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五章 科学是想象照进现实的翅膀

    大约两个小时左右,飞机在惠安省的省会阖市郊外的机场降落,风尘顺着人流出站,感受了一下这里和京城气候的不同——夜里没有那种冷,却更加的凉一些,空气很湿润。一个穿着靛蓝色牛仔裤,白色的卫衣,团了一个团子发髻的,******的年轻女子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风尘”两个字。

    字是手写的,很有诚意。风尘和含沙道:“有人接机。”便快步的走过去,和那女子招呼了一声:“你好,我是风尘……”

    “风……教授?”风尘的年轻令女子有些意外,愣了一下,忙道歉:“对不起,没想到您竟然这么年轻。”

    风尘笑一下,说:“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女子道:“姚小贝。”

    “哦。”

    姚小贝收了牌子,说道:“我是特意来接您的,在节目录制这一段时间,我算是您的助理,负责帮您处理一些杂务。”一边走一边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职责,至于机场路旁,打了车,将风尘送到了预定的酒店,直将人送进了客房休息,姚小贝才是离开。风尘简单的洗了一下身子,浑身的毛孔舒畅,如花儿一般绽放,由于夜深了,也不和含沙出神论道,一觉就睡到了天大亮。

    起来练了一个多小时十二作,吃过了酒店提供的早餐,又回房后大概半小时左右,姚小贝才来了电话。

    “风教授,您起来了吗?”

    “恩,早起来了。”

    “那就好……我这就去接您,咱们有一个碰头会……”

    姚小贝的效率很高,打完电话一会儿的功夫,就过来了。敲门进来,问风尘:“风教授,有什么东西要收拾的吗?”她打量一下屋子——很干净,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没有,就一个双肩包放在那里,看样子是收拾好的。风尘道:“没什么收拾的,不是说碰头会么,咱们别迟到了。”

    “那咱们就走吧……”二人出了酒店上车——是电视台安排的,车上还有一个圆乎乎的台标。

    车很宽敞,坐进去也宽松、舒服。

    “风教授之前来过阖市吗?”姚小贝挑了一个话头,风尘看着窗外陌生的城市,说道:“没来过,这还是第一次……”

    “您看,那里是窄街,路只有一米多宽,过去的时候门沿顶着门沿,现在已经不做生意了,不过进去要门票……那个是步行街,那里……”姚小贝叽叽喳喳的给风尘介绍外面的风景,风尘也看的兴致盎然,不时点头。姚小贝说道:“这里的风景可多了,等节目录完了,我带您好好逛一逛?”

    “嗯,到时再说吧。”风尘随意的说了一句。

    车进了电视台,寻了个车位停下来。姚小贝引着风尘一路到了这一次碰头会的地方——组织者是节目的导演,参与者有助理有化妆师、灯光师,还有就是另外五名选手。着五名选手,有和风尘一样,是被邀请过来的,也有的是经历过层层选拔,一路过关斩将闯进来的。不过节目的评委(或者可以说是导师)并没有来。

    “欢迎大家……”导演拍拍手,说道:“在节目录制之前,咱们碰个头,大家相互熟悉一下。”

    “下面我们来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叫叶敏,是节目的导演。这个是摄像……”导演的语气不徐不疾,四平八稳,那种“稳”是一种内在的稳。这并不是一个片场暴君,但绝对是一个身上散发出王八之气,令人能够纳头便拜的人物。一一将剧组人员做了介绍后,便轮到了六位选手——

    一个叫做杨秀丽的选手自我介绍说是来自山区,大学毕业后为了回报家乡,回乡支教,是一名志愿者;

    一个是大学毕业开了洗车补胎的汽修店老板阿根;

    一个是一名高中生;

    一个是医生,据说是普普通通的医院里,一名普普通通的急诊科医生。

    一个是神奇的快递小哥……

    还有一个,就是风尘。

    每一位选手简单的自我介绍完毕,导演就组织大家玩儿了几个游戏——不是为了培养什么团队意识之类的,而是让彼此变得熟悉。都是一些小游戏,却设计的很巧妙,参与的六个人也就算认识了。这么一转眼,就是正午,一起吃了顿饭后,略是休息一下,下午的时候,导演组就开始协调演讲稿和演讲的问题。原则上演讲稿是个人准备的,并且有一定的准备时间,如果个人实在是感觉无能为力,那么……

    好吧,节目组是可以找枪手一对一枪稿、校稿的,保证做到选手满意,观众感动到哭。

    另外还会有口才老师进行集体的,简单的培训授课——

    演讲是什么?

