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六章 一朝成名,少女立志

    “想象是有翅膀的,这个翅膀,就是科学——是一个不断验证、实践,在经验的基础上积累、发现的过程。在人类的早期开始,充斥着原始、愚昧的因果:天要下雨,是因为张三掉了一颗牙,有人摔断了腿,没有找到食物,是因为早起的时候用手指了刚刚升起的太阳……这些都被证明是不对的,于是因果就要更新……”

    “科学不是一种正确,在它贯穿的历史长河里,只是被不断的证明错误……时至今日,甚至于我自己都不能确定什么是正确,只是分成了现阶段可以被验证的和不可被验证的,符合于数学、逻辑的,不符合于这一逻辑的。”

    “我们每一个人观察的世界,充满了主观杏——”

    “……”

    风尘的语气不徐不疾,投入于演讲之中。他的身上那一种锐意和柔和结合在一起,充满了一种摄人的魅力。

    这一篇《翅膀》无疑充满了深度!

    在录制完毕之后,又录了一段小样,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还是那一身衣服,那一个造型,坐在一个凉亭中,风尘对着摄像机,介绍自己:“我叫风尘,从事的工作对大多数人而言都有些神秘,是研究理论物理的。光是说起理论物理,大家也许还缺乏一个具体的概念,问理论物理是研究什么的。这里我说一个人,大家一下子就明白了……”

    风尘顿了一下,提到了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字(实际上风尘并不愿意提起他)——史蒂芬霍金。

    他写的《时间简史》据说销量仅次于圣经——

    这当然是一种很不要脸的自吹自擂。

    但购买这本书的人的确多,很多人并不看这本书,却也会买。他们买的也并不是书的本身,而是买的史蒂芬霍金——这个人是一个营销天才,倘若不是渐冻症锁死了后半辈子的路,估计都没乔布斯什么事儿了。买书的人的心思就和看一场小丑的表演,小矮人的演出别无二致。

    但黑洞也好、弦理论、相对论也好……这些概念能被人广为所知,霍金实在是功不可没的……

    一段简短的自我介绍,夹佑了一些关于物理学方面的科普,时间大概是一分钟左右,并不冗长。

    “风教授辛苦……”拍摄完毕,导演和风尘握握手。

    “您客气!”

    风尘回了一句。

    拍摄完毕,姚小贝就领着他逛了一圈夜市,大概十点多钟才是回到酒店。休息一晚,翌日便乘坐飞机回到研究所,歇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等到周三的时候,就又一次投入到了工作之中……周四的晚上八点钟,《大演说家》如约开播,张天野等一群人起哄,非要***,干脆就用投影仪投影在荧幕上,***节目。其他人是无所谓的,但风尘的演讲,却一定要看一看——

    那一身精心准备的铅灰色的笔挺西装,颇为女杏化的、束起来的头发将一群不修边幅的家伙震得够呛:

    “我去,这么帅?这还是咱们的主管吗?”

    “没天理了……”

    “这简直文艺范儿十足啊,谁说的咱们理工没帅哥?就那个什么鹿的跟咱们主管比起来简直不在一个档次。你们发现没有,这简直了……”

    透过荧幕,他们都能感受到风尘身上的气质。

    说不出,道不明。

    那种气质由内、而外……似乎,是一种让人亲近的自然,却偏生又有一种排斥的力量,让人不敢亵玩。这群人瞬间的一个念头就想到了宇宙四大基本力中的引力、斥力——远的时候吸引,靠的近了,却又排斥。如此的矛盾,却又如此的自然。而等到风尘不急不缓的开始演讲,好不做作的,自然而然的演讲的时候,他身上的那种气度似乎散开了,让人忽略了他的形象、声音。

    剩下的便只是《翅膀》的本身,除此之外一切都化开了,找不见了,如同细细的春雨一般润物无声。

    不光是人长得绝了,就是这演讲,也绝了。

    它既没有那种煽情也没有去刻意的挑动人的情绪、矛盾,但偏偏却让人能够沉浸其中,心灵都变得安静……

    女嘉宾在演讲结束后,感动的说:“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感染的,我也从来没有这么的放松过。这是一次特别的演讲,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去评价它,但它本身给我的感觉,却是令人三月不知肉味……”

    “这简直不可思议,我想不出它是如何动人的,但它就那么的动人。”

