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章 想法

    人说“悲春伤秋”,“春”也好,“秋”也好,总能感染人的思绪。即便是逆反了先天,成就婴儿的先天真人,亦不能免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心如明镜高悬,水过而无痕,作自己的国王,却也有自己的思想,有喜欢,有不喜欢。就像风尘见了昆虫一类的小东西会心里一阵发毛,但却并不是那种“害怕”,也不妨碍他进行研究、实验一样!

    所以“春”和“秋”也会影响他。

    想着江理仁,感慨世界对他的遗忘,命运的无常。风尘不由默然,喟叹一声:“只是,究竟多久呢?”这一丝念头一闪而逝,风尘拍一下张天野的肩膀:“快点儿去食堂,一会儿连饭都没热乎的了。”

    张天野:“还讲不讲理?”

    风尘启步,绕过张天野,道:“跟你个不吃早饭的讲道理?没那美国时间。”

    “哎我说你……”

    张天野追上去,风尘看他一眼,“我怎么了?”

    张天野:……

    且说着话,便进了食堂。

    食堂几坐满了,只有零星的几个空位。风尘去打饭,师傅都不用他开口,就满满当当的给他弄了一餐盘——就像是一座小山一眼,看着都感觉夸张。风尘两只手端着盘子,在一个空位上坐下来,张天野一屁股坐在风尘的旁边。他虽然不想吃,但既然进了食堂了,也多多少少的打了一份儿粥,还特地让师傅在里面放了一些切成条的腌芥菜,还要了一碟干炒花生米,一粒一粒的嘎嘣儿脆,吃的贼香,再呼噜一口米粥……一点儿都看不出是没胃口的样子!

    “哥们儿请你吃花生米……”小心翼翼的数出四五颗花生米,张天野道:“你知道花生又叫落花生,可以榨油,五仁月饼里也少不了它的英姿。”

    这厮是演上了,演的还是孔乙己……风尘停了一下,问:“跟着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花生米有四种吃法?”

    “NO1!NO!NO!孤陋寡闻了不是?花生可不止是四种吃法,根据我的考证,花生米……”张天野喋喋不休,就像是唐僧一样。风尘干脆不理他,自顾自的吃饭——饭吃完了,张天野也说完了。硬生生的让他说了一顿饭。

    花生米、粥也吃完了,碗比狗舔过的还干净。这就叫没胃口,不想吃?简直就是骗鬼呢!而且鬼都不信——

    更是一边吃一边儿说,硬生生的将花生米的N种吃法,以及对人的养生、健康的意义说成了一篇质量上乘、文笔通畅,可以拿去当单口的论文。风尘不理他,很认真的搞定了自己的一大盘子,最后送给他一个眼神儿:你这么牛逼,你咋不上天呢?张天野有些抓狂:“您那是什么眼神儿?我怎么感觉那么怪……”

    风尘起身,拿着餐盘朝回收餐盘的架子过去,一边走一边说:“哦,是么?那一定是你的错觉。”

    张天野叫道:“你当我傻啊?我要跟你决斗,咱们单挑,别说兄弟我欺负你!”

    “你跟我?单挑?确定?”风尘审视一下张天野的体型——个头虽比自己高了一头,身体却有些单薄。除了那高出的一个头之外,简直一无是处……风尘很是怀疑,问:“你拿什么跟我单挑?张天野,就你这样的,我能打十个!”勾手指挑衅了一下,风尘用力的握了一下拳头,拳头前后颤动了一下,“速度、力量、技巧……别说真人PK了,就算是拳皇你也打不过我……哎,可怜啊!”

    “你狠!”

    仔细一想,貌似还真的打不过。张天野立刻就缩了,识时务者为俊杰,打不过还要硬去单挑,那不是梁静茹给了他勇气,而是沈腾给了他一个好贱!

    用力磨了磨牙,张天野果断转移了话题:“咱们国庆你打算怎么安排?有没有什么集体活动之类的?”挑挑眉,旋即又补充:“譬如说是大型的cos活动,海边度假,或者是凤凰古城、名山大川之类的……”

    “哦——”风尘拖长了声音“哦”一声,说道:“行啊,我说怎么这几天的进度这么慢呢,原来心都跑假期了。”

    “你就说有,或者没有吧!”张天野斩钉截铁!

