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超凡者的自我研究

    甚至说,他不仅超越了“凡”也超越了大部分的“不凡”——以阴神沟通网络,显图示影,构建算法等一些能力,是野生的“大仙”所不具备、含沙所独创、独有的,便是正统修行阴神、阳神的修士,也是不具备的:不具备相关的学识、视野,自然也就不具备相关的能力、本事。可以说在阴神一道上,风尘、含沙二人已经站在了绝对的巅峰上……

    含沙的一系列法,皆是通过学习,自创而来。风尘学会一样,自然也就学会了如何让理论变作现实,让理论成为阴神法!

    “相由心生”这一法,本是旁人心生什么念,就看到什么样的形象,却也可以是自己愿意让人看到什么形象,就是什么形象——甚至不一定是个体,不一定是生灵,可以是天地自然,宇宙大千……这法门,对风尘而言可谓是一点就透,一法通,万法通。以阴神沟通互联网更是省了网费,还有买电脑的钱。这已经让他的阴神拥有了干涉现实的能力——他可以通过qq、微信、电子邮件、微博、论坛沟通现实,也能够利用网络的计算能力,探查一些信息,搜索一些内容。

    而他却不被网线、端口束缚,也没有铀营商可以控制住他能否上网。

    为了使自己的能力更进一步,他计划着系统的学一下计算机的发展历史,从最简单、最开始的学,一点点的学通底层的构架。

    风尘道:“这个算是出来了。”他说的“这个”自然是指的项目申请,足足磨了两个多星期,一个字一个字翻来覆去的,却很不容易。他道:“等申请这段时间,正好很充裕,我打算把计算机发展史的相关资料认真学习一下……”

    含沙盈盈浅笑,说道:“那感情好。现在你的阴神法已不下于我,再过些时日,怕是要超过我了……”

    风尘道:“真?学霸——这可不是吹的。要不怎么说你慧眼识英才呢,一眼就选中了我这么个道友。”

    含沙道:“有这么自卖自夸的么?”

    说着话,二人便进入了正题——

    在含沙、风尘之间,一个和风尘一般高的,隐约半透明的“风尘”被投影出来,投影出来的“风尘”身上的每一块骨头、每一条肌肉、血管都清晰可见,是按照不同的颜色进行投影的——骨骼是白色的,肌肉是粉色的,血管是蓝色的,层次分明。以阴神的角度去观察,却是丝毫不乱……这一投影,已经经过了数次修正,和风尘本人的契合度也变得极高,而运动的状态,更是吸取了风尘早上的时候的运动状态。且已经不是简单的跑步了,还包含了各种的踢腿、鞭腿、拳击动作。

    二人聚精会神的看这一投影运动,运动的记忆就在风尘这里,使投影运动并不困难。这是今日清晨场景的一个重现,关节、肌肉、骨骼的协作,关节处的运动规则,也逐渐褪去了那种神秘——

    关节衔接处的运动谈不上完美,只是已经趋近了那种完美——那是一种数学意义上的完美。

    每一块肌肉的用力情况也以一种并不算分明的方式显示出来。

    具体的数值、数据并未显示。

    却已经进了风尘、含沙的心里,沉淀下来。这些数据,组合在一起,已经大致的构造出一个模型,关于人体运动、力量、敏捷方面的模型。一个为风尘量身定做的模型——他会逐渐的趋于完美,越来越完美。

    而每一日所增加的运动,更是让他的身体以一种可见的速度变得强大。

    逆反先天,成就婴儿,自然也有了独属于婴儿时候才有的能力——

    譬如生长,那毫不限制的生命力。

    如果现在再测一次他的一百米极限速度,他大概都能突破世界纪录了。这是身体素质的一种综合提升,只会比之前更强,却不会比之前更弱。二人一直研究完毕,风尘就开始了另一项工作——他走到了投影跟前,和投影结合在了一起。于是就看不出他是投影,还是投影就是他。接下来,他要通过投影来矫正阴神的动作,从而让阴神最大限度的符合于那个理想的数值,理想的轨迹。

    含沙作为助手,进行调整。在这个过程中,二人的时间是不同步的,风尘的一瞬间被拉长了,于是极限速度的奔跑动作,就变得缓慢如同蜗牛,这就给了含沙足够的调整、矫正的时间。

    出拳、踢腿的动作,同样进行了矫正——它确定了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正确的运动轨迹,虽然动作看起来千变万化,但根本却是一个轨迹!

