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七章 触及“禁区”,大欢喜

    屏息、凝神,双手如云,推、揉、运、转,神意元转,手指尖触感实质、圆滑,如实还虚,滑不丢手,渐至于一个方向,亦不虚用力,风尘全神贯注,心中佑念不生、杂思不存,就在双手丢丢之时,指尖推、扯之力一逝,便自然停了动作……他整个人都停下来,注意也停下来——目光注视前方于胸齐高、前一尺处!

    那里便是他注意、凝定的一个点——一个经由他一番推动,自旋起的一个点。当这一个点自旋起后,便有了和定点所不具备的杏质:

    当注意停止后,自旋的点不消失,且冥冥之中,和风尘有一种神秘的联系!

    这一个点,看不见,却能“知道”,就在那个位置,就在那里,定在那里……

    它——存在。

    风尘一动不动,目光涣散,看着那一个点。足过了好一阵子,目光中才见灵动,他深吸了一口气,喃道:“自旋点没有随注意的结束消失——也就是说,自旋点,已经是切实的‘存在了’……这,分明已经是虚空造物,无中生有!”他的浑身,都忍不住颤栗,涌出一种无法言喻的大欢喜,便是灵魂,都为之雀跃。造物——虽只是造出了一个不知用途,不解其杏质的点,但这毕竟是造物!

    “造物”那是上帝才能做的事!是人类所不能触及的“禁区”——这几乎是物理学家们的共识,一直到现在都是!

    “我,制造了一个点——”那种大欢喜难以抑制,风尘也不抑制,他痴痴的笑,看着那一个点,就像是傻了一般。

    阴神状态的含沙在风尘停了的一刻,就已经感受不到那一个自旋的点,只是风尘停下后的呆滞却让她在意,一直陪着小心。待到风尘表现出那种大欢喜,从身体、从灵魂一致的欢喜,自言那一个“定点”在被推动之后,竟然成为了一个“自旋点”存在而不消失,不再依注意而存在,也是一惊。

    含沙问道:“可是真的?”

    风尘吸一口气,心下的大欢喜依然弥漫,情绪却平静下来。喜悦并不影响他的理智,只是在淡淡弥漫、扩散开。风尘道:“是真的……古人所言‘闻道之喜’,从未有此时这一刻来的明白!”他的声音,似融在了风里,轻轻的散开。那一种轻缈、飘忽,就像是在飞,享受着那一种由心的快乐,“这,就是一个奇迹——”

    含沙道:“我们设想过,不可能自旋,或者是在外力的作用下进行自旋,失去外力就会停止,却未想过这一个虚空注意而生的点,竟会因自旋而存在……”

    风尘“嗯”一声,道:“不说这个了,含沙你归了阴神,我要平复一下心中念头,开始练习十八作了……”

    “好。”含沙道了一声好,便归于身体。且听的风尘口中发出象、鹤的鸣、啼之声,转化自然、婉转,其中“嘤”的声音间或隐约——“嚏”一改那种炸裂,似化作了无声的滚雷,于无声之处,融于佛、道真言之底域,成为了一种基础。声音中竟是莫名震慑,长音足有数分钟,才是停住。听的含沙只觉浑身酥麻、杂念不起、欲念不生,思维空空荡荡,如同身体和灵魂都置身于温泉,模样在温暖的阳光下一般。

    那一种滋味,简直酥到了骨头里。它细了眸子,躲在角落里,东边上来的阳光正好将温热的阳光洒在身上,映的毛色金黄。

    风吹不透它金黄的皮毛,但阳光的温热却留下了,于是那舒服就显得更甚!

    眸子里的人儿已经开始了舞蹈……

    动,起于无声、无觉,犹似春雷之后,万物懵懂时的那种生机,只是今日那种野蛮生长、顽强、坚韧的生机,似乎更盛、更强了——不用等春雷,不用等惊蛰,即便是严冬、酷寒之中,亦可破开风雪,将娇嫩的枝桠吐出来,在风雪中傲然独立。就是这一种生命,在大欢喜之后,便一下子变得如许的浓烈、粘稠……

    那,是一种生命,从未有这一刻一般饱满。演绎这一种生命的风尘就像是九天谪落凡尘的仙子,遗世而独立。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只有一道身影孑然,飘渺的似乎要飞去、要远走。

    气在十二正经中行,似乎存在,又似乎不存,于有、无之间,却能够感受到经脉的那种饱满、凝实,这是一步一个脚印,从简单的十二作,到现在的十八作的积累……其中的生机、萌动,更于今日拔高到了一个不可想象的程度。与之前比,是云泥之别——之前是泥,现在却是云。

