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一章 响鼓重槌当头喝

    “哞!”一声厚重、温润,如群象举鼻嘶鸣一般的声音自外而来,声音涤荡过处,几个目光呆滞的室友分明眼神活泛了一些,鼻血也渐停,又滴了四五滴,便不再继续留了……这一道“哞”的音节,像是拥有某种不可思议的威能、伟力,能够降服妖魔、猛兽!安道金的感受却最为明显,他胸口处,那种被顶住的窝气、憋闷之感,随着这一个“哞”散开,一下子就被降服。力量,也重新开始积蓄……

    这,便是真言的力量!持之、念之,就可降龙伏虎、慑服妖魔!风尘口中的“哞”声婉转、不绝,从宿舍外进来。

    他的身上,似乎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神圣。

    安道金在地上跪下,朝风尘磕头。

    他狠狠的将自己的脸埋在地上。

    五体投地。

    “风尘教授,我错了……若非我偷拍您练功,也不会有今日之事。”他的态度极为诚恳、诚心,风尘“哎”一声,走上前去,双手将安道金扶起来:“起来吧,这不是你的错……你是为查清室友生病的原因,这是朋友之谊,也是你内心之正义。心有正道,持心正,我又怎么能够怪你?”

    安道金没错——所以又何必跪下来,给他道歉?而且这样一个勇于承担、勇于认错的年轻人,却也难得。

    风尘的目光中透出几分欣赏,语气温和,他是真的没有怪安道金。

    “你的朋友心魔已伏,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事了。倒是你……待会儿辅导员和校长就会过来,想想怎么解释吧。这个我不会帮你!”

    “是……已经劳烦您了,怎么敢再麻烦您。”

    安道金气一瞬,身架子也稳当了,脸色也比刚才好了很多——虽然看起来依然是有些苍白的,他的心中,却是如猫抓一般,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风尘教授,您那个究竟是什么真言,怎么能一下引动人的心魔欲火?”他有师承,有系统的学习,可风尘的真言,无论是佛、道两家,却都不曾听过,这如何不让人好奇?

    “呵——”风尘轻笑,也不隐瞒,道:“这一音,乃是我自创的。是集合了佛、道两家真言而来!”

    安道金一脸的不可思议:“自创的?”

    风尘点点头……

    安道金道:“竟然是自创的!”

    风尘笑,问道:“很不可思议?很难以置信?”

    安道金道:“是啊,只是听说失传的,又有几种是自创的?”他的语气中,不免多出了一些沮丧,说道:“我从小就听师父感慨,说传承断绝,许多的东西都失传了,我学的,也都是其中的零星一点儿……简直就和武侠小说里写的一样,越是靠近现代,武功就失传的越多,却从未想过,天下竟然还有您这样的人!”讲到这里,他的神情中,是掩饰不住的佩服!安道金也不添油加醋,就将自己打小拜了一个游方道士为师的事情说了一下——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他不说,风尘也知道他不是常人:

    常人也不会将“大个儿”的事情联系到风尘的身上,并且出事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风尘——

    常人的第一个想法肯定是“去医院”才对。

    游方道士……会画符、能占卜、精于术数……只是从安道金的描述中,却可以听出来这位游方道士并非是先天真人,只是一个普通的道士——并且还是那种野路子出家,没有度牒文书那一种!

    拥有文凭、度牒的毕竟是少数。而一份文凭、一个度牒的意义,也就是国家承认不承认的区别。

    伸出手指,轻轻的在空气中滑动了一个半圈,风尘问道:“你看这里是什么?”

    “这里……”安道金有些迷茫、疑惑,反问:“宿舍?”

    风尘大声道:“这里是华清大学,是全国最顶尖的、最负盛名的学府。是集合了教学、科研为一体的大学——全国最顶尖的人才都在这里,最好的资源就在这里……你说,这是什么地方?你置身于这里,难道就没有什么想法么?作为一个修士,智慧是一个门槛儿,智商是另一个门槛儿,知识则是最后一个门槛儿。死守传统,固步自封,你感觉自己配称为修士吗?对得起修士这个称呼吗?”

    风尘这一问犹如当头棒喝,却是一下子让安道金蒙了、愣了——智慧、智商、知识……还有修士……

    修士,究竟是什么?

