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六章 同出一理

    “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张天野似有所想,凝了一眼他的眸子,只一瞬、一眼,风尘就错开了目光,只是这一瞬、一眼,便看出张天野正在回忆、咂摸什么,那一种回味透着一种余韵,像是很美好的——但究竟回忆、咂摸什么,回味的是什么,却是看不出来。但即便只是这些,却已经是“难能可贵”了!眼是观、察之器,亦为宣发之器——人们常说“眼睛会说话”“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便是如此!这种读取人的眼神,以眼为桥梁,沟通内外,读人思维、想法的方法,在那日解决了“大个儿”心魔欲火之后,便时常练习——只是常人之思维快速、跳跃,又有所防范,和“大个儿”那种不设防的情况,却是不同的,想要知晓人的心思,却千难万难!

    也是张天野心有所想,有那么一下失声,这才让风尘模糊的窥探到了一点点的信息,知晓他在回忆、在回味、在咂摸。

    回忆、回味、咂摸的东西却隔着一层迷雾,便连光彩都看不透!

    但——普通人连“做什么”都看不透。

    张天野回忆、咂摸的,是一段说不上美好,却是暖融融的金黄色的记忆——那是一个下午,还没上课的时候。梅雪找到他,说有一个顶好玩儿的游戏,让他试一试。然后他就被要求靠在墙上,憋住一口气,梅雪双手用力在他的胸口压迫下去,再然后……再然后,眼前一黑,等再睁开眼,就感觉脸蛋子火辣辣的疼!那种火辣辣的疼很对称,一左一右。后来,张天野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被梅雪狠狠的抽了两个巴掌!

    这才是主体。

    让他憋气,压迫他的胸腔,目的是为了让他休克。休克了,才好名正言顺、光明正大的在他脸上甩两巴掌……这根本就是一个恶作剧。他就是被整蛊的那个!

    这个恶作剧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间就火遍了全校,就在最红火的时候,鉴于这个游戏的危险杏,学校明文禁止,不许再玩儿了。老师们也到处巡逻,但凡发现的,扣班级分、还要记过一次。

    即便如此,也还有人在厕所里玩儿……

    那一段时间,男生的脸上都是两片高原红,显得圆润而对称。

    那一片旧时光,在回忆中绵延的漫长,但实际上却不过是不足两分钟的出神。张天野吁了口气,说道:“心静了,大脑就进入了节能模式,没有额外的思考,消耗自然就小了。这是主动的,像是那种憋气,被压迫胸部,则是被动的……”

    无论是“被动”还是“主动”,却也都是殊途同归!

    二者都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

    “噗”“噗”两声,风尘轻轻拍手。浅肉色的紧身衣手套使得拍手的声音带了几分沉闷,笑道:“不错、不错,不愧是华清的高材生,一下子就想明白了……”

    “那是,不看看我是谁?”张天野挑眉,一脸得意:“能让西门吹雪惺惺相惜的,要么是同样的剑客,比如叶孤城!要么就是一样的高手,比如陆小凤!”

    “那你是西门吹雪?”

    “我感觉我是陆小凤……西门吹雪太过于无趣了,我不是那种无趣的人。”张天野很认真的琢磨了一下,摸摸自己长出了胡茬子的下巴——明明是昨天晚上才刮过的脸,这才不过十四个小时,就又长出来了,手摸上去扎扎的。

    倒是风尘,下巴、面颊光溜溜的,如同瓷器一般,一双鬓角也生长的整齐,一根毛发都不越界。

    令张天野心里一阵羡慕……

    “你怎么就下巴那么光溜?我怎么就……”

    风尘轻轻的摩挲一下自己的下巴,笑而不语。他自逆反先天、成就婴儿之后,胡须就再长出过……腋毛、汗毛等体表的毛发,也都没了踪影。肌肤一日好过一日,只是这些变化是潜移默化、循序渐进的,他自己倒是不怎么注意。这却是一种逆反先天,成就了婴儿之后,自然而然的一种表现。

    有一个专业的说法,叫做:降青龙、伏白虎。还有一个说法,就是大家比较俗知的,出现在《笑傲江湖》书中的一种说法——

    天人化生!

    这是先天真人的表现之一!

    光滑的下巴摸着很舒服,风尘笑盈盈的说道:“别羡慕了,这个你学不会。这个可是和寒暑不侵配套的,懂么?”

