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九章 三人行,谁解愁滋味

    风尘的脸上,毫无北风吹过的痕迹,便是一丝的粗糙也没有。张天野惊奇的围着他足足转了三圈,口中啧啧称奇不已。一路上开车(借的梅雪座驾)时,更不时的拿眼打量他,嘴里嘀咕不休,说他“叛变了革命友谊”“加入了娘炮军团”等等……车进了家属区,在他家院门前停下来,二人便下车。张天野站在主驾驶门前,支着门,对风尘挑眉,道:“我才发现了,你应该去做女装大佬啊……天啊,我的身边竟然有一个疑似女装大佬,这个世界已经疯了么?骚年,要不要先让兄弟爽一爽?”那语气之龌龊,听的风尘一头黑线,直接冲他比划了一下中指,送给他一个字:

    滚。

    转身就进了院,开门进屋。便见梅雪正坐在沙发上,拿着一个摇杆手柄打游戏,听着有人进来,就空出手来,拍一下身旁的沙发,“坐,我这局马上就完了……”

    “这是什么游戏?”风尘问了一句。

    画面中子弹、飞船、坦克什么的,风尘倒是认得。这个游戏看起来是枪战游戏,角色竟然是一个腆着大肚子的胖子,动画的节奏感和画面,有一种美式风格。不难看出,游戏有些老——但风尘不认识。

    “合金弹头!”

    梅雪告诉了风尘游戏名,手里操作不停。

    一个胖子在漫天的子弹中旋转、跳跃,子弹在一个空中飞的大脑上不停的落,时不时还有炸弹落下,炸起一片黑烟。

    “胖乎乎的时不时很可爱?我好不容易吃胖的……”梅雪给风尘炫耀了一下自己操作的人物,得意的炫耀胖子。

    张天野泊车后进来,就看见二人正就“胖子”的话题进行探讨——

    梅雪说,风尘听,风尘肩头的含沙也在听。

    过一阵,游戏结束。

    梅雪扔掉了手柄,很舒服的伸展一下胳膊,闭上眼睛深吸气,大声的呻吟一声:“舒服……没有工作,就玩儿游戏,简直太棒了……”

    张天野道:“那就别工作啊,你还怕老公的津贴养不起你?”

    梅雪道:“可我想买包包、机器人、手表,我还想买……”掰着手指头算了算,梅雪无奈的说:“他那俩工资连一条表链也买不起。所以,你姐我好苦哇,想要买买买,就必须自力更生才行,老公我是不指望了,以后指望儿子吧……”她一脸的对自己老公不待见,语气中那种夫妻间的恩爱,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这是抱怨?这分明就是秀恩爱。其行为之恶劣,简直罄竹难书,要知道风尘、张天野可还单着呢。

    张天野道:“行了,要是云天正都养不起你,换比尔盖茨也不行啊。或许把全球的富豪都充实进后宫里还差不多……”

    “去去去,瞎说什么大实话呢!”梅雪咯咯直乐,也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说道:“咱们可是给风尘接风的,咱不晒老公。”

    “我想晒,可我没有。”张天野嘀咕了一句。

    梅雪摩挲一下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用肯定的语气说:“这个,可以有。”

    张天野瞬间惊吓:“这个,真没有……”

    梅雪“嘿嘿”的笑,“放心,有姐在,别说你要老公了,就是要母仪天下都没问题。实在不行找你姐夫,他和泰国的一些公司有生意上的往来,做个手术分分钟的事情……”风尘听的闷笑,张天野却听的脸都绿了,求饶道:“姐,你是我亲姐,我错了,我错了,求放过。我还是个处儿,我连魔法学徒都不是,我为党国流过血……”

    却听风尘阴森森的,怪声怪气道:“变身了可以给兄弟先爽一爽嘛……放心,我在实验室开个会,大家会照顾你生意的。”

    风尘一击必杀——才是一转眼的功夫,就是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都不需要欺负少年穷,就已经把之前的恩怨给报了。

    一报还一报,这报应来的叫一个快,张天野现在想死。

    这俩简直毫无人杏,这是要往死里打啊……

    “风尘,我错了……求放过!”

