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章 通关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近一搾厚,圆的、绿的泡沫荷叶在一瞬间停滞,前倾。而后一沉、一弹,瞬息的巨力压迫,使得莲叶前端沉浸入水,后端翘起,全裸出了水面。而水面巨大的张力,却通过泡沫板做成的荷叶,传导至风尘的脚部——就像是用力踩了一下蹦床,人借弹力,瞬息而起,跃出一个高挑、流线的弧度!

    这一下落脚、借力,简直帅到没朋友。其高、其远、其妙,亦是几乎无法复制……于是再一落足,便是第三关的平台!

    这一下,当真是乘着莲叶不注意,就过去了……

    风尘一足落地,五根脚趾和地面一触,便自然的一张一缩,脚跟下沉,将这一下的冲力消弭了一部分,以确保不会损伤自己。更多的力量,则化为反冲之力,人借力起,开始了第三关“逆流而上”——这一道关是一部极宽的电梯,电梯在没人的时候,会缓慢运行。一旦察到有人上去,就会加速,并且有一道三十度的坡度,跑的慢一些的都抵消不了电梯的速度。更难的,是上面还会往下“流水”——

    就像是人工冲浪一样,水流很急,一者会造成湿滑,二者会成为一种阻力,让选手无法快跑!

    但——

    这一关再次失算了。

    风尘借着冲力,一步就踩在电梯上,距离下端足有一米多远的位置,设置在开端的红外感应自然不会有反应,慢吞吞的电梯依然慢吞吞,上面的水流也不下来,二十多米长的电梯被风尘顷刻过了。速度丝毫不减,一跃而起!

    双手抓住滑索的手柄,但听“唰”的一声,只是滑行两秒,风尘便落了地。几无停顿的再次加速,一气呵成。

    前方独木桥+摆动的大锤如同摆设,风尘的速度丝毫不减的过去……

    下一关大转盘——

    依然是速度还不曾提起来,人就已经过去了。

    第七关:地动山摇!

    三排红色的,一尺大小的圆球,由绳子从中间穿过,松松垮垮的挂在两头。这一关同样足够的难,难的不是过去——普通人死皮赖脸的挂在绳子上,也能过去——但这样过去毫无意义,因为宝贵的时间已经被耽误了,即便可以通关,也是超时;这一关难,就难在用最短的时间过去,飞一样的过去。

    即考验人的平衡杏,又考验人的心力、意志和体力!

    奈何风尘不在此列——这一关的难度对他而言,几近于无。他的速度使得圆球的滑还来不及作用,另一只脚就踩在另一颗圆球上了。而他对距离、落点的精确把控,更是使得圆球没有表现自己“灵活”“好动”的机会——他站在圆球上不动,都不会有什么问题。而高速的奔跑之下,只是瞬间落脚,就更不存在问题了,他只是左脚、右脚一共踩了三下圆球,就过了“地动山摇”这一关……然后第八关,激流勇进!这一关是要逆流而进,坐在一个皮划艇中,通过双手拉缆绳,让自己达到彼岸!

    便是有天大的本事,这一关风尘也没法子“飞”一般的感觉了,但他体力充足,拉绳轻松,这一段激流也只是用了十多秒的时间,就到了最后一关——

    最后的关卡,包含了从绳网上走或者爬,以任意方式到达另一端,然后顺着一根拉起来的绳子到达最高的平台上。

    拿起槌在铜锣上“”的一下,作为结束:然后就是最终的大奖!

    按照之前的“风驰电掣”,拿到大奖是毫无疑问,板上钉钉的。即便最后一关放水,溜溜达达的过去,时间也都很充足。但是,风尘却还是想要看一看,自己极限的成绩究竟会是多少!他调了一口气,便攀爬上了绳网,整个人便如同是一只大蜥蜴一样,手足并用,以腰部发力,快速的在绳网上移动、攀爬——

    快的惊人,一扭腰,手足发力一弹,便“嗖”的一下,窜出一米多的距离。这还是因为绳网是软的,要是在平地上,说不得这速度比起他冲刺的速度来,也慢不了多少。周围都是一阵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在关注……

    俞钱儿捏着拳头,聚精会神的盯着风尘的身影,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含沙暂时停在了她的肩头,看着风尘,亦是目光炯炯!

