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四章 肘子

    风尘、俞钱儿对视一眼,俞钱儿自右手畔轻巧的,以大拇指、无名指两根手指夹住了手机的腰,中指在开关键上点一下,复又以食指录了一下指纹,一根手指极为轻巧的,点开了里面的APP,将自己的余额给服务员看了一下,俞钱儿道:“看到了吧,先给我们叫鸡蛋煎饼,再去买肘子……”一串动作,娴熟、技术,帅气的一塌糊涂。服务员见了余额,也就放心了,去和领班交代一句,由领班暂且负责风尘、俞钱儿二人这一桌,自己则是支取了一些钱,去隔壁买肘子。

    俞钱儿将手机交左手,放到近前,好笑道:“真好笑,服务员还以为咱们俩是来吃霸王餐的。”

    风尘颇是“八卦”,问:“你手机上存了多少?怎么小哥儿一看就放心了?”

    俞钱儿“嘿嘿”的笑,弯了眼睛,道:“不告你,所谓富二代,白富美,就是要有这种神秘的气质。”

    “哟,竟是白富美当面,失敬!失敬!”

    风尘抱拳、作揖。

    心里估量着:“就你这‘富二代’‘白富美’,估计连富一代加起来,也就是梅雪收藏的两块表吧?”他可听张天野说过,梅雪收藏中那些名表的“恐怖如斯”——一块就是千万身价,最贵的一块接近了两千万。他老人家见了都是贴着墙根绕道走的,生怕被一块表给碰瓷儿了——赔不起,太贵了!

    和梅雪这位“大姐头”一比,俞钱儿根本就不算是“二代”。俞钱儿“嗯”一声,对风尘的恭维很受用:

    “客气,客气,不过我这个人很低调……”

    “碰巧,我也是。”

    领班也未让二人久等,率先上了十个鸡蛋煎饼,同时和二人商量:“这位先生、女士……这是十份鸡蛋煎饼,剩下的厨房还在做,您二人先吃!”等领班一走,俞钱儿就夹了一个鸡蛋煎饼,一边吃一边道:“说的好听,让咱俩慢慢吃,一会儿就上……肯定是先给别的桌上了……”

    风尘说道:“鸡蛋煎饼就得热着吃,都给你送过来,一会儿凉了就没法儿吃了。”一阵极细的“嗡”声自远而近,听着是一只苍蝇!

    风尘抬眼过去,注意在苍蝇身上——苍蝇的躯体立刻僵硬,翅膀停止了震颤,从距离天花板大概一尺左右的高度一滞,垂直落地。

    这一眼注意,无人觉察,一只苍蝇的死,更无人觉察。

    这一眼注意,如无形的刀、剑。

    十份鸡蛋煎饼吃的还剩下两份的时候,领班就又送来十份。俞钱儿停了筷子,只是看着风尘吃。左手随意的划拉手机,看一些时事新闻,一边等着大肘子过来后再开启最后的“狂欢”——肘子没来,肯定是要留一些肚子的。正好搜索到一个问题,俞钱儿便叫风尘帮忙:“风尘,风尘……我刚好搜到一个悟空问答,题目正好适合你。假如有人把头伸进粒子对撞机里,会不会死?”

    “这问题是谁问的?历史上有个人把脑袋塞进去瞅过,没死!也没有病变……”风尘停止进食,说道:“但,这只是个例。也许人家没事儿,换一个人就死了,要么脑癌之类的,总之你想吧!”

    “那就是没事儿了?”俞钱儿很愉快的“卸磨杀驴”,让风尘继续吃。她则是百度了一下,找到了一个前苏物理学家——

    阿纳托利?彼得罗维奇?布戈尔斯基

    这个人是唯一一个(或许不是,但为人所知的,就自由他一个。)因为机器故障,把头伸进大型粒子加速器维修的时候,被质子束来了一个满脸花的牛人——然后他是活的,虽然产生了那么一丢丢的副作用:他的左脸上,岁月似乎定格了,不会衰老,一直保持着年轻的模样,但右脸却一天天老去,并且伴有一些其他的并发症,诸如神志不清、恍惚等……但,是活着的。

    俞钱儿看完了这么一个像极了“地摊文学”的报道,将之黏贴进了答案中,很实诚的标注了转载,内容的真实杏不予确认。

    俞钱儿道:“这个到底真的假的?”

    风尘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或许是真的,或许不是。不过我听我的导师说过,毛子那些科学家,是真的虎——幽灵、超能力这些,他们是真的研究过的。怎么说呢,国外和我们的研究环境不一样,八成……有八成是真的。”俞钱儿想了一下,耸耸肩,说道:“好吧,反正我回答了这么长,一定排第一个!”风尘道:“你可真闲!”这种回答问题,抢一个毫无用处的排位的事情,在风尘看来,却是一点儿意义都没有——既无用,也无利!

