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八章 难得家中闲滋味

    狭小的车内空间忽的宁静,空气和呼吸似乎都被低温笼罩,变得死气沉沉,眼看着都要发出光亮来……拜先天真人那敏感的直觉所触动,风尘感受到了空气中的这一丝异样的气息,却又不知道这气息从何而来,为何而来……须臾的功夫,就到了潘晓悦父母家门口处,二人便是分开,风尘继续坐了一段,回自己的家!

    已经是后半夜时分,家中父母已经睡了,他回来之前也不敢特意的通知一声,怕二老熬夜等他。

    院门、家门都上着锁,大门口还特意的挂了两个红灯笼。

    风尘打发了出租车离开,便掏出了家里的钥匙,将院门打开,进去后便又锁住,进了家之后,也不开灯,摸黑进了自己的屋子——屋子已经收拾了出来,被褥也是全新的,显然是知道他最近几天就会回来,特意准备的。他的一双眸子扫过屋子,虽然临近年关,已经没有了月亮,夜里乌漆墨黑的一片,屋里更是黑暗,但没了天光,却有临近新年时候,各家各户挂出来的灯笼,点缀的LED,并且他的眼睛也很亮,比旁人亮了许多,是以能够模糊的看到一些屋子里的细节……

    书桌、写字台、电脑、床……都是干干净净的。

    他躺下来,极是放松。

    心想:“明天见着我,一定会吓一跳吧?”

    父母二人并没有心脏上的毛病,所以这一个小小的惊喜,并不会变成生命噩耗,惊喜就只是惊喜,会让重逢的喜悦,更多几分浓郁。他闭上了眼睛,思维在极短的时间内被拉伸到了极限的尺度,而后时间都停顿了、停滞了,“嘣”的一下,在黑暗中崩碎成了片段,然后沉寂在黑暗当中,像是被一汪幽深的潭水吞没了的冰晶……在冰凉、寂静的水中化去,然后成为了黑暗的一部分。这一夜便在一个恍惚之间过去,再醒来已经是翌日的清晨——天色灰蒙蒙的,还未曾见到太阳,父母也还没有起来。含沙趴在他的身旁,和他紧紧的挨着,风尘轻轻动了一下……

    风尘小声道:“走,含沙,咱们出去活动活动……”

    风尘穿了衣服,含沙跳上他的肩头。

    二人便出门去。

    风尘随意的选择了一条大路,轻快的跑动起来。他起步的速度不快,很是惬意,动作中透着一种极其妙曼的韵律感——

    从身后看去,他的臀胯是一张一张的,就像是在呼吸,双臂也是一张一张的,却像是鸟儿展翅一样……

    速度提起之后,这一种韵律感就变得急促、强烈,但看着依旧轻柔。

    这个时间段的人极少、极少,整条路上他就遇到了三个人——一个大冬天穿着红裤衩,白色的二股筋背心,带着一双棉手套跑步的白头发老汉;一个穿着运动服,甩开了膀子,对着一棵树噼里啪啦,奋力抽动的戴眼镜的瘦子;一个骑着三轮车,送牛奶的女人。

    风尘计算着距离,并未跑太远,只是一刻钟之后就绕进了离家不远的公园,在一片广场上停下来。

    然后便开始活动自己的关节,一点一点的运动,从肩膀、手肘、脊背一直到手指、脚趾的末梢,对于身体每一个部分,每一寸肌肉,似乎都有了一种通透的理解。对于气以及奋,也更有了几分明悟。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一点一点的积累,就像是细微的沙尘,却终究可以汇聚成高台楼阁。

    一直过了一个小时左右,风尘才停下来,长出了一口浊气。

    再深深的呼吸。

    冷气透心凉,使得风尘全身都是一阵舒爽。

    “含沙,咱们回去吧……”

    这一次是安步当车,步伐轻快的如同踩着云朵,风尘的脚步说不出的舒展、惬意。那一种抛开了所有的后天形成的藩篱后,无比契合于关节、肌肉的运动轨迹,将人体之美演绎的淋漓尽致——比什么猫步都优雅,比什么龙行虎步都漂亮,那是一种走步的艺术,简直是神仙的步伐,飘渺优雅,仿佛具有一种吸引人的魔力!

    这并非一种刻意的控制,是自然而然的,是与生俱来的一种先天的本能。而这种本能,还在趋于完美。

    不完美有千种万种,但完美就只有一种,是唯一的。

    但,这一种美,谁又能领略?

