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九章 心中执念

    风尘恶意的故作妩媚,一双明眸黑、白分明,眼波清澈、干净,犹似清泉,却又笼罩了一层轻雾薄纱,便像是一句诗——烟笼寒水月笼沙!斜了张天野一眼,却是让张天野一个激灵,心跳都快了一拍,竟是被这恶意、妩媚的一眼夺了心神,产生了刹那的空白。风尘的声音亦是同样的柔、媚,如寒水上笼起的烟,如无形的微风,轻柔的无孔不入,道:“你给我以丹田为圆心,身高为直径,然后——go——out!立刻!马上!”手指顺着路指向远方,所谓的“以丹田为圆心,身高为直径”的意思,就是俩字:

    滚粗。

    若要增加一些形容词,那便是:

    请圆润的滚粗。

    张天野激灵一下,心头片刻的空白后,就抱紧了双臂,很小心的停了一下,离开风尘两步的距离,这才庆幸道:“你要吓死我啊,玩笑也有个限度好不好?简直太吓人了……我刚有一种做坏事被一休哥发现的错觉——”

    右手握拳,竖起大拇指,以大拇指和食指侧边缘交叉出的“八”字卡住下巴,轻轻的摸索一下,风尘恢复了本来的声音:“这么说,我比女人还女人了?”

    张天野分明的从他的语气中听到了那么一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意思……

    不过,实话说……“还真是……身材、皮肤、面相、气质……真的比女人还女人,能够和你比肩的也只有一休哥了。哎,没天理啊,你为什么是一个西贝货?你等下啊,我上网问一问,基奸多少年……”

    貌似认真的,将风尘上下左右的观摩了一下,张天野就取出了手机,还真的发了一条消息——

    是在实验室的大群里问的,然后风尘也收到了。

    风尘:……

    “我说,你能不能走点儿心?”风尘捂脸,无语至极。语气中更是带着一种生无可恋:“你问的时候,至少别让我知道好吧?就你这,幸好没走上犯罪的道路……”很是痛心疾首的捂着脸,风尘道:“好莱坞喜剧片里的笨贼都比你激灵,人家好歹能活上九十分钟,你这顶多就是三秒钟……”

    张天野怒,道:“你别瞧不起人好吧!”

    “嘁——”

    风尘扭身就走,捂着脸的手也放了下去。张天野一边走一边碎碎念:“我又被鄙视了,又被鄙视了,为什么我的人生如此失败,我……”

    走了一百多米,张天野依旧碎碎念,风尘无语道:“你唐僧啊?”

    张天野神灵活现的道:“悟空,你终于愿意搭理为师了。”

    撇他一眼,风尘道:“少废话,你快点儿去西天把经取了,咱们分道扬镳,然后老死不相往来。”

    这一眼并无那种夺人心神,令人心悸的力量。张天野却依然抱住了自己的胸,故作害怕的模样:“妖妖妖妖妖精,你不要乱来。我的大徒弟可是齐天大圣孙悟空,会七十二变一根如意金箍棒要大就大要小就小,实乃自卫之神器。不仅能自己动,还省电……随时随地,对场合没要求,你……”

    风尘道:“你这一会儿一个角色,会不会是精神分裂啊?要不然是精神分裂的前兆?”

    张天野坚定的表示:“我没病。”

    风尘道:“精神病都说自己没病。我给你检查一下……”风尘看了看张天野的眼睛,先做出了第一步判断:“目光看着还比较正常。”张天野吐槽:“本来就很正常好不好……”然后,风尘就伸手捏住张天野的下巴,轻轻的捏开张天野的嘴,看了看口腔,故意用错了词,说道:“口条,不,口腔也还马马虎虎,回去记得刷牙。接下来,咱们再检查一下下水,再看看大肠,腰子什么的……”

    什么叫“口条”,什么叫“下水”啊?张天野送了风尘两道眼镖,反问:“你家精神病还检查下水,呸呸,是内脏啊?”

    风尘“嘿嘿”一笑,双手一摊:“你看,你自己也承认自己是精神病了不是。”

    张天野心头憋了一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囧!

    “放心,你这毛病不大,就是精神分裂加上那么一点点的妄想症而已。你去找雷电法王电一电,分分钟就解决了……”

    现在在网络上“雷电法王”简直成了一个梗,作为梗,是一个很好用的梗。

    “迟早我要把他放电椅上通电……”

    张天野磨牙。

    风尘问:“你还来?”

