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七章 烧烤

    “好勒……我叫一下天野!”风尘给张天野去了电话,问:“你在单位在家?”张天野不答,反问:“嘛呢?”听的出,张天野还没睡,隐约的还有拳皇的音乐声——这小子应该是在打拳皇,一个人。风尘勾起一丝浅笑,说道:“我听见声儿了,一个人打拳皇呢?如此夜色,是不是感觉特别的空虚、特别的无聊、特别的……”

    “说事儿……哎、哎,我的千鹤、我的女神!”对面一声哀嚎,然后就是一阵噼噼啪啪的摇杆、按键声,又听张天野道:“你快点儿,要不我挂了啊!”

    “是这样的,我呢,准备带上我家的小可爱去吃大排档……作为朋友呢,叫你一起是必须的,叫不叫是我的事,来不来是你的事,这事情你就看着办吧……”风尘的语气不徐不疾,话里的意思分明是“爱来不来”,通知一声,也就是尽个朋友之义而已,别介以后酸,说是出去活动都不叫他……

    张天野却是实在,一听是叫自己大排档,立马就应了……

    “去,怎么不去……你告诉我地址。”

    一个人打游戏简直无聊透顶了。

    “就老地方——”

    “行。”

    二人烧烤的“老地方”距离学校不远,是一片城中村。也只有这样的地方,才还会有路边摊、大排档的生存空间——是正宗的碳火烧烤,据传说可以致癌的那种!只不过风尘也好、张天野也好,那是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就对了。至于说是那种做进店里面,利用电烧烤的各种串……他们是连店都不进的。一个是没气氛,二个是吃不惯——不曾直面火焰的烧烤,没了炭火和烟气滋润的食材,又有什么滋味?

    所以二人烧烤、路边摊的地点一直都在这里,什么致癌、不卫生、不安全之类的,他们不怕……

    二人就在村口碰头。

    风尘来的略微早了一些,等了张天野十分钟左右。张天野并不在宿舍,是从家里过来的,为了一顿烧烤也是拼了。他身上穿着一件粉色的大T恤,一条宽松的大裤衩,整个人都显得随意——幸好脚上不是人字拖。

    而是一双黑色的布鞋,没有穿袜子。张天野走过来,一眼就认出了风尘,做出讶色,道:“哟,差点儿没认出来。啧啧,大热天的绷架(穿戴的意思,略有贬义)个口罩,还是纯棉的……这就是名人的烦恼?”

    张天野作出了一脸的嫌弃、迷之疑惑,故意的寒碜风尘。风尘道:“你这孩子跟谁学的啊,嘴怎么这么损了?”

    张天野说他“绷架”,虽然“绷架”这个词是一种方言,也从未有人对这个词语进行过具体的解释,但熟悉的人都知道,也能够从普通话、古话中找到对应的词语。这个词语就是“沐猴而冠”——张天野就是这个意思:你丫就参加了一次《大演说家》,大小也就是个人明儿,还学人家墨镜、口罩的武装。哦,对了,没有墨镜……有什么得瑟的?好像谁认识你似的。

    这样损人只是朋友之间的一种互动方式——二人谁也不会当真。要不是从校区出来,风尘也不会捂上口罩。

    不过该怼的还是要怼回来的。风尘直接用长辈教训熊孩子的口吻来说事儿,凭白的就压了张天野一辈儿。

    张天野“哼”了一个鼻音:“你问我谁教的?爷们儿告诉你,我爸姓张,就问你怕不怕?二代圈子里咱都是老大……三刀六洞懂不懂?劳资一句话,那些狗逼养的让他们自己插自己一刀,他们都不敢不插!”

    张天野一脸的得瑟、纨绔劲儿十足。

    “哟,您老人家还这么英勇呢?我怎么不知道?”风尘看他一眼,说话就朝着村里的一个广场过去——大排档都统一放在了广场里面,这是村子里为了防止原本并不很宽敞的道路阻塞想出来的一个变通的法子。

    大排档你不让经营是不行的、路边摊你不让摆也是不行的,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个折中的方案……

    另外广场那里还搭了一个戏台,每天晚上都有演出。什么老哥、新歌的,吃着炸鸡就着啤酒听着歌,叫做一个惬意。一些到处走街串巷的艺人,尤其是做摇滚的小乐队,小组合也经常在这里歇斯底里、鬼哭狼嚎。将这一片儿城中村变得热闹无比,简直就如同是烈火烹油一般——至于说什么京戏之类的,实话说并不适合这种场面,喜欢的人更少。要是真的“依依呀呀”的来一场,广场都能空三分之二,除了一些老年人和个别年轻人,那些不喜欢的定然是要走光的。