    风尘的这一段话和他从师父那里学到的东西截然不同。

    但他却忍不住去想……

    想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道家高人,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大贤良师,走过千山万水、研究医术的孙思邈、李时珍,开派立宗的张伯端、王重阳,为了止戈天下奔走的丘处机,那一个又一个闪耀着的名字,一次又一次的叩动心房——什么是修士?自己又是否对得起修士这个称呼?

    术数、医术、火药、化学……古之先贤对此孜孜不倦。

    他似乎明白了,却似乎又隔着一堵墙。

    “认识-探索-发现-应用。”风尘说了四个词语,四个词语,就道尽了一切。他说:“曾经我们一无所有,难道我们现在依然一无所有?先辈们披荆斩棘,一代又一代人努力,就是为了后辈坐享其成?甚至自哀自怜的去感慨什么传承失去了的吗?那么,又失去了什么?现如今的科学、数学是超过了过去的,又能失去什么?”

    “是什么法术?还是某一句话?某一篇经?这些都是大树身上的枝干、叶子,大树的筋骨却是智慧……”

    “所以,没什么失去的……”

    301宿舍中,刚清醒过来的室友们刚好听到了风尘的这一句话,忍不住就鼓起掌来。能上华清的就每一个傻子——真的书呆子哪怕头一年能混下去,第二年开始也就不行了。唯有真正的精英,才能在这里如鱼得水。

    掌声惊醒了安道金,安道金惊喜道:“你们没事了?”他将风尘刚说的话暂且放下,简单的将事情给室友说了一下,又给室友们道歉。室友们听了之后,觉着不可思议,可再一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却又不得不信。一个室友则是道:“真言竟然是真的?这、这简直……”他简直有些语无伦次了都。他平日里虽然爱看一些修仙、玄幻、巫师一类的小说,可却从未想过什么真言之类的,竟然会在现实中出现。

    “佛家的六字真言是模仿大象的声音而来的,拥有震慑外魔的能力,也可以让自己心灵安静……这个是否有用,你们可以听一听,尝试一下。道家真言,则是模仿的鹤,你们也可以找一找,听一听……”

    “至于降龙伏虎之类的,你们把声音拿到动物园去,播放一下,多多少少也会有所答案的。”

    “对啊,实验一下不就知道了……”几个人听的都是心动。这个实验做起来很简单,一点儿都不难。

    安道金则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真言是这么来的?还可以这么玩儿?不过想一想,貌似也没毛病。

    龙象在佛门中拥有着极高的地位,而仙鹤和仙人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安道金、安道金……”

    辅导员直通通的跑进来,一头一脸的汗。看看宿舍内的情况,一颗心也就放下了大半,和风尘打了一声招呼,才问:“是怎么了?可吓死我了,你们没事儿就好。”安道金也知道自己将辅导员吓得够呛,便省略了一些不必要的东西,给辅导员解释了一下。省略的自然是那些“非自然”的东西——他只是说几个人突然流鼻血,怎么也止不住,安道金知道风尘有一个土法子,只要一下就管用,于是就着急之下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也算是糊弄过去了。他毕竟算得上是一个修士,瞎话、谎言是要戒的。

    无论佛、道,戒妄语、胡言都是第一戒,至于和朋友吹牛、说笑自然是不算在内的。

    辅导员算是放心了,只是告诫几个人:“这种事最好还是去医院,你们也都是华清的大学生,怎么能信什么土法子……”

    安道金道:“知道了,辅导员。不过风尘教授的土法子可真是管用,一下子就好了。医院肯定没这么见效的。要不是我真的知道风尘教授的本事,也不敢这么着啊……再说了,咱们做学问的,看的是结果,就算过程再好,结果不行,那不就证明不行嘛……”安道金的这句话却是说到了重点上——华清大学的许多教授都喜欢看中医,难道他们的科学素养还不如方舟子不成?

    不是,事实上是这些人才是最纯粹的做科学的。能够检验一门医术是否科学的方法就是最后的疗效,这和实验是一样的。谁有疗效,谁就正确。没有疗效,你说你用了什么相对论量子理论伽马刀……这都没用。

    能够证明手段的只有结果。

    很简单。

    但很多人不懂。

    而辅导员实际上也就是关心一下而已,并没有针对谁的意思。风尘也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生气、反感——二人曾经也是一块儿的同学,也从未听过风尘有治流鼻血的法子,又怎么能够让人信服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