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二章 总理阴阳事,夜半葬理仁

    江理仁的天、地、人三魂皆是不存,自然也就无所谓“头七”,父母也不敢等到头七了——那个时候,只怕记着的人,也会忘记。这还只是第二天,做父母的都像是做了一场梦,险些如梦一般的忘记,用了足足一个半小时才想起……要真按照规矩,等头七,怕是亲朋一个也来不了了,二人也难以记得儿子。

    这是一种“不可抗力”的因素,无法反抗,也就只能因繁就简,按照变通的法子来。乘着记忆还热乎,赶紧将事儿办完——只是因为不是喜丧,而是横死,也就不能弄什么鼓乐吹打,只是放了葬礼进行曲,令人哀悼一番。

    黑和白,是院子里唯一的颜色。黑白的照片摆放在棺材的大头正中的位置,相片中的人不喜不怒,神态平和,正是江理仁!

    风尘是难得的记住他的人,比江父、江母还记得牢固。

    只因为风尘已经超凡,逆反先天,成就了婴孩儿,故在某些方面也超越了凡俗。他哀悼了一番,江父走过来,将一封封好的百元大钞塞给他,“小尘儿,待会儿你留下吃个饭吧,叔这里还有个事儿想要麻烦你!”风尘“嗯”一声,点点头,好不拒绝的将钱接了,塞进自己的衣兜之中——这是一种规矩,凡是阴阳指点,必然是要送上一封钱钞的。不然死者的家属不放心,阴阳也不开心。

    显然,之前风尘的一番提点,让江父、江母将他的地位定为了阴阳。一个对于丧礼而言很重要的职位:

    负责葬礼的程序、过程,解决这个过程中的各种问题,挑选合适的墓地、指挥下葬,让逝者得以安息。

    甚至有一些还总管各种事物、杂物,包括采购、宴席等等……

    所以江父、江母并未再另请阴阳!

    那些“阴阳”可不见得有风尘的本事,可以带着他夫妻二人阴神出窍,亲眼见了一番鬼。江父、江母对风尘极为信服,便是这葬礼应该怎么办,也都一一询问,这才照着今天的样子摆出了灵堂。风尘点点头,说道:“好,那我就留下来了。”于是,中午便是十多人的大桌吃饭,有人还喝了酒——这同样是葬礼的一部分。

    酒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人高兴的时候需要它,不高兴的时候也需要它,结婚有它,白事也有它……

    饭后,风尘和江父单独离开,进了小屋坐下。

    风尘道:“叔,你有什么事儿就说吧。”

    “我是想把理仁带回老家安葬,小尘儿,叔知道你有本事,想请你帮理仁找一块好墓地安葬了……”

    找墓地?风尘沉吟一下,就答应下来:

    “好。”

    这对风尘而言绝非一件难事——且不说他跟四老汉给他的书中系统的了解过阴阳、风水、命理这些东西,他更是可以直观的感受到一处地方的风水是否好的。古人常言“事死如事生”,也就是说活人感受到舒服的环境,死人也同样会感受到舒服。于是二人又计议了一番,决定明早凌晨就出发,今天下午则是去寻一辆车来拉棺……风尘回家后也没和家人多说,关于江理仁的事情,说了和不说,又有什么不同?

    第二天天色蒙蒙亮的时候风尘便从床上起来,去公园中练习了一阵十二作,便朝着江理仁家跑步过去。司机、车子大概等了半个小时时间才陆续就位,一家人将棺材抬上了车,然后分了两辆坐下——

    拉棺材的车是客货两用车,算上司机可以坐四个人。后面一辆专门拉人的车是七座的面包车,正是刚刚好。

    风尘在拉棺材的车的副驾驶坐。

    江父给司机介绍:“老张,这个是我们的阴阳,别看年轻,那是真厉害……”老张看了风尘一眼,道:“还真年轻,我之前还以为是你家小辈的亲戚呢!”这个老张却不怎么会说话,也就是风尘了,不怎么在乎。换上一个心思狭隘的,多多少少都要不满。风尘只是笑了一下,却不说话,只是伸手逗弄含沙。

    两辆车一前一后,出了村子,便沿着外环一路行至北口,而后上了京章高速,大约过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陡峻的山岳便出现在眼中……

    车终于开始上坝,就在山和山之间穿行。从高速看下去,还可以看到普通的盘山公路上的车辆如同老牛一般缓慢的攀爬——一侧是山,一侧是崖,那一种惊险刺激,光是看一看,就能体味到。

