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五章 沈父饮醉诉心苦

    圆珠笔在纸面上摩擦出轻微的“沙沙”响,留下匀称的蓝色的痕——那是一种深蓝色,就像是夜空的颜色一样,深邃、清晰,汇成的字则是匀称、舒服的,骨架有一种大气。风尘一字不落的将一号、二号、三号等一共七个对照组的表现记录下来,不省略一个字,尽量的清晰、宛然,就和他写出的字一样……

    每一个字的每一笔都很清晰、规整——不求多好看,只要好认、规则。

    这样对字的态度也便是科研的态度。

    一边写,风尘一边道:“国外曾经做过一个实验,用电针刺激人脑的某一个区域,结果发现人会记忆起一些东西……只是这种记忆,却是随机的。在同样的条件下,人们回忆起来的东西截然不同,甚至于毫无规律可寻。这一个实验的结论,可以作为一个佐证——人脑的某个特定区域是具备读取记忆的功能的,但人脑本身并无中、长期记忆的功能。人的记忆,实际上应该说是一种索引的能力……”

    含沙道:“这种实验,在国外有很多。”

    风尘道:“明天沈菲菲来报道……前几天她就在微信上说了,明天咱们去接一下吧。”他对沈菲菲这个女孩儿是很有好感的——其天赋、努力都值得他帮一把!沈菲菲能进华清,分数足够是一方面,风尘的使力又是另一方面:

    若不然即便是分数够了,沈菲菲也不定就能进来,还选择了自己心仪的专业,进了数学系专修数学。

    数学——这是风尘得知了她的天赋,又咨询了其本人、父母三人之后,帮其参谋的一个极其适合沈菲菲天赋的发挥,而且也很有前途的职业。含沙打趣道:“你不会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吧?前天视频,那孩子把头发染回去了……”一头代表了叛逆的黄毛,被染成了纯粹、干净的黑色,沈菲菲整个人的气质都生出了变化。比之前更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丫头,多了一些纯真……

    自打录取通知书下到了手里之后,这个曾经被老师放弃,被亲朋不看好的姑娘一下子就成了香饽饽。

    在母校里作报告,成了所有高中生的榜样,成了小县城的骄傲。

    省电视台也亲自采访,给足了面子。

    关于一个问题少女一夜长大,开始认真学习,逆袭华清的故事更是在网上发酵,变得家喻户晓……引的整个网络都在沸腾,有的人在怀念青春,认为这是一个普通人走向成功的励志故事,是一个属于普通人努力的传奇;更多人则是质疑这件事的“不可能”,认为是无耻的炒作——怎么可能从一个学渣到学霸,之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听着就不科学……可有人找到了沈菲菲的资料之后,现实更加的不科学。

    还有的人认为:一定有黑幕!

    网上吵作一团。

    沈菲菲忙着到处做报告,上节目,倒是没有注意网络上的动静。闲暇了也顶多是和自己的偶像聊聊微信……白天是不行的,风尘很忙。

    ……

    风尘眨巴一下眼睛,很是无辜,大声道:“我可是很专一的好吧。”

    “晚上吃什么?”

    “听你的……”

    简单的收拾了一番实验室,将实验体放好,含沙跳上了风尘的肩头。出了实验室,将实验室锁住,风尘一边走,一边想着这一阶段实验的报告应该怎么写,一边随意的和含沙聊天,单耳里插着耳机,一起聊微信。

    含沙和风尘不同,风尘并不能够长时间的出阴神,含沙则是很习惯这种状态——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她可以出神十个小时以上,这还不算中间的回归身体的时间。二人进了食堂,听含沙的点了鸡汤,又来了几个荤菜、素菜、米粥,便开始吃饭。一人一黄鼬相对而坐,靠着窗户,也无人打搅,十分惬意。

    窗外的影子渐长,阳光的颜色也从明艳变得金黄,然后变成了金红色。窗外的天空也跟着变了颜色,在短短的时间内,金红色的光芒收敛,只剩下一抹落日后的灰——

    天地似乎失去了一抹色彩,空气也一下子凉了几分。

    离开食堂,散步华清,择地练了一番十二作,感受着体内清、浊之气一升一降,又混而如一,巡行于十二正经,十二作而一周天,随后余势不衰,再行一段。一番动作,整个人都是神采奕奕的……

