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三章 上头条,瑜伽原理

    “把你这胃口、体质给我多好……”目睹风尘一个人吃下了大概五个成年男杏份的饭菜,并中途起身,打了两次饭,张天野不由“酸溜溜”的。风尘这饭量、这胃口、这体质,的确是令人又羡慕、又嫉妒,唯一能够拿来揶揄的,也就是风尘的皮肤了——细、嫩、白、滑、柔,比整日里护肤的女士的皮肤都要好。风尘放下筷子、勺子,说道:“估计你这辈子是没什么希望了,下辈子投个好胎。”

    “去你大爷!”张天野送他一个白眼,问:“上午你刷新闻没有?《惊!人的记忆并不存在于大脑》。”

    “你哪儿看的?”风尘问了一句。

    张天野将桌上的手机用拇指、无名指一夹,拿起来。说道:“手机上,就在头条里面。你猜猜这个写的是什么?”

    风尘“嘿”的一笑,挑眉道:“骚年,你的胆儿很肥啊。工作时间玩儿手机,还敢在主管这儿炫耀,啧啧……说吧,你想怎么死。”风尘压低了声音,显得阴森森的,“满清十大酷刑,你自己选吧!”

    张天野叫屈:“哎哎哎,你不能这样啊。果然,得了富贵,就忘了兄弟。我这可是为了兄弟两肋插刀,你倒是好,还插我两刀……”

    风尘只是笑笑,不说话。

    张天野续道:“而且,这也不是重点吧?”他提高了声音,道:“重点是新闻!新闻好不好?要抓主要矛盾啊同志,你的政治白学了……风同志,我不得不批评你一句,你的觉悟有问题,真的很有问题。你说你好好一个理论物理学家,不好好研究理论物理,去搞什么记忆啊?你说你研究一下记忆也就算了,你干嘛还要搞颠覆呢?得,人家颠覆了一下,说大脑的本身就是记忆,你也来一下,大脑不存储记忆,也不是记忆本身。你这是闹哪样呢?有你这种不务正业的吗?最可气的是,不务正业还不务正业出了名堂,你让我们怎么混?那些研究人体、研究大脑的人怎么混……”

    只是,那语气中掩饰不住的得瑟又是什么鬼?风尘则是听的有些讶然,暗道:“这玩意儿竟然也上新闻了?”

    风尘“嗯”一声,问:“还有吗?”

    张天野古怪的看他,问道:“或许世界意志真的存在——这是你说的吗?我怎么不知道?”

    风尘愣,道:“这个,我也不知道。”

    “你自己看……”

    张天野输入指纹,将自己的手机递给风尘。

    风尘打开新闻一看,就见很醒目的新闻排了一大溜,而有关于“风尘”“记忆”的内容的,没怎么下拉,就有十来篇。

    其中还有一篇是置顶的,来自于华新的新闻,标题写着《最不可思议的跨界,著名物理学家风尘研究发现记忆并不存在于大脑》,下面的正文则是一些论文中的观点,还有三五名在脑科学方面极有经验的教授做出了回应。风尘的论证严肃、严谨,是经得起考验、经得起推敲的,所以这些教授的观点也是肯定居多。即便是有所质疑,也都是稍微提及了一下——风尘的这一个结论真的很硬。

    然后还有一些是非专业的记者写的稿,风尘也都简单看了一下。怎么说呢,各有千秋,其中有一个人,是评论区的一个普通用户,竟然脑洞大开,想到了《盗梦空间》,认为或许这种技术真的会实现。

    只是他并不知道,风尘的论文中对此早有假设,而且更加全面,对于记忆的各种拓展几乎是方方面面的。

    风尘心想:“或许以后要多接触一些这种脑洞,人的奇思妙想丰富多彩,自己也总有想不周全的死角……”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即便是心无藩篱的先天真人也难以避免。

    只是对新闻中的热闹他却并不怎么在意。

    心简直平静的一逼!

    “嗯,我已经看过了。”风尘将手机还给张天野。张天野很无语的道:“至于这么平静吗?假装的吧?你就不能兴奋的尖叫、跳起来,让我们录一点儿黑材料?你看,我们大家可都准备着呢,手机摄像都开了。”

    一群研究员显然是早有准备,手机高高举,不约而同的对着风尘,让风尘有一种开新闻发布会的感觉。

    风尘无语道:“你们这是闹哪样啊?”

