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一章 道与器

    那一个“咫尺”是一张没有厚度的纸——要捅破它,缺乏的仅是一个破开思想的藩篱的想法、行动!本质上而言,这同是一种“工具”,和锄头、斧头、机动车、飞机、计算机之类的“工具”并无不同——使用工具、制造工具,是人类历史最重要的进化……从原始社会到现代社会,从石器时代到信息时代,“工具”在人类的进化史上,在历史的演变、科技的发展、进步上,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这一个“工具”并不只局限于器具、器物,亦包含了小部落变成大部落、大部落变成联盟、联盟变成了邦国的制度、律法、风俗、语言等——这种工具,是一种无形的工具,是以当前的需求为前提,认为的制造出的,用以维持人类社会的一种工具!

    而还有另一种“工具”却似乎并不被包含在内——这就是数学、化学、物理等学,等人类一点一滴总结、归纳、提炼出的定理、规则。

    它指导人制造“工具”,所以它似乎并不是工具!

    但:制造工具的工具,也是工具。

    此二者,《易》有踊: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有形的犁耙、簸箕、房屋、车子之类的是工具,无形的礼法制度、血缘规矩、奴隶分封、音乐习俗等,亦都是工具——这两种工具都是“器”,是形而下者!而另一种诸如数学、诸如对自然、对自我的认识、总结和归纳,则是“道”,是形而上者!这便是“工具”的两个种类,分的很明确。

    而统御“道”和“器”二者的,则是人的智慧本身——既可制造“器”也可探究“道”,拥有智慧,便拥有一切的可能。

    这一种以人的魂、魄精神为本,以人本身为根本,注意虚空,以天地之磁场、甚至可能还包括了引力场为资源、养分,以注意出的点阵为工具,以电磁学为主导理论的“应用”只是“器”的一种不同——就像是将装水的陶瓷缸子变成了一个玻璃杯,但装水的道理,作为指引的“道”却是一样的。

    所以这一个“咫尺”真的就是一张没有厚度的纸,是可以一捅就破的。但那“天涯”也是真的——

    这一方面的应用从未有人探究、研究过,理论上是丰满的,但实际应用却已经不是骨干,而是空白了。

    或许……特斯拉应该是其中的“昙花一现”——虽然这个“昙花一现”也不知道真假,但姑且信之吧。有一张特斯拉在实验室中,通过意念控制一团球形的电的照片(是球形的电,但不是球状闪电),可惜,也就仅此而已。

    且就当一个激励吧!

    一点灵光也是一闪——几乎在同时闪过,几无先后,都是瞬息之间的闪光。心中闪过,便涌上喉咙,“我想到了,虚空的定点无法移动,或许我们可以改变一下——使之更加复杂、更加省力;利用一些其他的办法,比如说:将移动的定点附着于我们可以控制的附着物之上,既可以是铁棍、木棍,也可以是我们的手、脚,我们的身体本身……含沙你记录一下,这种灵感来的快,去的也快……”

    这种“灵感”一旦出现,是一定要立刻、马上进行记录的,因为这种“灵感”来的真的很快,有可能喘口气、打个喷嚏,就再也想不起来了。

    若是因此错过,岂非可惜?

    含沙点头,说道:“很好,我已经记录了。待会儿我就开始……”

    风尘道:“多累着你了。”

    “没事。”

    空气中的清冷已经散去,气温中带上了淡淡的暖意——那种暖融入了体表,进入躯干,竟然是分外的舒服。风尘特意避开了树荫,走在阳光下,肆意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整个人都显得分外的明艳——整个人浑然融入了阳光中,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神圣——他走进了实验楼,进入办公室。含沙留在办公室,开始着手工作,风尘则是和手下一起开了一个算是很不如正业的“小会”:

    十一假期怎么过?

    就在实验室里,大家随意的坐着,风尘开启了话头:“十一去哪儿玩儿,怎么玩儿,大家畅所欲言——别胡说啊,不然坑了别怪主管……”

    “噫——”一群人异口同声,嫌弃了一声。一人道:“主管你这也太鸡贼了,都还什么没说呢,你就先把责任撇清了……十一上海有漫展,你们有谁想去的?”然后一群人就交头接耳——漫展啊,他们是很有兴趣的。可以说其中百分之六十左右的人有兴趣,剩下百分之四十左右则是想去旅游,但旅游的地点没想好——还在一起商量中。最后地点定在了海南三亚,西岳华山和凤凰古城三个地方……至于国外,他们想都没想过。普通人出国或许容易一些,但他们却不行!