    越是接近于这个轨迹,越是接近于一个峰值。一个属于力量、速度的峰值。

    ……

    风尘只觉过了几秒,就停下来,然后含沙给他看了对比,指出其中的一些疏漏。这些东西要改变,并不是一下子就可以的,需要慢慢来。风尘细心的记下来,说道:“含沙,我这武功如何?能不能拳打南山幼儿园,脚踢北海敬老院?”含沙的回答却很中肯:“你连体校的散打队都打不过!”

    风尘囧:“你这也太打击人了……”

    含沙掩口笑,说:“不过幼儿园估计能打赢,敬老院也可以考虑。毕竟你没有经历过实打实的战斗啊……”

    “好吧……”果然只有实话最伤人,风尘捂着心口,一副受伤的模样。经过含沙的悉心调教,某人倒是开窍了很多,“今天就这些吧。”

    “嗯,睡吧……”

    一夜无话,第二日便是和之前一样的跑步、踢腿、挥拳,在锻炼的同时搜集身体的数据,方便晚上交流、研究,叫上张天野吃过早餐之后,他便先去将项目申请进行了提交。再然后就去了图书馆,将计算机方面的书都借阅过来,开始看书——这些书,假如去电脑上找,肯定是找不到的。

    一天的时间就这么平淡、安逸的过去。生活、研究、学习,他心无思念也无其余,正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心境,但所里其他的研究人员却并不这样——

    因为要过年了,距离假期也没几天了。所以人在这里,心却已经飞回了家里。这些人来自于天南海北,过几天便要各奔东西。

    假期一日一日的迫近,值班人员的名单也确定了下来,风尘这个新主管自然不在值班之列,就在假期的头一天晚上聚了一次餐后,第二天便陆续的有人走了……风尘是第三天晚上走的,有所里定下来的票,直飞父母此时所在的海明市,下了飞机已经是后半夜,只见寒风呼啸,刮面如刀。

    含沙缩在他的背包里不想冒头——天气真的很冷,要比京城冷的多。直接就近叫了一辆出租车,便正要走,又有一个穿着咖啡色修身风衣,腿上裹着仿肉色的棉裤袜,穿着一双白色高跟靴的女人拦车。

    风尘一眼看人就感觉面熟,便让司机停了一下。试探的问了一句:“你,是……潘晓悦?”

    “你是……”女子打量了风尘一阵,突然想起来:“你是风尘?”她虽然在疑问,但语气中却很肯定。

    风尘点点头,说:“上车吧,咱们不远……”

    确切的说,曾经两家相隔的距离不超过一千米——现在就不知道了。二人小时候就认识,当时风尘父母在海明打工,租的房子。风尘在假期的时候便去和父母团聚,每年两次。一直到了中学的时候假期开始补课,才没了时间。但放假的时候,也还是会去和父母住几天的,剩下的时间则是在农村和爷爷、奶奶一起住。关于潘晓悦的记忆,便是来自于十多岁时候的一点点记忆……形象有些模糊了,只记得她常穿一条红色的健美裤,带着泡泡的白色衬衫,一起玩过一段时间。

    当再见的时候,记忆中残留下来的美好就泛起来。潘晓悦上车,问道:“风尘,你现在在做什么?咱们十几年没见了吧?”

    “我啊……做研究,你呢?”风尘问了一句。

    潘晓悦说道:“我开了一家美甲店……”

    二人攀谈起来,潘晓悦的人生轨迹也变得清晰起来。她是念到了初中毕业就不念了的,不是没考上高中,是考上了没去读。按着她的说法,就是怎么也不想读了,反正一个女人,嫁个好男人比什么都强。只是,一直拖到了现在,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好男人……但经营了一家美甲店,日子却过得很不错,不缺钱。

    说话的功夫,车就到了郊区,一个叫王明村的地方,王明乡王明村,这就是二人父母所住的地方。

    从外地过来几十年,将近一辈子住的地方,以前是租房,现在都有了自己的院子……虽然是农村的院子。

    王明村的路修的不错,临近外环,车进了村口,风尘就接到了一条语音,打开一看,是梅雪的消息。他也不避讳潘晓悦,直接按了播放:

    听说你今天晚上的飞机,现在到家没有?我刚彩排完,累死了……你说我那个小助理是不是掐死算了?

    然后又是一条:

    回来说一声,我春节有长假,拒绝一切活动,一起跑步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