    他在研究所时,身边的同事眼睛里只有实验、数据,谁会在意他走路的姿势?而他也同样是实验室、办公室、图书馆三点一线的流连,又能遇到几个欣赏的人?常见的自然是见怪不怪,不常见的也见不到,见到了也不会去注意。

    这一次放假回来,他第一次出现于人前,却又是一个清早,也同样不会有人注意。但注意了又如何?

    不过是一个走路“漂亮”的人罢了,这样的人不是没有,要不然“邯郸学步”的典故是从哪儿来的?

    这一个细节注定了不会引发波澜……

    家里。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早上一起来,父母就看到了他的包,自然也就知道他回来了。父亲出去买了烫呼呼的豆浆,摊了煎饼,就等着他进来。一进屋,母亲就问:“昨儿回来的?咋不说一声?”父亲则问:“大早起的出去干甚了?你膀子上是甚……黄鼠狼?你养这么个东西不嫌臭?”

    风尘被问的无语,过了须臾,缓了口气,才解释道:“一点儿也不臭,放心吧。我出去转了转……来,含沙,给我爸妈打个招呼!”

    含沙乖觉的站起来,像是个人儿一样,一双前爪拱一拱,给二人作揖一下,对于风尘父亲的一句嫌弃却并不如何介意。它是风尘的道侣,二人同属于真人,已经算是和风尘父亲仙凡有别了。

    再者说,那毕竟是风尘的父亲,它作为风尘的道侣,非要论起关系来,那就等于是儿媳妇和公公的关系。

    “这么灵……”父亲惊讶了一下。

    一家人坐下来,一边吃早餐,一边说话。风尘避重就轻的说了一些自己工作、生活上的事情。说了研究完后自己出去旅游了一段时间,还回老家住了一段,却没有说那件致使自己蜕变的事情。

    说起老家,父母也便和他说起来打算回老家安置的意思。二人的意思是想着落叶归根,老了老了,总要回去村里住的……

    但风尘却知道不能回村里,因为他自己。于是有一些关系就不得不揭开来,他说:“要回去,就去县上吧。村里肯定是不能回去的……这件事说起来有些复杂,张天野的爸爸是总理,妈妈是……”风尘简单的将张天野的父母介绍了一下,父母却已经听的傻掉了。过了许久,这才有些转过弯儿来……哦,原来张天野的父母不简单。

    然后等他们消化了一些,这才又继续解释:“上次阿姨和叔叔去咱们那里视察,阿姨就乘着机会去看过我一次,然后村里就知道了。”

    这,就是风尘不让父母回去的理由——这些麻烦事,是越少越好。风尘道:“咱们去县里,按照政策可以换一套房,以后村里就不回去了……放心,房子肯定能下来!”别人家的说不定,但他家的,肯定能当天就给钥匙——现实就是这样。

    “哪有那么容易?”父亲还没有反应过来,风尘笑一笑,也不再多说。一直到了第二天父亲才绕过了脑子里的死结,想通了前因后果……

    嗯,听风尘的。

    年,接踵而来……处于城区之外,并不属于禁燃禁放区域的王明村响起了铺天盖地的炮声,能听出来的有麻雷子、二踢脚、穿天猴、鞭炮。一朵朵灿烂的烟花在天空炸开,姹紫嫣红的一片又一片,从夜幕刚刚降临一直到第二天,炮声就没有断绝过——只是错开了十二点钟的时候,变得稀疏了一些。

    家里包了饺子,煮了猪手,一直到了后半夜,猪手上的胶原带白已经化开,变得糜烂,只是用嘴一吸,就将骨头上的肉吸的干净。

    大家吃年夜饭的时候,含沙也在风尘的掩护之下,独得了一份。倒是风尘的父母心里头埋怨风尘喂宠物喂的太好——

    他们可不知道风尘、含沙这一对黄金组合是道侣,而不是宠物和铲屎官的关系。

    所有的电视台都是春节联欢晚会。

    不想看也没得选。

    一直到了后半夜,才找到了几个频道放电影的——但这几年的电影实在是没多少看头,过年的时候,放的自然是贺岁的喜剧片。至于一些伦理片、战争片之类的,根本就没有机会上来表现,风尘不喜欢这些,干脆就去睡觉了。等到初一,就是挨家挨户的拜年,索杏同城亲戚少,一圈走下来,也不费多少的工夫。热热闹闹的一个新年算是过去了,初八的时候,风尘便坐上了回京城的飞机,冲入天空。

    走的时候,父母一起送他到了机场。等到了京城,却是张天野亲自接机,直接将他带到了自己家里……

    “哎,几天不见,你小子又变得白净了啊。看看这脸蛋,这皮肤,啧啧……知道的是你回了一趟家,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做了一个假期的spa……”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