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三章 拉条幅踩场子,汉服女孩儿和长生之悟!

    呃!张天野尬住了,明显的停顿了一下,说道:“风这么可爱的蓝孩子……”目光在不知火舞的扮演者身上、风尘的身上来回游弋了几次,“嘿嘿”的笑了几声。张天野一挥手,对队内的研究员大声说:“来来来,兄弟们,把咱们的条幅打出来!风神怒号、凌霸天下、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于是,一人便从包中取出了条幅、展开。蓝色的条幅、白色的粗黑体的字,竟然还真的是这十六个字——

    分了两人拉开条幅,举高高,让十六个字迎风招展。

    跟着张天野就举起了拳头,大叫:

    “风神怒号……凌霸天下……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大庭广众之下,他扯着嗓子大叫,一点儿羞耻感都没有。剩下的一行人除了风尘之外,也都跟着喊什么“风神怒号”“凌霸天下”之类的……巨大的声浪一下子就吸引来大片大片的目光,以及手机、相机的闪光。无论是来参观、游玩儿的,还是来cos的,目光“嗖”的一下子就过来了——这当真是“万众瞩目”,几乎将近九成的目光、注意力都集中于了他们的身上,从统一的装束上就知道他们是一个团体的……刚才还鼓足了勇气喊了一嗓子的一群人一下子就缩了。

    众目睽睽、万众瞩目啊……一群人的脸红彤彤的,目光游移。分明是臊出来的!张天野被这么一瞩目,整个人都要站不稳了。

    “喂——江湖救急!”

    张天野似乎在大声说话,声音却透着一种虚和空,风尘倒是不怵这样的万众瞩目,压低了声音怼了张天野一句:“你这么能,怎么不上天呢?这条幅你们什么时候弄得?”也知道这时候张天野已经从内到外的虚了,说话都不利索,也不等他回答了,风尘朗声道:“我们今天是来踩点儿的,刚才的一切,都是团员们自作主张,和本团长毫无关系……条幅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所以,大家如果有任何不满,可以找他们……”风尘指了一下一群团成员,直接将自己摘了出去!

    “收起来收起来……”手忙脚乱的收起了条幅,一行人开辟了道路,进入了展厅内部。展厅内部被漫画、光碟、手办分割成了不同的区域。

    激昂、热血,充满了斗志的动漫主题曲透过音响,在大厅内回荡。一些专业的、非专业的cos摆出各种造型,参观、游玩儿的人随处可见。只是相比外间的拥挤,里面却好了很多,比较合理的空间分布使得人流的引流合理,并没有人挤人的情况发生。

    集合了一下人数,风尘道:“接下来咱们解散,大家随意。五点钟集合,大家调整一下闹钟——另外我也会电话通知。集合的位置还是这里,可以吧?”

    “可以!”一群人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解散!”

    风尘也不多作废话,直接解散。然后这一行人就迅速的融入了人流,三三两两的一组,找自己感兴趣的去了。张天野则是走到风尘身边,用肩膀碰一下风尘的肩膀:“怎么样?吃不刺激?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风尘瞥他一眼,冷哼一声,送给张天野三个字:“蛇精病!”

    “我说啊,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张天野叫嚷了一句,二人朝着一个凹凸曼走过去,张天野道:“凹凸曼、死侍、蜘蛛侠、钢铁侠——你说还有比这四个角色更简单的吗?不过这个季节扮凹凸曼,啧啧,而且还是女版的凹凸曼……我服!”潜台词是:丫的大热天也不怕热死——要知道这些扮演者都是在家就换好了服装的。专业的cos团队还好一些,会租用现场的房间作为化妆间、换衣间,至于那些散兵游勇,那就只能忍着了。然后张天野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你说这要是一个尿急、拉肚子了可怎么办?”

    风尘无语,说道:“你就不能盼别人点儿好?”

    张天野振振有词:“我这叫未雨绸缪——不考虑清楚怎么行?我明天准备的可是死侍、死侍啊……万一突然尿急、拉肚子,衣服又脱不下来,不是要命了?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还教授呢,切——”

    风尘道:“嗯,那你预也预了,打算怎么立?”

