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二章 且在数中运八元,斩落藩篱出游去

    在风尘演示、讲解一些简单的《河图》《洛书》计算、运行的内容时,一群人便已经认真起来,一边听,一边记——有的习惯用纸笔、有的习惯用电脑,还有用手机录音,直接将语音转化为文字的,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有各的手段!待风尘讲完,一人便举手示意,提出:“我们可以先建一个简单的数学模型,研究这一运动规律……”

    又一人道:“传统术数……这个我们并不是很清楚,这一方面——”他的语气微微透着一些迟疑!

    张天野“噗嗤”一笑,说道:“你这不是骑着驴找驴吗?咱们这儿就有一头?”指一指风尘,道:“肯定能满足咱们的需求……风主管,你说是不是啊?”

    风尘一脸严肃:“严肃点儿,开会呢!”

    又有人举手——

    “八元数这一个概念,在解释上,我们也许……也许……”他说了两个“也许”,才勉强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形容:“将之当成是复数的复数的复数——也就是说,不要将它当成是一个八维的数学上的概念,而是要用它,来解释三维中的一些东西……我、我嘴笨,说的不太清楚,你们就领会精神吧……”

    “我们的世界,是三维的……”

    他的话的确说的很“不清楚”,只是彼此相处的习惯了,大家也多多少少能够听出来一些他话中的意思——不要被八元数的数学概念束缚了思维,八元数只是用来构建物理的数学模型的一个途径,一个最可能的途径。他的想法很“清奇”,哪怕表达的稀烂,也掩盖不住其中的光芒——璀璨、夺目。

    “我以为……”

    你一言、我一语,会议的记录逐渐的丰满。彼此的思维、灵感于简单的碰撞之后,就燃起了火花……

    会议结束,众人就一头扎进了工作里——方向是有了,接下来便是试着走一走,看看能不能够走通!

    风尘开始系统的梳理由河洛而衍生出来的一整套传统数学的体系,这样的一整套系统的工程本是一个人无法完成的,幸亏他不需要做的多么详细,只是要让研究员们理解其中的规则、方法和思维方式——于是,难度虽难,却也没那么难了。他在整理、梳理,这种整理和梳理,同样也是一个自我认识的过程,使他对传统数学、术数的一些东西更加的熟悉、更加的了然于心,就这么梳理了一次、整体、系统的了解了一下,比将书看上三五次的效果都要好,好的还不是一点半点!

    他整理河、洛时,含沙则是整日沉浸,截取了大量的互联网用户的算力,进行虚空定点的计算、调整,推演其中的可行杏——

    一人一鼬竟忙的一整个白天都顾不上说话,只有晚上回去之后,才彼此交流。

    阴神出窍,以阴神方式交流,时间也被尽量的、在不伤害身体的情况下拓展、拉伸,使交流的时间变得尽量的长……关于自身的运动、十八作、聚气的研究,关于虚空定点,如何有效、省力的进行电磁转化,如何……一项一项,一条一条,风尘和含沙闲话、闲聊的时间被浓缩到了极限——至于早上,则还要进行十八作的练习,要进行虚空注意,虚空点的凝定、运行实验,一个实验、一个记录。

    真的“闲下来”的时间段,就只有隅餐、午餐和晚餐了——只是风尘、含沙二人之间的研究,却无人知道。

    实验室中进进出出,整日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但即便是张天野这一个“死党”也都不知道——

    在下班之后,风尘还要研究,而以阴神状态进行研究的时间,则是达到了每天将近二十个小时——别人的一天是二十四个小时,但风尘的一天,光是工作,就达到了二十八个小时,若是算上早起的虚空注意,虚空点的凝定、运行实验的话,这个工作时间更是达到了令人惊恐的三十个小时。

    一天有三十个小时么?没有。但对风尘而言,却是可以有——阴神状态的,在不伤害身体的情况下,将时间进行接近极限的拉伸,三个小时,便是阴神状态的二十小时——假如只是在移动的瞬间,进行瞬间的拉伸,这个数字会更加的惊人。是当真可以让一个瞬间变成一天,甚至更久的——但却仅限于一个瞬间。

    未曾体会过那种一瞬千里,时间如同凝固一般的感觉之人,是根本无法理解那一种状态的玄妙的!

    但风尘却理解!