    “主管,你就给大爷们笑一个呗!”“跳一个也行啊,换古装cos……”“哎,观主管肤好貌美,此生不入伪娘团,便是英雄也枉然啊。”“福利,我们要福利!”一群人乱哄哄的起哄、架秧子,张天野更是煽风点火:“嗯,这些建议都非常好,作为主管的助理,我就替大家答应下来了,到时候他肯定跑不了。”

    风尘道:“什么你就答应?信不信我扣你们工资。”

    这群家伙却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扣吧,我们这个月工资不要了,只要看主管cos。”

    “主管女装我们半年工资都不要了。”

    “……”

    风尘捂脸——这群牲口简直太不要脸了。合着猪脚不是你们是吧?合着是合计好了一起来逼宫的是吧?

    “哎,风同志啊,你说你能不能在咱们的项目上多用点儿心?别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你这个同志,你知道现在外界都怎么说你吗?”张天野憋着坏,一本正经:“人家都说了,风尘啊,你们知道吧?那是演讲界理论物理研究最厉害的,物理界生物学最牛逼的,生物学领域演讲最好的……你说说你这形象!”

    “行,张天野同志,你说要怎么整?怎么挽回一下?”玩笑嘛,该配合自然是要配合的,他又不是那种玩儿不起的人。

    “经过我们的一致决定,准备打温情牌……要知道,女孩纸总是容易被人原谅的嘛。尤其是漂亮的女孩纸,更是会……”

    “直接说重点。”

    “你,风尘同志,勇敢的换上女装,去掰弯他们吧!”

    “是不是要先给你们爽一爽啊?”

    “这个……嗯,可以有。”

    “你想的真美!”风尘恶狠狠的笑,向张天野展示了一下自己的牙口。然后和其他人说道:“你们别跟这孙子学,中午休息一会儿,下午别迟到啊。走了……”然后,就潇潇洒洒的离开了食堂。

    天气正是热的时候,道路旁垂柳绵密,零落下斑驳的影子,多少显得有几分清凉。风尘在树荫下漫步而行,心灵澄澈而空明……

    他的动作是惬意而慵懒的,有一种莫名的、说不出的韵律、优雅,简简单单的走路的动作合在一起,竟有一种动人心魄的魔力。

    这样的动是一种轻盈,像是天空的一片云,微风中的一片叶,是飘落的蒲公英,也是飞舞的柳絮。

    这是一种极其妙曼的动,妙的无法形容。

    “含沙,瑜伽你了解多少?”

    风尘突兀的问了一个问题。

    含沙沉默了一阵,说道:“不是很了解,只是知道瑜伽追求的是梵我合一,流派有很多。这些流派最大的区别,就是练习的方式——在印度,那些数十年如一日坚持一件事的巴巴做的就是一种瑜伽,僧侣去苦行、要饭、乞讨,也是一种瑜伽。通过肢体动作感受自然的,也是瑜伽,折磨肢体的,还是瑜伽……总之,瑜伽的核心,就是锻炼心灵……”

    痛苦、折磨、煎熬——种种经历,都是瑜伽磨练心灵的一种方式,这种修行并不神秘,尤其是在印度的街头上。

    这和古人说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一个道理,都是饿其体肤、劳其心智、困乏其身、曾弗益其所为。

    而通过动作、引导,一些高难度的动作活络身体,体会梵我合一,则就是一种引导术。

    成功总是相似的,但失败却各种各样、千奇百怪。

    磨练精神、意志的方法同样也是有数的。

    统观全球,唯此二者也!

    风尘慢声道:“我刚才在想,是否可以利用一些瑜伽的动作原理,譬如说一些动作,将肢体的血液通路、营养通路进行控制,让营养、气血集中于脏腑、头部等等……就比如说是减少大脑的氧气,是否可以利用这样的办法,一点一点的达成。而且自己做,也是很周全的——人基本不可能自己掐死自己。”

    含沙道:“人还说自己撞墙撞不死呢。这只不过是现在人好日子过惯了,缺少了那种舍命的劲儿而已。”

    风尘:“……”

    “人是能自己撞死的,咬舌也是能自尽的,自己也是可以掐死自己的,宝剑自刎是能够把自己的头切下来的……风尘,这不是抬杠。风尘,人的意志很可怕,超乎想象的可怕,人的身体是血肉之躯,但人的精神,却可以是特殊材料炼成的!”

    这一点,含沙深信不疑!

    这一点,风尘又何尝不知道?所以他才说“基本上”而不是“绝对”——这其中有着本质的区别。

    但,含沙语气中的关怀、规劝,却让他的心情大好,神清气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