    摆大排档、请艺人,本质上都是为了生意,为了多挣俩钱。这要是人都走光了,那这里的买卖人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广场的四周霓虹闪烁,烧烤的摊点错落。桌椅星点散步,不同的摊位的桌椅都或多或少的有一些区别,用以区分。风尘、张天野就在距离戏台不远的一个桌子上坐下来,张天野很不见外的点:“先来两百个串儿,面筋来上三十个吧,其他一会儿再说……”不远的老板吆喝一声“好嘞”,将两个字拖的悠长。

    老板开始烤,风一吹,就是一阵烟熏缭绕。台上一个穿着皮夹克、背着吉他的歌手正在唱那个现在挺流行的歌……

    歌手唱的声嘶力竭,脸上一层油光不知道是汗还是泪。

    风尘点评道:“这哥们儿也不嫌热,啧啧,皮衣啊。你小子看见没有,这才叫绷架,我这个是正常好不好!”风尘指一指自己戴着口罩的脸。张天野跟着音乐唱了一句“怀念我们的青春啊……”,就是一句,还跑调了。撇撇嘴,说:“别转移话题,我和你说,劳资说一不二,心狠手辣,这可是真的……之前有个姓李的那个,就是撞人的那个,他爸还是李什么来着,很牛逼是吧?”

    “那小子躲的倒好,还想跑。咱大院儿什么规矩?当时都快上飞机了,我直接把人从飞机上弄下来的,直接小黑屋。然后你猜怎么着?”

    张天野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不过风尘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就他那“吊丝”属杏,那个圈子里就梅雪一个好朋友,还飞机上弄下来……事儿或者是有这么个事儿,但做这个事儿的却绝对不是张天野。风尘点头,说道:“且让尔继续装这个逼!”

    张天野道:“我当时就发话,你小子要是想跑,自己在腿上插三刀,以后天高任鸟飞,只要你不回国,随意你怎么着……你要是觉着你爸厉害,可以把我的话当放屁。然后那小子就哭啊、求啊,我直接叫人摁住了,在他腿上……”

    编,你继续编……

    风尘用一种看小丑的目光看他,饶是张天野脸皮厚,也有些坚持不下去了。干脆实话实说:“好吧,这事儿我干不出来。是一休哥干的……不过这事儿可是我亲眼所见,当时都快吓尿了。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那么怕她?”风尘笑,说道:“这种事儿你要能干出来,母猪都会上树……”

    至于张天野说的是真是假,风尘并没有探究的意思——真如何?假又如何?若是真的,那梅雪当真是女中豪杰,气度远超常人。

    若是假的,那就只是张天野编排的一个故事而已。

    无所谓!

    但当时那个姓李的二代的事情的确是传了一个沸沸扬扬,后来突然偃旗息鼓,腿部受伤也确有其事,只不过说是交通事故造成的。这件事儿风尘大致也知道——当时张天野可没敢这么吹牛逼。作为一个身份敏感的人物,在这么一个敏感的时期满口胡说,那简直就是“坑爹”了,一个能上华清的人是傻子么?显然不是。至于说现在……都小两年多时间了,一切隅已经销声匿迹,由得张天野满嘴跑火车。

    说着话,一大盘子的烤串就上来了。风尘不喝酒,就要了一瓶果汁——他不喜欢酒,也同样不怎么喜欢可乐、雪碧一类的碳酸饮料。

    张天野也没有要酒——一个人喝酒没意思,而且他也不是很会喝酒。

    风尘是撸串的主力……

    竹签子在根部一咬,一拉,就光溜溜的了。串以平均两秒钟一串的速度减少,张天野晚上已经吃过饭了,所以吃的不多,更多的是说话、听歌。绝大部分的串都进了风尘的肚子,二人一直吃到了十一点钟往后,才算罢。正要出广场的时候,另一桌的人也结账走人,然后二人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其中的一个人被一颗广场边缘的石球绊了一下,然后就稀里糊涂的叫了一声,朝着石球就踢……

    有一种疼,叫看着都疼,这个撒酒疯的也许真的是醉的厉害了,竟然没什么感觉。还连踢带打。同行的一个人看不下去,过去拉他,却被甩开了。继续对石球踢打,一边踢打还一边含糊的嚷嚷:“看我不打死你……”

    风尘、张天野都是无语,一群看客们哄笑不已……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