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章 梦醒时分

    一男一女两个人,只有两个人,只属于俞钱儿的一天,确切的说是“半天”,从中午的共进午餐开始,玩儿了卡丁车、摩天轮、过山车、碰碰球,以一种非以往的“小女人”的,犹如心中幻觉一般的角度,享受了一段并不真实,但感觉又那么好,那么令人沉醉的“梦境”——穿上青花色的旗袍,盘出考究的发髻,淡雅而温婉,那并不是一个真实的“俞钱儿”,只是俞钱儿的一个梦,那是梦境中,一个很想做的俞钱儿……很美,很温柔,也会撒娇,像是小猫一样的俞钱儿!一个可以有“白马王子”出现在身边,陪伴她,忍受她的小脾气,无论怎么也不生气,很绅士风度,很有些可爱!

    “白马王子”最后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这是童话的结局。当看童话时,哪一个女孩儿不曾幻想过?

    当接过风尘的“生日礼物”,俞钱儿忍不住轻声哭泣,明知这只是一场属于自己的“罗马假日”,是一场梦境,却依旧忍不住,哭出声来,一个人在上海工作的孤独、生活上、事业上独面压力的委屈,都一并哭了出来……

    “呜……呜——”

    俞钱儿轻声的啜泣,抱紧了风尘的礼物……

    两名主持人将之理解为感动,自觉的为二人留出了空间,也留出了时间。

    风尘有些无措,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对方。

    俞钱儿控制了自己的情绪,轻轻用手指抹去了眼泪,脸上的淡妆也有些花了,梨花带雨的,声音里依然带着一些哭腔,声如蚊蝇般的细:“你,能不能抱我一下?”俞钱儿一手掯(四根手指弯曲,用力夹住)着长方形的盒子,上前一步,张开胳膊抱住了风尘。生平第一次被一个年纪相逢的女杏抱住,风尘的身体微微僵了一下,便如桩子一样,一动不动。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去搂住俞钱儿……

    俞钱儿的胸贴着风尘的胸,贴的很紧,脸枕着风尘的肩膀。风尘能清晰的感受到那种滑而柔的触感,还有俞钱儿身上的香味。

    “在童话故事里,最后白马王子一定会抱住公主,在晚霞的映衬下,凝固成一种永恒。泰坦尼克号里面,杰克搂着萝丝的腰,说‘你跳,我也跳’。在我心永恒的歌声里,哪一个女生没有幻想过自己就是萝丝,会遇到自己的杰克……那之后,无论是遇到什么,也都是最幸福的……”

    “最后、最后……梦结束之前……”俞钱儿的声音更小,最后的几个字就是以风尘的耳力都不曾听清楚。

    但却听明白了俞钱儿的意思:她不想给自己的“梦幻”留下遗憾——过了生日,她依然还是那个俞钱儿。

    可以温柔、可以任杏、可以那么完美、大方的不真实的俞钱儿本就不属于真实,过了今天,便只存在于记忆中!

    风尘轻轻的,一手环住了俞钱儿的腰,一手扶住了俞钱儿的背,他的动作很轻、很柔,俞钱儿抬起头,显得有些用力:“谢谢你,这一天我很开心。就这样,多一会儿……然后,就这样吧!”

    “好……”风尘实在是不忍心拒绝她这一个小小的,甚至于有些卑微的请求。给予了她一会儿时光和温存。

    再然后,就真的结束了……虽不至于是漫天的火烧云作为背景,但时间却已经不早了,要从这里回到俱乐部,大概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

    出了游乐场,叫了车来。俞钱儿绽出一个明艳的笑容,对风尘道:“最后一会儿了,再让我娴雅一会儿。”

    风尘笑一下,便给她开车门,让她上车。然后自己才坐了进去,“既然想这样,喜欢这样,那为什么不一直这样呢?”

    “可那样多累啊……”俞钱儿偷偷脱掉高跟鞋,把脚踩在鞋上,努力的活动脚趾,“就穿了一下午,我的脚都疼!整天整天的穿,我都受不了,何况还要坐的有形有样,要注意仪态,时时刻刻的端着。”

    “也是……”风尘听的笑。

    “很小的时候,妈妈就把我当淑女培养的,只要是在家里,妈妈就要我坐有坐相,连两只手那一只压在上面都要管,衣服从来都不许有褶皱。跟我说这就是‘戒’,无论是戒什么,只要坚持,就会有所得。只是去了学校,妈妈就不能盯着,根本没法儿管我,后来看我实在不是那块儿淑女的料,也就不管我了。”俞钱儿笑,扬起脸来,眼角都是笑的。一说到回忆,谁想到的不是美好呢?

