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章 一顶一个倒栽葱

    愤愤的磨牙,蹄子——啊,不,是脚在地上很用力的刨了两下,俞钱儿兀的“呀嘿”一声,屏息、沉气,同时矮身拧腰,便合了一身之力,“砰”的一下,就撞在风尘的球上。毕竟是有着一身的武术功底,又用了风尘教过的呼吸法门,这一下可谓是“招大力沉”,若是挨这一下的不是风尘,换上一个人,非飞出去不可——

    但风尘却之一个踉跄,身体向后咧了一下,一扭一动,脚下划了一个半弧,身上的大球也跟着一旋转,俞钱儿正面的撞击力就被带动,斜到了一旁,竟然是滑不丢手。

    俞钱儿却是被弹的后退了一米——

    正好和撞击的方向呈现出一个120°的角!

    “太可恶了,你不许动!”俞钱儿气急败坏,从风尘的侧后方顶了风尘一下,将风尘顶的一个踉跄,这才得意:“哈哈,这一下你怎么不卸力了?”——侧后方这个位置,算是半个视觉的死角,又因人的生理结构使然,却是最不好防备的。故俞钱儿这一次没用多少的力,就撼动了风尘,和刚才那一下截然不同!

    当然,这其中也有风尘几分“放水”的意思,要再把俞钱儿顶飞了,估计会被气哭的。至于是不是“放水”,俞钱儿才不管:

    把风尘撞翻就好了!

    “立正,稍息、立正……”俞钱儿喊着口令,让风尘立正,然后纠正了一下动作:“双脚脚跟并拢,脚尖分开,呈六十度。双腿打直、并拢,中间不留缝,要能夹纸,双臂自然下垂,中指……挺胸、抬头、收腹、含下巴,目视前方,对,就这样,保持啊……”把风尘调整了一个标准的立正,俞钱儿就开始调整角度——绕着风尘转了一圈、一圈、又一圈,依然选定了侧后方的位置……

    屏息、后退、悄无声息的拉开距离。在拉开了十多米之后,俞钱儿感觉差不多了,就开始奔跑、加速,如出膛炮弹一样,很凶残的撞在风尘的身上!

    然后风尘“嗖”的一下就飞了!

    飞起足有两米高,六米多远,划出一道圆滑的抛物线,头朝下栽到地上。他也会凑趣,被撞飞起来的时候,还喊了一句:“我会回来的!”引的俞钱儿“咯咯”直乐,跑到风尘跟前就是一阵踢!

    “让你躲……我让你弹,这一下满意了吧?哼哼……我踢……我再踢……”穿在身上的球不知道挨了多少叫,风尘两腿朝天,很无助!

    “你能不能把我弄起来?”风尘很无语,“做人不能这么落井下石啊。喂……你还踢!”

    “好容易撞出一个倒栽葱,为什么要翻过来?”

    俞钱儿理直气壮。

    风尘:……

    “有本事你自己翻过来!”

    风尘继续:……

    前、后、左、右的踢了一个过瘾,俞钱儿的脸上透出一些兴奋的红晕,气息微喘,这才把风尘翻过来。风尘一正,脚一落地,就把俞钱儿拱的头下脚上,恶意道:“刚才很嚣张啊,也让你体验一下倒栽葱的感觉……”风尘作势要踢,俞钱儿求饶:“别踢,千万别踢,我的鞋好贵的,蹭破了皮就完了……”

    这一个理由果断的让风尘一个踉跄,无语的俯视俞钱儿,问道:“你这关注重点似乎有些匪夷所思啊!”

    默了一下,风尘道:“你这是早有婴谋吧?”

    俞钱儿无辜脸,言辞闪烁:“你,你别胡说。没有婴谋!”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且都不带一丁点儿掩饰的。

    “你跟我换鞋,第一个目的就是想遛一遛我吧?然后,你没想到本人这么厉害,驾驭高跟鞋毫无问题;第二个目的,就是……嘿嘿,只能你踢我,不能我踢你。太鸡贼了你,我的鞋也不便宜……”风尘做出一个推眼镜的手势——虽然他没有戴眼镜,但这个姿势却很应景,很小学生!

    俞钱儿撇嘴,说道:“你一个大男人,跟人家女孩子斤斤计较,好意思吗?再说了,我的鞋是限量的,你的又不是!”

    风尘道:“那你这鞋不行啊,紧的我脚尖儿憋得慌……”

    俞钱儿:……

    “你现在的样子不像是茜茜公主……”风尘忍着笑,说:“像是洋葱公主!”

    “你等我起来……”

    “你起不来!”