    演讲就是通过自我的语言、肢体动作、情绪感染来调动听众的情绪,从而冲淡理智,使对方接受演讲者的观点。这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如何做到冲淡听众的理智,让感杏将逻辑思维压抑下去,让人的智商一路跌到谷底,只有这样,才能够不产生反抗的情绪,才能顺利的接受演讲者的观点。

    这在本质上就是一种语言的催眠,是一项高明的技术。风尘知道它的本质,在读完了计算机发展史后,他就读了心理学,还有一些古典的书籍。

    只是口才老师不会讲的那么露骨……

    熟悉心理学的风尘无疑是领悟能力最强的一个,他都能给别人上口才课了。

    演讲稿他是自己准备的:

    或许可以找人修改一些词句,但文章的内核必须是自己的。这是他的坚持——至于内容,他已经想好了,是一个关于梦想是如何照进现实的演讲。他将这一篇演讲稿定名为“翅膀”,梦想是虚幻的,但梦想拥有了翅膀,就可以拥有照进现实的力量。梦想的翅膀是科学——当梦想插上翅膀,终究有一日会成为现实。

    与其说这是一篇演讲稿,还不如说这是一篇针对于“科学”二字的科普。他是要告诉观众科学究竟是什么——

    来参加这个节目的本身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晋级,不晋级,又有什么打紧的?

    而导演组显然也明白这一点——当初邀请的时候,就明白这一点。叶敏有心将这一个节目做出意义,于是这本身,就是意义。作为一个演讲类的节目,光是煽情够么?不够,晚上八点档的婆媳伦理剧也能煽情,但节目的内核却需要意义:

    关注那些底层人的生活,帮助贫困者呐喊,这是它的意义!

    让人听见劳动者的辛酸苦辣,这是意义!

    让人走近科学,明白科学家是怎么工作的,这也是意义!

    有意义,才能够被人铭记。

    周一,节目录制开始——没有婴演一说,要的就是这种“真实”,演讲本身就是一种强调现场,强调随机应变的东西。风尘作为新加入的特邀选手,是在第四位登场的。他听别人演讲,等着自己上台,却并不紧张。

    逆反先天成就了真人,他的心境早已经达到了荣辱不惊的境界。一路听着这些演讲者讲故事,说贫困地区的孩子,说那里人的生活,说学习生活,说快递小哥遭遇的种种,轮到了风尘上台,他便淡然的走了上去。

    他的形象被造型、化妆精心的收拾了一番。一身修身的铅灰色西装笔挺精神,自打去年出去散心开始就留下来的头发被束起来,简单而匠心独运,颇是有几分女杏化——但整体看起来却毫无一丝一毫的“娘”的意思,反倒是冲淡了衣服带来的锐利,让人的气质变得内敛了几分,多出了一些书卷气。

    一出场,还没有说话,只是灯光照在身上,台下的观众就感受到了他身上那与众不同的气质。

    莫名的让人想到了一个很不喜欢的比喻:菊与剑。

    风尘的身上既有菊的淡雅、芬芳之静美,却又不乏剑的锋锐,似乎有着一种可以劈开天空的气质。

    外在、内在,结合在一起……

    四位导师的眼睛瞬间就亮了。

    这四位导师,都是演艺圈的人,一身演技精湛,对于这种内在、外在的气质最是敏感不过。一个角色,都不需要动作,眼神,就往那里一站,都能让人看出不同的东西来——这种东西不时外在的形,而是一种气质。

    四人不禁期待。

    “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风尘点点头,声音不高不低,温文尔雅:“我是风尘,来自于华清,目前的工作是研究理论物理的一些东西……”

    唯一的女杏导师问:“理论物理,那是干什么的?”

    “就是测距吧……看看我们的梦,距离现实有多远,是否拥有一条康庄大道。没有路,我们就要去修一条,测好了,才知道怎么修,修好了,才能走过去。”

    这是一个极为浅显的比喻……

    然后,演讲就开始了。

    演讲的题目,就是:

    翅膀。

    导师们虽然还有好奇,但每一个选手的时长都是大致固定下来的,导师提问也有时间上的限制,当然不能无限制的问下去。风尘的演讲没有那种奋发的激情,却另有一番独特的风味,像是春雨,润物无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