    “哎,我的命好苦啊……”张天野哀叹一句,又道:“不行,我也要去碰碰机缘。别的本事我不在乎,只要让胡子不天天长,别让我天天刮胡子,我就心满意足了……”天天刮胡子这种事,最讨厌了——张天野一般情况下都是一个星期刮一次的。只是出门在外,需要注意形象,要天天刮,很麻烦。

    “那你去泰国啊,一次手术就解决了!”风尘揶揄。

    张天野怒:“滚,劳资不想改杏别,只是不想长胡子而已。”

    风尘一摊手:“那我就爱莫能助了。”

    张天野:……

    “你快吃吧,吃完了休息一下,下午还要去踢场子呢……咱们华清代表队上午的表现可是差强人意啊。看看你们的损色……”

    “还不都是热的。我感觉我们一群弱鸡,上午的表现已经很好了,你不仅仅不能批评我们,还要给我们加鸡腿。”

    “噫……”

    风尘嫌弃的“噫”一声。

    蹲在餐桌上的含沙饶有兴致的看二人斗嘴,等到张天野吃完了饭,便自餐桌一跃,跳到了床上。打了个电话,叫来服务员清理了一下餐桌,各种的垃圾带走,二人又说了一会儿,张天野就回自己的房间去午休。风尘也躺下来,睡了一觉,含沙就安静的趴在他的胸口,安然不动。

    一觉醒来,时间已经到了两点四十左右,稍微整理了一下东方教主的衣服,含沙就钻进了风尘的衣襟内,一起出门。

    大家在楼下茶桌集合,有的早一些,有的晚一些。早起的便喝喝茶,吃一些茶点、坚果之类的零嘴,一边闲聊一边等……就这么的,一群“奇装异服”在茶桌呆了将近一个小时左右,人员才陆续到齐,随后出发……

    一到漫展中心,一群人就化整为零,三三两两的玩儿去了。风尘的死搭档就是张天野,一身死侍的服装已经被汗水浸透了,热气腾腾的往外冒。他拉着风尘,一个劲儿的往空调的方向窜,还不忘了流连一下那些cos女子角色的扮演者。不时的,还让风尘帮他拍照,帮风尘拍照,和cos们交流、说笑,一起谈喜欢的角色……然后,一个下午就过去了。回到酒店吃了饭,大家便换下了cos服装——风尘倒是没有换。反正又不怎么热,换来换去的,还显得麻烦!

    晚饭大家干脆就在楼下集体吃的:一个人吃饭很没有气氛。大家见风尘没有换去东方不败的行头,不禁调笑,“咱主管对东方不败还是很有感情的嘛……”

    张天野和另外三四个人和风尘一桌,一人打小报告:“教主,有人敢对您大不敬,是不是赏他们一粒三尸脑神丹?”说话,还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张天野道:“戏精啊你?就算你变成杨莲亭,教主也不会喜欢你的!哎……还是这些菜实惠啊!”对着大盘大盘的菜,双手十根手指交叉握住,张天野一脸花痴的低声祈祷:“东方教主神功无敌,日月神教一统江湖,千秋万代,唯我不败!”

    然后,给了风尘一个“看,我多虔诚”的表情!

    风尘“哼”一声:“某人不怕穿小鞋啊……”说话,便将手机拿去出来,按亮了屏幕。由于戴着手套,操作触屏时,却并不很灵便——却还是可以操作的。毕竟手套在手上戴了一天,已经被细腻的汗液浸的潮润了一些,而且即便是干燥的手套,那一层布料也不会完全阻隔手指、屏幕之间的反应。

    图库中一张一张东方不败的彩照被风尘打包,一并发到了一个只有父母和他的,独属于三个人的聊天群中——

    他出来玩儿,当然也要让家人跟着乐呵一下。

    发完图片,他写:

    今天拍的,看我的东方不败怎么样?

    他并不觉着这些是需要避讳、隐瞒家人的。微信暂时还没有回消息,风尘就放下手机开始吃饭,又讨论明天的活动。大概过了半小时左右,微信群里就发来了大量的表情,蘑菇头系列于刷屏,大致内容就是照片拍的很棒、佩服之类的。在北方,类似“反串”之类的玩闹多的是,尤其是农村地区,玩儿的时候什么装老太太、老妈子的多的是,扮丑扮疯癫的穷开心,炕都能跳塌了。在蘑菇头后面,则是一个动态图——

    贤哥版日本艺伎,两卷卫生纸挥舞。

    风尘:“……”

    赶紧打一条消息过去:我们在吃饭,这个太恶心了。

    有一条消息:靓照来看看!

    “帮我拍个小视频……”风尘直接使唤张天野,“我有手套不方便!”别看戴着手套操作一些打字、拍照、发图的功能没问题,可拍小视屏就不行了——因为隔着一层手套,很容易就会产生中断,让一个视频流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