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二章 苏东坡和佛印

    “是、是、是——”安道金连连应“是”,闯了这么大的祸,他是理亏的。辅导员又道:“都不流鼻血了?”又问风尘:“风尘,你什么时候有这一手的?我怎么不知道?”风尘心道:“我以前也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一手。”只是有些东西,毕竟是说不清的,便含糊了一句:“这一手我也才掌握不久!”

    这真是一句大实话:这真言他真的是掌握的不久!

    辅导员叫道:“那你也敢试?”

    风尘:……

    这个是真的没法儿解释了。

    就在这时,就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大概是几个呼吸,校长和秘书就急匆匆的进来,秘书打头,一进门就先问:“出什么事了?地上的血是怎么回事?张辅导员……”校长随之进来,顶着一头一脸的大汗,气喘吁吁,也问:“张龙,究竟是什么情况?血,哪儿有血?”他一低头,就看到了地上的几摊血——几个人的鼻血真心流了不少。

    指导员是先于二人来的,也已经了解了情况,便由他进行解释、说明。安道金也进行了一些补充,几个室友还有些蒙圈,不清楚事情的收尾,却也知道给安道金打掩护,顺着安道金的话就滑溜了过去……

    嗯……没有出事,就是几个学生流鼻血了,止不住。心慌之下,给辅导员打了电话,找了一个“高人”过来!

    至于“为什么”却没那么重要了,总之没事就好。

    事情算是解决了,风尘和几个学生点点头,然后就和辅导员一起去跟校长喝茶了。进了校长的办公室,秘书端来了茶水,然后就退了出去。校长这才问:“风尘,你说说吧,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他们说只是流鼻血,我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几个学生话语中的漏洞,他怎么听不出来?

    辅导员张龙也探寻的看风尘。

    风尘沉吟了一下,才道:“他们……的确是因为流鼻血的原因请我去的。”

    校长思索了一下,道:“那行了。”

    风尘起身,说道:“我那里还忙,就先走了。”

    茶一口没喝,风尘就走了。

    直接驱车回实验室……车不徐不疾的在路上跑,风尘一边开车,一边感慨:“一直都没发现,原来华清这里也有安道金这样的学生……”

    含沙听他说的有趣,便将阴神出窍,揶揄了一句:“华清能有你这样的教授,怎么就不能有安道金这样的学生?合着你还以为自己是地球上的唯一修真者呢?不过,这个安道金倒是很不错,咱们下一阶段的实验或许可以要他过来当个助手什么的!”含沙那种颇是带着一些成熟、风韵的声音透过了手机的听筒传出来,有着一丁点儿的低沉。风尘“嗯”一声,说:“这个提议不错,安道金的确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助手……”

    默了几秒钟,风尘又道:“含沙,你说真言,就只是所谓的声音么?”

    答案当然是:

    不是。

    声音、目光、肢体、气味等都有一个本质,是人的“内”的一种对“外”的宣发、是反映的“内”,而单纯的声音也好、目光也好、肢体、气味也罢,是毫无意义的……就譬如安道金和他的室友,风尘的“哞”“凌”“嘤”三个音节,简简单单的便能让他们安静、发呆,将精神震散,更能引发欲念、心魔;可若这个声音,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声音,而没有内在的宣发,是断然不会有如此效果的:

    大象能让他们一下子变得如此么?仙鹤能让他们一下子空灵么?又或者那一声“嘤”能让他们元气大亏么?

    不能——或许会令人面红耳赤,却绝对不会令人精神为之散,人为之呆,心魔为之发作!

    含沙眼波轻转,问道:“请说出你的想法!”

    说完,就忍不住笑,手机中一阵“咯咯”声。风尘道:“声音对人内在的表达是最直接、也最明确的,其中最、最明确的,就是语言;但内在对外的表达、宣发,却不局限于此,譬如说是眼神,譬如说是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譬如是我们对空间、色彩、光线的一些应用,一样可以达到类似的效果……”

    “所以,不能局限于真言这一个固有的藩篱,它应该是更广阔的……”

    车进了停车场停好,风尘从车上下来。含沙一跃跳上风尘的肩头,暂时的将阴神回归了身体,只是听他说。

    “呱呱——”

    车子叫了两声,门锁好。

    风尘一边向外走,一边继续说:“那样一来,只要我们随意的一个动作、一个神态,一个不经意的眼神……但凡定力差一些的,都可以被你我所动,惑去了神智。啧啧,含沙你就说你怕不怕?”

