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九章 一音可祛邪,一音亦可勾引心魔

    由十二个动作,而十八个动作,第三、四之间,增加一个;四、五之间,又增加一个;八、九之间,则增了三个;最后在十一、十二之间,又增加了一个,共是六个……原本的第三、第四、第五、第八、第九、第十一、十二几动作,亦生出了一些“自然而然”的形变,使之浑然一体,体内的流也更加的圆润、舒服了几分。

    介于真、幻之间,如真似幻的流,多了一些如意。正好一十八个动作,一周巡行,动作结束之后,原本能够多余出的一些气竟然刚刚好消散了——在一个周天之后,什么都没有剩下,但身体、精神的那种剔透、爽利,却更胜往昔。

    妙……简直妙不可言!

    风尘静下,沉默,过了稍许的时间,便张口吐出一个音节:

    “嘤——”

    这是一个极其古怪的,既包含了象的厚重、鹤的轻灵、清亮,却又是如同女子杏发之后,无意识的呻吟之声——含沙目光一凝,黑豆一般的眼睛盯着风尘,一动不动。单纯的从风尘发出的这一声兼顾了象、鹤之音,兼具佛、道降魔真言之妙理,却变得如此古怪的声音,只让它感觉这一个声音似乎不止是能降魔,却亦能引动人的欲念、勾动人的心魔。含沙的目光从风尘的身上移开,看向了一个男子。

    男子穿着一条红色的运动短裤,宽松的红色运动衫,小腿、手臂都很结实。此时却站在那里,一脸的呆滞,鼻子正在滴血……

    两道暗红的血,就那么漫过了嘴唇,“嘀嗒”“嘀嗒”的落地,砸在地上,融入泥土,形成一点点溅射状的血花。

    含沙是闻到了腥味才注意道他的——毕竟它太注意风尘了。

    含沙很仔细的看男子……

    目光呆滞、无神,像是丢了魄;在流鼻血,却是身体被引动了欲念,这显然是风尘那“嘤”的一声造成的……含沙心中纳罕:“真的太厉害了,一个音节,竟然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哪怕是处于千万人中,光凭这一个音节,也可以如履平地。”这其中的厉害,是可以想象的——在没有佣程的武器的情况下,风尘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天下无敌”了——还要加一个前提,就是对方能听见声音,不是聋子。

    若是听不见,这音节也就没了作用!

    含沙又去看风尘。

    风尘终于动了,他走到含沙这里,伸手将含沙抱进怀里。一转身就要走,至于那个被他震慑了的男子,他却压根儿就没注意到——也根本就没想过这个人和自己有什么联系。

    “风尘、风尘……他的魄似乎被你震散了,又引动了心魔欲念,你先给他看看……”含沙出窍,以阴神沟通了风尘。一直到这个时候,风尘抱着它,它才敢阴神出窍,像是刚才风尘思考的时候,它可不敢:万一风尘心有所悟,随口“嘤”上一下,那简直哭都没地方哭去,是真的会魂飞魄散的。

    “他?”风尘看向那男子——是本学校的一个学生,似乎是大三的,也只能是“似乎”,也就是照过面的猜测。

    “嗯,他此时的情况我已经看了。难得的练手机会,你来吧……”

    阴神出窍。

    含沙飘在风尘的身边,指点道:“你看看是什么情况?”作为一个积年的大仙爷,经验丰富,含沙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的毛病。风尘呢,理论功夫扎实,既学了含沙的东西,又有足够的科学素养和知识积累,还和含沙一起读了道书,相互研究,也就差了一些实践上面的功夫。他便仔细的看了一下男子的情况,在阴神的观感中,魂魄是否离体是观察不出来的——

    身体看着还是身体。

    但通过身体、魂魄之间的神秘联系,却可以感知到一些东西。这种东西有些像气味,在阴神状态能够感觉、追寻。

    男子没有外在的藕断丝连,缺乏那种联系,是一个个体。

    所以魂魄都还在身体。

    再然后……

    风尘就看不出更多了,只能求助于含沙:“怎么能看出他魂魄散了?这样的症状,我应该怎么处理?”

    含沙白他一眼,循序善诱:“无法直观观察的东西,就要从旁的现象来进行了解。你动动脑子!”

    风尘“嘿嘿”一声,说道:“身边就有一位博学的道侣,一问就知道答案,我还要费力去思考,那不是傻吗?”

