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八章 限醉酒提案

    嘴里不干不净,动作拖泥带水、踉踉跄跄……酒疯男子实实在在的给一群人表演了一番什么叫“撒酒疯”。像是这种怼电线杆、围殴垃圾桶的类似画面以前也就在一些网络视频里出现过,大家伙儿也都是当一个笑话看的,谁也想不到现实中竟然也会出现如此离奇、怪诞、不可思议的一幕!

    张天野猎奇心起,就停住了步子,将风尘拉到了一个烤串的摊位跟前——正好是一个视线良好,方便看戏的位置。

    “别急着回去,看一看……蛇精病啊,还头一次见。”和风尘挤眉弄眼一番,又问摊主要了十串腰子,“十串腰子,慢慢烤,不急。”

    “好嘞!”摊主立马开烤——这种撒酒疯的事儿风尘、张天野新鲜,可对于这些摊主而言,就太过于稀松平常了,几乎是隔上一个礼拜就能遇一次。要是运气不好,一个星期都能遇上三五回——这些人小贩们可谓是又爱又恨。爱他们敞开了吃,敞开了喝,恨他们撒酒疯闹事儿,简直让人头疼的一匹。

    “哎、哎哟哟……我看着都疼!”张天野看男子用脚踢石球,光是看着就感觉脚疼,嘀咕了一句,“你说不会骨折吧?要不要帮他叫120?”

    “顶多破点儿皮,黑青一块……骨头是折不了的!”那男子醉醺醺的,动作、发力都稀松的很,就算酒精能够麻痹他的神经、痛觉,让他的力气变大一些,这个变大的程度也极其的有限,并不足以让他骨折——脱臼倒是有可能的。风尘对此可谓是“门儿清”,一眼就看出来了……

    张天野有些不信,问:“真的假的?”

    风尘道:“比真金还真……”

    十个腰子烤好,二人一人分了五个,就挨着小摊坐下来一边吃一边看,丝毫没有感觉围观人撒酒疯有什么不对的。大概是一刻钟左右,正好执勤人员过来,这一场闹剧才是结束,将人给“带走”了。酒疯男子不依不饶的大闹、大叫,废了好一番功夫才被拖进了车里进行醒酒,风尘、张天野的腰子也吃完了。风尘说道:“你说明年咱俩弄个提案怎么样?这种拥有撒酒疯记录的人应该限制饮酒——发现撒酒疯的,就要记录在案,进行通知,并限制其饮酒。二次发现,以妨碍公共安全,威胁他人人身安全处理,怎么样?”这却是他心中一动,突然想到的——

    这算是一件小事,却和人的生活息息相关。

    这样的撒酒疯的人不是一个、不是个例,要不然网上就不会有怼垃圾桶、群殴电线杆这种搞笑的视频了:但无一例外,这些人都有一种暴力倾向。这也就是撞石球上了,去打石球,要是撞人身上,是不是就要打人了?

    有效的制止这一种“撒酒疯”的行为,就是保护他人的生命、财产安全!风尘是问张天野,心里却已经定了下来,并取出手机,做出了详细的日程备注——毕竟研究那么忙,很容易就会一下子想不起来。

    张天野哑然,讷讷道:“这个提案……亏你想的出来。不过老板肯定会恨你的,本来一箱啤酒随便吹,你这个提案一下来,就少了至少半箱!”

    他问老板:“老板您说是不是?”

    老板道:“是应该限制一下,这位小兄弟说的不错。”老板叫风尘“小兄弟”,实际上自己的年纪也不大,和风尘、张天野二人也差不多少。“多挣钱谁都想,那种撒酒疯的我们也怕啊,闹腾一下,生意一下子都坏了……就说上个月,那个摊位——”老板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摊位给二人讲,那个摊位的老板“老杨”上个月遇到了一次斗殴,原本二十多个客人一下子跑光了,几个喝的醉醺醺的人连他的桌子椅子都砸了,头还给开了瓢,足足在医院住了十天——乖乖,这可是京城的医院啊。不仅这个月的收入贴了进去,重新制版各种工具,又花了一些……讲完,老板说:“你们说,这谁受得了?天天做买卖,天天就是喝酒撸串的,遇上一个就完蛋……”

    所以,老板是赞同风尘的……“谁也不能保证自己就运气好,撒酒疯就遇不到自己的摊子上,或者就是刚才那样的,是不?”

    “少挣一点儿,我们也乐意……”

    这是心里话——心里话就只能在心里。顾客要酒的时候却不能说,这是一个忌讳——万一遇到个脾气暴躁的,借着酒劲儿把摊子砸了、人打了,连说理的地方都没有。张天野拍拍桌子,埋怨道:“老板你究竟哪儿头的啊?”