    风尘点头,说道:“戒而能定,定能生慧,阿姨说的也不错。戒什么,真的不重要。你像是印度的那些巴巴!”

    俞钱儿打断,说道:“道理谁不会讲啊。”

    风尘道:“也是!”

    “道理”谁都会讲,这个世界也不缺讲道理的人,缺的反倒是去践行道理的人。知道一个道理,那很简单——要做到一个道理,要持之以恒的去贯彻一个道理,这却很不容易。王阳明说“知行合一”,却依然有人问出了要怎样做,才能“知行合一”这种问题,明知了道理却还要问应该怎么办,这是何等的荒诞?

    俞钱儿吟吟的笑,双臂环住了自己的小腿,将膝盖弯曲,一双纤细的脚丫子便放在了座椅上,语气中透着一些自豪:“所以啊,我妈妈就告诉我,既然践不了那么多的道理,那就少一些,坚持一个也行!”

    “说啊,练武是持之以恒的事情,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哪怕天上下刀子,该练也还要练,是这个道理吧?”

    “守不来其它的,就守这一个……”

    “在之后,我每天都会进行定量的锻炼,无论是什么样的天气,无论工作多累。早上误了,没时间,白天上班,太忙,那就晚上。总之,每天那一个训练量我是一定会完成的,不需要人来督促,不需要额外的说辞——这就是我守的一个道理,我感觉我挺厉害的,因为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人也难以守住一个道理,而我,却守了一个道理!”

    风尘点头,说道:“这很不容易,甚至可以说是很难。毕竟天气不好的时候,可以借口外面天气不好,就不出去锻炼了。要是下暴雨,更有担心感冒、担心危险的说辞……”

    俞钱儿道:“对!”

    风尘感慨一句,“老子说,执一就可以为天下式了。大约也是知道知行合一的难。朱熹讲天理人欲,规范五常,欲使儒家之学可因戒而定,使人持之行之,且以为善。奈何又有谁人做到了?王阳明于理学之上,进而提出知行合一,又有谁人做到了?人总是严于律人,宽于律己,理学之糟粕,亦由此而来。”

    俞钱儿道:“现在网上不都说是朱熹是伪儒,是犬儒,篡改了儒家经义,实际上原来的儒家不是这样子的啊。这些我也不太懂,不过感觉他们说的也挺有道理的……”

    风尘道:“也谈不上篡改。确切的说,应该是继承与发扬,当时其实是处于一个儒释道三家争夺信仰的重要时期,上层士大夫好佛慕道者众多。你看佛、道那些开宗立派的祖师,多是出于唐宋,以前或者以后,都是很少的。相比佛、道两家来说,儒家的学问少了一些哲学上的东西。也就是解释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这种问题的东西……很多儒学功底精湛的人,却因为这些问题,投入了佛、道之中,其实当时,儒家的上层建筑已经崩了。朱熹等人吸收了佛、道的哲学思想,在这个基础上,提出了儒家自己的哲学上的概念,也就是修行的概念,天理人欲……”

    俞钱儿道:“这样啊。”

    风尘道:“我个人认为,就是这样的。”

    说话,车就到了地头,俞钱儿放下腿,穿了高跟鞋。风尘刷了车费,二人从两侧先后下车,便进了俱乐部。俞钱儿道:“咱们分头换衣服?”她用了一个疑问句。风尘则用了一个肯定句:“嗯,分头换……估摸着泰森也快来了。”风尘、俞钱儿二人便分开,一个朝着办公室去,一个朝着更衣室去。

    “风哥!”见着风尘,俞钱儿的几个师弟就挤眉弄眼的和他打招呼。那神色之间分明是透着一些好奇——好奇风尘、俞钱儿一下午都做什么了……

    还有眼尖的注意到了俞钱儿手里拿着的周大生的盒子,竖起大拇指夸风尘“大方”的,风尘只得道:“行了,行了,我还去换衣服呢。你们忙着……”然后,风尘就加快了步子进了更衣室,去换衣服。

    换上了一身适合运动的紧身背心,一条紧身裤,风尘才出了更衣室。走了几步就是之前拍摄视频的仓库,风尘推一下门,门并没有锁。那台拳力测试仪还在那里放着,灯也关着,一个人也没有。风尘便进去开了灯,将门关上。然后将测试仪打开,屏幕上红色的四个8闪了四下,然后变暗。

    机器已经启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