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六章 虚空凝定点

    虚空“注意”和“注意”一个具体的目标,二者是不同的——虚空,或者说是“凭空”的注意,因缺乏了具体的目标,便使这样的“注意”变得极难。风尘长吸一口气,且徐且深,且厚且实,复又将之吐尽……心灵在这一吸、一呼的过程中,变得平静。当这一口气吐尽之后,他便再吸了一口气!

    这一口气极是绵长、柔韧、如丝如缕。他的心已经很平静,目光注视前方,将自己的注意力定在了虚空的一点——是他眼睛的正前方,距离三尺。

    注意虚空,一切似乎都不曾发生……

    大约3秒钟后,风尘开始以几何方式确定第二个点——第二个点距离第一个点的距离是二十公分左右,一个很微妙的距离。当第一、第二两个点确定之后,风尘就开始了最关键的一步的尝试:他试图通过注意来使运行这两个点——他注意二点,以注意试图推动,但二点却纹丝不动,就像是长在了那里一样。

    风尘努力的“注意”,集中自己的精神、意志,额头上激出一粒一粒黄豆一般的汗珠,一路沿着面颊流下,在光洁、白皙的下巴尖处汇聚成滴,落在地上。

    汗珠落地,溅出一朵细小的花儿,那一瞬间的绽放,如同水晶一般动人。

    风尘依然保持着姿势——

    他的体力、精神在这一过程中极快的消耗、散失。大概只是过了不足十分钟的时间,风尘忽然一晃,身体踉跄一下,也从那种“注意”的状态中醒过神来。不再注意,之前注意的两个点自然也就散了、没了。风尘的声音中透着一些疲惫、沙哑,整个人都虚弱的厉害:“失败了,注意可以定点,但定了两个点之后,却无法被移动,进行电磁转化……即便,是可以移动的,也不是我现在的体力、精神可以支持的!”“注意”需要消耗体力、精神——毫无疑问这是一种能量转化!

    含沙道:“至少证明了可以虚空进行注意、定点。至于更多的功能应用应如何实现,咱们慢慢研究就是!”

    风尘缓了几口气,说道:“我明白……但失败总让人不爽啊。可惜这一方面,除了你的阴神应用领域的一些范例和一些理论杏的东西之外,是没有任何的前例存在、借鉴的!只能由你我从头研究,一步一步走出自己的路来。”语气中有一些感慨,也有一些失落——更多的却是难以掩饰的兴奋。

    一个从无到有,充满了自己烙印的体系,怎么能不让人激动?

    含沙道:“依我的经验,多少还是可以借鉴的。应用的方向不同,但应用的原理却是一样的,只要咱们能变通就好。”

    风尘道:“也是……”

    含沙道:“你的体力、精神消耗太大。今天要不就休息一天吧……维的研究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那,行吧……”

    风尘一站起来,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发飘,眼前发黑。含沙阴神归体,跳进了风尘的怀里。风尘略带着一些蹒跚,进了食堂。一些同事见了风尘的脸色,都关切了几句。更是直接替他把饭打了过来——按照风尘的要求,满满当当的一餐盘,分量十足。这一段日子他们已经习惯了风尘的饭量,并不以为意。

    能吃——其实挺好的。饭放下来,帮风尘打饭的同事说道:“咱们主管这饭量,绝对是创下新高了,就是扛沙包的也没这么能吃吧?”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要说能吃……咱们这些整日研究、劳神的,吃的并不比那些工地上的建筑工人、体力劳动者少。用脑也好,直接卖体力也好,本质上都是用的能量。而且脑力劳动用的能量可能比体力劳动用的还多——你见研究所里有胖子么?几乎没有吧?你看咱们主管为什么这么水嫩,抱养的这么好?”

    “我知道我知道,肯定是因为能吃啊!”

    几个人围着风尘自顾自的说……

    “喂,当事人还在这儿呢。”风尘敲一下桌子,说:“我现在可受不了你们唠叨。头都快裂开了——行行好,圆润的滚粗可好?”

