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八章 玩笑引出真言妙,一象一鹤述佛道

    “迎新晚会”的彩排已有数日,表演者是多才多艺的学哥、学姐,极个别的则是今年的新生——是特意的提前通知,凡是自认有才、有艺的,都可以报名。因为正是军训最热闹,也是最难熬的那几天,报名的情形堪称是“鼎沸”,其中不乏自我感觉良好,实际上五音不全、自我陶醉的“选手”——这些纯粹就是来搞笑的!

    经过一番审核、选拔,“迎新晚会”的导演组还真的选出来几个不错的节目。而沈菲菲则是因为自己的“颜值”,破格过审。

    颜值就是正义:尤其是对于华清而言,太缺了。

    从“太妹”回归正途的沈菲菲。

    无疑很符合审美。

    节目不节目的无所谓,就凭这颜值,站在舞台上,观众们都会满意。更何况沈菲菲唱歌也不跑调,选的是难度偏低的《隐形的翅膀》,又有自己的奋斗、努力在里面,是可以听出那种坚强的。这一点“绿灯”导演组开的毫无压力——怎么说也是为人民服务,背上一点儿有损公平公正的污点,也值了。

    这算是一场新生、老生之间的狂欢。

    只是按照惯例,校长、教授还是去了一些,风尘便是其中的特邀嘉宾之一。他们这些人坐了一溜,在第一排。

    后面则是学生,坐的满满当当……

    “各位领导、教授,新同学还有老同学们,大家晚上好。我是主持人闫雪璐……”

    “我是主持人童话……”

    “在这个收获的季节里,我们汇聚一堂。”

    “拥有了同一个身份,一个为之自豪的身份——华清的学生。”

    “……”

    主持人闫雪璐、童话一人一句,有所煽情,却又没有那么激烈,台风竟然很舒服。二人述说了一番大家和华清的相遇、相知,又回忆了一下华清的历史、传承,将人带入到了那种沧桑中去,一曲古意盎然的调子响起,节目开始……

    古典的、现代的、豪放的、婉约的、严肃的、搞笑的……或者传统、或者新奇的节目被编排的很有节奏。

    晚会结束就已经是十二点钟了,现场一散,一下为之空旷。

    风尘看着现场由热闹到空旷……

    张开双臂,道:

    “聚成山海潮,散如清风去。与君把臂游,万里可能否?”

    他兴致一发,便作了一首诗。

    聚成山海潮。

    散如清风去。

    与君把臂游。

    万里可能否?

    含沙抬起头看他,黑豆一般的眸子明若星辰,嘴角勾起了一丝浅浅的笑。阴神在瞬间一出一收,风尘的手机中就多出了一条语音消息,点开一听,却是含沙所发:“能得君子心中怜,千里万里亦等闲。”

    风尘问:“那是去东京和巴黎,还是去浪漫的土耳其?”世界很广阔,但对风尘、含沙而言却又没那么广阔——对于阴神而言,千万里都是一个瞬间的事情。只是为了避免意外,二人是很少远离身体的(阴神、身体之间的联系和距离有很大的关系,这种关系不是说感觉到远了、联系弱了,而是另一种……似乎是制约的力量变小了。这就和橡皮筋一样,拉伸多长,是有一个范围的。)。只不过去一下土耳其和巴黎、东京和夏威夷都是可以的,含沙自己就去过!风尘却不敢这么冒险,胆儿没含沙那么肥——

    所以,这就只是一句嘴炮。

    风尘出阴神最远的距离还是那一次帮葛兰英寻魄,大概是三五百里左右。之后和含沙出神交流,更多的就是在家里,距离身体不过几米,再远一些也不过是几十米、上百米,上了天顶死了也不过是三四里左右——那已经是云端了。

    “咿——”

    含沙都不出窍,直接通过黄鼬的口腔发出了一声拟声,给了风尘一个很是不屑的眼神。含义却是分明的:

    还不知道你?

    “呦呵,妖精,敢鄙视你大爷,看我不收了你!”风尘胡乱的作了一个手印,口中却正儿八经的发出了一个“哞”的声音——这一声胸腔、鼻腔、脑腔共鸣,就和大象鸣叫的声音一样高、亮、宏大。那“哞”的一声中,如百象齐鸣!风尘“哞”了一声,浑身都是通透、舒爽的,问含沙:“如何,服不服?”

    “你掉浴缸里我都不扶,淹死你算了……不过,这一声听着,真的是很震撼的。象是佛教中的圣物,拥有降服心魔的力量,声音能够涤荡、震慑人的精神。六字真言,皆出于此,你这一声,已经达到极致了。”

    “能不能涤荡、震慑精神我不知道,但我哞了这么一下,整个人似乎都剔透了很多。从内到外,杂念似乎都干净了,身体似乎……”

    有一种很奇异的“细微”之感!

