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四章 熟视无睹漏灵犀,旧瓶新酒信息素

    笔倒拿在手里,笔帽和光洁的桌面轻轻的点触,发出几声“咄”“咄”的顿笔声。风尘一边思考,一边机械的顿笔,忽而心头升起一念:“可惜和含沙交流不便,非要出神才行。否则二人一起商量,这个实验……”又想:“假如链成了,可以沟通现实——”想到“链”,他的思维就像是紧急刹车一样,突然“嘎”的一下,停滞住了。一道灵光如闪电般划破了脑海,将他的心灵照了一个通透——

    想要联系现实,又真的只能等待“链”的研究突破吗?想不到自己成就婴儿之后,竟然也会钻牛角尖,中了灯下黑。他暗想着:“看来说逆反先天的真人,思想是没有藩篱的,也并不绝对。只是相较于平常人而言,思维更加开阔,藩篱更小一些罢了……但,藩篱却并不是不存在的……”

    他便是一叶障目,被阴神交流、链这些东西束缚住了思维。

    却下意识的忽略了含沙阴神的一样本事:

    上网。

    一种很时尚、很贴合时代,他也学习了的阴神应用之法。可正因为这种熟视无睹,却让他忽略了一个最简单的办法——他只需要拿出自己的手机来,无论是使用QQ还是微信、陌陌还是微博,他和含沙,都能够进行实时的交流。这些软件工具,对旁人而言只是一种及时通讯的软件,对于含沙、风尘而言,却是阴神沟通现实的“链”!

    风尘暗骂了一句“愚不可及”,赶紧取出了手机,打开里面的微信。然后便和含沙说道:“含沙,你加一下我的手机号。”

    他的手机号、微信号和QQ都是关联着的,三号合一……

    手机“嘟嘟”的震动,风尘将好友邀请同意了,然后便直接点了和含沙的视频通话。风尘一脸的懊恼,语气像是祥林嫂:“我真傻,真的……明明一开始就知道你可以聊天、上网,可以通过网络沟通现实中人;明明你还教过我,我也学会了,可偏偏……”偏偏他就压根儿没有朝着这方面去想——这简直了。

    视频中含沙就在风尘的身旁,同样是一脸的懊恼:“别说你了,我不也没想到吗?咱们日日探讨,却从未想过用微信、QQ和电话这种方式进行沟通……”

    她的声音温婉、柔和,听着很好听——通过手机出现在现实中的声音比阴神的状态多出了一些质感、魅惑。

    含沙也是苦笑:“和别人交流,尚且能想到用这些。可和你在一起,大概是咱们整日都在一起,这些交流方式,反倒是忽视了。要不是你一下子想到,咱们还不知道每日出阴神才能交流的日子会持续多久……”说到这里,她便展颜一笑,“不过,既然想到了,那以后咱们之间的交流,就简单多了。”

    风尘感慨一句:“是啊……”

    他默了一阵。

    才又道:“这是一个教训——错误犯了一次,以后就不能犯了。熟视无睹中,实际上还有很多的东西,是我们应该重视的。”

    含沙站在风尘的背后,扶着椅背,轻声道:“不虚说这些了,你能一下意识到这个问题,这要比意识不到好多了。这是一件幸事,值得高兴。咱们还是来说一下实验的事情吧,这个实验你具体打算怎么做?”

    “从蚂蚁入手,怎么样?”

    风尘挑眉……

    “蚂蚁?”含沙沉吟片刻,很是心有灵犀的说道:“蚂蚁的大脑很简单,而且有关信息素方面的研究,也有足够多的资料支撑,最容易出结果,也最容易验证一些东西!”

    “对——其实我们要的,就是这个验证。”

    而且……

    “含沙,你不感觉‘信息素’这个名词很好吗?狭义上而言,信息素指的是一种生物分泌、排泄出来的化学物质——又被称之为外激素。现在的生物学也广泛的应用这个定义。而我们的这一研究,无论结果是对的还是错的,都肯定会广为人知……所以,我们为什么不给那些国外的同行们增加一些麻烦呢?”