    风尘是真的头疼——不是那种被人砸了一下的疼,而是一种由内而外的,就像是脑子炸开了一样的疼。

    这分明就是用脑过度的症状。

    “行,你吃……”

    一群人闪。

    风尘开始对付餐盘里的食物。说实在的,因为体力、精神的损耗,他现在是半分胃口都没有,食物进了嘴里,味同嚼蜡、难以下咽。但理智又告诉他:必须吃!食物,是人类获取能量的最根本的途径之一,另一个途径就是呼吸。一开始的三两口吃下去,竟然还出现了反胃的症状,他强迫自己忍耐了下去——

    吃、强迫自己吃,大概是过了那么十来分钟的时间,他突然就感觉到饿了……一下子饭菜也变得可口起来。

    胃口一好,餐盘里的东西就不够看了,只是一会儿功夫就吃了个干净。风尘的脸色、精神也好了很多。

    于是他又去打了一份饭过来……

    再吃完,终于算是活过来了。头虽然依旧还是疼,但至少体力上没什么问题了。吃过饭之后,风尘就先去了一趟实验室,关照一下后,便回宿舍休息。应名的“休息”,实际上则是将十八作练了一遍又一遍,辅以哞、凌、嘤三种真言进行修养,只是半个小时左右,头疼的症状就逐渐消失了。

    他练功,含沙就蜷着身体,靠着床头看。一直看到他目光有神,整个人的状态也都恢复过来,这才放心。

    眼见的时间还早的很,风尘就取了电脑,直接靠在床上开始查一些资料,关于瑜伽,关于密宗的一些东西……

    也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含沙说话,含沙并没有阴神出窍,所以只是他说,含沙听。多是一些关于今天的实验的——尤其是最后一个将风尘搞成这个样子的虚空定点实验!风尘提出了更进一步的实验方案:将运动双定点进行切割的方案变化,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只要能够验证是否可以切割磁感线产生电就可以了——这一点是可以直接用金属、仪器来进行实验的,甚至初中学校的物理实验室里的设备都可以。

    至于第二个阶段,再来想办法运动定点!

    一口能吃成胖子么?

    不能!

    这个实验说做就做,身体、精神都恢复了,风尘也有些迫不及待,根本就等不及明天再来。

    电流表、电压表、导线、金属棒(直接找了一根钉子)……简简单单的实验器具很容易就找全了。风尘宁心静气,就在宿舍中开始注意,虚空定点,依然是两个点,完成了这一步之后,他拿起了连接导线的金属棒轻轻在两个点之间划过——旁人只是看到他用一根金属棒划过了虚空,并无法观察到这个点。但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就在一瞬间,电流表的指针大幅度的摆动了一下!

    眼见为实——测量的结果显示出,风尘通过注意,在虚空定下来的点并不是一种主观的臆想,而是真实存在的。

    被定出来的点虽然看不见,但却可以通过侧面的方法进行验证,进行测量。即便不是通过这样的测量方法,也可以通过其他的方法——比如金属棒划过去的时候,所产生的那种阻力——力量很明显。

    “再用这个来试一试……”风尘说话就拿起一个指南针——指南针缓缓靠近,当处于二点之外的时候,毫无变化,但当处于二点之间时,却突然指针摆动,受到了二点的影响。然后风尘又上、下、左右的进行试验,将之记录下来。又用小磁铁来试,再记录……足是将一个上午的时间折腾了个精光。

    风尘检查一下实验的数据记录,问含沙:“你说这两个定点之间,为何会产生这样一个类似于纺锤形的磁场呢?”

    纺锤形——两头尖,中间粗,或者说是像枣核。这就是风尘定二点所出现的情况,其中的原因很值得人进行探究。

    含沙阴神出了窍,实验数据她早看过了,自然了然于心。“我怎么知道?也许下次换个方向,磁场的方向、形状就会发生变化了呢!都中午了,你抱着我,咱们去吃午饭吧。下午好好睡一觉吧,就不要研究这些东西了……”

    “好吧。”风尘抱起含沙,出宿舍。林荫道上行人三三两两,年轻的男女在身边错过,都让人能感受到其中的美好。

    这个世界,一切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像是太阳一样灿烂……

    吃过了午餐,在含沙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下,静了两个小时之后,结结实实的一觉睡到了夜色朦胧,连晚餐都错过了——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这一觉也真正的让风尘修复了自己的状态,只感觉到精神上的饱满、身体上的体力充沛。风尘稍微愣了那么几秒钟,从床上起来:“含沙,咱们继续睡,还是去撸串?”

    含沙也懒得出窍回答他,直接用爪子指了一下外面——

    外面,自然是撸串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