    这样的本事当真是称得上“魅惑众生”了。

    “到时候,就和小说里写的一样,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杀死对方!”

    出了停车场,回到实验室,风尘便不再和含沙聊。将含沙留在办公室中呆着,自己则是转了一下,然后就在实验室中汇总了一下问题,开了一个小型的研讨会。

    一群人侃大山一样一边工作一边聊,等着聊得差不多了,时间也都十一点半了。风尘看看时间,说道:“十一点半了,咱们先休息吧。对了,记得锁门啊……”回了一趟办公室,带上含沙,便朝着食堂过去。他进去的时候,实验室里的一群人已经坐了,开吃!这群家伙,一听吃饭,果然效率。

    张天野一屁股在风尘的对面坐下来,问:“嗨,上午出去干嘛去了?”

    风尘也不瞒着他,说:“没大事儿,几个学生找我。”

    “哦……”

    张天野作恍然大悟状,一脸“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懂得”的表情,贱的要死。光是看他的表情,风尘就知道他心里头是怎么想的——肯定是以为找自己的是沈菲菲,然后自己这个“禽兽”竟然老牛吃嫩草,对人家小姑娘下手,简直就是禽兽中的禽兽。他和张天野多熟啊,还能不知道这小子的想法?

    风尘:……

    见风尘不说话,张天野来劲儿了,夸张道:“不会吧?你真的能下去手?天啦天啦,你还是我认识的风尘吗?”

    风尘送他俩字:“不是。”补充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见色忘义!”

    张天野一脸的悲愤,就这么就被“不认识”了?

    “苏东坡和金山寺的佛印是好朋友,又一次俩人一起闲聊。苏东坡问佛印,你说我坐在这里像什么?佛印告诉他说,像佛。然后他问苏东坡,你说我坐在这里像什么?苏东坡说,你这样子好像是一坨狗屎诶……”风尘一边慢条斯理的将米饭拨弄进烧茄子的汤汁里,用勺子搅拌,一边讲故事!这个故事张天野并不知道——这世上就没有全知全能的人,很多看似是“常识”本应该人尽皆知的东西,实际上这只是对于知道的人而言的。知道的不奇怪,不知道的也很正常。

    所以,张天野问了一个很让风尘无语的问题:“佛印不是康熙微服私访记里面的吗?人家一个清朝人,你非要给编排到北宋去……”

    风尘无语,嫌弃道:“不学无术。我就算是没看过,也知道那个叫法印不叫佛印,我还知道有个三德子呢……哎,骚年啊,看电视都不认真,你说你还能干什么?”

    张天野道:“等等,这不是重点好吧?你这是变相的说我龌龊是吧?”脑子里稍微一寻思,他就知道这个“故事”是什么意思了……

    怎么说也是高材生,不可能这么点儿智慧都没有,这分明是风尘拐弯抹角的损他。

    风尘做出一脸的惊讶,“哟,听出来了?不错不错,你已经有了苏小妹的水平了。”只是这话怎么听,怎么不是味儿。张天野脸上的神情叫一个精彩——苏小妹,那是女的好不好!就算是再才高八斗,就算是再苏东坡的妹妹,那也是女的啊。张天野的脑海里莫名其妙的,就冒出来一群人妖搔首弄姿……

    太、太、太恶意了。

    风尘不再理他,开始吃饭。张天野则是一边吃一边用手机翻找,只是几下就找到了关于苏东坡和佛印的故事。

    故事和风尘讲的大同小异——原版的故事里当然没有风尘那种刻意模仿石斑鱼配音的声音,说的也不是一坨狗屎。只是,吃饭的时候查这个,怎么都感觉恶心,有一种掉进了坑里的感觉……

    幽怨的看了风尘一眼,没的说,这绝对是故意的。这厮的坑简直是一个连着一个,真是恶心自己,臭死别人。

    吃,吃的那么淡定,一定是装的吧?张天野一阵腹诽,化悲愤为食欲。实话说听见屎尿就吃不下饭,蹲厕所里吃还能吐这种事并不存在于风尘、张天野二人任何一个人的身上。他们都没有那么矫情,是该怎么吃,还怎么吃。但这一次交锋,张天野却是一败涂地,被风尘杀了一个丢盔弃甲。

    大约是半个小时左右,餐盘中的饭和菜,就空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