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章 调查、魔音、解铃人

    “大个儿”被他吓了一跳,忙道:“没,谁……谁见鬼了,别胡说!”这位“大仙儿”室友叫安道金,安是姓,道金是名——“道金”这个名字,却是一个游方的道人,也就是他的师父给取的。按照安道金自己的介绍,就是他小时候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师父说那是阴阳眼,他天生有阴阳眼,二人能够相遇,这就是师徒的缘分。于是掐指一算,便找了安道金的父母收了徒,且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道”是师父的期望,也是一种缘法,是他和道有拥;“金”指的则是老道掌中金的术数绝学……

    安道金和宿舍中人吹,自己占卜、捉鬼、法事无一不精。

    且不说这些本事是真是假——

    但安道金却真的看出来“大个儿”身上的问题:这不是正常的生病,他自小和师父学习,自然能够明白正常的疾病和一些不干净的东西的区别……“早上出去还生龙活虎,一下子就这样了,这肯定不寻常。大个儿你老实和我说,早上遇到什么情况了?”

    “大个儿”自己都不知道遇到了什么情况,就说道:“也没遇见什么,就是和往天一样的锻炼……”

    跑步……然后突然就愣神儿了,再然后……

    再然后,就这样了。

    安道金皱眉,这情况真的有些怪。

    他和“大个儿”说:“你去宿舍休息吧,我给你请个假。”一边走,一边则是在心里头琢磨这件事情,越想,越感觉不对劲……心里头一点一点的琢磨,“大个儿说是看到了风尘教授,好像是在练什么健身的功夫,很好看。然后好像听见了一个声音,就突然愣住了,等回过神之后,就这样了……难道是风尘教授……”

    风尘上过一次《演说家》后,在华清的知名度很高,几乎没有学生不认识他。风尘在安道金的心目中变得不简单起来!

    安道金决定要暗自调查这件事——第二天他起了一个大早,事先去蹲点。

    就在风尘经常练习十二作的地方。

    他坐在长椅上,一边啃煎饼,一边等待。煎饼吃了大半的时候,他就见到了风尘。风尘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运动衣,衣服很修身,头发随意的扎成了马尾,正从远处跑过来……一只黄鼬趴在他的肩头,那跑步的姿态莫名的带着一些神韵,似乎是有一种数学意义上的完美,吸引人的眼睛。

    只是这一种神韵、完美,安道金却感受不到。

    他不是先天真人,没有那么强的感触。

    只是……很美!

    “哞——”

    风尘将停时,象的鸣声便作,声音从他的口腔出来,不断变化。他一边调整声音,在象、鹤之间转化、变化,体味其中内在的规律……他心中有一个想法,倘若将真言纳入到十八作当中,以声音促心境,而后活络于肢体,似乎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象与鹤,佛家真言和道家真言,其中种种之妙,妙不可言。只是及至那一个“嘤”的音节的时候,却被他收住了——

    因为这里还有一个“外人”,昨天就因为这一个音节,导致了“大个儿”被勾引了心魔欲念,让人元气亏损了。今天又是一个外人,风尘也只能按捺下来,只是看了安道金一眼,风尘就不理会,自顾自的开始练习十八作……

    一一而作,行悠流水,犹如九天之仙舞于凡尘之中,其中的美感说不上,内中那种萌动的生机,也说不上。

    一次动作之后,他就停上一阵,然后继续,一晃神就是一个小时左右。

    安道金依然看着,心中却疑惑不已:

    他并没有看出什么来。

    风尘一番默后,却是招呼了一下含沙,朝着安道金走过去,风尘道:“这位同学怎么称呼?”

    “安,我叫安道金……”安道金不禁有些紧张。

    “安同学,商量一点事情可以么?”风尘斟酌了一下用词,说:“明天起,我会早些过来,你能不能晚一些过来?我们的时间错开一些……”风尘并未说什么事情,因为有关真言、降魔、道法一类的东西,实在是不太好解释。安道金听的心中一个激灵,暗道:“莫非真的和他有关?”

    他想着,却很隐蔽的看了含沙一眼。这一只黄鼬皮毛光洁,眼光灵动,怎么看都感觉不一般……

    莫非……

    回去的路上,含沙道:“那个安道金好像是特意来找我们的。”

    安道金自认为自己的眼神隐蔽,却依然没有逃过含沙的视线。虽然看不出安道金找他们是做什么的,但特地等他们这一点却是确信无疑!

