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六章 霸屏、围棋和聚气

    改完了最后一个字,再通读一遍。风尘如释重负:“啊……算是完成了。这一篇论文肯定会让人大吃一惊!”令人“大吃一惊”是可以遇见的——之前就有科学研究颠覆了关于人类记忆的描述,认为人的大脑并不存储记忆,大脑就是记忆本身。这一理论一出,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热点,霸占了搜索引擎的第一页:

    虽然并不是第一页的头条,只是居于末尾。但这毕竟是一条科学发现,对于普通人而言是生僻的、遥远的,能够“热”到这种程度,已经是不可思议了。

    但风尘的发现无疑更加颠覆——人的大脑不止不储存记忆,而且也不是记忆的本身。人的大脑只是具备了特定的、读取记忆的能力。

    记忆存在于磁场……

    大量的详实的实验数据,历史数据,以及他本人的实验记录,无疑都证明了这一点。他笑的灿烂:“想想看,当人们突然听到记忆竟然不存在于大脑,那种表情多有趣……”他的神态纯粹、灿烂、真诚,如同赤子一般。含沙的声音顺着耳机传进他的耳中,声音中带着一些笑意:“那肯定是很有趣的。估计还会有人说你呢……这研究的是什么玩意儿,这个风尘是怎么从大学毕业的?”

    风尘问道:“那你说我怎么毕业的?”

    含沙道:“我怎么知道呢?也许是走后门儿的吧!”她学着网上一些人的语气说:“从小就知道记忆是在脑子里的,你告诉我大脑不储存记忆……你老师的棺材板都要按不住了。这年头什么哗众取宠的人都有……”

    它的语气惟妙惟肖,将某些人的神态学了一个十成十,正是乌鸦笑话煤黑。风尘听的忍不住乐。

    “好吧……含沙你厉害!你说这么这一段实验算是完成了,下一段的实验也要准备准备,这些天这段时间咱们怎么打发?”

    风尘手指轻轻一点,开始打印论文——这种东西还是很少有人交电子版的。打印机发出一阵轻微的嗡嗡声。风尘续道:“买一盒围棋怎么样?”

    含沙道:“围棋,好啊。”

    含沙没意见。

    风尘道:“那就定了。我感觉围棋应该很锻炼人的脑子,我一直尝试将气更多的汇聚于脑,增强思维能力,都也成效不显,只是令人头昏昏的,无法集中精神……也许,是思维能力变强了,人的思维反倒分散了。下棋或许可以让人变得专注起来!”而这一功能,又有哪种棋能超过围棋?

    “也许是吧。”含沙听的点头,说道:“这也没有什么好方法,毕竟你这种提升大脑功能的方法和出神不同。”

    出神是会让人的计算能力、思维能力都大大增强,但出神之后的阴神却离开了身体,依托于天地磁场,却也因为离开了肉体,不受激素、营卫之气的影响,不会产生纷扰的杂念,令人欲念丛生。

    “或许可以尝试让静功更深厚一些,还可以……进一步的减少脑部的气,假如使之达到一种最低的、极限的程度,那么——”

    这又是一个思路。

    可……风尘思索其中的可能杏,过了一阵,才是摇头,叹息道:“这又怎么可能?最低限度,那样的话,一不小心,就真的死了……”这一个结论是不难推敲出来的——但更不难发现,假如真的做到这一点,那这个人会变得如何的可怕!一个可以如此自由的操控自己的气,欲身则身,欲脑则脑——形而下之谓之身,形而上之谓之神!风尘都想不出来这样的一个人会具备怎样的神通!

    含沙道:“极限问题。”

    风尘心念一动,道:“这几种方法,都值得一试。”

    一人一黄鼬交谈的工夫,风尘的论文就打印完毕了。风尘在论文上签名——这是独属于他的身份印记。这同样是即便信息时代,也要用纸质稿件的原因!而且这还不算:联合推荐人等,也都必不可少。

    人要多,势要众,都是圈里的大拿推荐、署名、背书,这就意味着论文被剽窃的可能杏降低到了冰点。

    不然光是风尘的分量还是不够的——他不怕论文旁落,也不怎么在乎是否有人剽窃,可既然这种事情能够轻易避免,又不会如何花费精力,自然是要做的好的。而为了表达自己的“不在乎”就放任某些行为,实在是有些二……风尘直接带着含沙去转了一圈,论文上就签满了名字,足足有六个大牛背书。

    只是分分钟就搞定了——

    之后风尘便直接邮递了出去。没有选择速度很快的私人公司,而是用的邮政。虽说是慢了一些,却胜在保险、安全!

