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章 “止”和“断”有大不同

    这种“我不紧张”“我不在乎”是一种人之常情,几无人可以免俗。但这种淡淡的、连本人都不曾觉察的情绪,却无法持久。只是一会儿,就消散了。坐在客厅,可以听见外面的厨房切菜、炒菜的声响。诵经声也渐结束,便听的六觉教训弟子:“止欲念,非断欲念!欲念是断不绝的,却可以止住——就像是你画了一条线,欲念不能逾越藩篱。何时能止,慧剑光明,何时便可成就阿罗汉果!”

    六觉声音不大,却因点拨弟子,依然真音化于言语,故才有了“当头棒喝”之能。便是俞钱儿似也有所悟。

    俞钱儿思索一阵,忽而问道:“何谓‘止欲念’?”

    她看风尘,眼神很纯粹!

    风尘沉吟一下,组织了一番言语,讲道:“欲念、杂思,是每个人都有的。就譬如你从地上捡起一个钱包,你会兴起自己收了、交给失主、交给警察,失主拿到了会不会给我好处,万一不给也太小气了之类的,由一个钱包引出来的想法,都是欲念、杂念。通俗来讲,我们的理智不被左右,不做错误的事,让自己后悔的事,顺从自己真实的心意——这就是止。六觉大师所谓的慧剑,就是这样的一个标准,是由戒而养,由定而成,由慧而止的,是戒定慧的一种成就!”

    “戒是戒律,不偷盗、不奸-胤邪、与人为善等,皆是戒律。儒释道都有类似戒律戒条,就像是一刀给你厘定了一个规矩,去遵守,去养成。”

    “定是心静的功夫,欲念源于此,心静了,欲念自然也就少了。”

    “慧是智慧——可以是诵读经典,领悟智慧。也可以是如六祖慧能那样,天生异于常人,一下子就明白了。”

    “所谓‘存天理,灭人欲’‘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这样的修养。‘夫物芸芸,吾以观复’亦然,皆是‘一日三省吾身’的道理……释家说‘色不异空,空不异色’也是这么一个道理,说法不一,道理却是相通的。都要你明白,去控制自己的欲望,而不是去释义的,让自己的欲念野蛮生长……”

    俞钱儿“哦”一声,感觉风尘说的每一个字分开来都能听得懂,可合在一起是什么意思,就一团浆糊了。

    一脸的“你说的很好,可我一句也没听懂”的懵逼样。风尘干脆闭嘴,无语的揉一揉自己的太阳穴。

    俞钱儿小意的低声道:“那个,我还是不太懂!”

    无语……风尘也干脆不给她讲了,直接说刚才六觉为何教训见慧、见真二人,“适才六觉大师教训两位弟子,是因为你妈妈做饭的香味让二人流口水了……这就是二人欲念不能止的表现。止的意思,就是心里头可以产生‘饭好香’的想法,但却不能让这种想法主导自己的身体,产生出生理上的反应,也不能影响自己的理智、判断;而所谓的断,就是你根本连这个想法都不能有,有了就不行,要见了饭不论香的还是臭的,都一样……”

    “那要是一坨狗屎……”俞钱儿突然蹦出一个很恶心的想法,嘴也和想的一样快,直接就说出来了。

    “狗屎也一样!”风尘没好气的瞪她一眼,都不知道这女人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那有断的没有?”

    俞钱儿像是一个好奇宝宝。

    风尘道:“这个你问我,我问谁?应该是你爸爸回来了,钱儿姐你快去开门吧。问的我都快没词儿了。”

    “你又知道了?”不过俞钱儿还是信的,起来过去开门。果然是俞钱儿的爸爸——也不见得帅,却长得圆头圆脑的,不是很胖,却给人一种“圆滚滚”的感觉,刮了一个大光头,衣着也很随意,笑的像是弥勒佛一样。且爸爸的个头也不高,和俞钱儿站在一起,足足低了一个头,爸爸问:“几点回来的?风尘在里面?”

    他推着一辆有年头的二八进来,一阵节奏的“砸砸砸”的低音密集,俞钱儿接过了车子推着,说:“回来都快俩小时了,风尘在里面呢……对了,妈妈的师父也来了,就在我屋子里住着呢!”

