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三章 生活几多不由人

    其实关于生、死、寿、亡四个字,古之圣人早已洞悉、释义。人生百年,以死为终,却唯有寿可无疆——一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但他的行为、思想、意志、智慧却可以为后人所颂扬、铭记,只要被人记得,这便是“寿”!是以才有立功、立德、立言的“三不朽”之说!那不朽的,不是身体,而是精神。

    这,便是“般若波罗蜜多”:智慧如金刚一般坚固、永恒,哪怕经历了岁月的洗礼,也依旧光芒璀璨,不可损毁。

    这一次遭遇,让风尘思考“不朽”的意味,并有所得。他虽少读佛、儒二学,但其中的“三不朽”和“般若波罗蜜多”却还是知道的,此时想来,彼此竟然是不约而同的,在述说着同一个不朽。车窗外的田野在他的注视下掠去,近处的快的人眼晕,远处的小山丘却怡然不动,一快一慢的寻常中,却有一种令人沉醉的韵律……风尘心道:“人的生命始终有极限,只有精神、智慧才能够不朽。一旦如江理仁一般,彻底的消失,那才称得上是真正的死亡,是生也死,寿也亡……古人重义轻生,无非也是明白这个道理:人总是要死的,但最可怕的却不是死,而是被人遗忘……”心中的念头,如水一般流过。过了半晌,他才收回了散漫外游的思绪,车已经过了省界,由蒙入冀。只是路旁的乡村,却还是一样的乡村,田地也还是一样的田地……

    “小尘儿先生……”司机打破了沉默,问了一句:“你这么年轻,本事根谁学的?我看那些看阴阳的最年轻也有四十来岁。”

    “阴阳”的从业年龄普遍在四十岁往上,其中占据大比例的是五十岁左右的中老年——这个行业里,年轻实在是不能让人信服。

    司机并不知道风尘的身份,只因为风尘是一个阴阳,见江父称呼他“小尘儿”便也都这么称呼了。

    风尘并不介意这个称呼。

    风尘随口道:“和村里一个老汉学的,多学一些东西总没错……”

    司机道:“看阴阳赚钱?”

    这是一个疑问,却又很肯定。这世上最好赚的钱既不是小孩儿和女人,也不是老人,而是红事和白事:没有人会在这两件事上节省!风尘笑一下,说:“看阴阳只是业余的爱好,我有工作……师傅你跑车怎么样?”二人随意的聊开了,这一路上倒是不显得寂寞,风尘说的少,司机却是说了不少自己家里的事情——

    两个儿子,一个儿子已经高二了,明年高三,只是学习不怎么好。还有一个算得上是老来得子,刚刚幼儿园毕业。

    老婆经营着一个早点摊,夫妻二人现在只是在为孩子奔波。

    听司机为了家里老二的择校在苦恼,风尘便劝了一句:“其实小学没必要的,学的好学不好,并不打紧。怎么着小学毕业了四则运算肯定学会了吧?一些常识也都知道了吧学就这么点儿东西……只要初中开始懂得努力,大家实际上都在同一条起跑线的!”风尘这话说的没毛病——但,然并卵!

    没有人愿意输在起跑线上——谁都知道幼儿园学算术、识字并不好,可都打破了脑袋要进去,而且还要进好的。

    因为只有好的幼儿园才能进好的小学,只有好的小学才能进好的初中,好的初中才能上好的高中。

    只有好高中才能更大几率的考上好大学。

    这就像是一个链条。

    窜在一起。

    如同宿命一般让人不能逃脱!

    所有人都无奈。

    但不得不捏着鼻子——

    认!

    司机师傅无疑也是无奈中的一员。相比小儿子才选择小学校,大儿子才是更令人头疼的,用司机的话说——“就他那俩三瓜俩枣的分数,估计上个专科都困难。实在不行就让他去学电气焊吧,听说现在学电气焊的很多都去澳洲了,哪儿缺人缺的厉害……”话中充满了不甘,却又带着一些矛盾的希冀——想要上个好大学,却只能上专科的不甘;可以出国、高工资的希冀。

    人总是需要一些安慰的——不然日子还怎么过?

    风尘只是“嗯”了一声,却不置可否。

    电工、钳工、电焊这些出国的自然有……但想要出国的前提,是技术够硬,是要肯努力、肯下功夫。

    “……”

    行至野狐岭,司机将车开进了加油站加油。二人就从车上下来,司机请风尘帮忙录了几个视频,发了朋友圈。之后又在附近走了走,这才再次出发。剩下的路程就很快了,大概是两个小时候,风尘就被直接送到了家门口。一下车,正好风尘的父亲出来,竟然是和司机认识,“呀,老张?”

