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章 十二个动作和流

    梅雪是真海量,绝不掺半点儿的水分。张天野都成了泥了,她却仅是身上有些燥热,思维亦不见丝毫的迟钝,依然清晰。睡——哪怕是喝了酒,她也没有大白天睡觉的习惯,干脆就拉着风尘一起打游戏。张天野也好、梅雪也好,都不是缺这些的主:张天野收藏的游戏都是街机系列的,以格斗为主,过关的游戏按照个人爱好,也就是三国的一系列以及电神魔傀一类画面精致的游戏;梅雪的收藏则丰富的多,也杂的多,各种的稀奇古怪,什么***十八乂之类的,密室啊逃生啊,侦探破案啊,火枪手啊之类的,多不胜数……梅雪选择了一个密室逃生系列的游戏,让风尘帮忙参谋。

    这一款《密室逃生》的游戏,梅雪并没有通关,是一款内容主题很不积极向上的游戏,竟然是一个学生费尽心思的进行逃课——如何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出学校。虽然主题很不好,但玩儿起来却蛮有趣的……

    解密、利用小道具,各种的调虎离山。在失败了四五次之后,终于在风尘的协助下通关了。

    “嗷嗷……”梅雪从沙发上蹦起来,举着胳膊乱叫,兴奋的像是个疯子。不止是叫,还唱:“哎吆喂喂,我通关了。”

    风尘:……

    一个游戏,至于么?

    “啊……啊……啊……”

    尖锐的高分贝在屋子里面回荡……

    “绳命是如此滴灿烂,人深是如此滴辉煌……嚯嚯嚯嚯,快使用周杰伦哼哼哈嘿……”

    ……

    足足十多分钟过去了……

    终于安静下来。

    梅雪已经叫的累了,所以就安静下来。喝了一杯白开水,梅雪靠着沙发张开双臂,抬头望天花板,一阵出神。风尘靠在另一头,享受着这一刻的安静……尽情的宣泄一番后,那种安静的感觉似乎极好,他不曾宣泄,都能够感受到那种惬意,那一种将自己的所有情绪都倾泻一空,倒的干干净净之后的那种空旷、轻松!

    外面的天色以极快的速度暗淡下来成了黑夜,他来的时候就已经不早了,一起吃了饭,又玩儿了把游戏,放松一阵,天就黑了……

    北方的天黑的早。

    风尘道:“天色也不早了,我得早点儿回去。”

    梅雪道:“你看天都黑了,你宿舍里半个来月没人住,还要收拾。张天野那个小子又醉的不行,你就在这儿住上一夜,也照看一下他……我先回去了,等下帮你们叫饭,一个小时后你叫那小子起来,咱们吃个晚饭……”

    也不给风尘拒绝的机会,梅雪就将事情定了下来,当下就拨打了订餐的电话订餐。餐厅都是小区内的,很放心。

    问了风尘要吃什么,风尘只道“随便”,梅雪也就随便点了……

    一个小时后……

    张天野手软脚软的起来,整个人像是被抡了几十次一样,走起路来更是飘着,像是踩着棉花。晚餐也只是吃了一点点,又喝了一些醒酒的汤,整个人这才好了一些。梅雪也不好多留,就回去了,房子里就只剩下风尘、张天野两个人。

    在客厅坐了一阵,说了一会儿话,张天野也越发的精神起来。打开电视听了一会儿新闻,在中段的时候就听着自己的父母在蒙古的牧区给牧民送温暖,带来组织的亲切问候,张天野道:“以前还好一些,至少我妈没这么忙。自从当上了总理……”张天野不再说,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这其中的道理他如何不懂。

    这世上的事就没有十全十美的……得到了,就总会失去。

    风尘道:“穷人有穷人的苦,富人有富人的苦,权势也有权势的苦……人们总是只看到别人的好,却看不到别人的苦。”

    张天野道:“这不正常的吗?”