    风尘笑,用餐巾纸擦擦嘴,取出口罩戴上。说道:“吃也吃了,热闹也看了,这下该走了吧?你回家还是回宿舍?”

    “你老这么晚叫我出来,我坐地铁来的,现在要是有地铁我就回去……”

    这个时间点地铁是肯定没有了——

    二人一路悠哉,回到了研究所的宿舍,各奔东西。风尘习惯杏的“静”了一个时辰,然后睡去。眼睛一闭、一睁,便是翌日的天明。起床、洗漱罢,换了一身运动服后就跑步出门,沿着华清跑了大概有五公里左右,至于每天练功的那块空地后,以“哞”“凌”“嘤”始,进而十八作,一次一次的重复,体内之流巡行于十二正经,川流不息、循环无端,不见其起始亦不见其终焉。

    如临凡之仙遗世独立,孑然一身。一种难以形容的生机在他的身上萌发,就像是春寒料峭时破开了泥土的嫩草——

    破开泥土、扎根荒野,既可以生长于严寒,也可以奋发于干枯的石头缝隙。

    ……

    他的动作停下,复作注意,在虚空中进行定点。从一个点,到两个点、三个点,一直到五个点。直觉的有些疲惫,他才停止练习,冲着一旁安静的看他练习的含沙一招手:“今天就到这里吧,咱们……这小子居然来了?”风尘有些诧异:来的竟然是张天野——他可从来没有隅起锻炼的习惯。

    “风尘,你可害死我了……我特么昨天晚上拉了一晚上肚子,刚睡一会儿还没睡着,天就亮了……”

    张天野一脸的幽怨:

    “一定是昨天的肉不新鲜,一定是的……”

    “你是吃多了吧?”

    风尘一语真相了:张天野的确是吃多了,晚上睡觉又开了空调,不拉肚子才见鬼呢!虽然昨晚撸串的主力是风尘,可在风尘的带动下,他这个陪绑的也没少吃。实际上,很多吃烤串拉肚子的人也都是这样的问题——不是肉不新鲜、夹生之类的,根本原因就是吃多了撑的,吃起来没个节制。

    张天野叫屈:“分明你小子比我吃的多多了,怎么你就一点儿事儿都没有?”这简直不公平,不,是不科学!

    “本座堂堂先天真人,放小说里都是开派祖师的水平,你能比?”蔑视了张天野一眼,风尘“哼哼”两声,说道:“走吧,吃早餐去。”

    张天野摆手:“别别,你现在别跟我提吃,我恶心。”

    “哦,那我去吃饭!”

    “没人杏啊……”

    张天野感觉自己遇人不淑,心说:“我都这样了,你就不能关心一下么?”却屁颠儿屁颠儿的跟着风尘朝食堂走。风尘问他:“你不是不吃吗?跟着我去看呢?”张天野磨牙,咬牙切齿道:“我乐意,你管的着么?”

    正这时候,“大个儿”和安道金几个人沿途跑步过来,见着风尘就打招呼:“风教授,早啊!”

    风尘眼神温润的在几人身上扫了一下,点头道:“早,锻炼呢?”

    安道金道:“是……我们刚才起来。可不敢和您撞一块儿了……”

    另一个同学说道:“对了风教授,您上次说的那个我们已经验证过了。大象的叫声的确拥有慑服野兽,令人心灵宁静,降服心魔的力量。只是比起您发出来的,却总感觉少了一些东西,怎么说呢……您发出的哞,只要一听,立刻就有一种当头棒喝的感觉,整个人的思维、想法瞬间就空了,但大象的叫声却不行……”

    风尘“嗯”一声,赞许道:“不错,很不错。有了想法,在有条件的情况下,第一时间进行验证,付诸于行动,这很好……我很看好你们。努力吧!”

    几个同学都是振奋——自经历了那么一次乌龙,风尘在几人的心目中的形象却是超凡脱俗的。

    所以风尘的鼓励,也就更有力量。

    “至于你们发现的问题……这个也需要你们自己验证,自己发现。这方面安道金同学的经验更加丰富一些,你们可以多多交流。安道金,记得我说的话,不要固步自封——大胆小心,我希望看到你们的惊喜。”

    “一定的……那风教授,我们就先走了……”几人便继续跑步。张天野问:“刚才那就是安道金和他同学?”

    风尘给几个同学治流鼻血的事儿整个华清都成了段子了,张天野怎么能不知道?只是关于其中的真实情况,风尘却并没有和他讲——实在是没法儿和旁人讲清楚。风尘点头,说道:“不错,就是他们。”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