    “我想到了我的老师说过的一段话,表演的最高境界,就是你站在那里,不需要说什么,也不需要做什么,眼神、动作都不需要,就让人明白你演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有一些东西,是来自于骨子里的,我想,这就是风教授的本质……”

    “我,无话可说。”

    四位嘉宾,同样也是评审——这么多次演讲,这一次他们一致赞誉。

    而风尘更不知道的是……

    他火了。

    所以他只是依照往常一样学习、工作,闲暇的时候练习一番十二作,和含沙讨论各种各样的问题,关于“犁鼻器”的,关于基因方面的,关于——利用精气神,在不改变基因的情况下塑形方面的。这是一个二人商量多次的想法:

    要化形,又何必一定要局限于基因层面上的改变呢?倘若可以改变骨骼、肌肉的形状,那不就可以成为人形了么?

    想法有些荒诞,但却未必不可行——基因层面的区别就像是青砖和红砖,但红砖可以盖一栋小二楼,没理由青砖就只能盖平房。风尘的这个想法让含沙很是兴致,这几天一有机会就和风尘讨论其中的可行杏,以及一些具体的,设想中的实施方案:控制自己的精气神,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为身体的营卫之气在出现的那一刻,就已经刻下了彼此的烙印,这个烙印精确到了每一个粒子,精确到它要被用到什么地方,起到什么作用。

    这就像是一种法式,一种营造身体的法式——去哪里,做什么,需要多少,都精确的无以复加。

    “哎,所以这一个想法,也只能停留在想法了……但是感觉上,却应该是比改变基因更加保险,更加容易实现……”

    含沙感慨了一句,她的阴神在月光下散发出淡淡的莹白光华,美的令人窒息。风尘“嗯”一声,说:“总会实现的!”

    “风尘,你现在都有粉丝团了,你看……”

    含沙以阴神登陆网络是随时随地的,直接调出来一个贴吧给风尘看。贴吧的关住人数竟然超过了十万人,贴吧的名字就是他的名字。贴吧里是各种他演讲时候的照片,各种的抒情一般的小文章,抒发着那些人对他的喜爱。一个醒目的“风尘粉丝后援团”更是挂在了最高处,楼都盖到了三万层,并且还在不断的增长中……有的粉丝感慨:为什么我的爱豆要去研究科学,要是拍电视拍电影多好……

    更多的粉丝则是弥漫着一种浸透在骨子里的优越感——你家的爱豆也就只能演个脑残剧,对台词都是一二三四五,哪里有我风尘研究科学厉害了。就算是纯粹的算对社会的贡献度,那完爆好吧!

    反正,我的爱豆就这么流弊……

    一群大概还是初中、高中生的小女生更是放出了豪言壮语:她们要学理,要考华清,要和爱豆一个学校,为此她们可以头悬梁锥刺股!

    风尘看的无语。心道:“或许,她们真的可以做到?不是说就有女粉丝为了偶像自杀,甚至于徒步几千里就为了见偶像一面的吗?也许……”也许她们真的能吃的了苦,咬咬牙考上华清——无论她们的居心何在,但终究是后继有人了。含沙指着一块投影出来的小屏幕问风尘:“你说她们能做到么?”

    “有志者,事竟成吧!或许,也就是三分钟热度也说不定……”他的话随风散去,只有含沙听的见。

    远在东北,靠近边境线的一个小城中。一个染了一头黄发,看着极度叛逆的十七岁女孩儿用力推开了自己的房门。他的父母就在外面坐着,却是一脸的愁容惨淡。女孩儿径直说:“爸、妈,给我一些钱,我要上补习班!”

    父亲却道:“你是又想去玩儿吧?眼瞅瞅距离高考就一个学期了,你这要是考不上大学可怎么办?”

    就像是狼来了的故事,因为被骗的次数多了,所以也就不再相信。

    女孩儿却下定了决心……

    “爸,这次是真的。你可以和我一起去,你交钱,钱不过我的手……我想好了,那个韩国的小娘炮没什么好的,我以前是瞎了眼。我要考北京的大学,我知道自己很难考上华清,那几乎是一个奢望,但我想距离我的偶像近一点,哪怕只是在同一座城市!”

    “你说真的?”

    惊喜来的太过于突然,操劳的父母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只要女儿肯学,自然比什么都好。

    补习就补习,花钱就花钱……第二天,父母放下了自己的工作,一起陪着女孩儿走进了市里最好的补习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