过犹不及啊。就譬如说一人天生的肺弱且小,那么瘦弱一些,反倒是好处。你要给他一身施瓦辛格或者健美先生一样的肌肉,却是要命了……形体要和气息和谐、统一,动和静也要和谐、统一……”

    俞钱儿一想,就觉好笑,说道:“也是,给一个气息不足的人一幅施瓦辛格的肌肉,便是坐着,也都是不小的消耗,稍微走几步,肌肉的负荷就会令人气喘吁吁,甚至还会因为劳损,让原本就瘦弱的肺部不堪重负,生出顽疾来……”

    一个壮汉的模样,却比林黛玉还要娇喘连连,貌似就是如此了!

    风尘点头,说道:“就是这么个道理……所以古话才说‘练武不练功,到头一场空’,武自然是搏击致胜之道,是锻炼肢体,强壮肌肉之法,但那功,却是练的气,练的呼吸。只有呼吸强了,肌肉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而不是负担。很简单的例子,为什么练健美的论起力气活儿比不过干体力活儿的?大力士挑担比不上农村的大妈?”风尘只是用两个极其简单的例子,就说明了这个问题:

    “因为健美只是练习肌肉,气息跟不上。肌肉对他们的肺部而言,是一种负担,而不是游刃有余的驾驭。干体力活儿的却不然——虽然不是刻意的练,但他们的气无疑是足以驾驭身体,不至于让肌肉成为负担的。”

    “大力士亦然,气息不足,肌肉可以短暂爆发,却不能长久。更多的肌肉意味着更大的需氧量,人的肺就那么大,除非他再加上无力外挂——多安装几个肺装书包里。”

    只是目前还没有这么先进的生物技术!

    俞钱儿道:“所以,对于搏击运动员而言,每天的长跑是一种不可或缺的锻炼方式,目的之一是活络身体,目的之二就是锻炼自己的气息。肌肉太多反而不好,所以搏击圈子里也很少有人去刻意锻炼一些肌肉的——更多是锻炼发力的肌肉群,不需要的干脆就不锻炼。很多道理,都蕴藏于平实,只是却被忽视了!”

    “对……”

    风尘点头,出了仓库。

    俞钱儿一起出了仓库。

    俱乐部的大厅中已经来了一些人,却要比往日少很多。都是一些高级的VIP会员,一个一个自顾自的练习,也有于拳台上对打的。这些人的技术或许差了一些,但却也打的拳拳到肉,闪避、步伐有模有样。俞钱儿用下巴指了一下台上的二人,对风尘说道:“你给他们指点指点,都是高级会员,让你这荣誉教练出马,也不掉价吧?”

    “看你说的,我还占着干股呢。俱乐部收入多一些,我不也多一些?”风尘说笑一句,便和俞钱儿一起走到台下,完整的看二人打了一轮!

    这二人之一身材敦实,厚重,头发是黑白掺杂的,年纪大概已经接近了五十;另一人稍微年轻了一点点,却稍微瘦高了一点——但还是处于同一重量级的。

    俞钱儿小声给风尘介绍了一下,其貌不扬,身材敦实、厚重的叫赵龙,是上海友华国际的老总,另一个是一位大学教授,是外国语学校的,专门教俄语言文学,名字叫做张龙。两个人的名字里都带了一个“龙”字,混的很熟,经常一起对练,平时也会一起喝喝茶之类的,算是朋友!

    “俞经理……”二人停了对打,和俞钱儿打招呼,问:“这位是?”

    俞钱儿笑的细了眼睛,弯的如月牙一般,介绍道:“这个是风尘,我们俱乐部特聘的荣誉教练,虽然不打比赛,不参与职业圈子里的事情,但却很厉害……上午的时候泰森过来就和他打过一次,只是两轮,泰森就服了。后来泰森的保镖菲特上场,直接被风尘一招制服,泰森佩服有加,直言说是风先生让他时隔了二十年,再次重新喜欢上了拳击的热血和激情,等一会儿泰森还要过来,你们可不要激动……”

    两轮打服了泰森,一招就制服了泰森的保镖,泰森佩服有加……这些介绍怎么听都有些天方夜谭,弄的两条龙面面相觑,不过等一会儿泰森要来是真的。今天他们俩特意过来,也就是为了见一见这一位拳坛偶像!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