    就这样一个恍惚,不觉就是国庆。实验室放假,30日的傍晚实验室的一群人就换了统一的服装:半长的黑色休闲五分裤,裤腰是松紧带设计,插兜带有拉链,并且很大,可以很轻松的将手机装进去。外侧的裤缝是一条醒目的白条——是一种很容易清洗的材质,水泡上一会儿一揉,就能变得靓白……

    这裤子是含沙抽空帮忙挑选、订购的。在穿衣服的问题上,就算研究所的所有人绑一块儿也比不过含沙。

    这裤子极适合这群不会捯饬自己的“科研狗”单身汪!

    上衣则是白色的T恤,罩一件灰色马甲——

    穿着给人的感觉很精神。

    至于说防晒的长袖手套、打底的裤袜,虽然也都发了下去,但选择的人却不多……虽然防晒、虽然骑行的人也都这么打扮、虽然很多的明星也都这么出镜,但让他们穿,却总感觉有那么一丁点儿的“羞耻”——所以穿防晒手套和打底裤袜的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风尘,另一个是张天野。

    张天野是屈服于家里老娘的胤威之下,忍辱负重,悲愤欲绝的穿了。风尘则是因为防晒,所以就穿了。

    单选择防晒手套的则是有那么四五个。

    剩下的人表示:

    无所谓!

    几个已婚的,并且有了孩子的则是带了媳妇、孩子(媳妇、孩子倒是不需要统一服装,有家庭的到了上海之后,会另行安排——当然不能只泡漫展,而是要在上海各个游玩儿的地方都玩儿一下)。自己个儿无所谓,但老婆、孩子却是防晒的武装极为周全!对于自己的皮肤、容貌,女杏总是更在意的。大约是十分钟左右,大巴车就位。又等了半个小时,所有的人员也都就位了,这才上车、出发——因为是集体活动,所以他们是直接包了高铁的一个车厢,直接走的贵宾通道,全程没有拥挤、没有被打搅。一个车厢都是熟人,只是聊一阵大天儿,玩儿一会手机、电脑,也就到地方了!

    下了高铁,在预定的出口集合。上了早已经等候的大巴车,一趟送进提前预定好的酒店,到上海的旅程也算走到了头。

    “大家坐了一路的车,先休息一下。那几个结婚的,待会儿导游会过来联系你们,商量游玩儿的路线,确定行程。都注意一下……”

    “剩下的人好好休息,下午咱们就去漫展踩点儿……”

    诸事安排妥当,过不多久,导游就打来电话,说是已经过来了。风尘就一一叫了有孩子、有媳妇的一群人来,和导游见了面。导游是一个年轻的女子,长得还算不错,自我介绍现在还是在校的学生,学的就是导游,名字叫嬴子婴。

    嬴子婴的声音很脆,说话也干净利落。

    风尘道:“路线、地点你们商量一下吧,我听着。赢导游你也提些意见,按照咱们之前的价格酌情处理……我呢,就说一点儿,咱们是过来玩儿的,不是买东西的。你呢,带着他们玩儿的高兴,钱不算是问题!”反正又不是花自己的钱——那叫一个财大气粗,风尘一点儿都不心疼。

    嬴子婴事先也做了相关的功课,便开口给大家介绍了一下上海的相关景点、特色,又说了一下自己的规划方案,让大家伙儿有那么一个大致的轮廓,进行补充、删减——

    一番讨论,东方明珠肯定是要去的;游乐园也是要去的;历史的弄堂也是要领略的……总之林林种种,排的并不紧密,是可以轻松游玩儿过这一个假期的。双方签订了意向之后,下午这一组人就出发去玩儿了。另一队参加漫展的却并不需要什么导游领队,这其中就有上海的本地人——有地头蛇领着,直接就到了地方。还不曾进入漫展的展厅,光从外面看就是一片的人山人海。

    广场上能看到各种活的动漫人物在和人互动,各种的相机、手机不断的放光,胖的瘦的、男的女的,摩肩擦踵一般。

    风尘是早有自知之明,从一出门开始就戴了口罩。不过却并没有戴墨镜——那玩意儿太过于显眼了,想不引人注目都难。“这么多人也不嫌热……你看那个猫耳娘,怎么感觉都长残了?简直毁形象好吧……”

    当然了,有一个“不知火舞”还是不错的——不管是画出来的也好,还是本来底子就不错,至少让大伙儿眼前一亮。

    张天野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鬼鬼祟祟的拍了一下风尘的肩膀:“嘿嘿,不知火舞,去吧,风,让他知道你的厉害。”

    风尘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他以为自己很隐蔽,实际上距离风尘好几步的时候,他身上的气味、脚步声就已经暴露了。风尘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哼哼,云,你的麒麟臂难道只是用来撸啊撸的吗?”

    张天野:……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