    风尘道:“做什么?也不像是粉丝……”

    “不知道……”

    夜,已经深沉。

    还不到宿舍关门的时候。

    安道金提着一个袋子去了早上去的地方,然后选择了一下角度,将三个从电脑上拆下来的摄像头装在树上,小心翼翼的用乌鸦窝做了伪装。这个摄像头安的可谓是“神不知、鬼不觉”,除了安道金自己之外,再无人知晓。除了摄像头,还有一个录音的装置、储存的硬盘,这一番布置看着简单,却很显技术——摄像、录音、存储、布线就不说了,隐蔽也不说了,单单一个爬树,就能难倒大片的人。

    于是……第二天的上午,安道金就如愿以偿的拿回了之前隐藏的摄像头等设备,重新安回了原本的位置。硬盘插电脑上,安道金就打开了文件——大致的情形,和昨日相差不多,依然是从远处跑步到了这片地方,然后开始发出声音!

    那种“哞”和“凌”的声音,一个厚重、一个清亮,却都拥有一种降魔的无上之力,安道金的心思都为之干净。

    一群舍友见他捣鼓,也都在他屁股后面看……那种令人心灵为之空灵的声音让他们都变得安静。

    突然,一个突兀的“嘤”的声音开始出现,同时兼具了象、鹤之音的真言,悠然婉转,竟然多出了一些引动心魔的力量,令人一下子欲火生出。安道金听到这个声音,脸色顿时一变,一口血就喷在了键盘上。键盘浸血、短路,电脑只是挣扎了一下,就关机了。安道金的脸色难看的就像是金纸一样——

    面如金纸。

    这“嘤”的一声,对他的伤害尤其大——这一声直接令他周天为之一乱,行差了气,简而言之就是“走火入魔”了。他这般修行练气之人,本身练功就要小心翼翼,谨小慎微的防止走火,降服心猿意马是头等大事。可架不住风尘这一“嘤”来的突然,偏生还有勾引心火欲念的能力,这可是主动勾引,可比被动的触发来的厉害的多了。他急促的呼吸了几口气,才感觉自己憋闷的胸口好受了很多,可他的脸色,却已经难看到了极点,想着昨天风尘和他的“商量”,这才明白其中的意味:

    风尘不是怕人看,只是不想伤人而已。而“大个儿”究竟遭遇了什么,事实上已经清楚了。

    他扭头看了一眼室友,个个目光呆滞、面色苍白,两道鼻血嘀嗒,砸在地板上……他挣扎着起来,肺叶像是被刀切过一样。

    他咬咬牙,就要摇晃着出宿舍,却一个踉跄、眼前一黑,怎么也走不了了。心中更是暗自着急:“不行,必须找风尘教授……再晚,就真的不行了。”他急速的动脑,想着办法,突然一眼看到了手机,便有了主意。他挣扎着拿过手机,给指导员打了电话——想要最快速度的让风尘过来,也只能这样了。

    想要瞒着指导员是不可能的——笑话,风尘的电话是谁都能找到的?那种保密级别,足以令人绝望。

    而他也没有力气去研究所请风尘了……

    “指导员,您帮我找一下风尘风教授,或者给我风尘教授的电话号码可以么?我找风尘教授有些事情……这样,您告诉风尘教授,就说昨天的一个学生找他,让他来第三宿舍楼301……”

    “安道金,你怎么了?”指导员有些着急。

    “风尘教授知道……”

    他根本就没法儿去解释。

    若不是自己犯贱,这一切也都不会发生。而目前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也就是风尘了。很显然大个儿实际上就是一个偶然——现在一个宿舍的人,却都被自己的好奇心给坑了,他没有任何的办法,剩下的就只有等待。等待……时间似乎特别的漫长,当手机铃声响起的那一刻,他忍不住哭出了声。

    手机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声音是风尘的:“安同学,你找我?”

    安道金喜极而泣。

    “风尘教授,您快点儿来一趟,我昨天偷偷在你练功的地方装了摄像和录音,今天我和室友看了,然后……”

    行了,这也不用然后了。风尘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风尘赶紧的推门出去,含沙也瞬间跟上,跳上了他的肩膀。刚才的电话它也听了……很无语的感觉。风尘为了快一点,就直接开了车过去。指导员也在赶到的路上,校长也在同时被惊动了——一石激起千层浪,安道金的一个小动作,却搅动了一大片的风云。

    风起。

    云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