    “六觉大师也来了?帮我把车放墙根——这可是你老爹的定情信物,可金贵着呢,别磕碰着了,哎,小心点儿……”

    俞钱儿也不理他,自顾自的将家里这一件最有年头的老古董放到了墙根,然后就进了屋,和风尘说道:“还真是我爸爸——听我爸爸说,那辆车是当年的接亲车,之前就承迂了二人的感情了。都老古董了舍不得,还在用,我说放库房里收着,爸爸说放着容易坏,要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一直用着,一直保养,才能一直好好的……”

    风尘道:“这话没毛病啊。”

    “还保养呢,除了铃铛不响哪儿都响,整个二八大铁驴,样子不好看也就罢了。我就怕车子念头多了出事儿……”

    “我那车好着呢,风尘你好。我是俞锦荣,俞钱儿的爸爸。因为俱乐部的股权都在我手里,所以要转让十分之一的股权,是需要我这里过手的。”和风尘握一下手,俞锦荣就在风尘的斜侧坐下来,客厅沙发的格局如此,是一个“匚”字形结构,俞锦荣道:“拍的视频俞钱儿也发我看了,英雄出少年。真的英雄出少年……俞钱儿说你还是华清的物理研究所的科学家,真是……”

    “这只是个人的一个爱好……”风尘很是谦虚。

    俞锦荣道:“等下咱们喝几盅?”

    风尘道:“那个,我不喝酒!”

    “练武的不喝酒?”俞锦荣提高了声音,看风尘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外星人。俞钱儿叫道:“爸爸!人是科学家,喝酒坏脑子的。而且不是练武之人,风尘是业余时间研究了一些人体运动的东西。不是武林中人,您别拿这一套来……行了,您还是去看看妈妈那里用不用帮忙,这里没你的事儿了……”

    俞钱儿拉起俞锦荣,把人推了出去。俞锦荣嘀咕道:“你这丫头,正主可是你爸爸,你看我下午给你签字。”

    “有本事你别签!”

    走你!

    风尘:……

    “一会儿吃完饭要是切磋,你随便意思一下就行了。可别把我爸摔了啊,要不然你那股份可就没了!”俞钱儿叉着腰,再次“警告”了风尘一句,生怕风尘忘了之前自己提醒的,打起来一招把老俞给放倒了——毕竟年纪大了的人了,身子骨不如当年,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哭都没地方哭去。俞钱儿道:“你别怪我偏心啊,我也是没法子。劝不动我爸爸,只能威胁你了!”

    “人家都是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朋友事,亲情亦可抛。你倒好,为了老爸插朋友两刀,说好的义气呢?”

    “孝义孝义,孝在义先!”

    俞钱儿理直气壮。

    风尘挑眉,道:“哟呵,这道理一套一套的,那你来说一说光速为什么是绝对的,光速不可超越是不是也是绝对的?”

    俞钱儿努力挤出了一些水波,将眼睛弄得水汪汪的:“你这种问题提出来不是故意为难人吗?我又不是学物理的,谁知道什么光速为什么绝对,为什么不可超越啊。那我还问你管理呢,你懂么?总之,轻拿轻放,爱护老年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现在的老年人可是很厉害的哦,一躺就是好几万。”

    风尘深吸一口气,送给俞钱儿一个大拇指:“算你狠。”

    须臾功夫阿淑就来叫二人吃饭,二人也不再说笑嬉闹,出客厅去了院中。院内摆开了一张大桌,六觉、见慧、见真也赫然在列。桌上的饭菜有荤有素,但对于僧尼来说,也都是荤腥了,风尘倒是不觉怪异,知道六觉可不是一般的尼姑,修的是渡己的小乘佛法,念的也不是一家的经,乃是三教合一,自出机枢。在戒律上,必然是不同于大乘佛教的,吃上应该不怎么在意是否是荤腥,是否又是素餐。俞钱儿则是不解又好奇,六觉笑一下,对这个“外孙”一样的大姑娘很是喜欢,说道:“我们不忌口的,虽然穿僧衣,念经卷,修小乘,实际上却是非释非儒亦非道,又是三教合一,剃发是一道关,若连这一关都舍不得,那也就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峨眉多僧道,彼此之间,也难分明。做尼姑装扮,许多时候也方便一些,后来习惯了,也就这样了。你若是见了峨眉山上一个和尚满口道家哲理,这不需要奇怪。见了道士精通佛理,也是正常的……”

    俞钱儿感觉这个世界简直太乱了,她想要静静。六觉和两位弟子吃饭时遵循食不言的规矩,吃的很细致。

    每一粒米都细心咀嚼、嚼碎,每一个动作都一丝不苟,像是进行一场科仪法式。风尘细看之下,也发现了一些门道:这分明是一种高明的炼精化气之法,是将功夫做到了每一个细节,从食物入口的一刻开始,一直到排出,都是功夫。风尘暗自记下,也化到了自己的身上,咀嚼时更认真了几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