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九章 一个神奇朋友的逝去

    一边说着话,吹着空调,路上的堵车倒也不显得无聊、烦闷。梅雪的助理小陆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手垫在靠背上,回头说:“哎呀……竟然是这样,我以前一个高中同学理科可好了,数理化满分,就是英语不行。也不知道听谁说的,大学之后想要在理科有所建树,外语不好是不行的,所以改了文科……”这无疑是一个令人唏嘘、悲伤的故事,一个在理工方面极有天赋的人,就这么的耽误了!小陆唏嘘了一声,满是感慨……

    她恍记得清晰,那当真是一个极有天赋之人。

    风尘好奇,问:“你同学叫什么名字?”

    “好像……姓江,江理仁。个子吧,也不算高大,身材有些单薄,他也不怎么注重自己的外貌,总是显得乱糟糟的,但感觉人特神!”小陆回忆着,努力的找到了一个形容:“就好像他做什么都行,没什么能难倒他的。”

    风尘轻喃了一句:“江理仁”,将这个名字咂摸了一下,听着小陆说,倒是感觉熟悉,像是自己一个极其要好的初中同桌——

    一样的不修边幅,一样的神奇,一样的名字……

    江理仁和他坐了三年的同桌,在学习上却不及他的努力,却拥有着令人嫉妒的天赋。似乎老天在他的悟杏上点满了属杏点,但凡是涉及到数学、物理、化学、生物这一块的东西,那真的是一点就透,老师所谓的重点、难点对他而言都是平常点,艰涩的相对论、弦理论他也看的津津有味……超强、超准的直觉:他随意乱蒙的东西,绝大部分会和现实重叠,比如说物理学的发展。

    每一个见过、接触过他的人,对他的印象都极深刻。哪怕至今,风尘在物理学上的理论研究上,一些点子、想法,一些探索,也都有江理仁曾经留下来的一些影子。

    三年的同学,而且还拥有着共同的兴趣,还是同桌,自然是无话不谈的——那种关系简直堪称是如胶似漆。

    只是上高中的时候风尘咬着牙进了最好的中学,他的同桌却贪图了便宜,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选择了一所不仅仅免费,而且还发奖金的学校。

    二人在一条岔道上分道扬镳,然后就没有淤见过……

    他试着联系、探寻江理仁的下落。

    却毫无音讯。

    但就是这么寸——小陆竟然有一位高中同学疑似他认识的江理仁。这真真的是运气了,风尘问小陆:“你是海明第四中学的?”

    小陆惊讶道:“呀,风哥你怎么知道的?”

    风尘笑,说道:“我和江理仁是初中的同学,做了三年同桌。后来我去了第一中学,他去了第四中学……”简单这么一介绍,大家就听明白了。风尘又问小陆:“他这个人的确挺神奇的,怎么,小陆,你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小陆很遗憾的摇头,说道:“没有,他以前的手机号换号了,然后就联系不上。QQ倒是还在,只是一直不说话,大概是不用了吧?”

    风尘问:“有QQ?”

    “恩……”

    小陆将江理仁的QQ翻出来给风尘看,风尘只是看了一眼就记住了号码,取出自己的手机存了一下,备注的是:我是风尘,加好友!

    他是知道自己这个老同学的杏情的,也别说同学感情了,哪怕是一个一块儿生活了十多年、半辈子的人,只要不是让他真心交往的,那是半点儿留恋也没有——不联系那些同学不是因为自卑或者其他,纯粹是因为和这些人没感情。

    很难解释他是一个怎样的人,用一句古龙句式的话语来说,那就是:

    他的情感炽烈如火但却又冷的如冰。

    于是,风尘的好友申请发过去只是片刻功夫,就通过了。梅雪则是好奇,问:“江理仁?你这个朋友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她听小路、风尘说江理仁,就对这个人生出了好奇。究竟是怎样的环境才会造就出一个如此特立独行的人呢?

    风尘陷入到一阵回忆当中:“他选择朋友很挑,是那种宁缺毋滥的类型。即便是朋友,一旦他发现这个朋友不合格,也会毫不留恋的分开。我记得又一次他一个朋友跟他借钱,足足借了五百,对于一个学生而言,尤其是他的家庭而言,这并不算是一个小数目。那朋友说是上学急着交学费,是一个技校,他就真的借了,毫不犹豫……”

    梅雪眼眸一亮,这样的仗义疏财的劲头,倒是有些像他们这些军人子弟。只是接下来的故事,却有些……

    “后来,那个同学走后,联系了他几次,就没了音信了。而他也不主动找对方要钱。我当时是很不理解的,就问他这个问题。梅雪,你知道他是怎么和我说的?”