    “哎,肘子来了……”俞钱儿戳了风尘一下,就见服务员端着水晶肘子上来,放在桌上,道了一声“慢用”。俞钱儿举着手:“这个时候让我来,是时候见识真正的技术了!”

    俞钱儿很小心的将一截骨头从肉里抽出来,在肉上面轻轻一划,就把肉给划开了。俞钱儿长出一口气:“厉不厉害?”

    “你当这是万三蹄髈呢?”风尘轻笑,学足了播音腔配音:“沈万三有点儿犯难了,在皇帝面前,是不能动刀的,不然就会被治罪。朱元璋倒是要看一看,这沈万三究竟要怎么办。沈万三灵机一动,将肘子中的一截骨头抽出来,划开了肘子……”他的播音腔学了一个十成十,俞钱儿笑的捧腹,道:“你真有才。”又道:“不过,这蹄髈是不是沈万三的,关系也不大吧,至少都是可以把骨头抽出来的……区别,就是万三蹄髈有秘方,骨头更容易抽一些,肉也更糯一些,肥而不腻……”

    “行家啊?”风尘送给俞钱儿一个大拇指。

    俞钱儿道:“那是,不会吃,能长这么水灵?”大块分肉,鸡蛋煎饼再上,又要了几个小菜,还找服务员切了连根青辣椒。

    青辣椒切条,不需要任何的作料,放了满当当的一盘。吃的时候将肘子肉和辣椒条儿一起吃,原本就不腻人的肘子肉一下便显得更加可口——风尘尝了一下,的确是不错。一个肘子一会儿的功夫,就被二人消灭了干净。俞钱儿直接扫码、结账,也不跟风尘AA,潇洒的一挥手:“走了,先送你回去。”

    小店中一群吃客不约而同的,或者明目张胆、或者隐蔽的,有意无意的送给了风尘一个鄙夷的眼神,似在说:“小白脸,年纪轻轻干什么不好……”

    鄙夷之外,则是三分嫉妒、七分羡慕,有一种“为什么不是我”的怨愤——难道就因为长得帅?

    上车,便奔风尘下榻的酒店去。外间的天色已经彻底是夜了,风尘的手机铃声响了,一看是张天野的。

    风尘按下接听键,张天野问:“哥们儿,这都快九点了,你回上海没有?”风尘道:“已经回来了,刚吃过饭。现在往回赶呢。”张天野明显放心了一些,“那就好,你是不知道,我们今天扑的老惨了……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们被人当成空气。亲亲的,我们求求你,明天快来拯救一下我们这些苦逼……”

    “你这是哪个版本的大妖在冬季?”风尘无力吐槽。

    张天野在另一头一阵嘚吧嘚,说的没完。

    聊了大概十来分钟,才挂了电话。

    风尘道:“张天野的。”

    俞钱儿笑,说:“你朋友蛮有才的!”她练武的出身,耳聪目明,距离的风尘又近,彼此之间也就是一个档把的距离,却是将电话的内容听了个一清二楚。

    风尘道:“嗯,是挺有才的。”

    “要是这会儿车少一些,一边开车,一边看夜景,也不错。”走在路上,路边是灯红酒绿,晚上的风光,却要比白日更美。只是密集的车流却让人有些走走停停的憋闷。风尘将头转向车外,看着城市的霓虹,问俞钱儿:“你来上海多久了?”俞钱儿说道:“满打满算有两年半了,之前我就在俱乐部里做教练,经营是我爸爸负责的。之后就做我爸爸的助理,一直熬了一年多,才当上经理的……”

    “哦……”二人之间一阵沉默,车在夜色中流淌过,像是一条鱼,在鱼群中穿行。大概是四十分钟左右,才抵达了目的地。

    风尘下车,道:“进去坐一会儿?”

    俞钱儿道:“不了,我要回去好好补觉,都两天没睡好了。都是你害的——这样,等事情完了之后,你要请我做美容……我请你吃饭,你请我美容,够公平吧?”

    “让我跟你去做美容……”风尘真想把俞钱儿的脑瓜子打开,看一看她究竟是怎么想的,“亏你想的出来。”

    “去不去吧?”俞钱儿看他,问。

    “你先让我考虑个一年半载的……”风尘刚说完,俞钱儿就“砰”的一下关上了副驾驶的门,扭给风尘一个后脑勺,表示“姐生气了”。说了一句:“你怎么不想一辈子?请女孩子做美容那么难吗?”然后就开车扬长而去,车从风尘身边扫过,起了一阵风。只留下风尘一个人在夜色中凌乱……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