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四章 另一个观察世界的角度,演说家

    含沙颌首,嘴角勾起一些韵味,说道:“犁鼻器,也许就是一个突破口!”风尘道:“明天你注意搜集资料,我电脑连的内网里,应该有关于犁鼻器的东西……”作为中国学术的中心,为了方便研究、索引,内网里的公开资料那叫一个丰富,相关的内容也应该可以找到——国内的、国外的,只要是公开的东西,都能找到。

    而一些加密的资料却是需要加密狗配合复杂的动态密码以及指纹资格验证才能进行调阅,不允许复制、拍照等。

    但二人要“犁鼻器”的相关消息,乃是想以之作为一个中转的器官,犁鼻器的大约功能二人也知晓,只是需要知晓的更加具体一些,知道一些实验方面的信息罢了。拥有实验信息的积累,也更容易出成果……

    于是,二人就分工合作,含沙在风尘工作的时候,利用办公室的电脑搜集相关的实验内容——

    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一个小小的犁鼻器的研究课题,竟然是五花八门的,充满了一种玄幻色彩。

    什么小白鼠恐惧实验——通过刺激小白鼠的犁鼻器,进行的一种实验。目的是研究小白鼠的直觉感知(听着就很没有人杏,小白鼠辣么可爱……)。实验的结果和猜想的结果一致,然而也到此戛然而止了……这本身就是一个为了结业而弄出来的课题,自然是用完了就甩的!还有一些,则是利用历史作证,进行的一些研究,并通过走访调查写出来的论文。包括了论原始社会巫师的独特能力、占卜的本质、修士的意守这些和犁鼻器息息相关的东西。还有的是写的上过战场的军人为何令人害怕等等……

    但无一例外的,这些都指向了一个器官:犁鼻器。

    “在原始社会中,那些拥有崇高地位的祭祀、巫师,往往可以得到上苍的指引……这些人具备趋吉避祸的能力,得到灾难、吉祥的预兆……而这些,都是犁鼻器发达的人,所以可以得到常人难以得到的讯息……”

    “也正是因此,这些人才显得神神秘秘,疯疯癫癫。军人上过战场,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他们的犁鼻器也因此被激活了。这也是许多老兵拥有强悍的直觉的原因——就像当年一战击毙了一百多人的狙击手,子弹没过来,就知道低头躲避,擦着头皮就飞过去了。这种能力,就是来自于犁鼻器……”

    “这样的人,历史上有很多,现实中也有一些……要么,就像是那个小女孩儿一样,隐藏了自己的能力。要么,变成了真正的疯子。”

    ……

    “先知……致幻……”

    “阴阳眼……”

    看完这些含沙一天功夫搜集的资料,风尘默了良久。这些东西在其他的学者看来,大多都是荒诞不经的呓语,根本就“不科学”——但可以随意的出阴神,遨游大千,并且有一位美丽的大仙爷做道侣的风尘看来,这却很科学。其中的猜测,也很靠谱。他比旁的科学家多了一个观察世界的角度,于是一切也都不同——

    一个简单的“犁鼻器”可以解释许多历史上的不可思议,可以解释一些现实中的不可思议,不同寻常。

    看过了资料后,风尘便在椅子上一靠,出了神来。含沙也相继出神,问:“这些资料感觉如何?相关的内容不多,也没什么人关注,国内的一共不到二十篇,国外的倒是多一些,只不过……”

    只不过国外的那些纯粹就是“民科”了——这群人简直就是蛇精病,今儿说地球是平的,地球是个球是一个世纪大骗局,明天说外星人来了,总而言之就是“不靠谱!”至少国内的“民科”比这个靠谱。

    国内的不到二十篇却含金量很足,至少写出这些的人,大部分都是专业的,不是什么野路子。

    其中一个更是那个要研究修真的大牛,硬是被人以禁止人体实验为名,打掉了申请的项目——

    此人在犁鼻器上的研究倒是不差。足足有他的四篇论文。

    幸好——风尘的重点是看案例!

