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七章 触境

    30万年薪,10%股份,这是一个既不“轻贱”也不“沉重”的价码,二人一拍即合:风尘认为合适,即不轻贱自己,也不轻贱俞钱儿。他不是“金钱至上”的簇拥,也非“视金钱如粪土”的清高之士,在他眼中,金钱,或者说是“利”,是衡量价值的标准之一。他具备这样的价值,便应得这样的“利”。正所谓“有无相生”,又“有,名万物之母”“无,名天地之始”“常有,欲以观其妙”“常无,欲以观其徼”“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此二者,有与无,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风尘提出这一不高、不低,恰如其分的价格,正也是合了“有无相生”的道理。逆反先天,成就婴儿的真人,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自然而然,莫不合于此理!俞钱儿认为合适,是这一价格符合她的心理预期,甚至低了一些——本来的价值,是在商言商,低出的一些,则是相识、相交的朋友之谊,这是一个既兼顾了商业,又兼顾了情谊的价格。

    听风尘称自己是“老实人”,俞钱儿不禁嗔了一句:“哪儿呢,就没见过您老这么精明的老实人。”

    生意、人情,计算的如此之精,怎不是“人精”?

    风尘“呵呵”笑,反驳道:“实,是一种态度,不代表不精明,不代表就要吃亏。钱儿姐,时间不早,我们就先走了。明天签约是……”风尘故意的将“俞钱儿姐”省略了一个字,变成了“钱儿姐”,语带戏谑。

    俞钱儿道:“明天上午我去接你,签约需要去一趟苏州,牵扯到股权光我这里盖章签字不行,还要我家老爷子点头。”

    “嗯,那行吧,我明天就在酒店等你!”

    一行人出俱乐部,俞钱儿亲送出来。

    上车之后,俞钱儿站在门口,和大家挥手再见。车上一群“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挥手道别是送给风尘的,于是便一起“吁”出声起哄,风尘站在大巴前门处,探出半个身,摆摆手,便关了车门。大巴车转出停车的院子,扬长而去……车上,一群人很八卦的盯着风尘,问:“什么时候,你们这进展也太快了吧?”

    “哎,我魔法工会又要少一员干将了,痛心疾首乎,不胜悲乎……”

    “谁乐意待魔法工会了?”

    张天野用胳膊肘碰了风尘一下,说道:“行啊,这么快,都卿卿我我了……果然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么?”

    风尘回应道:“哥不仅有颜,还有学问。胸有诗书气自华,何况我原本就这么帅。”说着,便幽幽感慨,“我怎么之前就一直不修边幅呢?怎么就……悔不当初啊,要是早点儿捯饬自己不早就脱单了?”

    张天野“咚”的一下撞在前面的座椅靠背上,幸好用手垫了一下,大声道:“你还要不要脸?”

    “你想要啊?可惜长在我身上,不能给你……”

    张天野:……

    “说一下,刚都知道了,我明儿要去签约,还要跑一趟苏州,所以漫展我就不去了。你们让这货带着——”他一指张天野:“有事儿找他,一个都不能少啊。我呢,也顺带的去给你们打个前站,看看苏州哪儿比较好玩儿,到时候过去了不走冤枉路……”

    “得了,你就是想跟美女压马路,我们谁不知道啊……”张天野白眼,一群人又是附和,风尘干脆闭上眼,懒得理会他们。

    含沙被他双手笼着趴在大腿上一动不动,身上那种热透过皮毛和风尘的大腿接触,很舒服,很温柔。

    若是到了冬天,那种感触会更加的舒服,更加的温柔、温暖。

    耳畔的嘈佑声似乎远去……

    似乎,那声、那色都被无限的排斥到极远处,可以听得清晰,却过儿无痕,不在他的思维、思绪中留下丝毫痕迹。一切都是似有似无,如梦如电的——所谓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句略带弯弯绕的话,却在这一刻体现的分明。于是玄虚,也变得不那么玄虚,是感受的到、体会的到的,实实在在的感觉!

    这一种恍惚、飘渺,却有介乎于真实、虚幻的感觉在大巴车在酒店门口停住的那一刻便消散了,如潮水退却——

    只是一瞬间的事,却充满了一种渐变的过程:

    声、色离近,而后合。

    事与物。

    重新变得凝实。

    人,却像是从极遥远处归来,望乡心切。再看那景、那色,却如许美好,再回味刚才那种虚幻一般的感触,却须臾便不记得,只是记住了那一种感觉,越是想,越是想不起来,却又想到了初中时候第一次憋着气,被人恶作剧的压胸时候的场面——那似乎便是同样的远离然后黑暗!