    出了邮局,风尘就直接去了附近一家专门经营体育用品的商店。在店里逛了一阵子,就入手了一副质量并不算多好的围棋——棋是用来下的,至于说棋子用的是玛瑙还是用的水泥疙瘩、陶瓷,重要么?不重要。

    交钱,拿棋走人,风尘很伟人的一挥手,趟步出去:“锵锵锵,走,你我且回去厮杀一番……”

    含沙直接飞了一个白眼给他——会玩儿么?

    事实是:不会!

    回到宿舍就在地上摆开了阵仗后,风尘输的叫个落花流水。含沙戏谑道:“哎呀,我还没用力,你就倒下了。太虚了啊,要不要补一补?”含沙掩口笑,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很是欣赏风尘的挫败——于是日常调戏。自打二人开始视频,调戏风尘倒是变得简单了!不需要将一天的话都憋到一起说。

    风尘不理她,很是沉吟了一番,深吸一口气:“继续……”

    棋局重新开始……

    风尘执白,含沙执黑。

    含沙落子之后,他尝试着计算这纵横十九路,只是算了又算,却连一点儿头绪都没有。他捏着棋子、皱着眉,脸面却渐渐的发白。过了许久,他终于落下一子,整个人都为之轻轻的摇晃一下,身体都像是被掏空了……

    含沙吃惊不已,叫道:“风尘,你没事吧?”

    “用脑过度,眼黑了一下!”风尘的声音透着虚弱,但却难掩兴奋:“但刚才的计算能力真的一下提高了很多……”

    “哦,这样啊。那你休息一下,不要着急……”含沙安慰了一句,随手下了一子。风尘绞尽脑汁的一步棋在含沙的眼中依然充满了幼稚的色彩——但相比上一盘棋局,却实在是好了很多。

    能看出来一些进步——一个只是懂得最基础的规则,知道棋子没了气就会死的规则的新手,在不经历任何棋谱、教学的情况下,能下出这一步,已经不容易!

    第二步棋,风尘硬是坚持着,思考了一番,下了自己的第二步棋,然后是第三步、第四步——

    一步比一步轻松。

    一直下到了第六步,含沙便不继续和他下了,柔声道:“棋就先封了吧。等有功夫再下,咱们先去吃晚饭……你体力消耗太大,需要补充一下!”风尘“嗯”了一声,身体轻飘飘的就出了宿舍,就像是踩着棉花——他从未感受过这种疲惫,他的身体就像是被榨干了一样,整个人都是飘的,几步路走着都费力。

    在食堂师傅诧异的目光下,风尘端了一大盘的肘子、烧鸡,去了附近的一个桌子上,然后就大口、大口的开吃。

    一个肘子一晃眼的功夫就只剩下了骨头,烧鸡则是连骨头都不剩。其中一小部分进了含沙的肚子,大部分则都进了风尘的肚子。

    ……终于吃饱了,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又要了米汤喝一阵子,风尘才感觉自己的身体重新变得充盈、有力。那种无力的感觉终于褪去了……被掏空的感觉真不好。风尘“嘀咕”了一句,可心里头却迷恋下棋时候,那种全身心思考、投入的感觉。那是“毕一身之气以一域”的一种奇妙感觉——

    他甚至联想到,若是这一域不是头,而是手足,而是任何一个地方,又是怎样的一种结果?

    他的心思动,莹白、纤细的手便抬至眼前,手背向上,手指向右,和目光齐平。他的眼睛认认真真的看着自己的手,凝神注视。手微微的用力,习惯于十二作的肌体运作的道理的身体,便自然的有了反应——

    周身的肌肉都在推动,气也在集中。莹白的手上一根根青色的血管鼓起,变得硬朗,一根根的枝杈盘踞在皮肤上,像是树木的枝桠。

    血管的分叉处,鼓的像是树木的瘤子……

    而那莹白却渐渐变成了红!

    血红。

    一种气血淤积的燥热、木然之感出现在手上,整只手都感觉充满了力量。但那种力量充斥于手的每一寸,充斥于手指的每一分,让一个简单的抓握动作似乎也变得难了几分,失去了一些轻灵,却多出了一些厚重。

    他看着这只手,心想着:“这是我的手。原来气聚集在手上,手就会变成这个样子,看着竟然有几分狰狞……”

    手上的狰狞消散了,手又变成了白皙、自由的……他又将气聚集到胳膊上,胳膊的肌肉变得线条明显,油脂都缩了回去,一根根的血管突出来,一样的如同老树盘根,狰狞的恐怖。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