    风尘道:“也是……”

    说了一阵子话,就已经到了十点来钟。二人便洗了一下去睡觉,一人睡一个房间,风尘也没和张天野挤——实在是那一身酒气令人难以忍受。张天野自己都有些受不了,更别说是从来滴酒不沾的风尘了。

    关了灯,虽然没有勇亮,但城市中的霓虹却令屋内有着淡淡的光,并不如郊区之外或者农村地区那种暗……

    风尘盘膝而坐静下来,三尺的灵台如清晨的云雾蒸腾,已从灰白变得亮了很多,却依然带着一些灰白,灰白中似乎是在翻滚、运动,在静中犹含着动,那动令人逐渐的杂念积累,然后便醒过来,正好是一个时辰,不多,也不少。入静罢了,他便躺下,出神和含沙交流一阵,便才睡去。

    眼睛一闭、一睁,一个夜晚的时间就过去了。起床、洗漱、出门,在院中安静下来,气致而形奋,身体因之而动,自然动作……

    就像是自然的萌动,像是春天里还在料峭时泥土中娇嫩的小草吐出了芽,在寒风中破土、生长,身体内隐约、飘忽的一道流沿着动作,在经脉中行过,作于十二正经,自脏腑而至于末梢,循环一周,之后才消失的无踪……

    那一道流飘忽的没有膨胀、收缩的感觉,也没有清凉、燥热的感觉,那一种有就像是一种幻觉……

    似存非存,似有非有……

    他体味出了气致形奋,又明白其中的道理。更是抛开了后天的藩篱、规矩,对于人体的运作更为了解,以身体进行计算,在静中自然运作。于是一个又一个的动作,便自然而然的提炼了出来——一共十二个动作,正应对十二正经,符合于人体运作。当他完整的完成了这一动作后,再次动作,便可以若有若无的,感受到体内的流——

    那流是什么?真气?内力?还是什么?他不知道。

    但动作一趟,人却很舒服。

    顺应自然,合乎阴阳……

    十二个动作作了一遍,稍是咂摸、体味了一番,便又是一遍,一遍又一遍……这些动作却比跑步有趣、有效,练的很舒服。

    “这是什么功夫,看着像八段锦、香功一类的气功。”在风尘练最后一遍的时候,梅雪正好出来,完整的看他练完了十二个动作,好奇的问了一句。

    “这是……呃,我也不知道叫什么。”他整理出这十二个动作满打满算还不足三天,名字自然是没有的。

    “呃……”

    梅雪也是无语,问:“你假期学的?”

    风尘道:“自学成才。”

    “跑步走起?”

    梅雪直接跳墙过来,风尘点点头,便一起跑步出去。二人跑的都不快,一边跑一边说话,五千米的路程只是一会儿功夫就跑完了。一起回去之后,张天野起来,三人吃过早餐后,风尘便和张天野一起去了研究所。将宿舍简单的打扫了一下,处理了一些工作上的积压,熟悉了一番,新的一年的工作就正式开始了。

    风尘的日常也再次变成了实验室-图书馆-办公室的三点一线。梅雪每天早上都找他一起跑步,一直跑完了自己的假期……

    那十二个动作也一日比一日趋近于完美,似有似无的流依然是隐隐约约的,感受的不真切,如真似幻,如露如电。

    每一日练习这十二个动作的时间,也逐渐的变长,便是一些空闲的时间,他也都会练习一番……

    他喜欢那种感觉,妙不可言。

    若是累了,练上一练,就不会累了;若是烦躁了,练上一练,就不会再烦躁;早上练一练精神焕发,晚上练一练好睡眠,中午练一练整个人一下午都不困……这其中的好处,多的他自己都有些说不过来……

    便在这样的日复一日,潜移默化的积累中,他自己都不曾觉察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他的体质、体力、精神都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发生变化。

    唯一表现在外的,能够被人观察的特征,就是他的皮肤变得更好了,更加白皙,更加细腻,更加水润、光泽,也更加的好看……

    但对于天天见面的人来说,这一种变化却是那么的熟视无睹!

    没人去注意。

    他流连于实验室、图书馆、办公室,在工作之余将关于计算机的发展史学了一个通透,随着那十二个动作的练习,他的记忆力变得更好,一本书只是看一遍,就能记住个大概,看上三遍,就能尽数记忆下来。虽不是过目不忘,却也差之不远了……时间已经到了二月,北方的二月依旧很冷。

    二月春风似剪刀——春风真的很硬,不曾裁出柳树的细叶,却是在人的脸上留下自己的锋锐……

    但这个人却并不包含风尘,他站在风中,只觉着春风舒服、惬意。无论是对于寒冷还是炎热,他的承受力都远超了普通人。

    清晨,他细细的舒展着自己的动作,万物萌发,他的动作也在萌发,似乎是冥冥中于和万物并作……

    他的心是静的,只是专注于动作,专注于体内的气、奋、形、力、劲——那种完美的运作简直就是宇宙间最为美好的事情,没有什么能够比得上。含沙就趴在一边的石凳上,细细的观摩风尘的每一个动作,一双黑豆一般的眼睛熠熠生辉,明若星辰……它是那么的专注,忘记了身外的事物。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