    只是刚刚并没有黑暗,却只是有那一种和世界隔离的感觉。他隐约中有一种直觉,感觉自己刚发生了一件很重要的变化:

    却不知那变化究竟为何。

    吃了一些夜宵、回屋、洗澡,再出了元神,与含沙研十八作,复又琢磨了几轮拳击,搜集、分析数据、动作、距离运算等。一番整理、归纳之后,有关拳击的内容、数据都尽数记录、整理、归纳,原本的日志也变得系统,有了一本书的模样。含沙道:“初稿算是出来了,暂时看来没有需要改的地方。你要认为没有问题的话,那我就要投稿了!”风尘道:“没问题,投吧……”

    这一个过程,他全程参与,如果有改动的地方,早就改动了。有问题也早就发现了。既然没有发现,那就没问题。

    含沙道:“好,明天开始,我们就研究一下法国的踢打术吧。这个看着挺有趣的!”

    “听你的……西方的格斗术种类较少,除了拳击、踢打、柔术之外,也就剩下自由搏击还有一些古法的兵器对抗了。不过,兵器类的咱们暂不考虑……”风尘一边说,一边就调出了关于凝定点、旋转定点的一些内容。风尘道:“今早试验直接凝动点,试直接做圆周运动失败……失败的原因……”

    移动凝定点很容易,但直接凝动点,却并不容易——尤其还是要让动点做规则的圆周运动,就更难上加难了。

    只是约束了半周,风尘就无力继续,动点自行溃散了。

    二人分析一番,风尘道:“也许以后,等我注意更强时,可以做到。但现在,是做不到的。”

    含沙道:“这也算是成功了一半了。”

    “明天,我们试一试往返吧……”风尘看一看已经定好的实验方案——虽然这一个方案看起来似乎更“难以实现”一些,但不试一试,谁又知道?结束了今天的最后一项任务,风尘便回了神,入静、睡觉。

    第二天早起依然是口诵真言,再习十八作。稍后便开始试验,使一点做往返运动——然并卵。

    失败之后,换一个方法继续……继续然并卵。

    直到八点钟左右,也依然一无所获。同事们已经盛装待发去漫展了,风尘等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便见俞钱儿开车过来——是一辆棱角分明的越野车,看着就有一种凶悍、霸道的气息。心说:“这年头,女的倒是喜欢这种凶悍的越野车,男人倒是成了小鹿儿乖乖了,果然是女汉子都喜欢小鸟依人的男生吗?”

    俞钱儿开门、下车,她穿了一条黑色的皮裤,紧紧的勾勒出笔直、纤细却充满了力量的双腿,一双臀股曲线诱人。

    上身则是穿了一件灰绿色的长袖紧身上衣,罩着一件四个兜子的马甲,马甲是浅咖啡色的帆布面料,看着又厚又结实。与之相配的是手腕上硕大的腕表,表带也是粗大的,手上还戴着一双黑色的半指手套。茶色的墨镜,干净的马尾,便构成了今日俞钱儿的整体形象。俞钱儿走进来,到风尘对面坐下,问:“我没来晚吧?”

    不等风尘说话,就又自言道:“不过晚了也不能怪我,昨天晚上拟定合同到后半夜。我平常可不熬夜的,连着两次熬夜,也都是因为你!”

    俞钱儿略带娇嗔。

    风尘的确是一个令大部分女人都心动的男人:帅气、阳光、干净、潇洒、学识、智慧、力量……既可以是阳刚气息十足的帅哥,也可以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小可爱”。浑身都有一种令人想要亲近,想要欺负一下,想要去依偎、依靠的魅力。她看着风尘,眼睛很亮很亮。

    风尘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模样:“这个我可不敢。以后你可就是我的老板了,万一你一不高兴把我开了咋办?”

    俞钱儿哼哼一声,说道:“算你识相!”

    风尘问:“你穿成这样,究竟是要回家呢还是准备去吃鸡呢?”俞钱儿这一身装扮和游戏里面的人物装扮简直太像了。风尘调侃了一句,又要了两杯咖啡来,俞钱儿满意的搅动咖啡,坐了一会儿,休息一下,喝了咖啡之后,二人这才上路——去苏州。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