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八章 见面,鼓励

    已经过了夏至日,首都的空气中沉淀着一股令人发闷的热,一从实验室走出来,那种热就立刻裹挟过来,无孔不入的充斥了人的每一片肌肤,每一个毛孔。风尘看一眼清冽的万里无云的天色,啧啧一声:“这天气,都能蒸馒头了。”正迈步向办公室走,便忽听的手机响,一首《丹歌惊鸿》荡气回肠,欢快的很。

    一看号码,却是梅雪的,便接通了。“喂,是梅雪?”“人家才不是梅雪呢,是雪雪……嗯、嗯,人家现在在楼下,你有时间么?”

    虽然声音听着奶声奶气,很幼齿的样子,但却并不妨碍风尘听出这是梅雪的声音。

    风尘道:“好,就来。”

    一出来,风尘就看到了梅雪——穿着一件白色的防晒夹克,戴着墨镜,肤色透红,带着淡淡的细汗。只是梅雪的身边却还有三个人,是一个中年男子,一个中年女子和一个小姑娘,看着像是一家三口。风尘询问道:“梅雪,这三位是……”

    “诺!”梅雪一指那小丫头,说:“这个是你的小粉丝来着,叫沈菲菲。这个是沈菲菲的爸爸、妈妈。”

    “哦……”风尘打量了一番,就觉沈菲菲眼熟,问道:“你是那个、那个……本宫不服是吧?”

    也难为风尘还记住了这个名号。

    风尘肩头的含沙也盯着女孩儿看了一阵,然后才转移了视线。

    梅雪道:“他们一家是从东北那旮沓来的,就为了小姑娘见一见你这个偶像。怎么样,请客呗!”

    “行啊,那你们想吃什么?”

    梅雪倒是不见外,见着一家三口很拘谨,就干脆代替他们做出了选择。“人家第一次来京,咱们就吃京城的特色吧。就去吃烤鸭吧,全聚德也就卖个牌子,我知道一地儿做的不赖,不过馆子不大,地方也逼窄一些……”

    风尘注意了一下一家三口的神色,点头道:“行,听你的。这地儿你比我熟。”

    梅雪绽出一丝笑容来,说:“那走吧,我的车就在外面,足够的宽敞,坐上六七个人都没问题的……我和你说,菲菲可是很厉害的!”梅雪一边带路,一边代替略微显得有些拘谨的一家人简单的介绍——对于沈菲菲一家人而言,无论是风尘,还是梅雪,都显得太过于遥远了一些,而二人身上那种自然散发出来的气质,也让人拘谨。

    梅雪将女孩儿如何发下宏愿,努力补习,只是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逆袭成功的故事给风尘说了一遍。

    风尘听罢,心中亦感觉有些玄幻——这可能么?可能,并且华清每年都会有几个这样的妖孽入学、深造。

    他就听传说中一位学姐这么牛逼过,后来却不知道为何离校走了,也没有从事科研工作,从此销声匿迹。

    只是想不到,竟然可以亲眼遇到一个和那位师姐一样牛的学生,而且同样还是一位女子。

    正是近午的时候,车在路上堵堵停停,这已经是京城的一种日常。

    过一次红绿灯就像是挤一次牙膏。

    “三个来月啊,这已经不是厉害了……说明你在这一方面极有天赋!”风尘感慨了一句,这样的天赋简直惊人,全中国十三亿里面能够拥有这样的天赋的人,一双手一双脚都数的过来,要是放在历史上,每一个也都是“经天纬地”的大才——哪怕是不好好学的玩儿票,也能把专业的干趴下。

    说实话这样的天赋是有些欺负人的。这样的人才……回头应该和院长通个气,把人特招进来!

    当然了,这样的话风尘是不会和女孩儿说的。

    车在慢慢的行……

    “风、风……”女孩儿迫的双颊通红,鼓足了勇气,向风尘问了一个问题:“风尘,教授……那个,我在网上看,说理工到了后来,必须要学好英语,这个是真的吗?”风尘听了这个问题,很是莞尔,笑道:“说是真的,肯定不是;说是假的,也不完全是。我就这么来说吧……”

    “英语有个四六级考试知道吧?我们的研究人员你让他们去考这个,连及格都做不到。和外国人交流,基本上也做不到。他们不会英文,仅仅是会英文格式的论文,记住了一些专业需要的单词而已。”

    “写论文的时候,格式是固定的,填上词就好了。所以读这些论文对我们而言不会存在什么问题,就算是你换成法语、德语、俄语也一样。”