    风尘道:“有,不过你说了这么多,咱们到底去哪儿?要是都去,就是蜻蜓点水一样拍张照片,除了累人,一点儿意思都没有。你们是不是商量一下,给一个章程?”乘着国庆假期,调休一下,空出半个月的时间,让大家好好玩儿一下,放松放松,这是风尘早有的想法,手底下的研究员一个个也是同样的想法。每天枯燥的面对一些公式、数据,重复进行验证、筛选……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是真的考验人的意志。风尘寻思一下,说:“要不咱们待会儿开个小会,定一下……定了以后,做一个预算,都安排好了。”

    “嗯,不错、不错……孺子可教!”张天野做出捋胡须的样子,频频点头,只是一根胡子也没有,这就有些尴尬了。

    “去,少废话,麻溜的通知去……”

    “得嘞,等好吧您呢!”

    张天野闪人。

    风尘抬眼望了一下天空,天色蓝的纯粹,不见一丝一毫的杂质。风尘一只手抱着含沙,一手轻轻的沿着它的脊背,梳理它那一身漂亮的,橘黄色的皮毛。问道:“含沙,难得一个假期,你想去哪儿玩儿?”

    含沙的阴神就伴他身边,一袭红色的连衣裙,裸出了一截大腿,脚上是一双高跟凉鞋,长发放下,明艳的动人——

    只是风尘却看不见。

    含沙沉吟了一下,声音轻柔的透过手机,传递出来。道:“哪里都好。只要能跟你一起谈玄论道,地点、时间,都不重要……对了,风尘,我有一个主意——它或许对研究人体运动极有帮助,算是一种学以致用,且也是一种护道之器吧。我感觉……你听了之后,一定会很感兴趣的!”

    风尘问:“是什么?”

    含沙一边想,一边说:“把小说、电影、游戏里面,一些具备实现条件的武功、武技,试着弄出来。你看,这是用,也是研究,一边弄这个,一边研究,是不是更好一些?”

    “而且……”含沙的这个建议很不错,貌似还可以提升一下自己的战斗力,成为传说中的“武林高手”?“的确是有助于运动的研究的——理论、实践可以结合起来,要远比光研究理论好得多。”

    含沙笑,说道:“不错吧?”

    “是……那,你说咱们先从哪儿开刀呢?”风尘沉吟,一边走一边琢磨着第一个要弄的武功是什么武功好。

    含沙提出:“幻想立足于现实,不如就从现实开始研究。之前咱们就研究过一些柔道、拳击、自由搏击中,一些关于肢体运动的技巧和玄机……不如,我们就从这里开始!第一步,是了解世界上各个格斗流派的技术、方法,然后进行归纳、总结,进行二次创作——用完美的力学、运动学进行二次创作。使其无论是发力、技巧,各方面都青出于蓝。第二步,就是将之融汇于一炉,化于肢体,纳千万于一,始于一而定于一。这样的一个工程对旁人而言,是千难万难的,但对你我而言——”

    风尘道:“却并不难!”

    含沙想到了,他听含沙一说,闻弦知雅意,也一样想到了——二人可以利用阴神之法,建立模型、劫持算力。又阴神状态之下,既可以让时间变得更快,又可以让时间变得更慢,是千年一瞬,还是一瞬千年,皆由心意。而以阴神合投影,模拟动作,这种“真实体验”可比什么3D技术都要厉害。

    这是货真价实的“身临其境”——通过观察模型,更是能够看到每一块肌肉的运作,血液的奔流,气的巡行。

    人体诸多的器官、组织、功能的协调运作,都能直观的看到,并且看的一清二楚。合适和不合适,也不再是一种主观臆测,而是一种切实的可观察、可验证,并且有数学数据进行指导,贴近几何完美的一种方式。

    “一个精通全世界所有的格斗流派的格斗术,甚至包含了佛、道等流派的引导术、内丹功法、养生拳法的人——一个将之容纳于一炉,定于一的人……风尘,到时候你就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强者,是大宗师了。啧啧……”含沙看向风尘的目光里都开始发出了光,亮的吓人,充满了一种感杏、炙热。

    这,可是她的道侣呢!只是想一想,又怎么能不为之自豪、心动?

    风尘的心中一阵热,亦是心动不已。只是心动也好,心不动也罢,却都不能影响他的思维、判断。风尘随着含沙的话,憧憬了一番那样的“未来”,嘴角带着笑,说:“真的很好啊,但那只是一个起点、一个开始,不是么?在虚空注意、定点,依托于磁场构建一个系统——或许,我们可以开启一个超人的时代。一个凡人可以驾驭雷霆、横渡虚空,掌握不可思议的伟力的时代……”

    “那时候,一代宗师或许并不那么耀眼。”

    风尘憧憬……一个可期的未来,总让人憧憬和幻想。未来可期,纵然他这一代人看不到,第二代、第三代人也总会看到——总有那么一天。毕竟他已经开了头,距离可以运动只有那么咫尺的距离——但咫尺天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