    司机也是惊讶:“他……你儿子?”

    司机是真惊讶——

    风父不止一次和他吹嘘过自己的儿子,华清大学高材生,还留校研究,前一段时间还说自己的儿子升官儿了,成了什么主管的……一个科学家,一个在实验室里搞研究的,高大上的科学家,和一个搞封建迷信的阴阳——这很不搭好吧?

    司机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儿不够用。

    风父道:“不是我儿子还是你儿子?这正好中午了,老张你进来,我去买点儿下酒菜,咱们整两盅……”

    说话就硬是拉着司机进去,风尘道:“你们先进去吧,我去买菜。”便去不远的露天摊位买了一些熟食、小菜回去。烧烤也买了一些,足足摆了一大桌子,司机有些不好意思:“买这么多闹甚(做什么)了?”心里头却颇为高兴——吃的了吃不了是一回事,这一番态度却是另外一回事。风尘道了一声“你们吃。”便进去了,并不和二人搀和——

    两辈人说话根本说不到一起去,坐在一起也尴尬。还不如让二人喝酒,自己单独整治一下就好……

    风尘有含沙陪着吃完了午饭,便回屋睡了一觉。一觉醒来已经是四点来钟,出门转上一圈,吃了晚饭,稍作休息,便要走了。

    八点钟到机场,四十五分的飞机,回到研究所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多钟了。夜色曼笼如盖,城市的灯火将星辰的光辉掩盖,天空都带着一层淡淡的橘黄色——大部分的街道也都变得安静,研究所也同样的安静。

    风尘轻手轻脚的回到了宿舍,洗了一个热水澡,涤去一身的疲惫,便静了一会儿,须臾入眠……

    睁开眼睛便是翌日的六点来钟,太阳升的老高。一出门去,一股如蒸笼一般的湿热便裹着身体,硬朝着毛孔钻。

    这种热让人很无奈,哪怕是露出了胳膊腿,也不会感觉到凉快分毫。

    “这天气……”

    风尘摇摇头,将杂念甩出去,便沿着道路跑起来。他的动作自然韵律,每一丝每一毫的运动都趋于一种数学意义上的完美,不快不慢的跑到了一处无人的地段后,就开始练十二作,一个动作又一个动作,体内经脉中,如真似幻的流不知从何处而来,只觉一清一浊竟然是日益分明,一上一下,和之前的浑浑噩噩有了本质的不同——简直就如同盘古开天的传说一样,一开始天地混沌如鸡子,天地间的清气和浊气是混在一起的。一直等到了开天辟地以后,盘古用自己的身体支撑起天地,才清气上升、浊气下降,形成了天地!而他感受到的这种清、浊之分,似乎也是这样的……

    不知是何时分开,但却日益感受到了其中的变化。一清一浊,一上一下,一凉一燥,同处于一体,却混而如一。

    其行于十二正经散乎于肢体形骸,环而无端。

    竟是在动作间形成了一个循环。

    或许可以称之为“周天”——这个周天,每一次练习一遍十二作,便正好巡行一周,只是动作一停,那如真似幻的流便隐匿不见,令人不能够觉察了。或许这只是一种错觉……风尘只是一遍一遍的练习、体味,却对流的消失并不如何在意。有意无意之间,十二作行了一次又一次,终于在过了足有一个多小时以后,风尘停止了练习!

    天地间更热了几分,阳光将地面晒的热乎乎的,风尘缓步朝食堂的方向走去。有一些锻炼的学生、研究员也三三两两的过去……

    “两套煎饼,一杯豆浆……”

    含沙并不喜欢豆浆,所以风尘只是点了一份。煎饼一人一个,不是本地的煎饼,里面加的也不是煎饼果子。而是章市那便的风味,里面虾肉、辣条加的很多,极受这里的学生、研究人员的喜欢——方便,好吃,带劲还不油腻。

    风尘吃的很快,几口就搞定了煎饼,然后一边看含沙吃,一边小口的抿豆浆。豆浆带着一股很冲的生豆子的气味,但习惯了,却感觉很舒服……

    “一会儿安排了工作之后,咱们有功夫就把项目搭建起来!”风尘说的“项目”自然就是关于记忆、三魂的内容。

    这个项目虽然只是他、含沙两个人的私人项目,可该有的东西也总要有的。过程需要严谨,一点儿也马虎不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