    听风尘夸她是“博学”的,含沙忍不住笑,娇声道:“好吧,你记得了啊。我们沟通外界,或者说是沟通内外的手段,就是口、眼、耳、鼻,这个我之前说过吧?”虽然是直接告诉,但含沙还是讲了一下其中的方法——人也好,动物也罢,沟通内外的手段都是一样的,人的各种触,通过感受光线、声音、气息乃至磁场等等,汇聚信息、发布信息的手段,都是通过了口、眼、耳、鼻之触。

    其中口为宣发之器,耳鼻眼为收纳之器——最神奇的是眼睛,不仅仅可以收纳光线,还可以宣发心意……

    而这一个手段用的就是眼这一个媒介:

    通过眼睛,去揣测,去了解。

    风尘“凝视”对方的眼睛,用心去感受……这一个过程没有什么花俏的东西,就是感受,感受到什么,就是什么。过了须臾,风尘才道:“我感受到了火山喷发一般的景象,就如同地狱一般……精神散了,直观感受就是这种坍塌,这种末日一般的景象吗?”这是风尘第一次通过阴神,通过眼睛来感受对方的精神、意识……这一种感觉,让他不由想到了犁鼻器,还有那些神奇的案例。心道:“我和那个将人看成动物的小姑娘有什么不同?”

    含沙问:“感受到那种暴躁、喧闹了吗?”

    风尘点头。

    含沙又问:“那你感觉应该怎么处理好?”

    风尘沉思了一阵,说道:“他的魂魄没有丢失,只是散在身体里了。就像是原本一个整体,一下子散了……现在首要解决的问题,是心中的这些燥杏,也就是心魔。将心魔去了,人就能慢慢的恢复过来——毕竟体内的问题,不是很好处理的。含沙,你说呢?”风尘提出了自己的解决办法。

    含沙“嗯”一声,说道:“你说的不错。他的主要问题是滋生出来的欲念、魔头,降服了魔头,人很快就能没事。”

    之后含沙便又乘机给风尘讲了一下关于男子这种情况的一些事例——只要魄不离开身体,就和人发呆了一下没什么不一样的,只要回过神来,立刻生龙活虎。但欲念不一样,它就像是点燃了干柴的烈火,会将人的营养、精神燃烧,让人失去生命。便是一些自我精神极好的人,遭上这么一次,也会气血亏损,身体变得很差。说白了,“魄”被震散了根本不是事儿,被震的离开了身体才是事儿。

    而这一次风尘学到的,主要就是处理别人的心魔的问题。风尘阴神归了身体,便朝着那男子走了过去。

    只是对着男子,发出了一声“哞”的声音——这一声拖的很长,音调、音节都在变化,却是有一个令人心灵安宁,震慑心魔的过程。

    男子的眼睛有了明显的变化,只是剩下来一些发呆……

    风尘摇摇头,道:“走吧。”

    心里却想着:“以后锻炼要找一个没人的地方了,只是这么大一个城市,要找一个没人的地方,谈何容易?哎,算了……要不买一个消音口罩吧——”

    消音口罩是一款外国产品,戴上之后就和口塞差不多,但人大喊大叫的时候,旁人是听不见的。是一种可以作为麦克风使用,链接手机的东西。也是今年才上市销售……之前也就是感觉这个东西有些搞笑,没想到自己还真有用这个东西的一天!

    风尘想到这个,就和含沙交流了一下,含沙则道:“那是你的护道之法,你用了消音口罩,声音都出不来,一旦遇到危机,怎么解决?”

    风尘一听也是,问:“那你说怎么办?”

    “今天这事,不过是一个偶然,并不是次次都会发生的。再说,即便发生了,你过去灭了心魔,不就可以了吗?”

    “多大点事儿呢……他们自己都愣的迷迷糊糊的,也找不到你的头上。”

    风尘:……

    这样真的好么?

    “别说这个了,咱们还是来研究一下你的十二作吧。多了六个动作,似乎该改名叫十八作了……只是你练功的时候,我也未曾出窍,只是记住了动作,很多地方都不够仔细,咱们推敲一下这些动作看看……”

    “好……”

    二人说着话就去了食堂,吃过早餐之后去了实验室,开始了自己一天的工作。而那个被风尘一道音节震散了魂魄,流鼻血的男子也在风尘吃完早餐后醒过神来,整个人虚弱的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被风一刺激,竟然是感冒了。回去的路上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同宿舍的“大仙儿”见了他的样子,就像是见了鬼一样:

    “大个儿你这是见鬼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