    不看分析、研究的内容,大家都是好朋友。

    这就和看玄幻小说一样,里面说飞天遁地,理论上固然是扯淡,但飞天遁地,千里眼顺风耳的脑洞却没毛病——现在飞机、潜艇之类的,还用说吗?风尘不排斥民科,他认为民科的正确打开方式,就是忽视掉他们的理论,重视一些他们的结论——推导、验证的过程就不要看了,肯定没法看。但最后的结论就不一样了……人是一种很神奇的生物,拥有着无与伦比的想象力,这个想象力或许显得荒诞,但是却值得人诊视。这就像是之前闹的沸沸扬扬的引力波一样:

    一个民间的科学爱好者说自己发现了引力波。然后被一群专业人士狂喷,但最后还真的被国外的同行发现了引力波。

    事实就是如此的荒诞——那个人的验证的确是稀烂稀烂的,说他发现了引力波那是扯淡,论证更是如此。但他说的“引力波”这个东西,却是可能有的。这就和玄幻里的千里眼和现实里的望远镜一样……

    风尘道:“很不错,要不是内网。咱们是可以直接出神来研究的。”内网没有连接外部的网络,在磁场之中没有信息,出神上网的方式自然不可行。

    当然,如果有一个WiFi的话……

    “明天去买个路由器吧,好点儿的。”

    所里竟然没有安装无线WiFi,用的还是老古董,这实在是……好吧,有了无线路由器,就可以用阴神登陆内网了。这事儿风尘一点儿也不马虎,不耽搁事儿,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买了一个,几步路的功夫,跑步的同时就办了。安装完毕,一人一黄鼬才去吃了早餐,然后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十点钟左右,便有人来找风尘。风尘将手头的事情交给了旁人,便随之出来。来人是所长的助理,叫郑云鹏,是他的师哥。

    一边走,风尘一边问:“鹏哥,是什么事儿?”

    “好事儿……”郑云鹏便简单的和风尘说了一下:“《演说家》这个节目你看过吧?”风尘摇头,表示没看过——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煽情了。郑云鹏无语,道:“你这是原始人啊,现在这个节目挺火的。”

    郑云鹏提起这个节目,显然这一次的事情是和这个节目有关的。他也不想费心去猜,反正等一下就知道结果了。

    办公室里所长、院长都在,见了风尘就让他坐下来,由院长来说。院长说:“这是这么回事儿,现在的人生活好了,就怕吃苦。学理工的又枯燥又吃苦,有些王八蛋还嚷嚷着要把物理变成选修……这可是咱们国家的基石啊。风尘,你这一次的任务很重,虽然耽误几天研究,但这个比几天研究更重要……”

    拍一拍风尘的肩膀,老院子说:“咱们院里学历够的,资历够的,气质好的,选来选去就你了。上了电视,好好的激发一下观众们对科学的热情……”

    一份邀请函递给风尘——是惠安省的电视台《演说家》的邀请,想要邀请杰出的科学工作者去进行一次演讲。

    这个节目很煽情,但演讲的本质就是调动人的情绪,风尘不喜欢,可没毛病。

    去,还是不去,这是一个问题……

    纠结啊!

    “上电视这可是好事儿,要不是人家节目要年轻的,不要我这种中年妇女的杀手,我都过去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啊……能让这个社会多出一千万民科,都是胜利。咱们有些同志看不起民科,就像是专业运动员看不起业余玩儿票的一样,这没什么。但民科多了是好事情么?是!”

    拥有对科学的热忱,却缺乏科学的素养这不可怕——因为素养迟早会有的。但如果没有了对科学的热忱,那就什么都不会有。

    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风尘也只能答应了。所长、院长这俩老狐狸笑眯眯的将一张机票送给了风尘。

    票都给他提前订好了:车接车送,豪华套间,差旅费报销。

    风尘:……

    “那个……院长,所长,你看这事儿我都答应了。你们是不是也……”风尘拖长了声音,话里话外的意思,所长和院长却清楚——风尘是想要知道自己老师的行踪,之前也问过,因为要保密,所以什么都没说,现在问一问,却也是抱了几分不大的希望。所长捋一下自己的头发,转一下身,说道:“都和你说几次了,这是有保密条例的……”他站的方向有些怪,向着西面,给了风尘半个背。

    这是一个暗示,虽然不能说,但却暗示风尘的导师去了西面,只是风尘没有看明白,心中那一抹失落一闪而逝……

    导师在他出去散心后不久就调任了,二人竟没有见上一次,如今更是联系不上。

    风尘拿着机票回到了办公室。

    给含沙晃一晃:“走吧,咱们和大家伙儿说一声,然后去收拾一下,晚上的飞机。”今天是周三,晚上的飞机过去,然后听剧组安排。风尘的东西不多,简单的收拾了一个双肩包后,就带着含沙出发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