    非要出国去玩儿简直是不拿自己当回事儿——国外可没那么安全,且不说一旦出了事情国家损失不损失的,自己的命可就只有一条!

    “好,现在两个方向。漫展、旅游……我们先做一下统计,有谁不喜欢漫展的举手……不喜欢旅游的举手……”

    这是一个很年轻的团队,成员也都是年轻人,讨厌旅游的有,但讨厌漫展的是真没有,大家伙儿还期待着主管羞耻cos呢……在这个简单的调查之后,会议就滑向了一个诡异的方向——

    风尘究竟cos哪个角色比较好?

    “我要宝儿姐……上次他回来,那句‘机智的一逼’简直神似……”魏琛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惹来一群宝儿姐死粉的附和……仔细的打量一下风尘的身条、白皙的肌肤以及越发出落的不错的容貌——看着是绝不给宝儿姐抹黑的。有人则是希望“女帝”,张天野更是喊出了奶牛“不知火舞”这个角色……

    都是女的、都……反正扮演者又不是他们,一个个的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根本就不给风尘插话的机会,就把事情给定了下来。

    漫展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是足足一个星期左右,所以可以每天一个角色嘛!什么纲手姬、炮儿姐、不知火舞的都有机会。

    一群人热火朝天,话题已经进入到合影一次两百元这种细节杏的话题了。几个对cos重度痴迷的患者拍着胸脯表示:服装、道具我们来!风尘听的捂脸,有气无力的问道:“你们商量的这么热闹,有没有征求过我的意见?”语气中透着一股子绝望的气息,让一群人讨论的更为热烈了几分……

    风尘……虽然cos不cos的自己是并不怎么在意的,究竟饰演的是男杏角色还是女杏角色,亦或者是动物,也都没什么。可你们不能无视我吧?

    ……

    然后,事情就这么定了。

    “该工作了啊……都给我干活儿。我希望今年年底,我们可以找到一个合适的公式,另外大家也不需要局限——就比如八元数!”

    “滚粗,别在这儿碍事儿,打搅我们研究……”张天野嫌弃的挥挥手,还不等风尘转身,就又叫道:“等等,你刚才说八元数?怎么个意思?”八元数他知道——做理论物理这一块儿研究的人,几乎都在科学期刊上看到过相关的论文、猜想。有一部分研究者相信,八元数蕴含着整个宇宙的秘密——其实这一个思路,和风尘关于维、物质、空间的理论猜想是一致的,只是这一理论更偏重于数学罢了。张天野道:“可是,他们研究了几十年了,也没有任何结果啊……”

    “嗯,所以呢?”风尘挑眉,道:“他们几十年没出结果,所以我们就不研究了。你这个小同志啊,思想很有问题……”

    张天野叫屈:“我说什么了我?”

    “八元数复杂、庞大,要硬找肯定难找,没有超级计算机辅助的话,更是令人绝望……我的意思是,各种方法都试一试,找一找。别管是什么,先试试再说——咱们国家的数学,根子上是洛书、河图,现在呢,只是当成一个数学幻方。但历史上,我们的数学家就是凭着这个东西,创造了许多的奇迹……我想,这会不会算是一个突破口?研究一下它的计算模式,说不得会有所收获!”风尘敲了一下桌子,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这是从八元数到八卦,再到洛书、河图的一种很自然的联想。

    河图、洛书的数理,以及之后由此衍伸出的一个庞大的体系,他也都跟着四老汉囫囵吞枣的了解、学习过一个大概。

    只是一个先天真人所谓的“大概”放在凡人身上,却也算得上是精通了……

    “我举个例子,利用河图、洛书进行计算……”

    风尘利用河图、洛书简单的举例、计算了一些加减乘除,讲道:“五行生克、阴阳变化、运转——这不是数手指头数出来的,而是在运行中产生的一种必然的东西。你们说,研究一下这种必然,是否可以从中找到灵感?”

    这一套计算方式,以生克、阴阳变化的规律为基础,别开生面。对于这群对传统术数之道并不了解的人而言,是充满了不可思议、充满了神奇的元素的。一个数字到另一个数字,竟然可以运用生克变化、推导出现——似乎,还真的有可能从中找到灵感,找到方法!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