    张天野一个百分百空手接白刃的动作,直接给二人跪了,双手合十拜了一拜,就差上香了。

    “好吧,谁让哀家心善呢,就饶了你吧……小叶子啊,今儿咱们哪儿吃呢?”梅雪端着架子,很是戏精。果然,当演员也是有理由的,人家这是由衷的爱好啊。张天野赶忙道:“小的已经在小区门口的川菜馆准备了锅子,就等着皇上驾崩了……”他这句“就等着皇上驾崩了”一出,梅雪就忍不住,笑个不停,简直太可乐了……

    什么叫就等皇上驾崩了,这小子简直蔫儿坏。梅雪笑了一阵,好容易忍住,摆摆手,说道:“摆驾吧。”

    也是巧,正说完,梅雪的手机就响了。屏幕上一个醒目的猪头跳来跳去,音乐是“猪,你的鼻子有两个孔”那首歌,叫什么风尘不知道,但却听过,很是上口。这个猪头正是梅雪的老公……

    “喂?嗯……你今天中午不过来了?好,知道了。你别那么拼,咱家又不缺钱,行了行了,我和小叶子他们一起呢。得了吧,你已经驾崩了……小叶子说的!”

    一通电话打完,张天野就被梅雪囫囵的卖了……

    三人收拾了一下,便出门去,张天野小声问梅雪:“你家那位不会报复我吧?我这小身板儿可受不了。”

    梅雪哼哼一声,得意道:“晚了,你小子就祈祷吧……”

    说笑着就进了车,梅雪直接坐上了驾驶位,张天野很不放心的问:“一休哥,你真的会开车么?要不我来?”梅雪启动了车子,说道:“什么叫会开车么?你把那个么去掉……姐们儿这技术可是在部队里练出来的。就在公路上跑,小菜一碟儿。我和你说,就是特种地形上越野,我都能开……”

    张天野心说:“我怕就怕您老这么彪啊,要是在公路上当特种地形跑,很吓人的有木有?”也不怪张天野不放心,实在是梅雪前科太多太多了,多的罄竹难书……

    “心放肚子里,系好安全带……”

    然后,就出发了。

    不得不说,部队里练就的车技那绝对是过硬的。一路上不论快慢,梅雪开车的特点就是一个平稳,停车位停车,都是停在最中间。三人进了川菜馆预定的包厢后,服务员就开始上菜,各种的肉、蔬菜都摆上来,摆了一大桌子……三人一通吃喝,其中兴致最高的却是张天野——

    年已经过去了许久,但对他而言,这才是“年”——这才有一个过年的样子。真正的大年夜里,一家人则是在春晚看那些乏味的节目,桌子上的饭菜也都是冷的,光能看个样子。

    好容易跨年完了,父母又要去各地慰问,给各个单位送去新春祝福,还要展望一下未来,根本就没有机会一家人好好的吃顿饭……等到年过完了,又是人代会,各种的会,一年到头也清闲不了几天,聚少离多。

    也只有风尘假期回来,和梅雪、风尘坐在一起,吃一顿火锅,这才让他能够感受到那种温暖和温馨。

    他的朋友很少,巴结他的他不乐意交;那些仗着势胡作非为,自视甚高的,他也不愿意交,于是真正的知心朋友,就留下来风尘一个,梅雪一个,可谓是形单影只。他吃的一脸水润,不知道是汗还是泪。

    又让服务于上了白酒,风尘不喝酒,梅雪却是海量。问了风尘一句是否会开车,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便是和张天野一阵推杯换盏,一顿饭吃完了,张天野就已经烂醉如泥,嘴里稀里糊涂的不知道嘟囔一些什么,又跑进卫生间吐了一阵,梅雪却依然清醒,一双眼睛亮的吓人。

    “他心里其实很苦的……圈子里的那些人,他看不惯,不喜欢,也不交往。外面的朋友又难交……”

    梅雪的声音中透着感慨,有一些怜惜……

    “以前还不认识你的时候,每年过年,他都会拉着我喝酒。因为他根本没什么朋友,他啊,哎……”

    风尘道:“我知道……”

    梅雪“嗯”一声,说:“咱们去看看他,怎么还不出来。”二人进厕所一看,张天野正扎在马桶那里,整个人就像是定住了一样……梅雪将一盒子的餐巾纸都拿进来,给张天野擦了一下,将秽物擦拭干净。风尘则是背起了张天野,出了包厢。“钥匙!”梅雪把车钥匙递给风尘,自己则是去结账……

    风尘打开车门,将人放进了后座,让张天野平躺下来。之后坐进了驾驶位,梅雪则坐进了副驾驶。

    车缓缓的出了停车位上正路,风尘的动作不紧不慢,倒是让梅雪惊讶了一下,赞道:“开车的技术不差啊……”

    说实话风尘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车技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一路到家,风尘又背着张天野进去,将人放在了床上,自己则是和梅雪一起进了客厅。见着梅雪也因为喝了许多酒,变得有些绯红的脸蛋,风尘就问了一句:“梅雪,你也喝了不少酒,要不要也去休息一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