    张天野道:“我始终相信: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正义不会缺席,只会迟到这是一句屁话,只有人去推动,正义才会到来……你知道的,那时候还没有姓杨的事儿,我就有心想要弄这个提案了——”张天野正经起来,语气中有些唏嘘。这个提案是关于精神类疾病禁用电击、切除以及一部分精神类药物的提案——而这个提案的起源,也不是杨,更不是网瘾,而是一个电影——

    《飞越疯人院》

    这部电影让张天野感觉到可怕,他就想:现实中此类的事情是否也在上演?电影看得他毛骨悚然,那么现实呢?

    这是一个很可笑的初衷。

    后来,网上曝光出的一些事情,诸如上访者被当成精神病,直接被抓捕进精神病院,受到非人的折磨,囚禁、电击、逼迫吃一些东西、药物等等……还有网瘾学校的新闻,将人绑起来电击的画面,令人浑身都是凉的——电击啊,最早的电击是爱迪生发明的,为了证明交流电不安全,就将死刑犯电的死去活来。它本不应用于治疗,除了心脏起搏——这就是张天野的观点!

    他在大前年、前年、今年连续三次提案,都铩羽而归。

    但……

    “一年不行两年,两年不行三年,十年、二十年,我就跟这个提案耗上了……精神病人很可怜,他们遭受虐待的时候,甚至自己都不知道。但当一个人格健全的人去过、体验过,就会知道那是什么……而那里,也正成为一些人收拾人、打击人的地方,但精神病又是客观存在的,病人需要治疗,这是一种硬杏需求。所以,我们只能剪除掉医院的一些手段,防止一些侵害发生……”

    “有人说我这个提案是因噎废食——这一点我不想反驳。我就想问问,海螺因为何会被世界范围内禁止?这是一种药物,能止痛镇定,不是么?道理是一样的,我们必须看到它的另一面……”

    “电击治疗也是一样的,电影里那种所谓的治疗,也是一样的。有一些事情就和毒品一样必须禁绝!”

    张天野变得有些激动——三年、三次提案的失败就压抑在心里,很不舒服。这么说出来,反倒是感觉轻松了很多。

    风尘拍拍张天野的肩膀,说道:“反正又没有人规定具体的提案数量。明年的提案我们可以联合起来提,人多一些,重视程度就不一样。咱们一群华清的高端人才,怎么也算精英了吧?分量应该够。如果不够,那就找梅雪姐!”风尘指出了一条路——梅雪。借助梅雪的影响力、关系网,他并不觉这有什么不对的。这就是他和张天野的不同,或者说张天野其实和死去的江理仁更加的相似——很直,很执拗。张天野唯二的“好朋友”却拥有着相似的内质,这或许就是冥冥中的天意。风尘并不介意在规则之内,进展手段,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到极限——成就先天,逆反婴儿之后,更是明白了“无为”的含义,以用而为,心中就更无丝毫的芥蒂、疙瘩了。风尘道:“这不丢人——朋友是你的,关系也是你的,这是你应有的,就是可以使用的。你啊,吊丝当太久了,都忘记自己的爸爸多牛逼了吧?咱们不欺负人,不仗势欺人,不违法乱纪,但这不代表这些资源你不能用。这是你的,你出生如此,应得的为什么不用?”

    张天野犹豫,道:“这,会不会给我爸惹麻烦啊?”

    风尘道:“你违规操作,才会给你爸爸惹麻烦。你做事合乎规矩,调动属于你的资源,又有什么麻烦?”

    “可是……”

    “没得可是了,我都被你的煽情感动了,你还想怎地?”风尘走出了几步,摆摆手:“快点儿回吧,明儿还玩儿不玩儿了?坑我,你们就知道坑我……就连一个男角色都没有,明天还是美少女战士,超短裙很羞耻的好不好……”他的声音懒洋洋的,沐浴在路灯下,红色的衣服上多出了一层橘红色的光,显得有几分朦胧。

    “难得坑你一次,怎么舍得放过?而且这不怪我们啊……”张天野追上去,“你一下子变得这么天生丽质,怪谁?”

    风尘叹口气:“哎,如果天生丽质也算是一种错,那就让我一错再错吧。你明天的角色是谁来着?”

    张天野挑眉:“夜礼服假面——美少女战士的梦中情人哦。”

    风尘道:“为什么我想想就恶心。”

    张天野用一种很肯定的语气对风尘说道:“那肯定是因为你怀孕了。前面便利店就有卖验孕棒,等下买一根试试?”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