    张天野挑眉:“哼哼,这么简单的事情——我跟你一块儿不就行了?反正拉链在背后,我自己也够不到,穿脱都要人帮忙……”

    无语……

    靠近了凹凸曼之后,张天野做出手拿话筒的模样,“这位兄弟还是姐妹,我采访你一下,这个凹凸曼穿着热不热?兄弟明天要cos死侍,提前弄点儿经验……”然而对方并没有搭理他——一来是他这个问题,实在是太无语了,这么大热天的,穿成这样,你问热不热?cos你还怕冷怕热?全靠爱有木有?为了cos自己心仪的角色,热一点点算什么?只要不热死,就不是什么大事儿;二来一般这种cos不露脸的,许多都是不想暴露自己的面目、声音,以此来寻求刺激的——算是一种“内向”类型的闷骚。风尘拉开张天野,对凹凸曼道:“真不好意思,我这兄弟有病,我带他去治一下……”然后就带着张天野离开了,张天野一边走还一边不满意的嘟囔:“哎哎,干嘛啊,他还没说呢……”

    风尘道:“长点儿心吧。闲的没事儿读读心理学,研究一下人类的行为和心理没坏处。人家不想搭理你,你老问什么呀!”

    “我知道他不想搭理,这不是很有意思么?”

    “毛线——”

    又到了一个穿着艳丽的粉色古装的圆脸女孩儿跟前,征得了同意之后,张天野让风尘给自己拍了几张合影。然后女孩儿还送了两个宣传册给二人——是传统汉服的宣传册,首页是堂皇的古城楼,通体选用了厚重的明黄色,以汉白玉质地的草书书写了“华夏之美服,秦汉之盛景”十个字,下面还有“秦汉华美古装社”几个字,以及地址和联系方式。

    古装、汉服应该算是漫展的新宠——也是许多的九五后、零零后的新宠:它代表了新一代人的自信、自傲、自尊!

    它,不止是一种爱好,也是一种心态,一种见证!

    昔秦王扫六合,天下归一;汉逐匈奴,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使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唐之鼎盛,条条大路通长安,是世界的中心。

    而今国强了,方才会复苏这样的自信和自豪……

    “我以为我们也应该向日本那样,在传统的节假日里,要倡导大家穿本民族的传统服饰。而法定假日应该增加传统节日的比例……”一说起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小姑娘就是滔滔不绝的,圆脸蛋一笑起来,就窝起两个可爱的酒窝,很漂亮。她说他们古装社来参加漫展的主要目的,就是推广汉服的——至于马褂、旗袍之类的,他们打心底里是厌恶的,更厌恶人们将之当成一种“传统”。

    她讲,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天坛停止那些满清的表演,而真正的恢复汉家的传统。更讨厌那些游客竟然还去捧场……

    聊了一会儿,风尘、张天野就不再打搅女孩儿,继续去别处参观。走远了一些,张天野吸一口气,说道:“是吧!比我们更自信……听她说话,我都感觉自己老了!”风尘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我们小时候,就有人说我们是垮掉的一代,我们这一代,又说现在的孩子是垮掉的一代……”稍微顿了一下,道:“可实际上我们这一代并没有垮掉,我们比上一代人更自信。当他们笃定,甚至固执的认为国外比国内的月亮圆的时候,我们却已经相信我们的国家不比国外差。而到了大部分人都说最没有希望的这一代人,他们却比我们更加自信——他们相信,我们的国家会成为中心,在他们这一代人手中,成为天朝上国。这种自信我们没有,所以,人的确是有不长生的理由啊……”

    一个人的老去,不止是身体的老去,也是思想的老去——思想老了,便是桎梏。倘若老的不死,新的便不能顶上去,那么人类的发展就会被桎梏住,成为一潭死水。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西方,都经历过这样的黑暗!

    圣人、义人的思想不朽,却禁锢了人类千年。这可以说是人类最黑暗的一段时间,就像是一个栅栏,截断了人的前路。

    死……是老人给新人让路。

    唯有这样,不断的“新陈代谢”方能不断进步。风尘心头的念头浮动,就像是水面上的浮游一样,起起伏伏。

    “长生——或许,破开思想的藩篱,成就了如婴儿一般的先天真人,才是最关键的一步。拥有了这一步,才算是拥有了长生的资格,也仅仅是资格而已……”只有不是障碍,才不会被清除——风尘的目光变得深邃、悠远,他微微抬头,目光似乎透过了穹顶,看到了天空的极深、极远之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