    青色的山上可以看到裸露出来的黄色的泥土,那青色是浅浅的、低矮的植被,以及一些人工种植的树木,看起来也是低矮的。

    当然,若是上了山去,近距离的去看,那树并不矮小,至少是有两个半人那么高的。

    风尘看着窗外,神游天外,感受着那一掠而过的风景。

    他什么都没有想,心无杂念,难得的放松……

    野狐岭很快的就过去了,眼见的景色也开始变得一马平川,只有人工林木分列于道路两旁,田地被林带分割成一块一块的,整齐的农作物或高或低,豌豆绽放了娇嫩的小白花,点缀的一片一片,美不胜收。那是一种整齐划一的美,风吹过的时候,麦浪都是一样的——直到十一点钟的时候,天色变得阴沉,司机老张说:“早上就看新闻说红塔有雨,就是不知道三间半那里有没有……”

    “三间半”是一个很古怪的名字,而名字的由来却很简单。是蒙古人当年在那里发现了废弃的三间半土坯房,于是就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而类似的名字还有很多,譬如说是一箭地、三口井、三日之类的名称……而这个三间半却属于最幸运的一个,就在十年前由一个镇升级成了县,其人口不下于风尘的老家县城,而百姓收入方面,却是远远的超过了。是一个极具活力的地方。那里,便是江理仁的老家,户口本上所写的籍贯。

    江理仁一家在老家有地有房,老房子住着爷爷、奶奶一家人,所以并没有荒废掉。车直接停进去,棺材也抬了进去。

    吃了午饭稍作休息之后,等着风尘睡好了,江父便带着风尘去了一趟自己家的祖坟。入眼看去,就见的半山腰上几十个小土包子,也没有墓碑什么的。风尘感受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略是皱了一下眉头——怎么说呢,这里给人的感觉并不舒服。如果可以再靠下、靠东一些,会好很多,但这样一来,动静又显得大了。风尘斟酌了一番,心中默算,便指了一个折中的位置:“那里吧,怎么挖,我给你画出来……”

    风尘取了巴掌大的石头,石头的形状像是带着锋刃的竹笋。他一用力,就在地上犁出一道深深的口子,几下就画出一个规则的长方形。

    “叔你记一下,大头向……”

    风尘将棺材的朝向讲了一下,又讲了一些“禁忌”——这些禁忌在当下的时代几乎都是无所谓的。有一些“富讲究”的胡闹不是一年两年了,下葬的坑里脚印子一片一片的,还用钩机往下放棺材,现代和古代都无缝衔接了,兼顾了迷信和科学、工程的诸多领域,叫牛的一批。但既然已经帮人点穴了,其中不知道真假的禁忌,风尘自然也是告知的清楚的——

    至少下葬的坑里脚印要扫清是必须的!

    这些东西,是否有其必要杏——对于旁人而言或许有,但对于江理仁这种特殊情况,那或许就是真没有了。但怎么说呢,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之后风尘就又在江父的耳边嘀咕了一句,江父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夜里的时候一辆钩机从县城里过来,就在山上按照风尘划定的位置挖了一个坑。一个新运过来的空的棺材也在夜里下了进去。翌日天还擦黑的时候,江父江母就偷偷的起来,起开了棺材盖子,将里面躺着的江理仁背出来,悄悄的上了山。再回来的时候,江理仁就已经不在了……江理仁的遗体已经被放进了棺材,那个夜里放进坑里的棺材里面。并且封住了棺盖,又盖上了一层土石,于是坑看起来一下子浅了将近一米五左右——

    江父、江母是希望儿子可以土葬的,不想烧掉儿子的身体。这个想法二人并没有瞒着风尘,于是风尘就想到了这个办法。

    偷梁换柱——在所有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再弄了一个棺椁将尸体放进去。埋在深处。

    然后上面再埋一个棺材,里面放上一个骨灰盒,盒子里弄一些动物的骨灰粉末充数。

    至于火化证明这个就需要江父、江母自己努力了。

    天亮了,沉沉的棺材下葬,并无人知道里面已经空了。等到全部结束,已经是上午的九点钟,关于昨夜发生的事情,江父江母守口如瓶,谁也没跟人说。下午的时候,风尘则是跟着司机一起走了,江父、江母则是决定留下来,在这里过自己的后半生……感受着远远的,小乡村的逝去,风尘想着江理仁墓穴中的心机,暗道:“火化证对他们而言,似乎也没什么用处啊,谁能记得呢?”

    对江理仁而言:有人来刨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至少这证明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知道他、记得他的。

    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岂非就是遗忘?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