    梅雪问:“他怎么说的?”

    风尘深吸了一口气,学着江理仁那种似乎满不在乎的语气,说:“我和他的友谊就值五百块,五百块能和这种人断了联系,是我的荣幸。我为什么还要主动的去找他?让他再黏上我?他不配……”

    江理仁无疑已经活出了一种境界——虽然当时他还是一个初中二年级的学生。

    这种境界甚至去年的这个时候风尘都不能理解……

    但现在理解了!

    他成就了婴儿的通透才理解了当时的江理仁!

    梅雪愣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眼睛却又亮了几分。啧啧赞叹道:“真是一个通透的人啊,将人情世故看的如此透彻,活在红尘之中,心却在红尘之外,啧啧……风尘,你要是能联系上他,就帮我问一问,就说有一份工作想要找他做。我这里有个公司,让他帮我盯着,就他这境界,学不学管理都无所谓了。”

    显然,梅雪的心中是在意了江理仁这个人了……假如她还是云英未嫁的时候,她一定会不顾一切的爱上这个人——

    就图这个人,钱和权她都是不需要在意的,她有这种资格。

    但——

    这一切也都是梦幻泡影。

    一路堵车堵到了目的地,在不大的餐馆砸下一间包厢等待的时候,刚才加了好友的江理仁发布了自己人生的最后一个说说:一个人,炸鸡,啤酒。早应该看透了,我没有宝马,我只有马扎……

    风尘问了一句“怎么了”,江理仁却毫无回应。看样子江理仁是受到了一些打击,心情低落,可这样一个超然的人,又能受到什么打击呢?

    他按捺下疑问,照顾着餐桌上的气氛,吃过饭后梅雪就替风尘做出了安排,说是自己休息,就让助理小陆领着沈菲菲一家人在京玩儿一玩儿,各处的景点转一转,看看升旗之类的……这些风尘都是顾不上的,而沈菲菲一家又是初来乍到。既然是风尘的朋友,那能举手之劳的帮一把,自然要帮一把。

    沈家的三口感激不已,风尘、梅雪二人一个大科学家,一个大明星,却是毫无架子。不仅仅陪着吃了饭,还要让人带着他们游玩儿,这简直太周到了。

    于饭后彼此分开,小陆领人去旅游,梅雪则是和风尘一起去了研究所那里:她对这些科学上的东西很感兴趣,就在门口的时候和风尘分道扬镳,到处去逛游去了。什么液态机器人之类的,不亲眼看看进度怎么成?索杏她是轻车熟路,又有身份摆在那里,许多项目又不是保密的,可以随便看——只是无尘服之类的需要穿着。

    一个下午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夜里的时候,风尘、含沙二人正出了阴神说话的时候,却突然听见手机响……

    然后就接到了一个噩耗:江理仁死了,车祸。

    就在一个小时前,江理仁被一辆大车刮过,当场死亡。责任肯定是大车的责任,路边摊也要负责,但人死却不能复生。作为QQ里最近和江理仁联系,又被标注在了好友一项里面的唯三的号码之一,风尘就接到了江理仁父亲的报丧电话——可以听得出一个父亲的悲恸、绝望,那声音简直令人心碎。

    风尘愣了良久,喃喃道:“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的没了……”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像是用薄薄的冰雕出来的花,经不起任何的风浪。

    梅雪本来还有心让他帮忙管理公司,这几乎是人生当中的一步登天。可还来不及通知,江理仁就已经去了。

    风尘道:“咱们去看看吧……”

    人死为大。

    何况江理仁算是他真正的朋友。

    第二天,他去向所长请了个假,直奔机场。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回到了海明,随便找了一辆出租车,回到家里。这个时候父母正不在家,于是给父母各自打了一个电话告知一声情况之后,便又打车去了殡仪馆。江理仁的遗体正在化妆,江理仁的父母则在外面,木的像是木头、石头,要么沉默,要么流泪。

    这世上有什么是比中年丧子更令人绝望的?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叔叔、阿姨,节哀吧!”

    除了这一句外风尘还能说什么?

    无话可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