    两名主持人也保持了沉默,风尘的速度太快,快到他们都来不及主持、解说,只能充当了看客……

    他们也看的全神贯注、目瞪口呆……

    终于,过了绳网,已是最后一段。

    风尘抓了绳子,双手快速的倒替,丝毫不见体力不足的疲态,轻松至极的落在平台上,一手抄起了鼓槌,便在铜锣上敲了一下——“”的一声,位于终点的计时器也停住了,全程九道关卡,赛道总长二百米,风尘的总共用时为:43″,其中有一大半的时间是浪费在皮划艇和绳网这一关的。

    剩余的关卡,就是百米冲刺,全速冲刺。

    “这……天啊,观众朋友们,这绝对、绝对是今天,也是本年度,本节目举办以来的最好成绩,一个史无前例的成绩。43秒,简直太不可思议了……风尘先生,我能采访一下,您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看您的身手,像是做过职业军人,而且还是那种非常精英的那种,简直太厉害了……”

    风尘忙否认:“没有,我没有做过军人。”

    主持人道:“那您是通过什么样的锻炼方式,才有这样的身手的?如果方便说的话,可不可以告诉大家?我们都挺好奇的!”

    风尘沉吟一下,却不妄言,只道:“有练一种类似八段锦的养生功夫,还有每天都会跑步,有时候还会跳绳之类的……运动这个,有时候也看天赋吧!”

    “那您来参加节目是为了您的女朋友吗?最终大奖也是送给俞钱儿小姐的吗?”主持人问的很快,风尘还不及否认,主持人就当他是默认了:“天啊,做您女朋友真是太幸福了。我代表我们节目组,预祝你们早日修成正果,可以白头偕老一辈子,不负今天这一场轰轰烈烈……”

    “谢谢……”风尘只能说一声“谢谢”,这种事儿是解释不清楚的,越解释越乱,锅底灰抹脸上,也就别用手去蹭了,只能蹭的满脸花。

    心说:“你这嘴,比华少还快。突突突的和机关枪一样,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倒是全权代表了!不过这项链,我要也正没用,就给俞钱儿当生日礼物吧……”风尘想到这里,便不再多想了,随着主持人一起到了起点的舞台上……

    “恭喜风尘先生,俞钱儿小姐……我们的大奖一直放在这里,今儿终于算是有人拿走了,也让我少了点儿念想……”女主持人说笑了一句,男主持人损道:“你可拉倒吧,天天节目结束了就见你后台练,现在都几个月了,连第一关都过不去。你这不是念想,你这是做白日梦……”

    “万一我也有一个风尘先生这样的白马王子呢。在紧要的关头突然出现,赢了比赛拿走奖品,然后单膝跪地送给我,简直太浪漫了……”

    女主持人一副花痴的表情。

    风尘则是哭笑不得——傻子也能听出来,女主持人和男主持人一唱一和,分明是在撮合二人,也是在暗示:小子,你还犹豫什么?拿了奖品后赶紧求婚,没有什么地儿比这个点儿这个地方更合适的了。

    这大庭广众之下,万众瞩目,又有周大生的一等奖钻石项链,又是女生正情绪激荡感情用事的时候,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都有了——错开了这个场合,这个时间,女生可能就因为害羞拒绝了,但这种倒逼宫的情况下,只要是郎有情妾有意,基本上就没有不成功的。如果有,那就是女的真的很讨厌你!

    可是,问题是……他,和俞钱儿,算是男女朋友吗?宏观意义上来说,似乎是的,毕竟杏别不同。

    但从“男女朋友”的特殊含义而言,似乎又不是:

    他们才相识不足一个星期!

    “下面,就让我们来见证这一个时刻!我们来颁奖……”穿了一身曳地的白色单肩礼服,戴着长袖的白色丝绸手套的礼仪小姐便双手拿着一块一米来长的硬纸板上来,纸板上印着奖品图案,表明了一等奖的字样。将纸板交给了风尘,风尘在主持人的示意下举着给观众们展示了一下,摄影师也跟着转了一下。

    随后,第二位同样装束的礼仪小姐捧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上来,打开来里面便是考究的红绸,一条精致的鸡心项链就躺在里面,在鸡心的位置,镶了钻石。钻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耀眼夺目。

    风尘接过了盒子,便转身递给俞钱儿,说道:“给你了,不是早就想要了吗?这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风尘很干脆的,将项链送给了俞钱儿,又问工作人员要了一支笔,就在项链的盒子上写了一行字,字硬朗而骨感,透着一股子苍劲:祝俞钱儿生日快乐,谨以此礼以表寸心——风尘。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