    含沙道:“你说佛家的六字真言,是以象的声音为根本,根据音阶整理出来的拟声。那么道家的真言,又是从何而来?”

    “啊、嘛、呢、叭、咪、哞……临、兵、斗、者、皆……”风尘一边走,一边实验,早在风尘一个字一个字的模拟的时候,含沙就提前回了神——风尘或许不懂得,但含沙却明白。大象的鸣叫的确是可以震荡魂魄的——处于出体状态的阴神,哪怕是远远的听这个声音,也都能够感受到那种浩瀚的、无边无际,如同海潮一般的力量。阴神不害怕和尚念真言——因为和尚的真言毕竟是人发的,学的再像,也难以拥有那么大的力量。但却害怕真正的大象发出来的声音,尤其还是万象齐鸣那种。她以阴神游历过很多地方,见过大象,也远远的听过大象的鸣叫——真的很厉害,差点儿就让她崩溃了,幸好是离得远。

    而老虎、狮子、豹子发出的声音,也多少有类似的效果。只是这个效果却比不上大象的声音中那种独一无二的威力。

    灵、兵、斗……九字真言,九个字,风尘逐渐从中找到了规律,而那九个字的声音也开始变得面目全非。

    这一种声音上的变化简直就像是从印度英语变成了伦敦腔一样……

    声音终于出来了,千变万化,却成了一音:

    清亮、高亢、如穿云的剑。

    同样令人的心思澄澈,同样拥有那一种力量,但感觉上却如同在云端,而不是在大地。这个声音,赫然就是鹤的声音——鹤本就和仙家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风尘停下来,眼睛清亮,说道:“是仙鹤的声音。这两个声音,一个感觉厚重,一个感觉清亮,同样可以让人洗去杂念……”

    顿了一阵,风尘深吸了一口气,欢喜道:“这倒是一个很不错的方法,一象一鹤,拟其声以慑服外魔心鬼,以后入静的功夫倒是会容易很多,也更能进步了……”

    含沙赶紧出了一下神,告诫道:“风尘,你可别乱来。要练习之前一定要和我说一声,这两种声音都有荡魔之能,这个你不要怀疑。我当年去非洲草原上耍,就远远的听一个象群一边跑一边举着鼻子叫,差点儿就魂飞魄散了!”她说的很郑重——这种丑事以前她可没和风尘说过,很丢脸的。

    但现在却是不说不行了:风尘自己找到了慑服心魔、外魔的方法,万一风尘不清楚厉害,在自己出神的时候来上一声……那可就死的太憋屈了。就风尘的嗓子,音域之宽广,模拟大象、仙鹤的声音熟练之后,青出于蓝都是轻而易举的。他念出真言的威力,可能要比大象、仙鹤的声音杀伤力还要大!

    这……简直了。

    风尘讶然:“真那么厉害?”

    含沙道:“等明天咱们跑步的时候,你可以找一条狗试验一下。你只要一个字出口,狗立马就会趴在地上抖——”

    “啊?”

    “不信?”

    “信!”

    “你以为降龙伏虎是什么?假如是先天真人,野兽自然难有敌意,乖顺的就和猫儿一样。可有一些不是先天真人的,却能够凭借神通,降龙伏虎,就如传说中的一些故事里,主角得仙师传授一字真言,一路穿越险阻,老虎见了都趴下,蛇虫也不敢侵害,靠的不就是这种真言吗?”含沙一本正经——她不以为从故事里找依据是一件可笑的事情。

    风尘摸摸下巴,寻思着:“要不就试试?那个谁家的老婆天天牵着一只泰迪,见了谁都叫,不如就……”

    嗯,就是“哞”一声,似乎没什么不对的吧?

    只是风尘却小看了泰迪这家伙的势利眼——叫也是分对象的,这小狗子见了他比见了狗主子都听话,他也没机会施展手段了。和那位太太打了一个招呼,风尘的心中一阵嘀咕……尼玛不都说狗咬吕洞宾么?怎么这狗的眼力劲儿就这么强呢?痛失了一个实验的机会,风尘便不放在心上,干脆就找了一块空地,练了练自己的嗓子——

    象之厚重、鹤之清亮,喷薄而出——

    并不局限于六还是九。

    整个人的精神就像是被震荡的细碎,杂念消散,又是如同开天辟地一般,清气上升、浊气下降,三生万物。种种奇妙不可言语,在这种安静之下,风尘便开始了动作——十二作,十二个动作,一一舒展,却也因为这样的静而有了不同的变化:

    从第三、四、五等动作间,竟然是自行衍伸、变化,多出了六个动作。从十二个动作变成了十八个动作。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