    一十八个动作便是一个周天,形于奋、力于气、身体之形、奋、力、劲、筋、骨、脏、腑、气……诸多的元素,细节,亦成一环。

    气不多不少,正一个周天,风尘停住之后,气却不停,依趋势而行,竟是走出了大半,方才后继无力,散于无形。

    这一行,竟比昨日强出了许多……

    风尘停下来,细细的体会身体内一点一滴的变化,暗道:“刚有大欢喜,习十八作时,竟有如此精进……这种感觉,简直就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我平复一下,再来几次……”平静之后,便不再以真言起,便又是一遍……一遍、一遍、又一遍,直练了一个半小时左右,便才结束了十八作的练习。

    风尘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对含沙说道:“走了,含沙你想吃什么?”

    含沙道:“今天吃什么都高兴……”

    风尘练完功后,它便已出神,停止了对风尘运动十八作时的采集工作——利用网络,开启采集图形、影像、声音功能,并实时利用网络算力,进行分析这一过程并不需要含沙一直出神盯着,就和架设起录像机、集音器等设备,开了机之后,就不用人看着一样,只需要在结束的时候停止就好了——也就是如此,不然单凭每晚的那点时间,许多东西的计算,根本就无法完成!

    含沙只是说了一句,就回归了身体,轻巧的跑几步,一下跳跃就跳上了风尘的肩头。这一份跳跃的力量,却也是“非凡”的!

    即便是擅长跳跃、攀爬的猫儿,也比不上。

    走向楼梯,风尘一边走,一边说:“今天我感觉自己状态特别好。大喜悦之后,十八作和之前相比,简直判若云泥,便是感知,也更细腻了。而且……”风尘探出右手,手心向上,气随之聚,一双手便在顷刻之间变色——由白而红,不是之前那种淡淡的粉色,而是一种很暗的红——像是红和黑的掺杂,红占据了多数,而黑占据了少数。这一只手,只是看着,就让人感觉这是一只铁手,而且是一只被炉火烧的炙热的铁手。

    红和黑掺杂成的暗红,沿着手臂,一路蔓延,至于肩膀而后全身,整个过程如同渲染,最后风尘的脸,也一样变成了这一种暗淡、深沉的红色——

    风尘道:“这样的状态,昨天也还是做不到的!而且,似乎还可以更多、更强一些,含沙你看看……”

    风尘再运气,更多的气聚入身体,原本光滑的如同抛光的金属一般的皮肤上,一点点的鸡皮疙瘩迅速的爬满周身,像是一粒粒细小的铁砂,远远看去风尘整个人的身上都像是多出了一层鳞片。到了这一步,便已经是风尘的“极限”了——若聚更多的气,他的血管就会暴起,在身体表面上形成如同老树盘根一般的凸起,并且肌肉也会暴起,皮肤塌陷,整个人变得如同老树一般。

    风尘以为那种状态,实际上就是气无法进入到细小的血管,无法做有用功的状态。虽然那一种状态,因为气的充盈,会让人更强……

    但,却容易致使血管破裂,产生一些不必要的危险,故不取也!

    风尘虚握成拳,身形一弓,像是一张弯曲的扑克,左右迅速的两个勾拳,爆发出极限速度的勾拳更快、力量更大,风尘能感觉到在这样的状态下,自己的速度、力量、反应都变得更强,风掠过皮肤时,也和寻常状态时截然不同——似乎自己变得皮糙肉厚了很多,像是真的变成了铁人!

    这简直就是一个肉体凡胎一眨眼就变成了终结者机器人。

    “力,形之所奋……或许,当年的墨子就发现了气、力、形、奋、劲这一系列的联系,墨家之武、墨家之术,才能显赫一时!”风尘散去了身上的暗红,感慨了一句。读过墨家的经典,才会知道其研究之深、之细——足足领先了世界两千多年,便是牛顿提出了万有引力定律,也不曾超越!

    那,简直就是一个“巅峰”,是经典力学的巅峰。甚至于在宇宙观上,要比经典力学更进一步,提出了类似于相对论的观点,描述了什么是时间,什么是空间,时间和空间之间的关系等等……

    很不可思议,但这就是一个事实。无数热爱科学的科研人员无一不遗憾。如此先进的理论、成系统的体系,竟沉寂了两千多年!

    若这两千年不沉寂,那中国的科学,又会是一种怎样的光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