    “……”

    只是让俞钱儿“倒栽葱”了一会儿,风尘也不过分,就将人正了过来。俞钱儿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再也不想玩儿碰碰球了。俞钱儿说道:“不玩儿了,整场就你欺负我!”没有如愿以偿的压着风尘欺负,这让俞钱儿很有挫败感:虽然是成功的欺负了一次的,可首尾实在是有些不好看。

    风尘问:“那接下来去哪里?”二人说话就去休息区脱下了身上的球。

    俞钱儿说道:“勇夺冠军!”

    屋顶上一线金黄一闪,肩头一沉,含沙便从一旁的屋檐上跳下来,正落在风尘的肩头。风尘、俞钱儿二人穿了球,去玩儿的时候,它便在这个二层的白墙建筑的屋檐上待着,惬意的晒太阳,倒是很享受。俞钱儿和含沙摆摆手,打招呼,“嗨!”含沙看她一眼,就当是招呼了,然后便不理会,一派高冷。

    风尘道:“什么‘勇夺冠军’?”

    “就是一个节目啦……报名闯关的那种。都在公园摆了一个夏天了,只要在规定时间内过关,就可以获得奖品……”俞钱儿解释了一下。

    “就是和那个什么‘大冲关’一样的吧?”类似的节目风尘也看过,有些电视台中午的时候会放一中午,夏天看那些参赛的选手失足落水,倒是清凉。而通关者也令人兴奋,其中许多笑点,奇葩,收视率不差。

    “就是那个……一等奖是周大生珠宝提供的钻石项链,还有冰箱、平板电视、笔记本……”俞钱儿一一念叨,眼睛发亮。

    风尘无语,问:“你又不缺这些东西!”

    俞钱儿道:“风哥……”

    这一声“风哥”又酥又嗲,听的风尘都是一个激灵。俞钱儿抱住风尘的一条胳膊摇,胳膊和俞钱儿的旗袍面料轻轻一触,便能感受到光滑的丝绸面料上那种温润,还有刚刚运动之后,被细汗浸透的潮湿,以及隐约的,皮肤的触感——那种触感,要比直接触摸皮肤更光滑、更嫩、更润……风尘缴械投降:“行,行……那咱们先把鞋换回来……”

    俞钱儿一扭头,给了风尘一个后脑勺——发髻上的花朵在阳光下散发出淡淡的清香,俞钱儿道:“不,高跟鞋不受穿,你的鞋穿着舒服……”

    风尘:“……,那你还穿高跟鞋?”

    “穿旗袍,当然要穿高跟鞋才搭配啊!”好吧,俞钱儿的这个理由没毛病。

    风尘道:“那你穿我的鞋子配旗袍,是不是不合适?换回来了咱们走……你不说要‘勇夺冠军’吗?旗袍配男鞋,上去了也不好看是不是?”风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俞钱儿一想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就勉为其难的和风尘换回了鞋——风尘的一双脚都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果然,俞钱儿说的没错,自己的鞋就是舒服。俞钱儿斜了风尘一眼,颐气指使:“打伞,不见我晒着呢?”

    “是、是,俞钱儿公主……您忠诚的仆人为您服务。”风尘抚胸鞠躬,像极了英伦风的管家,张开雨伞给俞钱儿支撑起一片阴凉。

    二人出了碰碰球场,俞钱儿引路,风尘尽职的撑伞,用阴凉笼罩了俞钱儿。俞钱儿双手压着自己的手包,走的翩翩,忽而心中一动,想到了《上海滩》里许文强给冯程程撑伞,行走在雪中的场景,幻想了一下,问:“风尘,你说咱们这样,像不像是冯程程和许文强?”说完,也不等风尘回答,就又道:“你说,英国女王那种,天气多热都穿着长袖衣服,穿套裙、西装,还要戴着皮手套,是不是傻?”

    风尘道:“英国属于温带海洋杏气候,全年几乎都是西风,温差也不算大。他们哪儿几乎就没夏天,所以穿西服不冷,也不会热。至于要戴手套,有个说法是为了女王的健康着想……”

    俞钱儿问道:“这又是什么说法?”

    风尘笑,说道:“因为女王每天都要接见许多人,和各式各样的人握手。为了防止这些人身上携带细菌,让女王生病。应该就是这样吧……”

    “好吧,我还以为纯粹就是臭美呢……”俞钱儿嬉笑,说道:“反正我感觉英国女王年轻时候不好看,老了也不好看……哎,风尘,你有没有看过新闻,听说港岛那里有人喜欢对着女王照片那个……”

    风尘:……

    俞钱儿问:“这是不是真的?”

    风尘没好气道:“我哪儿知道真的假的?”见俞钱儿不高兴的撇嘴,风尘道:“好吧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听着就是了,我不说话……不过,俞钱儿公主,您刚才的言论很不符合您公主的身份。作为一名合格的管家,是有羽任规范您的言行的!”风尘脸一板,逗的俞钱儿“咯咯”笑了一声,旋即捂住自己的嘴,把脸一板:“死奴才,信不信本宫让人把你拉出去,杖毙!”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