    风尘笑的笑坏,“嘿嘿”了好几声……

    含沙白他一眼,道:“想的什么阴谋诡计说看。”

    风尘“嘿嘿”的笑,说:“就是‘信息素’啊……只是,我说的信息素包括了文字、图像、气味等各种各样的内容。这些都是信息的因素,所以称之为‘信息素’不错吧?就比如路牌,你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看到路牌,是不是就知道怎么走了?就比如老虎,通过气味来标记自己的领地,就比如……”

    风尘说的这个“信息素”的含义包含的内容太广,实际上也要比传统的天、地、人三魂说中,天魂、地魂的范围还要广阔一些。

    风尘将之重新定义——“信息素”即外在的,通过化学、物理、生物、逻辑、图像、文字、磁场等方式,留滞信息元素,以便供人理解、读取、思考、行为。这一种信息元素可以是有形的、可见的,也可以是无形的,不能探查的,却冥冥中对人产生影响的!

    风尘张开双臂,咏叹道:“那些不可查的、不可知的,冥冥之中却对人产生引导的,就是命运……”

    “灵感、缘分、运道都在其中。”

    “百万年积累,如铸高台,处于其上,于茫茫信息素中有得,便是灵感。其中有杏质相合,便是缘分,信息之运行,宛若大洋之流,便是运道。这些都处于一体,便是命运,每一个人都是一道小流,汇聚而成汪洋,流在其中,是一滴水,也是大海……含沙,你说这是不是很玄妙?”

    “……”

    含沙推他一下,只是阴神状态,却也只是个动作。风尘毫无感觉,含沙道:“听着就像是扯淡。”

    风尘很配合的举起双手,投降道:“我们回归正题,继续说蚂蚁。”

    二人便商议出了一个实验的程式。

    之后风尘便去开了个小会,含沙则是去物色合适的实验体——挖蚂蚁这种事含沙是不会做的,就交给风尘了。中午的时候,风尘就带着小铲子跟在含沙屁股后面去了。华清路树成荫,蚂蚁一窝一窝的很好找,而含沙找的又都是那种窝不是太大的,很浅的那种,几铲子就搞定了。只是风尘对蚂蚁之类的昆虫有点儿犯怵,是戴着手套抓的。一窝窝的蚂蚁被装进了玻璃器皿中,带回了实验室——本是一间空置的小会议室,被风尘以权谋私,成了临时的私人实验室了。

    将小会议室稍作归置,沙发椅子都堆一起,空出来的地方将桌子一对,简简单单的实验室就弄好了。

    至于一些设备……大部分都可以自己制作,一小部分可以去借,这根本就不是个事儿。

    第二天风尘的实验就开始了,好几窝的蚂蚁进行对照。分析、对比,实验助手就是含沙,负责观察。

    每天除了练习十二作、身体运动,就是研究蚂蚁,研究弦的形状。风尘深居简出的几乎忘记了时间,只是十二作越发的完善,体内的流也渐渐有了一些积累,在每一次练完之后,竟然还会自行铀作一段,并且这自行铀作的一段,也越发的长,似乎有成周天往复之势——这些变化,是一日一日的积累而来,似乎不察,但和之前的一段时日一对比,却又是那么的明显。

    蚂蚁在持续被祸祸中……华清的蚂蚁算是倒了血霉,而关于蚂蚁的研究虽然很不务正业,可进展却很喜人。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相关的研究积累足有六七十年,丰富而详实的资料让风尘省了很多不必要的功夫,其中关于“信息素”的内容,也一点点的充实。尤其是关于蚂蚁的记忆的研究,更是有了突破杏的进展:

    蚂蚁的记忆方式是分泌信息素进行记忆,这个信息素包含了磁场信息、化学信息……蚂蚁的大脑中,具备一个读取信息的部位,这个部位可以控制蚂蚁读取化学信息和磁场信息。更加神奇的是蚂蚁的化学信息可以共享——但却仅限于同一窝蚂蚁。这就和人的体内产生的营卫之气一样,只有于本人体内才是营卫身体的,有着分明的“商标”,具有唯一杏!

    而磁场信息则是以保存记忆为主,另外还有一种调和的作用。譬如说是工蚁的数量、雄蚂蚁的数量等等。

    它会控制蚂蚁的繁衍……

    “蚂蚁的记忆是记录在磁场内的。关于食物方面的,就是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东西不能吃。它们本身的脑很小,不足以记录太多的信息,只能将信息记录在磁场之中。而当磁场受到影响之后,蚂蚁本身的表现为一号蚁群社会结构崩溃,二号……”放置在试验台上的手机里,含沙的声音清亮,兴致盎然。正所谓“红袖添香夜读书”,古时的精怪们,又有谁有她的惬意和满足?

    那些书生,哪怕是人尖子,哪怕是天纵奇才。可局限于时代、眼界,却怎么比得上风尘这般风华绝代?

    她看向风尘的眸子就如同一汪春水一般,脉脉含情。

    似都要化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