    身上、心灵中,经历了一天的疲惫都一扫而空,如同新生。所有的杂冗的念头也都消散的干净。

    远处有人在打篮球、踢足球、羽毛球,并不喧嚣,却满是人气。

    心,很安静……

    夜来了,散步的人却不见少。风尘带着含沙回去,入静,然后休息。第二天上午的时候照常工作,下午的时候便卡着时间去了火车站——上一次沈菲菲一家人是坐着飞机来的,这一次却是坐的火车。足足十四个小时的长途,从昨夜的十点来钟,一直到今天的两点来钟……风尘将车停在远处,自己则是去出站口等着……

    出站口的人流密密麻麻,风尘迎着出站口观望。他也没有举牌子,最近还和沈菲菲视频过,也不至于认不出来,更不会守着出站口还把人弄丢了。

    等啊等……终于,风尘看到了沈菲菲和沈菲菲的父母。

    沈菲菲穿了一身粉色的运动服,运动服的胳膊上、胸口镶嵌了白色的条纹,很是修身。头上带着一顶白色的遮阳帽,背着一只大嘴青蛙的背包,漂亮的爽利,不失一种青春活泼。其父则是穿着一条五分裤,白色的T恤衫。母亲是一件花上衣,黑色的纱质裤裙。

    “这里……沈菲菲……”

    风尘朝着一家三口挥舞胳膊,吸引三人的注意力。

    “风哥!”

    沈菲菲寻声找人,一眼就看到了风尘。

    沈父、沈母很不好意思,沈父道:“你工作那么忙,还麻烦你过来接我们,真不好意思。其实这里距离学校也没多远,我们坐地铁就过去了。”

    风尘引三人朝自己的车过去,说道:“哪儿能呢。菲菲可是我看好的学生,怎么也要亲自接待一下,要不这偶像包袱不就破灭了吗?走吧,我开了大车,都能坐下……”一行人上车之后,风尘就发动了车子。沿着繁华的地段绕了一段路,让一家三口顺路看了一段风景,然后就到了学校。

    风尘亲自带着一家三口办理了入学、宿舍等各种手续,将沈菲菲的事情安排的妥妥当当的,晚上沈父非要请风尘吃一顿饭,风尘也没有拒绝……

    沈父、沈母对风尘的感激不是一点半点。若不是风尘,自家的闺女肯定不会有今日,说不定都要为上哪一个专科发愁了。

    馆子就是学校旁边的馆子,不是太好,可也价格不菲。本来沈父还想要去一个好一些的地方,但风尘却拦住了——那些地方也就是贵,其实没什么好的。沈菲菲父母的心意他感受的到,也明白。只是沈家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不能这么的挥霍……就找一个不好不差的馆子,表表心意就是了。

    “风教授,真的感谢你啊。你是我沈家的大恩人,这感谢的话,我一个老粗,也不知道怎么说……”

    酒下了肚,沈父说着说着竟然控制不住哭号了起来……风尘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听着沈父在说。

    说当年他和沈菲菲的母亲如何的艰辛,讲看着女儿长大了,却变得叛逆之后,那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一桩桩、一件件,也不避讳自己的女儿。

    喝了酒,豁出去了,女儿也长大了,应该懂得这里面的苦心。

    沈母则是不停的劝说丈夫,别说这些了……

    这一顿饭前面的一段还是感谢风尘,后面的一段在沈父醉了之后,就彻底变成了这个男人的诉苦——多年生活的压力,来自于家庭、侄女的压力,都倾诉了出来。一直到吃完饭,沈母都很不好意思,好好的一顿饭竟然弄成了这样子。风尘反倒是去安慰沈母:“没事儿,平日里压力大,发泄发泄也好……我虽然没做父母,可也是儿子,能理解。我送你们回去吧,几步地,他醉的厉害了,你们也扶不动……”

    风尘送了一家三口回去,然后一个人回了宿舍。心里却想着沈父的哭……那种心里的苦楚,或许自己的父亲也有吧?

    男儿有泪不轻弹,也只有于酒后控制不住,才会哭出声来。

    幽幽一叹……

    他坐下,静来。

    三尺灵台中的光明很白,其中的灰似乎都要褪尽了,只剩下一片光明。再一睁眼,便是两个小时时间过去。躺下来,一闭眼,再一睁眼,便又是新的一天……他的生活依然是那么的平淡、乏味——研究、研究、研究!

    关于对蚂蚁的记忆、信息素的相关研究,也开始写总结杏的东西。什么需要写,什么不需要写,这都是他要斟酌的内容——这一篇论文他打算在国内的期刊上发表,却并没有发国外杂志的意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