    简单来说,他们看论文的方法就是检索关键词,在论文固定的格式中一套,意思就知道了——

    其实虽然将英语说得这么重要,可实际上却是有一批研究人员会俄语而不会英语的,所以语言这个东西吧,很呵呵哒。

    “所以说,这个东西吧,也就那么回事。做研究要的就是你的逻辑思维能力,不会英语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有词典吗?反正每个研究员一开始也都是翻词典,那些专业的词汇你把大学读两遍也不会教,因为国外那些老师,只要不是专业的,也不认识、不懂。他们的语言和我们不一样,喜欢创造新的文字,这些专业的东西,只是在专业的领域流传……所以你看,英语没有一些人说的那么重要。”

    “甚至于我们可以说科研英语和英语,实际上已经是截然不同的两种语言了。而且科研所用的语言,语法体系极其简单,极其的富有逻辑。只要你逻辑清晰,看一遍就能记住怎么读,再记住单词,就不是问题了……”

    这一个解释很是颠覆——和许多人理解的都不一样,但却的确是和他同一届的许多同学共同的经历。

    别以为华清就没有英语渣,这些渣英语挂科了一次又一次,补考的手段五花八门,各显神通,就是英语一窍不通。

    你说这些人英语渣,以后研究的道路前途无亮了?可事实上人家混的好着呢,穿梭于实验室之间,实现着自己的价值。相反的是一些英语本身较好,可专业能力稍差的人,却在经历过一两年的工作之后被淘汰了出去——这个世界最讽刺的事情莫过于此!因为对于这一个团体而言,英语好是没用的,专业能力才主要:不是傻子就能记住固定的格式,一头猪在摸索上几个月的时间,也能跟一些固定的专业单词混个脸熟。在记住固定格式上面,英语好英语差甚至不会英语上不会造成多少障碍,唯一的区别就是记忆单词的速度。但这重要么?专业能力不如旁人,英语好,没用!

    沈菲菲问:“那、那为什么人们都那么说呢?”

    梅雪伸手揉了揉沈菲菲的头发,笑着说道:“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屁股决定脑袋。说到底啊,还是一个教育资源的问题——好大学谁都想上,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对于自己有利的自然就要支持,对于自己不利的自然就要反对。为什么支持英语?不就是因为一个英语,就可以将一多半的竞争者刷下去吗?”

    “有些人或许本身并不会考虑这个问题,但他却会处于自己的阶级进行下意识的选择。简单来说,拥有更多资源的人倾向于英语,因为这些对于缺乏资源的人,并不具备,学了也学不好,还能坑一波时间,何乐而不为?”

    “一个战五渣是如何对付敌人的?首先就是要将对方拉到和自己同等的高度嘛……”

    “……”

    梅雪是真敢说,一句话就真相了。

    对于那些具备出国旅行、游学条件的家庭而言,英语是加分项;对于市民阶层而言,这是可以比旁人更接近成功的梯子,尤其是对于一些和外国人接触频繁的地区,发达的大都市而言——不想让偏远的地方占据资源,就应该这么搞。这种坚固的利益结构配合上似是而非的理论宣传,齐活儿了。

    而在这样的条件下,背叛自己阶级的人也有,但那却属于极少数中的极少数。这些事情梅雪看的透彻,也说的透彻——透彻之后,则让人感受到了一种寒意!

    这是隐藏在盛世繁华下的矛盾、阶级压迫。

    就和古时候贵族对知识的垄断没有多少不同。

    只是更加的隐蔽一些……

    风尘点头,补充了一句:“而且我们现在的许多研究,实话说算不上是研究,只是跟着人家的屁股后面跑——所以,你不懂领头羊说什么话,怎么跟?人家做出来的东西,你复制出来,不值得骄傲。应该有我们自己的东西才行……而且,我们为什么必须要在国外的期刊上发表论文呢?你说是不是?”

    风尘笑的有些古怪,“嘿嘿”一声,说:“只要你有本事,什么每年必须在什么刊物上发表几篇论文的规定,都是空的。”

    这一句话又真相了——研究这种事情那就和母牛怀孕一样,只有生了小牛犊子的才会有奶,没奶你挤半天,能挤出个屁吗?

    不能!

    论文也仅仅是跟职称挂钩。

    “所以,综合上述,做研究和会不会英文没有必然联系。到时候也就是记住论文格式和一些固定单词的事儿。你就安心吧……”梅雪再次揉了一下女孩儿的头发,女孩儿则是兴奋的脸颊通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